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惊险刺激的尼罗河五级漂流

(2020-11-20 07:08:38) 下一个

这是发生在2011年8月的事。

八月二十一日晚从肯尼亚内罗毕到乌干达金贾(Jinja)的夜车非常冷,我穿着凉鞋,坐在门口,就觉得门缝里不断有风吹来,冷得够呛。下半夜某次停车时看到车站旁一个小摊铺上有袜子卖,100肯尼亚先令(一美金多一点点),买了双穿上才好得多。车子出发得就晚(晚上十点),一路开得不快,6:30天亮时才进乌干达。从乌干达边境到金贾还要两个多小时,我已经做好了赶不上当天rafting的准备,如果真没赶上,可以延后到第二天。

到金贾时过九点了,叫了个摩的(当地人叫Buda Buda,一千乌干达先令(不到一美元)),去Nile River Explorer(http://raftafrica.com/)的backpacker(这地方很有名,摩的司机直接就问是不是去那儿)。到了backpacker,惊喜地发现去漂流的人与车还没走,还在那儿orientation。我赶紧登记付费、喝咖啡、换衣服、拿漂流装备,最后只比别人慢了几分钟上车。车子是敞篷的,一开起来非常舒服,晨风一吹,人神清气爽,一夜的夜车像是没坐过一样。

到了下水处,大家涂上防晒霜与防虫霜,我被分到了明显最弱的一组,四个女人加我,有个女的还是个老太婆,不知道怎么就认准了我不行。

下水后没多久要练习翻船,“老太婆”(其实未必比我大多少)怕了,要求上永不会翻的safe boat,这船在整个漂流过程中一直跟在旁边,谁觉得不行任何时候都能上。这样我们只剩下四个游客,两个水手。一共要经过八个大浪,有两个是连着的,我们在其中的三个翻了船。第一个大浪没翻船,但有两个女孩被甩了出去,我被冲得上下牙齿重重磕了一下,paddle还伤了我右手大拇指的肌肉与手腕,大痛了好几天,开始时连牙刷都拿不了,一直到现在还有些疼。

第一次翻船时我沉得很深,觉得水中都暗呼呼了,蹬水,但浮不起来。这时想起了水手说的,应该把身体抱成一个球,让救生衣把人托起来,蹬水可能适得其反,因为你不知道你身体的位置。但抱成了团,过了会还是没上来,又蹬水。这样反复了三次,觉得气都快没了,最终才浮出水面。其实顶多也就十多秒钟,在水中觉得无限长。

有一个地方就我一个人被甩了出去,结果在一个接一个的排浪中载浮载沉了很久,呛了很多水,非常难受,船上几个女人还以为我很享受呢。还有一次我在水中被冲得翻滚了一周,不过后来我注意保持身体的形状,尽量不挣扎,就再没在水中憋得超过五秒钟。

我的眼镜在其中的一次被冲得掉了一半,只剩一半挂我脸上,幸运的是没掉水里,但眼镜的一只撑脚没了。我这副眼镜非常紧,没做特别保护,真要掉了就麻烦了。

我们以前在美国玩过几次漂流,是二到三级。五级漂流是没经过专门训练的人能玩的最高级别,有一定的危险。再高一级的六级就相当危险了,必须要经过专门训练。我们在尼罗河漂过的路线中有六级的大浪,基本上就是瀑布(我们是绕着走的),连我们的两个水手都没漂过,只有另一只船的一个水手漂过,别的水手提起他都满脸敬佩。

美国漂流时要求一定要穿鞋,怕你落水时踩到河底石头弄伤脚,但尼罗河漂流规定一定要赤脚,怕你落水时踢伤别人。我开始还在顾虑万一踩到河底的乱石会不会弄破脚,翻了一次船我就明白了,这水深得你根本不可能够到底。

我到最后两个大浪前已经被呛得没精打采,问水手能不能换到安全船上去,一个漂亮妹妹说:“Don’t do that,please, we need you。”想想也是,我要一走她们必翻无疑,结果我们铆足了吃奶的力气,最后两个浪翻了一次,另一次安然度过。

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第二天再来漂流一次,虽然第二天再来漂非常便宜,但免费我第二天也不会来。

漂流费一百二十五美金(管一天住宿、一个BBQ晚饭)。

下面是我制作的尼罗河五级漂流视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文学狗熊 回复 悄悄话 出没浪花里,够挑战!
tang0705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x123' 的评论 : 谢谢G兄
gx123 回复 悄悄话 赞一个
tang0705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晶蓝' 的评论 : 去非洲漂流代价太大,我是去看山地大猩猩顺便的:)
水晶蓝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生动啊。也想去非洲漂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