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非行程准备――乌干达山地大猩猩许可证

(2011-06-19 15:51:12) 下一个

今年春假的俄国、中欧行程是去年就定下的,暑假的旅行计划一直没有落实。新年后与领导商量此事,领导懿旨想带领两个小领导回国考察。我哀求领导去年刚陪他们回去过,今年放我一马让我单独行动吧。领导看我可怜,心一软,准了!我立即报备了一个她们娘仨谁都没兴趣的地方,东非。领导从来就对动物没兴趣,贫穷落后的非洲地区与她一贯的小资情趣也不搭调(摩洛哥看来是个特例,天晓得她为什么那么喜欢那地方)。基于这层原因,领导就批了,我连忙表示:“南非我不去,那里条件好些,下次你们有兴趣了,带你们去自驾,多少也能看到些动物。”领导说:“不用,你一次都去了也行。”

我可不能不知好歹。我家大小领导的兴趣分分钟可能改变,中东就是个例子。当初我独自去中东,起因就是领导对以色列没兴趣,两个小的更没兴趣。但后来儿子发难了,怪我净带他去些上不了台面的地方,比如冰岛俄国,大热门埃及就没带他去。得了,这次我未雨绸缪,把南非给他们留着。

这次机票订得很顺,才看了一两天,就看到了一个上好的deal,八月中、九月初(这是东非的长旱季,最热门的季节),纽约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来回机票,一千一百美元,我毫不犹豫地下了单。

俄国、中欧回来后我匆匆写了两、三篇游记,就立即收心开始了东非的行程准备。

绝大多数人去东非都只去肯尼亚与坦桑尼亚两个国家,这是有道理的。东非主要的几个野生动物园都在这两个国家,另外加上乞力马扎罗雪山,还有就是去肯尼亚印度洋边的旅游城市Mombasa 或坦桑尼亚的印度洋海岛Zanzibar腐败一下。

我生性不怎么喜欢动物,尤其是猫呀狗的,几乎到了讨厌的地步。如果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宠物的绒毛碰到皮肤,能让我抓狂。老虎狮子还行,但看到会有多兴奋就很难说了。

对乞力马扎罗领导有过指示,“爬上去你就不要想了”。当然这也是给我个台阶,万一领导说“想爬你只管爬”,而我到时候又真的爬不上去,这老脸还往哪儿搁呢?所以这次决定乞力马扎罗就是远观两下,来个“距离产生美”。

我的东非重点有两个,其中一个在乌干达,看山地大猩猩(mountain gorilla)。世界上很多动物园有大猩猩(纽约布朗士动物园就有,我家小孩子小的时候几乎每年会去),但那不是山地大猩猩,而是低地大猩猩(low-land gorilla)。山地大猩猩与低地大猩猩有两个不同的地方,一是山地大猩猩的块头更大,另一个是他们的毛发更浓密。电影“金刚King Kong”说的就是山地大猩猩,但那是在人类真正了解山地大猩猩的习性之前写的,山地大猩猩远不是一种凶狠、可怕的动物。

世界上只有七、八百只野生山地大猩猩。据说不存在圈养的山地大猩猩,几十年前德国科隆动物园曾经雇人不计代价地虏获了两只山地大猩猩的baby(为了保护后代山地大猩猩整个家族都会殊死抵抗,其结果是整个家族二十来口全部惨遭杀戮),但这两只小baby没等长大就死了。

山地大猩猩生活在两片互不连通的高海拔赤道雨林里,一片是乌干达的Bwindi国家公园,另一片是乌干达(Mgahinga国家公园)、卢旺达(Volcanoes国家公园)、刚果(以前叫扎伊尔)(Virunga国家公园)三国交界的三个国家公园,这三个国家公园其实是连成一片的。三国交界处的山地大猩猩的栖息之地海波更高,所以他们的毛色更黑、更浓密。也有专家认为两群大猩猩(数量差不多相等)属于不同的亚种,不过这种理论还没有得到普遍的认同。

如果不是因为一个美国女人,Diane Fossey,山地大猩猩也许已经灭绝了。好莱坞电影“Gorillas in the mist”比较真实地再现了戴安娜对山地大猩猩痴迷的爱与近乎癫狂的保护,人类今天对于山地大猩猩的再认识,也是基于戴安娜最初大量的、卓有成效的研究。

山地大猩猩性情温顺,以家族的形式生活在一起,但每个都有自己的巢穴。雄性山地大猩猩在成年后背部的毛发慢慢变白变短,所以又被称为“银背silverback”。银背山地大猩猩是整个族群中地位最高的,他们的身高能达到一米八、九,体重两百多公斤,他们的力量是强壮的成年男人的八到九倍。幸亏山地大猩猩都是素食者(偶尔吃些昆虫增加维生素),不然我们去看山地大猩猩真就是肉包子打狗送货上门。

