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caizan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命由情定》(二十八):难得拒绝人关心

(2021-10-13 15:24:43) 下一个

命由情定

(连载之二十八)

难得拒绝人关心

离开父母,静娴慢慢走回宿舍,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哭出声来。回到宿舍,她躺到床上默默流泪。到了半夜她才躲被窝里开亮手电给哥写信。
“哥,
听说你又有了孩子,我祝福你。
你的心在我这里,我的心也在你手上。不管你遇上什么,我信你心里只有我;不管你如何,我心里只有你,我等着你。在世上我只有你! 我永远属于你!我要等你一百年,一千年!”
她把信封好,在信封上写上“黄成林哥收”,然后放在抽屉里。以后还让父亲转信给他吗?父亲会转吗? 
第二天静娴上班时护士长问:“你父母来看你了?”她说:“嗯。他们带了些糖,回头上我那吃糖。”护士长问:“你几时给我们吃你的喜糖?”“等着吧,会有那一天。” 护士长的话让她心乱。她们都知她的对象在内地。她们定以为她父母会带来她对象的消息。父母确实带了他的消息,但这使她一脚踏空的消息让同事们知道后她就会不得安宁。她得隐藏那消息。
跟父母一起,她不让父母提她个人的事就像在她跟父母间竖了堵玻璃墙。父母对别的事都不感兴趣,他们最想谈的就是她个人的事。不谈这个,父母跟她除了日常对话就没话说。她看得到父母,但隔着硬实的玻璃墙,父母走到墙边就被碰了回去。她想跟父母亲热点,谈她的生活,谈她的打算,却怕一谈起来他们就扯到她的婚姻大事上。这让她难过。她想让父母快活却没法让他们快活。只有她答应马上找个人父母才会高兴;但她不可能随顺他们。唯一让父亲兴奋的是医院汪书记来看了父母。汪书记知道父亲在延安干过,便跟父亲如老友重逢,请父母上她家吃了餐饭,又请父亲给全院医生讲了他为救国救民抛弃家业带全家步行千里投奔延安的故事。
父母住了七天才走。送走父母的第二天,静娴正在值班室配药,汪书记进来了。汪书记五十来岁,头发挽起结在头顶,抿着嘴总像在微笑。汪书记是老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都经历过。她技术好,医院上下都敬服她。汪书记工作雷厉风行。早先医院就只一间木头房子,汪书记把它建成有几排砖石房子、上百人的大医院。原来医院只有玉米和面食,三年前汪书记搞来了大米供应,让院里的南方人对她感激不尽。
虽然跟汪书记常见面,但从没跟她单独呆一处。见汪书记进来,静娴忙请她坐。汪书记在靠窗桌边椅上坐了,笑望着静娴说:“你来这些年,我关心你太少了。见到你父母,就像见到我的老同事,谈得很投机。你也是革命家庭出身,你父母把你托给我,我呢,也把你当亲闺女。你晓得你父母最担心你什么吧?”
静娴笑了,“我的事要她们担什么心?”
汪书记笑咪咪的,“做父母的最怕女儿误了青春。我们不讲那个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再说女孩也不担接代的责。可是女同志不能单身,特别是在这里。我们不为个人作想也要为国家作想。我们这里女青年是宝,像你这样能干好看的更是宝中之宝。”
汪书记说的是事实。整个新疆青年女子奇缺,早年从上海等大城市弄了几火车改造好的妓女来分配给兵团战士做妻子,近年又从内地招了一批又一批女学生来为干部战士做配偶,如今女少男多现状还没改变。但女子最缺也不缺她这一个。静娴放下手上的针头,“我有未婚夫。”她跟同事都是这么硬着头皮说的。她不知父母跟老书记讲了什么。他们在背后揭了她?
汪书记还是笑咪咪的,“这我晓得。五年了,没见他来,也没见你去。你早该结婚了。再说了,他在内地。你晓得,他要来这里很难,你要去内地更难;两人要是一个内地一个这里,结婚等于白结:三五年见不上一面。有人在内地有对象,到了这里来后都散了。那肯定不成,你不能耽误自个。”
“多谢书记费心,我的事我晓得。”
“你的事也是我们的事。我跟你爸一样,快退了。你的事不了我放心不下。你不能这样苦自己,苦你父母。儿女不安顿,俩老的心都悬着。我说啊,内地的那个你就死了心。那是虚的,你要个实的。你工作干得这么好,我们得帮你。”
“这事真不用您费心。”
“你的事我们得关心。过去我做得不够,对不住啊。”
她红了脸,忙笑着说:“书记,真不用您操心!”
汪书记却起身拍她的肩,“你好好干!你这么个好同志,我们不会让你受苦!”
她起身送汪书记,“您慢走。”
汪书记又拍拍她的腰,叹口气,“我工作做得不够啊!”头点点地去了。    
下周一到护士室,静娴刚脱下蓝呢外套拿起白大褂要套上,护士长就对她说:“你就别穿白褂了,有个干部来了,你见见他。他是个战斗英雄,劳动模范,不到三十岁,年轻英俊。今天上午你的任务是陪人家。这是汪书记给你布置的任务。”
静娴穿上白大褂,冷冷说:“我上班来的,只看病人,不见旁人。”
护士长硬着脸笑道:“这可是书记看中的人,听说这人人见人爱。你见了也会把你那个什么人忘到爪哇国。去见见吧。”
静娴扣好白褂,冷冷看着护士长:“有病人要我看护没有?没有我就回宿舍了,我还有一堆衣服要洗。”护士长说:“你再想想?上会班再去陪人家吃个中饭?见见有什么?也算支持我的工作。”
静娴冷冷说:“我个人的事你别管,免得难堪。”
护士长忙说:“好好,你先查房去。要是想见人家你就直接去招待所一号房。”
静娴一转背,护士长冲刚进护士室的一个护士挤了一下眼。
静娴下周一一到护士室, 护士长就叫她去内科门诊上班,说院长决定的。静娴听到这消息喜得手有点抖。门诊是医生干的活,去门诊是上调。医院十几个护士中只有她和护士长上过医学院。她学了四年是为当医生的;打小父亲也是教她如何看病治人。到了这里来她一直当护士。她刚来时以为只让她当一两个月护士再调去当医生。三个月过去,她还是护士;半年过去,还没人调她上去。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她已息了心。如今终于调她去当医生了!
静娴虽高兴,但想到上周对护士长的冷脸,想是不是护士长撵她走。等护士室只她和护士长,她笑着问:“是不是你生我的气,撵我走啊?”
护士长在她背上拍一巴掌,笑着说:“我是那样的人吗?你晓得,现在急需到师团去住队的医生。你上过医学院,本来就该当医生。我跟你说好啊,我们忙不过来,要是门诊闲,求你来帮忙你可别推。”
护士长这么一说,静娴放心了,当天就到门诊部当起门诊医生来。

蔡铮《命由情定》全书48节。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