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唐凤英

(2016-12-02 12:18:45) 下一个

 

唐凤英是p妞的妈。p妞模样长得好,脸盘像她妈,眉眼身条像她爸,面似银盆脸如敷粉眼泛流光指捻兰花,张开口还能唱两段,要不是罗圈腿论长相简直就是十全十美。脾性却不好嘴又太贱,跟谁不好了,从人家门口过就吐沫咳痰的讨人厌。只是她妈太可怕轻易的没人敢惹。她妈既跟着戏班子跑过,想必知道什么是身段眼神,可惜p妞这上面天资不好不大开窍,她妈又教养另类, 她就越长得恣意。

p妞小时候很有号召力,经常结着一大伙小孩玩游戏,摸瞎藏老闷儿什么的。不过除非和她一样喜欢整人玩或着就愿意挨整,跟她一块实在不好玩。虽然整的不是我,我比她小可她并不成心来惹我,是我既讨厌看整人也讨厌看人挨整,比如摸瞎,玩到最后该散了逮一小孩把眼一蒙按住了数几下放开,悄声闭气缩手蹑脚一哄而散,留下这一小倒霉蛋独一个在那摸爬滚打去,胆小的小女孩一时又不敢摘掉蒙眼,到了准摸黑哭回家去。我讨厌她和傻乎乎跟着她的小孩,连带这些游戏也不喜欢了。好在我喜欢的游戏,像跳皮筋跳房子甩沙包攻城什么的,p妞玩这些也不灵,来了还裹乱难缠无事生非别来正好。有的游戏像攻城,要很多人一块玩才好玩,男男女女一大群会有更大的孩子头来指挥。我姐跟大孩子比小,跟小孩比大,想跟大的闯世界我爸不让,带小孩玩闹又不乐意,早早工作了。

P妞被她妈想办法塞剧团去学戏, 剧团只隔着两条街。其实学也白搭,那么大了也学不出来了,进不了戏校就进不了剧团当不了演员。p妞戏也没学几段,咿咿呀呀颠来倒去就那几句,小生倒被她领回家了。她家也有一个单间给她住,就在里面一窝一天, 她妈还张罗做饭端进去。出来除非是要上公共厕所。她家离公共厕所最远,要经过整排房的人家,走第二排最近但要经过正兰家,绕一点到第三排又有谁谁家,都是敢回嘴对呸对骂的,就多绕点从第一排走,还要曲曲折折弯弯绕绕唱上一半句。经过的第一间就是我们家。我放了学在我的屋子里坐在窗下书桌前做作业,谁过去一抬头都能看见,不抬头也听得见,我妈就把我桌子挪另一边不靠窗,关窗关门不许吱声装不在家。

。。。

上次回家看我妈,说起唐凤英已经死了。说头年有回去那小院看舅姥爷,碰到p妞爸刘德山,一把揪住死活不放,一边往楼上喊凤英看谁来了?一边把我妈揪着上楼去到她家。她那会已经不会动下不了床了,是自己在家爬板凳换灯泡时摔的。见了我妈像亲人一样,唧唧歪歪哼哼着说了好一会。

我妈说不管从前过往怎么吧。。多少年都不说话了。。。看她那样心里着实不落忍。说P妞妈其实原来对我家不错。我妈说我姐小时候还吃过她的奶。p妞有三个哥哥,最小的那个叫海洋,和我姐差不了两个月。我姐是我家头一个孩子,我妈年轻没经验奶水不好,我姐营养供不上给养得黄皮寡瘦的。p妞妈的奶多得小儿子吃不完,有时候就把我姐抱去饱吃一顿。

那院里人对我们家都挺好,其实有一半是因为我姥姥。我姥姥从山里出来时只有40来岁,正是能干的时候, 心地善良性格坚韧脾气温和,对谁都跟对自己弟弟一样。跟着她弟弟帮着照看小孩,也顺带把在机关里吃住的一大群年轻人一起都照顾了。他们那时大都也就20上下,早晚回来赶不上食堂饭点,从门口过喊声大姐!有吃的没?我姥姥有剩的就手应声端出来,没剩的现做。我舅姥爷对开销也从来一概不问。

p妞爸是后来来的,脱军装前是一大头兵,当兵前是流浪孤儿。p 妞妈比他大。这一对从前必都是苦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