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张冠李戴飞毛腿

(2017-03-24 14:00:41) 下一个

张冠李戴飞毛腿

上了中学一开学就是秋季运动会。我从小跑不快,整个小学都没参加过什么运动会项目。要不是跳皮筋跳得高蹦得远,搞不好体育都及不了格。期末成绩下来门门不是一百就是九十七八九,只有体育常常只得七十几。我们小学有的是军区操场里滚爬长大的猴崽子,别说各种跑什么长中短跨栏钻杆的,就算只比跳高跳远有多少人比得过那群家伙。所以运动会我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正若无其事东溜西逛看别人呜呜嚷嚷报名组队,忽然被一把揪住说快来快来该咱们了!我们班长任霞跑过来拖着我就走,班主任马老师紧随其后脸泛油光面红耳赤,边跑边举着纸号牌拿大头针就往我身上别,还埋怨说你跑哪去了!我问干吗叫我比啥?任霞说4×100!我忙说啊我跑不快我不行。。马老师说你行你行别谦虚了我都调查过了!快跑!

我身不由己换上任霞塞给的跑鞋被拖上跑道按上第三棒--原来她们还想让我跑第四棒冲刺,可能鉴于我极力推脱,一时犹豫起疑改了主意让我跑第三棒。

她们三个真是快啊!第一棒张深是第一,第二棒李密还是第一,轮到我第三棒眼睁睁我就看着一个一个猴子般从我身边蹿过去了。。。等任霞接了我的棒已经拉下好远。。。她拼命追也没追上。她们就眼睁睁地看着我把我们班的第一名丢掉啦!

。。。

我们马老师从此对我另眼相看,横眉冷对,原本就额大腮鼓眉淡眼凸,如今更平添揾怒骜气。

其实过几个月一考试我本来应该能翻点盘的。我们那会考试兴排名次,每次大考像期中期末都排分,有的班还贴到教室外面的板报栏里。我们班马老师不贴也不提,她知道我比外面所有班贴的第一名分都高,贴出去肯定能给她挣脸,可她就是不改初衷地不喜欢我,看见我总是一脸嫌弃。激得我又羞惭又不服又莫名其妙。

想我第一天上中学去报到,她一听我报名就立刻露齿而笑满脸发光开花,还站起来迎上前伸手和我握。我从没见过这么亲热的老师。我们小学也有个女马老师,爱说爱笑还特别喜欢我,已经很nice了也不过是不拿她那个细教鞭指我也不扔我粉笔头,别说握什么手了。。。当时我就不禁心中诧异口里迟疑佯装镇定。如今这马老师果然原形毕露翻脸不认人好像看错了我了!

二妞分在六班,我们小学班的同学都分在六班,只有我孤零零一个分到这一班,一个小学同学也没有了十分郁闷。

我们班有两大群,一群是附近郊区农民的野孩子贼眉鼠眼嬉皮笑脸,明明有大门不关也不走,非要爬墙钻洞地来上学。另一大群是哪附小来的,其中有一对双胞胎,除了为分辨她们把妹妹分在六班,姐姐和其他的附小生都分在我们一班了。

有天二妞说她们六班也有个jun瘦小机灵跑得飞快是个飞毛腿。又一天那飞毛腿来找我们班的李春梅,双胞胎的姐姐,原来飞毛腿和双胞胎是发小都是附小的。我心里忽然起了一点疑惑。

二妞就去打听了回来告诉果然是我跑错了班,和她们班的jun搞混了,她才是我们马老师一心惦记的飞毛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