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的哲学

在纷繁的尘世中,找一个角落,与自己对话,升华心灵.
个人资料
正文

中国钉子户的火焰与美国钉子户的气球

(2009-12-08 14:55:02) 下一个
   

    这张美国钉子户的照片让我先是一阵大笑,却立刻陷入了悲哀。

同是钉子户,美国的老太太只需要说一个字:“NO”,开发商就得绕道而行。而中国的唐福珍,却只能以自焚的惨烈来捍卫自己的诉求。

她的名字很有中国特色,既有福珍贵,但让人痛心的是:名不副实。

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她没有丝毫福气,一点也不珍贵,即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最后还是家破人亡。如果知道数名亲人被刑拘,她的冤魂是否在九泉之下更加不安?

如果死后有灵魂,唐福珍的灵魂是否会飘洋过海,跟同样已经去世的美国钉子户在另一个世界里相会?

我不知道她们会说些什么,但我知道,她们肯定会惊叹对方的死法

 这位美国钉子户生前住在西雅图,她的房子比她还老,108岁(美国没有70年这一说)。2007年,开发商计划在那个地带建造商业楼,一次又一次地提高赔偿金额,最高达到100万,超过市值好几倍。根据市值,老太的房子的地皮值12万,房子值8千。但老太不为所动。英文西雅图时报闻讯采访她。她说,我不想搬。我不需要钱。钱并不意味着一切。I don’t want to move. I don’t need the money. Money doesn’t mean anything.

   老太没有请律师,没有写信到有关部门,没有上首都华盛顿讨个说法,更没有自己制造燃烧弹或以自焚抗议,只是对开发商说一个很简单的词“No”

开发商无可奈何,只得修改图纸,商业大楼忍痛挖掉了老太的这一块地方。

唐福珍的三哥唐福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3日凌晨5时左右,大批拆迁人员赶到楼下,将整个楼围住并开始砸门冲进楼里,都是穿迷彩服的,有的拿着盾牌,有的拿着钢管,不分男女老少,见人就打我的一个侄女,抱着一个小孩子,也被打倒在地

都说人多势众,但唐福珍的那么多亲戚不仅挽救不了她的生命,也不能去医院见她最后一面,反而还被政府给刑拘了!

想想看,美国这位八十几岁的老太太,孤身一人守着一座小房子,会有多少危险啊。

但没有人恐吓她、殴打她,没有人向她的房子里放蛇,没有人在深夜把她拖出房子,没有拆迁人员在凌晨对她的房子进行强攻,没有人用推土机强拆她的房子。

是因为美国的开发商软弱吗?

是。在神圣的美国宪法面前,开发商当然不敢乱来。即使利润再诱人,开发商都不敢对势单力薄的老太太打任何歪主意。万一老太太有个三长两短,开发商肯定是重大嫌疑,弄不好都会被定罪为一级谋杀。美国人都能把索马里海盗抓到美国法办,对美国本土的犯罪,当然就更容易法办了。

所以一开工,工程项目的最高总监马丁就对工人说,要像对外婆一样对待眼中钉老太太。

其实这还不神奇,更神奇的是,马丁与老太太成了忘年交。得知老太行走不便,马丁就开车送她去做头发,去看病。他确保她有食品,去为她买杂货,为她去拿处方药,为她做晚饭。

2008615日,86岁的老太太因胰腺癌(pancreatic cancer)离开人世,离开了她固守的房子。那一天,那房子依然是她的房子。

老太太在遗嘱中把房子遗赠给了马丁,以感谢他在开工期间对她体现出来的友谊。马丁以31万美元的价格把房子卖给了一家地产公司的老板皮诺。

皮诺把这栋房子做成了一个项目,起名叫信念广场,他认为这个房子让每一个美国人思考自己的人生。

马丁说:很高兴房子还能继续存在,我任何时候开车经过那里都能看到它,这让我很开心。

最近,迪斯尼给这座房子系上了五颜六色的气球,向已经去世的老太太致敬。这使房子象迪斯尼的动画片《飞屋环游记》的海报一样充满童趣。

美国钉子户的屋顶飘起了喜庆的气球,中国钉子户的屋顶却燃起了绝望的火焰。气球与火焰再一次向世人证明:没有健全法制保障的和谐社会,只是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因为脆弱的法制会导致人性的泯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iamondcanyan 回复 悄悄话 很简单,唐女士在中国,美国老太太在美国,而美国不仅仅是法治社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