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哲学

在纷繁的尘世中,找一个角落,与自己对话,升华心灵.
个人资料
正文

悲喜交集的光阴

(2020-01-25 19:42:58) 下一个

 

眷村曾是国民党在台湾为军人和眷属所兴建的房舍,电视剧《光阴的故事》就讲述了一个眷村的故事。 虽然很长, 但很多观众并没有疲惫, 因为这个故事让人哭, 让人笑, 让人思考。

    冯妈哭的时候,我想哭;她笑的时候, 我也想哭。复旦毕业的美女,因为时代的悲剧, 在台湾变成了疯子。她穿着妈妈亲手做的旗袍,在村里逢人就问:“船来了吗?”几十年如一日,坐在村口,望着大海,痴痴地等船。

    可即便船真的来了, 回到大陆,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母亲, 另一种悲剧也就开始了。一个和国民党有瓜葛的人, 在文革期间的遭遇可想而知。

    许毅源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 体会不到孙爸因为出去买酱油, 被国民党抓丁而遭遇的战乱之苦。但他的父亲是地痞流氓, 整天逼着妻子和儿子要钱。许毅源5岁, 就被父亲逼着去偷东西, 差点被想骗保的父亲杀死。许毅源换过很多女友, 恐惧婚姻,因为身上1/2的血液来自于流氓父亲,自卑的他怀疑自己会有正常人的幸福。

    沉默,悲愤,不羁,而又孤独的许毅源,认识了这些眷村的朋友,才知道“原来世界上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吃饭的时候每一家都亮着幸福的灯,妈妈大街小巷的叫着孩子,电视开的很大声,一家人围着电视吃饭,抢着一锅红烧肉,好热闹,好温馨。”

    爱情要走, 你就是天仙也没用;真爱要来, 你就是下楼倒垃圾也逃不掉。孙一美被妈妈教训后, 很不情愿地去倒垃圾,碰到了喝闷酒的许毅源。恶贯满盈的父亲被人砍死, 很多人想他应该感到解脱,毕竟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可许毅源却一边喝酒,一边哭。 善良的孙一美担心许毅源的安全,守在他旁边,一脸的心疼。许毅源抓住那只为他擦泪的手, 开始了一段让众人都大跌眼镜的恋情:已经有过14个女友的浪子, 喜欢上了又笨又傻的孙一美。

    这件事当然让孙妈坐卧不安,开明的孙爸动用了兵法:“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主动邀请许毅源到家里做客。饭后告别时,许毅源理直气壮地说:“能不能借你女儿散散步?”

    孙一美顺便去倒垃圾, 然后说再见,手太脏,赶紧要回家洗。许毅源一把把她拉过来, 用自己的衣服帮她把手擦干净。孙一美拼命挣脱,气急败坏地大喊:“你还我的初吻!”

孙爸孙妈在为女儿担心的同时, 觉得”既然要谈恋爱, 干脆带到家里来, 在我们眼皮底下谈。”于是许毅源总到孙家来噌饭,抢着干家务,包括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人。有人觉得他是在献殷勤,但他是真心享受这些,因为他感觉自己第一次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怪不得孙一美说:““他哪里喜欢我? 他是喜欢我们家。”

比起美丽,聪明而又高傲的茜茜,孙一美仿佛就是婢女命, 她很多年都活在茜茜的阴影里。茜茜是被男孩包围的公主, 很多人羡慕她功课好是因为聪明, 但好强的她为了早日独立,非常努力。后来继父去世, 她被迫放弃大学, 撑起老弱病残的家。仅凭外貌,茜茜似乎应该比一美更幸福,但为什么茜茜的婚姻会有那么多无奈?冯妈的解释是:一美会很幸福, 是因为傻人有傻福。而茜茜呢?则要吃很多苦, 红颜薄命。

傻人为何会有傻福?也许因为傻人不太把自己当回事,也就不怎么容易感到委屈。婢女命的孙一美习惯了牺牲和奉献。为了掩护朋友, 她扛起委屈,总被妈妈打骂。傻人不懂得如何算计别人, 所以也就容易给人安全感。英俊的许毅源吸引了很多漂亮女孩, 但他知道那些象模特空姐的女友只能出去炫耀, 而象孙一美这样不漂亮, 不聪明却又善良仗义的女孩, 能娶回家当老婆,因为她让许毅源这个放荡不羁的浪子感到一种脚踏实地的温暖。

《光阴的故事》里, 到底谁是主角?我不知道, 因为很多演员都让人印象深刻---包括最让人讨厌的朱妈。她是势利刻薄的长舌妇,但她泼妇骂街的时候却总有一些喜感。她那么爱说是非,但在孙一美的身世上却从不乱说。当自私的亲妈想要带走一美, 朱妈立刻支持孙妈:“她敢?对这种没良心的人一定不能心软!如果你吵不过她, 我帮你!”

    朱妈好像和村里每一家都吵过架,一次次暴跳如雷:“我要早点离开这个不能住人的地方!”可当中风的她在轮椅上旧地重游时, 却哽咽着说:“回家了。”曾经的鸡飞狗跳和恩怨情仇,在悲喜交集的光阴里, 变成了重逢的眼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