朱苏扬

在北美漂泊,有时心理很累,梦里不知身是客,总把他乡当故乡.。想找个地方说说话,在烦闷的工作之余,诗情画意,陶冶情操。也许人到中年,有了经历和阅历.万事看的很淡了,也许自己活的很精彩,也许自己活的很平庸,但大体上我都无法有了很大的改变了,活的自由些没有野心做
正文

老照片的故事系列:迟到的幸福和感悟

(2017-08-30 19:11:28) 下一个

 

   当年的朋友和同仁经常指责我有两大不孝,其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其二“父母在,不远游。”我嘴上从不反驳,心里却暗暗骂道:“奶奶的,老子不信邪,俺偏要整出一个光辉灿烂给你们开开眼界!”经过不断努力和反复折腾,值得庆幸的是今天这个局面终于得到了改观。
    母亲老人家虽然九十三岁了,但个性依然强势执着,传统意识浓厚,两个女儿待她再好,还是把我这个儿子放在首位。她这样的年纪还独居在设备简陋的石库门亭子间,实在是让我这个远在天边的儿子忧心忡忡,倘若一旦听到上海的老母亲身体有所不适,我在这里马上就不由自主的淌黄汗。
    为了更好的照顾老母亲,姐姐和妹妹不止一次的苦口婆心的劝说她和她们一起生活,可老母亲总是一口拒绝:“我有儿子,为何要住在女儿家里,讨人嫌啊!”我知道后又是感动又是难受。
    这次回上海,我终于心想事成的实现了延续朱家血脉的伟大抱负,在返蒙特利尔之前,我用心良苦的在老母亲居住的弄堂附近为小娇妻租赁了一个前楼(虽然老妈的住房还是宽敞)既能精心照顾她,又不会干扰她的日常生活。
    以往在这里,我无论再忙,每天傍晚都要国际长途电话向上海的老母亲请安问候唠唠家常,我的妹妹每个星期一来都会领着大包小包看望老妈,我的姐姐十五年如一日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的每周二和周五两次来为老母亲烹调制作一个星期的饭菜。
    令我万分欣喜的是眼下身怀六甲的自家小娇妻也加入了孝敬服侍老母亲的行列,每天有事无事她总要跑到老母亲那里两三回,在看望她的同时也带来很多她喜欢吃的零食。(肉松饼、豆沙包和鸡蛋糕)小娇妻断文识字,从网络中电视里和书本上了解了很多生活的基本常识,总感觉老母亲吃隔夜的饭菜既不新鲜也不利于肠胃消化,于是便每天清晨做好早餐挺着大肚子送给她,而老母亲呢早上家里的“三五牌”台钟六点一敲过,就会爬在窗口伸长头颈等待着小娇妻的到来。
    在和她们的手机视频里,我时常看到这样的婆媳和睦,老少同乐,幸福融融的画面,自然是舒心欢畅,做梦都笑醒。但是我嘴上不表扬,只是喜在心里,因为自己早就牢牢记住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谆谆教导:“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本着既要丰富多样,又要适合老人食用,小娇妻为老母亲的早餐食谱真是花了一番心血,动了一番脑经。她现在是这样安排的,星期一:水饺,星期二:南瓜面疙瘩,星期三:蒸红薯,星期四:粽子,星期五:芝麻汤圆,星期六:小馄饨,星期天:番茄炒蛋面。
    这个星期一,我的妹妹回娘家,瞧见自己的老母亲气色红润精神抖擞,也开心的嘴合不拢,马上从LV包掏出人民币二千元给小娇妻表示谢意。
    呵呵!妹妹你也实在太客气了,去年十月十九号我刚到上海,你在“顺风大酒店”为我接风的聚餐上一甩手,就给了一个红包人民币五千元,十二月六日“一心斋”酒家我的生日宴会中,你又一甩手,给了一个更大的红包人民币三万,这以后我的小娇妻早孕进红房子调养、欢度新春佳节以及我的乔迁之喜,你又陆陆续续的给了近八千人民币的红包啊。
    嘿嘿!其实妹妹你也早就知道你的哥哥在加拿大生活了这么多年,虽然不象你这样财源茂盛源源不断,但也细水长流的不差钱,所以每次给红包的时候,你总是会这样说“如果钱不收,就不是我的哥哥!……”
    都说世界上两件事最难:“一是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二是把别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妹妹啊妹妹!我们兄妹情深毕竟血浓于水啊。
    唉,我忙忙碌碌、糊糊涂涂的走了一个大圈,最终还是回到原点,人间的真谛到了花甲之年的时候方才觉悟,方才理顺,实在是有些太晚了。
    不过晚归晚,好过没有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xy73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朱东东' 的评论 : 就是就是,一家人就是要团圆在一起!
朱东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y731' 的评论 : 已经在加拿大生活了近一年了。
xy731 回复 悄悄话 东东哥,还没有把老婆接到加拿大来?
朱东东 回复 悄悄话 呵呵,是啊!
3227 回复 悄悄话 这像片上是你的新太太?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