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出身若以院分

(2015-08-06 17:39:58) 下一个
 出身若以院分
 
我们是小院,比之大院如军队,中院如政府,我们院规模最小,论级别却似乎居于二者之间,性质机要保密与外隔离,地处却是大院和大杂院之间。
 
院南是工程队院老粗工人成群,北是机关办公院细皮儿干部成堆,对面是工艺美术厂院各种神人奇物,背后是军区训练场全是军官英武。我们院大人不穿军装小孩却去军区附小,而不是去"地方"小学上学。
 
我们院原是一所学校校舍,面南背北两列平房,每列三排东西横向,南北竖向又一排房,在西面背向大街,与东南北三面墙合围成院,院门朝西面街,就把我们家属院与右机关左工程后军区隔开了。每排平房之间空间很大,记得小时有秋千架,是巨粗的竹子搭成,后来都不见了,不知何时变成厨房鸡圈鸭池,每排房两头边间之间又各加盖一独立屋。我家因住边间也分到一独屋,那时我刚上高中要高考就给我单住,可能爸妈也对我有点偏心。
 
院里小孩父母们男的基本全都是部队"下"来的,几乎全都停妻再娶很少保留乡下原配。现家属基本都有工作,单位五花八门职业三六九等,机关工厂街道干部老师炊事员。
 
我父母在院里似乎有点特别,我爸没当过兵,是为数不多几个从"地方上"来的,级别是高干里的最低等。我妈学生出身在这群家属中也不太多。
 
那个常常不失时机打击我,造成我从小对相貌认知错乱的邻居婆娘,在饭馆当服务员,吃饭应该方便,不知为何那么恶嘴恶舌。 听说她从前是个跟戏班子跑的,也不是演员唱得也不好,又抽烟嗓子是哑的,所以进不了两条街之隔的专业剧团,打杂跑龙套都不能。她老公没有前妻,大人说他当兵前是流浪孤儿,不知怎么会拉几下胡琴,两口子有时会在家门口演唱,妇唱夫随破喉哑嗓得意洋洋。她女儿比我大一岁,花容月貌面似银盆目含春水,却和她爹一样是罗圈腿,又和她妈一样讨厌嘴很贱,是我的仇人,我一辈子打过的唯一一架就是小学时打她。
 
我自出生就在这院里长大直到上大学离家。以后再回家时父母已经调动搬家,再后来那逐渐拆建成楼房。儿时的朋友仇人也都风流云散,我也再没回过那个小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