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
正文

我们全家和名牌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2010-03-04 12:52:49) 下一个

1989年我读大学一年级,和老妈失散几十年的舅舅从台湾辗转发来了一封信,说过几个月要来大陆探亲。我这个唯一的舅舅年纪轻轻就去东北当了国民党,解放前夕跟着蒋光头逃到台湾,从此音信皆无。说实话,老妈和我这个舅舅的感情一般,老妈从来没有把他写在履历表的亲属栏, 一是为了保身,二是因为舅舅在东北当国民党的时候也不把老妈写在履历表上。去年看《潜伏》的时候,我还想起了我这个曾经也是国民党的舅舅,电视里那个余则成根本没有结婚,却要在履历表里写他有一个乡下老婆,我这个大舅有一个亲妹妹却不写,是不是也和潜伏有着什么关系?当然这都是我的瞎猜。

在信里,舅舅提到舅妈(他在台湾娶的老婆,台南人,当了一辈子护士)要给我们这三个她从来的没见过的侄女一人一个见面礼,舅舅写的信用的是繁体字,竖着,得从左边念起,我清楚得记得信是这样写的:舅妈要给三个侄女一人一个见面礼,化妆品,香水(CD,CHANEL,…,因为是英文,老爸还特地把信横过来让我看这几个英文是什么意思。CD我当时不知道是啥,可是知道CHANEL, 那个第五号香水不就是日夜陪伴玛丽莲梦露睡觉的东西吗!所以就让老爸在回信里跟舅妈说我想一瓶CHANEL #5的香水。老爸和老妈都是标准的布尔什维克,根本不知道这第五号香水是什么,我也没敢跟他们讲这是美国艳星玛丽莲梦露挚爱的东西(其实我一直很怀疑她是否真的喜欢,也许就是一香水代言人而已),否则他们是不会让舅妈给我买的。

过了几个月,舅舅和舅妈来了。舅舅当年已经快70岁了,白发苍苍,一看见我妈,俩人就抱头痛苦,和电影里一模一样。舅妈是我见过的长得最矮小的成年人,大概就只有14几,他们俩手牵手进来的时候,就好象舅舅牵着一只小羊。但是舅妈长得非常好看,五官很精致,一直是笑眯眯的,虽然也是满头白发,但很有风度,说起话来,不紧不慢,还是很标准的卷舌的普通话,我想这和舅舅生活了几十年有关系。

从舅妈手里接过我的礼物,一扭身就钻进了我的房间,喀嚓,喀嚓,几下就打开了精致的包装(如果当时我知道这将会是我平生第一瓶,也是最后一瓶CHANEL #5香水的话,我一定会放慢动作,可能会把每个拆开包装的细节都用镜头永久地保存下来,如果当年我有数码相机的话。)打开以后,很猛地在我的手腕处抹了两下,然后很贪婪地把鼻子凑过去也是很猛地嗅了一下,这一嗅不要紧,我差点被冲得晕了过去,天哪,怎么这么冲呢??这就是CHANEL # 5!!!!!!!!!!!! 我晕晕乎乎地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从脸上挤出很不自然的笑容谢过舅妈,说我很喜欢。

舅妈给老妈带的是一个BALLY的小包包,有点像CLUTCH的那种款式。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是BALLY,也没有电脑可以狗狗,但从包装来看,一定价格不菲,因为有一个麻布包包包着这个小包包, 当然这也是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个麻布包包是DUST BAG。老妈一看见这个小包包,脸上马上笑得开了花, 一个劲地说,滴个小坤包真好看,滴个小坤包真好看!舅妈当然不知道这个“小坤包”是什么意思。老妈是杭州人,在上海又呆了很多年,她把一切看起来精致又小巧的东西用“坤”来形容,比如说“小坤表”,就是说这只手表很精致,很有女人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叫,但知道这个“坤”字是老妈对礼物的最高评价!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舅妈送老妈的这个BALLY包包有多好看,我觉得有点华而不实,太小了,装不了多少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老妈那么喜欢,因为我的老妈永远都是实用第一,美观第二的,也许老妈就是为了让舅妈高兴吧,人家大老远来看我们,还带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

舅妈送给老爸的是一条真丝领带,应该是日本产的,因为我看见领带后面有很多“发壳”不“发壳”的字样。也是包装地很好,很精致。老爸很老实,拿到手就说,“这么好看的领带,我还没有像样的西装去配它呢?”舅妈马上说,“那我们改天上街去买!”老妈恨恨地瞪了老爸一眼,老爸才反应过来,“哦,嫂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个领带太高级了,我感觉我都配不上这条领带。”嗨,老爸,真是个老实人,一辈子都不知道怎么讲话。

舅妈送给大姐的也是一个BALLY的小包包,款式和老妈的一样,但颜色要淡一些。大姐看起来很喜欢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还是假的。

二姐得到的是一条真丝围巾,也是日本产的,围巾上面是一副黑白灰三色为背景的山水画,好像远远地还看见富士山的山顶,很典雅,但是,当时我二姐25岁还不到,带这样一条围巾有点老气。

过了几天,舅舅和舅妈就启程去北京旅游。

他们走的当天,我居然看见老妈拎着那个BALLY小包包上街买菜!脸上还是笑得开了花, 说:“滴个小坤包老实惠的,它比皮夹子大,比拎包小,我买小菜的时候把钞票放在里面,不大不小,正好合适!”若干年之后,当我终于知道BALLY是什么东东以后,我很想说:老妈,还是你恨,80年代末你就有了BALLY,还不把BALLY当回事,把它当买菜的皮夹子了!不知道BALLY的设计师知道这个故事会不会后悔当初把BALLY介绍到红色的中国??更不知道如果舅妈知道这就是BALLY包包的归宿是不是也为这只可怜的BALLY叹惜?

我回到学校以后,就拿出我的第五号让大家都来闻闻,因为我实在不敢相信五号香水居然这么冲。结果一半人喜欢,一半人不喜欢。我又喷了一点去赴约会,好像我的男朋友也不太喜欢。我就把这瓶第五号束之高阁了。后来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瓶由杭州一化妆品厂生产的“百爱神“香水,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个香型,特别是这个香水还有简易包装,就是把香水放在像十滴水那样的小TUBE里面,这样的话,我可以随身带着它。后来才知道这个”百爱神“就是完全COPY CD家的POISON香水,连中文翻译都是谐音。我兜了一大圈,才找到自己喜欢的香水,她不在法兰西,也不在雾都伦敦,她就在我的身边,看来我们龙的传人还是要用国货精品!

再来说说大姐的BALLY包包的归宿吧。我依稀记得她用过几次,是去参加亲戚朋友的婚礼什么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和当年我大姐没有穿礼服有关,我总觉得这个BALLY和她特别不配。就像是一头笨熊戴了一根很别致的项链,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二姐的日本产真丝围巾倒是有了一个比较好的归宿,我老妈一到冬天就围着,还说这条真丝围巾是百搭!不知道舅妈知道后会不会为二姐鸣不平,因为那原本是送给二姐的嘛。

老爸的真丝领带的利用率可以说被老爸发挥到极致,逢年过节,他戴;参加亲戚的婚礼,他戴;老同学聚会,他戴;公司开重要会议,他戴;出国考察,他更是天天戴!当然在他的一再请求下,老妈也真的给他买了一身全新的全毛西装去配他的这根日产真丝领带,就是商标在袖口的那种,他从来没剪,出国考察的时候就这样飘洋过海为国人争光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