看山地大猩猩可不容易,你必须要事先申请许可证,许可证上说好哪一天、在哪个国家公园、跟踪哪个大猩猩家族。这些挑选出来供游客参观的大猩猩家族都经过了好几年的适应性训练,每天会有十来个游客近距离(说是五米之外,但实际上会更接近些)地观察他们近一个小时。

戴安娜当初是非常反对这种旅游活动的,因为游客中谁感冒打个喷嚏就有可能传染给大猩猩(游客自己要不是病得趴了下来,有些小毛小病谁又肯主动说不去呢,都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与金钱),大猩猩一旦染上了人类的疾病,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这项活动是个双面刃,一方面带来了保护大猩猩所需要的经费(每张许可证五百美金,其中大部分用于对大猩猩的保护),另一方面也对大猩猩带来了威胁。哪天这些国家公园自己经费充足了,很有可能会取消这项旅游活动,大家要去得趁早。

山地大猩猩的许可证非常热门,旅游旺季的许可证提前半年一年就可能已经卖完了,所有旅游手册都建议尽可能早地提前预约许可证。但事实上只有乌干达的布温迪国家公园(Bwindi)接受较早的预约,三国交界的那一处没办法接受,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两个月后某大猩猩家族会流窜到三个国家公园中的哪一个,总不能这个国家卖的许可证却要游客去另一个国家看吧?刚果还不是个稳定的旅游地区,虽说那里的大猩猩许可证要便宜一百美金,但不是非常具有冒险精神的游客一般不会选择去那里看大猩猩。

我觉得卢旺达的火山国家公园Volcanoes应该是第一选择,原因就是这里是戴安娜工作的地方,说不定可以顺便参观下她的居所与墓地。戴安娜是与她心爱的大猩猩们葬在一起的,其中就有她最爱的、被偷猎者们野蛮杀害并割去头颅与手脚掌的银背大猩猩数字(Digit)。当然既然不能提前预约,就存在拿不到许可证的风险。如果自己的行程有灵活性,可以去那边碰碰运气,就应该去卢旺达的火山国家公园看大猩猩。

我的东非行程时间很紧,大猩猩又是重中之重,所以不容有半点闪失。去俄国、中欧之前我就搞定了山地大猩猩的许可证,回来后收到了我的许可证的复印件,这才真正放下了心。

下面是我取得山地大猩猩的许可证的经过:

1。头一轮给下面两个乌干达与卢旺达相关的官方邮址发邮件,没回音;连着发了几次,还是没回音。uwa@uwa.or.ugreservation@rwandatourism.com

2。第二步按乌干达旅游官方网站上(http://www.traveluganda.co.ug/gorillapermits.asp)的UWA(Uganda Wildlife Authority)专门发放大猩猩许可证的办公室打电话,一个号码是错的,另一个永远没人接;试过不同的时间,结果还是一样。

3。找LP上推荐的乌干达看大猩猩最权威的网站www.gorillatours.com,终于柳暗花明,先网上登记,再电邮了几个来回。被告知我去的时间段(八月下旬)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报名看大猩猩的团(不管是几天的)。我有两个选择,一,自己先报了名,有别人就一起走,没别人就一个人走(会很贵);另一个选择是等着,有别人他们会通知我。我问他们是否代办许可证,如有别人去,我参加;就我一个的话,我可能拿了许可证自己走。他们说可以,代办费是五十。

4。我让他们买八月X日Bwindi的许可证。许可证要预先付费,银行Wire transfer五百,手续费四十五(这让我心痛半天,但别无选择,银行说你转五万手续费也是四十五)。他们看到Wire transfer的收据复印件就开始办了,两、三天后告我办妥了。

总结一下,我觉得UWA(Uganda Wildlife Authority)或许是真忙,或许就不愿意把许可证卖给散客,通过旅行社转手卖,这个五十美金的手续费他们也许能拿点好处。但另一方面对游客来说,多花个五十美金事情不知道好办了多少,所以也算物有所值。大家要不想浪费太多时间的话,可以直接找www.gorillatours.com。

乌干达号称“非洲的瑞士”或“非洲的珍珠”,布温迪国家公园那一带的自然景色据说非常漂亮。乌干达的政局在七、八十年代曾经非常动荡,乌干达七十年代的独裁统治者阿明是个令人恐怖的杀人魔王,在他的残酷统治下,二、三十万人遭到屠杀。

最近看了两部有关乌干达的电影,一部是描写阿明的故事片“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另一部是讲述北方难民营至今仍饱受叛军骚扰的小学生参加一个国家音乐比赛的纪录片“War | Dance”。加上之前看的几部关于卢旺达种族灭绝大屠杀的片子与相关的网上查证,弄得我精神低落,几乎要患上轻度抑郁症了。



我的跟踪山地大猩猩许可证的复印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