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哲学

在纷繁的尘世中,找一个角落,与自己对话,升华心灵.
个人资料
正文

听见蟋蟀的幸福

(2021-10-31 16:19:19) 下一个

         社区的池塘离我家走路只有两分钟,平常到这都是因为锻炼,匆匆路过,可今天是我第一次坐下来“野营”。

有个老人在钓鱼, 还有个女人在散步,在这个秋日午后的温暖阳光里, 我们三个人安静地享受各自的爱好。我一边欣赏微风吹拂的水面, 一边倾听蟋蟀的吟唱。

不知为什么,蟋蟀的叫声总能让我身体放松, 心平气和。有人曾经说他因为常年在噪音中工作, 听力受损, 所以蟋蟀的频率他根本听不到。在那一刻, 我对那个高个子, 大嗓门的白人, 无比同情:多么可怜的人啊!他居然无缘享受享受这份内心宁静的幸福!

听到蟋蟀叫,多么平常的一件小事,却需要很多条件。 首先当然是听力。听力因为衰老而下降, 可因为总是戴着耳机听手机, 很多年轻人的听力也在下降。在手机中长大的这一代, 有多少人会在衰老前就丧失听见蟋蟀的能力?

蟋蟀喜欢的地方, 大都有泥土和草地。可惜这两样, 在钢筋水泥的城市, 逐渐变成了奢侈品。洪灾对于城市,似乎越来越常见, 原因有很多。其中一条,我猜是因为城市缺乏足够的泥土, 草地, 树木, 池塘, 河流等自然条件来接纳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

刚搬到这里, 我惊讶不论走到哪个社区, 都会看见池塘, 起初以为是景观,后来才知道法律要求开发商在新建社区里建造池塘, 以应对短时间内的大量降雨。不知道当初是谁推动这条法律, 但我真的是这项法规的受益者。 除了防洪的重大功能, 池塘还带来了青草,野花, 树木,青蛙, 乌龟, 鱼儿,鸟儿,蜻蜓, 蝴蝶和蟋蟀。

    除了安静的自然环境和相关法律,谁要享受蟋蟀的合唱, 不仅要有好耳朵, 还得要有时间和心情。有个同事一直叫我去打靶。射击在美国算是生存技能, 所以我感兴趣, 可枪声太吵了,所以和他去了一次射击馆后, 我再也不想去了。

    我喜欢和这个同事一起工作,但每次他提起政治话题, 我就赶紧把话题转到工作上去。和他, 我真得只想谈工作。每当他夸川普的时候, 我不想听, 但也懒得反驳, 因为 “People hear what they want to hear(人们只会听到自己想听的内容.)”

    信川普,反对疫苗,是同事的自由,我无权干涉, 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不知道他母亲是否也反对疫苗, 她一确诊, 就进入重症病房, 一周左右就去世。 我没敢问同事是否因为母亲新冠去世而改变对疫苗的态度, 我只知道, 在戴好口罩的同时, 得想办法离他远点。

小时候的我, 被很多人用“伶牙俐齿”来形容, 可现在,我变得越来越沉默。如果对方询问具体信息,我会回应, 但如果纠缠某些观点, 甚至要吵架, 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工作, 学习, 锻炼, 包饺子, 那么多有意义的事情, 我干点什么不好, 非要和对方大动肝火,去掺乎那些损人不利己的糟心事?

    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有人说以为我多年前就和某某结婚了。 听说我结婚了, 而我这个当事人对此毫不知情。作为书呆子, 我不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不明白居然有人会去散播关于我婚姻的谣言。我不知道那个谣言的作者是谁, 究竟是何动机。我也没怎么生气, 因为我靠自学英语, 早就离开了那个沉闷的小地方,所以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只是想不通为什么有些人会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别人的八卦上?我的婚姻是否幸福, 丝毫影响不到那个造谣的人。而对方的造谣, 也无法决定我的人生。造谣的, 传谣的, 我都无法阻止。如果对方打算我身上浪费时间,我无能无力。我知道, 该去学习, 以给未来的自己投资。

    生活在城市, 每天都被各种噪音围绕, 所以我要专门花时间去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与其和某些人八卦, 或者无谓地争吵, 我宁愿去享受聆听蟋蟀的幸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