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2011-06-07 17:38:53) 下一个

 

《一程思绪》

(一)

出家门,刚行了两个街口,拐上通向高速公路的一条大路,我发现路边停着的一辆车打着小灯,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

“奶奶的,风折旗杆,出师不利啊。”看了看空旷的四周,再从反光镜仔细观察跟在后边的这辆车不疾不徐,不远不近的情况,我确定这是一辆警车。这个时段,这坏蛋大概在路边等“活儿”很久了。耐心守候中,见到猎物,应该不会轻易放弃了。

“酒后驾车,叫警察发现可坏了,小心。”我在这条限速30mile的路上保持着合理的车速,摸了摸口袋里带着的现金,心里盘算道:“看起来,今天出门不顺,似乎不宜玩大的了。”

今天休息。还真跟自己的网名一样,醒来已经是黄昏了。躺在床上回想,刚才做了一个挺真切的白日梦,竟梦见前一天在网上论坛偶然看到的一个秀照片的女人了,记得她的网名里有个月字。梦境里她双手捧着木棍,似笑非笑的,背后是一排木栅栏。自己从没梦见过网络上的人,想起这个梦感觉很怪。

起来后告诉老婆,整一桌,喝两杯,再做好陪吃喝,陪聊天后陪睡眠的三陪准备,咱们老百姓,今儿个要高兴。一,二,三的三道金牌令箭发出,虽然不擅幽默玩笑,只做不说的“阶级斗争”老婆给我来了一句怎么越来越不正经,总爱说流氓话?但还是圆满完成了前两项任务。最后带着孩子们上楼前,喝的有些酒意的老婆傲然地看了我一眼,搁下先去陪孩子睡觉,然后再来完成最后第三项重头戏的狠话:“今晚倒要奉陪到底,看看你能流氓到什么程度。”

喝的酒不多,但仍感到些微醉意。坐在电脑桌前等着一会儿行使流氓权利,尽丈夫义务时,浏览了最近越来越感到没意思的网上论坛,仍是索然无味,满屏的虚拟气泡儿,唾沫星子,没什么让人提起兴趣的东西。抬头时,正见窗外一轮栾月悬空,呆呆的看了一会儿,不知怎么,又想起那个白日梦了。然后就胡思乱想起来,装模作样地想得好像真事儿一样,似乎忽然领悟了,把梦里背倚木栅栏,名字里有个月字的女人手中捧着的木棍亦即木柴简化为柴再引申为喻示钱财的财,最后解释为月夜会有钱财降临了。正暗笑自己无聊时,忽然就想到赌场了。

“啊,好长时间没去赌场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自从沉湎在网络上后,终日挥毫泼墨,吹拉弹唱,已经渐渐把自己的那段岁月淡忘了,一想到赌场,那金碧辉煌中的人声嘈杂,五光十色;那瞬息万变的是非成败,兴奋悔恨;那激动刺激的跌宕起伏,紧张煎熬,大幕拉开般悄然浮现,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油然而生。“现在去赌场吧。”念头一闪即成决定。我站了起来,虽然刚喝过酒,但自己知道,只要动了心,就怎么也要去了。

在就要驶上高速公路的最后一个街口等红灯时,一直跟在后边的车终于和我的车并排停在了红灯前。果然是一辆警车。余光发现警车里的人正看着我,我依旧看着前方,暗自担心这个在街口守株待兔的警察会上来盘查。还好,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绿灯亮时,我驶上了I—90和I—94合并在一起的高速公路,反光镜里,看到那辆警车拐去了另一方向,消失在黑暗中了。

“哈哈,躲过一劫,必有后福。看起来,今天倒不必拘泥了。”上了高速公路,我一踩油门,车在寂静无人的公路上加速向北奔驰起来了。

我决定不去靠近芝加哥周围的几家坐落在印第安纳州的赌场,也不去坐落在郊区Elgin,Aurora,Joliet的那三家赌场。那七家赌场都曾经分别是我日夜盘桓,伺伏蹲守的地方,在那里留下了对我个人经历来说可歌可泣的难忘日子。但我今晚想去远一点的地方,尽情地享受一下一个人的时光。我要去在威斯康辛州的Milwaukee市的那家Potawatomi Bingo Casino。

人们常讲性格决定命运,不知这是否是普遍性的真理,但回想起来,自己性格中具有的好奇,冒险精神倒是一直影响,左右着自己的大小各种选择,进而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倒是不假。自己遇事喜欢抄近路,寻找捷径并冒险尝试;循规蹈矩,按部就班的框架下总有剑走偏锋,突发奇招的冲动。和赌一直有着不解之缘应该也是这种性格产生的结果吧。

九十年代初,自己所在的城市刚有股票交易,自己就投入其中,在机会和挑战的风险市场中跌宕起伏了。记得当时单位还明文规定不许买卖股票,但自己多是早上到单位打一个照面后,即出去吃早餐,然后回来应付着手头的工作,等着有鲜花,更多是淋漓鲜血的股票市场开市。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信息传播也不发达,股票行情只有到股票市场里才能看到,所以一到开市,我就溜到离单位不远的一个交易股票的证券市场去“高抛低吸”了。进修拿二学历的几年,由于时间充裕,愈加“掉钱眼儿里”了。

