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tang07059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梦里依稀石库门――LP文

(2010-09-22 21:10:20) 下一个

从小在石库门房子里长大,童年的回忆总是衬在石库门的背景里 …

也就是在石库门的老房子里,爹妈送我去私人老师家和少年宫,扎扎实实地学了几年的画,于是乎有作品送到国外参加艺术交流,又接连参加上海市美术作品展览,其中一年我作画的大照片居然还被做成真人比例的壁纸,贴到了南京路黄陂路市美术馆的入口处,旁边的注解虽然没有写我的名字,但是绝对是 “ 小画家挥毫 ” 之类的赞美。后来爹妈悬崖勒马终止了我的 “ 艺术生涯 ” ,但是与生俱来的兴趣爱好还是按捺不住在黑板报墙报里显露。中学里开始听说了 “ 凝固的音乐 ” ,省下零用钱开始定阅《世界建筑》,于是读到了 FRANK WRIGHT ,读到了贝聿铭以及梁思成。

考大学填错了志愿错读了工民建,大一大二终日戚戚然心有不甘地泡在建筑系里,选修也去选他们的素描课。虽然心里明白无力挽回这大势所趋,但是还是忍不住日思夜想这从小的想往。那个时候开始,改建石库门这个想法,朦朦胧胧地走进了我的梦。

这之后隔了二十年,我的专业从学结构到分配做建筑,却又只能在设计院打小工画厕所楼梯详图。出国后 “ 响应”当时付总统高尔的“号召 ” ,改学环保工程,拿了环保硕士和工程师执照,做了没多久的环保工程师,却又投入了 “ 利欲熏心 ” 的大洪流。转眼公司跳了好多家,附带多读了一个硕士,生了两个小孩,我所热衷的建筑,却只是在自家房子每次从小换大,看房买房卖房的时候才有用武之地。

最近可能小孩长大了一些,手脚虽然不见得闲暇,脑子却明显多出一些可以属于自己的空间。于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居然又魂萦梦牵地回到了石库门。我住过的老宅子现在即便没有拆迁,总也一定是七十二家房客般的不堪了。但是我梦里的石库门却是风姿绰约、栩栩如生。
 
梦里的石库门定规是青砖灰瓦屋檐,只有轻拍亮晃晃的铜门圈,才叫得开那两扇深掩的黑漆大门。天井里养着金鱼种了花草,青苔嵌在青石板的夹缝里。朝南一溜的木雕排门板打开来,前客堂墙上挂了拿得出手的字画,布艺沙发搭配红木的茶几、盆景、或者博物架,缺少采光的后客堂改做一楼的洗手间。步出前客堂,走廊右边是洗手间,左边明亮宽敞的前厢房,东面朝天井也有一排的窗户,用来做FAMILY ROOM正合适,平日里合家老小看电视玩游戏,亲朋好友喝酒聊天唱卡拉OK。

走廊再往后走,右边是向上的楼梯,走过楼梯间,走廊尽头左边的后厢房可以该做DINNING ROOM汏菜间,右边原封不动还是层高偏低的灶坯间,只是水斗移到灶坯间里面,通后门巴掌大的所谓后天井封顶作了通厨房和汏菜间的走廊。主妇大清早买了菜,从后弄堂蹩进后门就是灶坯间,洗洗刷刷方便得很。主人夜里下班后门进得屋来,不用走几步路就可以翘了一只脚坐在汏菜间里等饭吃。
 
灶坯间楼上的亭子间,是上海石库门所有传奇佳话的所在,万万改动不得。爱清静的主人可以把这间错层朝北的小房间安上深沉的窗帘,生上小火炉,变成COZY的书房,亭子间也可以是住家保姆的好居处,既和主人的卧室保持了距离,又承上启下的叫得动。二楼主层,客堂间上阳光明媚的前楼是主卧房,側面前后厢房分别是小孩子的卧房,两间卧房当中面积足够隔出一间厕所间。亭子间和它上面的晒台,因为后天井封了顶,面积都相应增大,而且晒台三面围墙,成了更安全更开阔的活动场所。
 
我石库门的梦,地域时空绝对地颠倒错乱,可是我还是不停地画草图,从平面到立面,再画到剖面,逐渐形成了一个两百平方的方案。老公在一边泼冷水, “ 买石库门房子来改建?不见得买得起的。”怎么可能买得起呢?石库门就像TOWN HOUSE,不可能一幢幢分开来的,而改建或者重建一个街区,是需要财团的力量的。

前几日MSN和以前寝室的EVE聊起,她瞎起哄,“看来只有在同学会里找个首富来投资,索性跑到哪里乡下去造个社区,我们以前寝室里当然是一人一幢啦,不过我是要附带九曲桥的。 ”



1。一片保存完好的三、四十年代的石库门房子,后面是六、七十年代的六楼公房以及九十年代之后的高层。



2。另一片在夹逢中生存的石库门房子。



3。用长焦拍的图1中的某个石库门晒台,有偷窥嫌疑。



4。田子坊的过街楼



5。田子坊的老居民



6。田子坊弄堂里的水井



7。像田子坊这样的商业区里还有这种受到保护的居民区,也许,可以在那里面实行老婆的石库门改造计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