后来有了B股市场,自己又是偏好大出大进,铤而走险的风格,所以更是在风险之路上物质精神全额投入,广东人讲话,有风使到尽。至于最后在美国,又用获利及赌场等处所得的“第一,二桶金”玩儿美国股票,上窜下跳,摊子越铺越大,在“富贵险中求”的冒险道路上越走越远,几番富贵后,终于“一身憔悴在风里”的成了中国A,B股票及美国股票上市公司的沉默股东。所幸一次偶然的脑子一热,果断清仓,断臂求生后收拾各处残兵败将,回归现实,买了房子,否则,岂非全军覆没,攥了一大把股东凭证,在租赁的他人屋檐下“谈股论金”了。当然大形势使然,个人也没话说,就是自己单位的401K不是也都变成201K了吗?

想起来倒是有一个极端的例子,说明运道的世事无常。有两个曾在股市和自己“相互切磋”的朋友,一位成了著名资深股评人,报纸,电台电视,四处说说道道,后来又成立公司给人代理操作证券,金额颇大。前两年回国时见到他又重新回到了“起点”。另一位却从新西兰拿了身份后,回国专职炒股,一直闷声不响的稳步前进,十几年全靠股市为生,后来又转行做外汇,兼营古玩字画,倒活得有滋有味。和我谈起他的经历,连他自己也觉得是个异数。

从表面上看,炒股,说得好听一点儿是投资,是不同于罪恶的赌博的。但深究本质,任其天花乱坠地说辞,其实两者同属不劳而获思想下的投机取巧,冒险生意,应是孪生兄弟无疑。当然此非一语所能言明,不过,自己最初专职混迹赌场和其后业余玩票儿,和赌场之缘断断续续十几年,却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赌博。讽刺的是,比起腥风血雨的证券市场,那时的赌场对我来说,倒是风险小了很多的机会之所,起码从硬指标上衡量,赌场给了我很大的利润率,或者直说,赚钱了。

从九八年初开始,自己全天候“泡”在赌场,计有三,四年时间以赌为业,以赌为生了。即便后来随着“明白人”渐渐增多,“生意”越来越难做,自己退出全职,但仍利用工作之余及休假时兼职“捞分”,或是四处寻觅新的有那种赚钱机会的赌场,像现在要去的Milwaukee的这家Potawatomi Bingo Casino和Detroit的MotorCity Casino就都是后来发现的赌场,自己也曾在彼流连蹲伏。去赌场可算当之无愧的“第二职业”了。至最后再无机会而终于和赌场挥别,算起来自己和赌场的缘分竟维持了十几年之久。而其间经历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所见的光怪陆离,匪夷所思,每每忆及,都是感慨颇多。自己一直想以此为背景写一篇文章,但却因着各种原因未能动笔。静心想想,自己早已激情不再,热血渐冷,也许永远不会动笔了。

一阵手机音乐声,是老婆的电话:“你喝了酒跑哪儿去了?”

我告诉她刚才忽然想起赌场了,叫她别等我,自己睡吧。老婆又埋怨又嘱咐小心的交代了几句,然后说:“那,白预热了半天,今晚就耍不了流氓了?”

关了电话,看了看空旷无人,蜿蜒伸向远方的公路,心里冒出了一句经典的话:“我是流氓我怕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醒来已经是黄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栗米的评论:
正和中坛人在今年最后的春夜谈天,看到偶像光临。感谢。黄昏脑子一热的事儿多着了,来美国就是一例。往事不堪回首啊。
栗米 回复 悄悄话 很不错的开头,又把人勾进去了。只是不知道啥时能看到(二)?
发现黄昏挺爱头脑发热的,“脑子一热买了房子。。”,还有一次是:“脑子一热发歌到唱坛。。”不知道,你还有啥事是脑子发热时干的?
很认同你说的“炒股和赌博其实两者同属不劳而获思想下的投机取巧,冒险生意,应是孪生兄弟无疑”之说。。盼下集。
醒来已经是黄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ongofspring的评论:
谢春歌光临.听了你的合辑,重温了你的优美歌声,欣赏不已.
我是写去赌场时的一路所思所想,给自己要记录下的事一个隐晦的交代留念.最近忙没再写.也有些改变想法了.祝好春歌.
songofspring 回复 悄悄话 黄昏很潇洒幽默啊,喝点小酒直奔赌场。。。
醒来已经是黄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风中承诺的评论:怎么会介意?我也一样。复杂的不一定说了,这篇我已经删很多了。谢承诺。
风中承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醒来已经是黄昏的评论:
那我就等着看复杂的了,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有时爱写,写了觉得不好就删了,希望你别介意,没别的意思,祝才子开心!
醒来已经是黄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风中承诺的评论:
复杂的在后边了.看你把你前些天写的文章删了,还有以前你也删过写的文章,我挺理解的.我也太爱说,太不谨慎,也要反思自己.谢承诺.
风中承诺 回复 悄悄话 你的一路思绪够复杂的,不想太复杂的时候就要选一个好天气,带一瓶啤酒,带一点配酒的到草地上喝酒晒太阳去,哈哈,跟你开玩笑,写得很好,欣赏了,将 继续期待拜读下集,谢才子幽默文章,并问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