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吹尽黄沙不见金(四十二)【娱乐小言,带脑莫入】

(2020-05-22 04:37:06) 下一个

四十二、继续,还是结束?

一个少年站在街口大树下,想来在避雨,雨渐渐大了,有点遮不住。他并没有离开,却焦急地往小晚来的方向翘首。远远看见小晚,他健步如飞,眨眼窜到了小晚面前。

“小将军?”小晚惊讶地盯着风顺。

“先生,你终于来了!”风顺问,“这几日你去哪里了?”

“前几日染了风寒,在家养病。你怎么在这里?”小晚赶忙用伞遮住他,“你不是巡防河堤去了吗?”

“今日刚好休沐,我的坐骑马掌坏了,就一并回城修理。”风顺咧嘴一笑,红扑扑的脸颊难掩一脸尘土。雨水沾湿了风顺的衣襟,衣服显然多日未换,裤腿和鞋子沾满了泥巴。

小晚像看着抗洪抢险的小战士一样,又心疼,又不知说什么好。

“怎的衣服都不换换?……”

风顺顾不得说,一把拉着她就走。

“先生,再不去书场,要闹乱子了!”

 

来到书场,小晚才发觉自己低估了粉丝们对断更的愤怒。

一场书刚完,观众们不仅不叫好,反而拍桌子、砸板凳,扔瓜果皮壳,嚷嚷着让老板出来。

“白先生来了!”不知谁叫了一声,观众们立刻将小晚和风顺团团围住。愤怒的质问、焦急的催促、对于不守时的痛斥……全都对着她倾泻而下。

幸亏风顺机灵,大吼一声,迅速把围观的观众和小晚分开,护着她,让她挤到舞台上。

直到她再三解释自己生病才落了几次书,并保证会把大漠蛛妖剩下的章节全部讲完,今晚就兑现后,愤怒的观众才平静下来,半信半疑地散去。

“白先生呀,这几日你去哪里了?小的们找您找的好苦哇!您不知道,早有贵人包了场,等着听您的大漠蛛妖。您再不来,场子就被人砸了!”老板叫苦不迭。

小晚连连道歉,无论如何爽约是她不对。她再三保证,一定讲完剩下的章节。

老板这才放心。听说她讲完这部不会再说书,老板担心观众以后再闹,小晚只好保证,结尾一定会让所有观众满意,老板这才放下心来,再三叮嘱。

 

出了书场,小晚吓出一身冷汗。再看风顺,兀自沉默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她一问,风顺憋不住了:“先生,您真的说完这部书,就不再说书了吗?为什么?书场给的钱不够吗?”

风顺连珠炮的发问:“大漠蛛妖上次不是要走火入魔了吗?走火入魔后,大魔头寻仇,他该如何自处啊?人家会不会将他粉身碎骨?”他眼里是失落和焦急,全身心地担心着蜘蛛侠的未来。

小晚惊讶之余,有点感动。无论开始她为了什么说书,此刻她开始体会到无数作者和说书人都会收获的感动。即便爱情梦已然破碎,为了这些可爱的观众,她决定继续下去,把蜘蛛侠的故事圆满结尾。

她再三安慰风顺,并剧透蜘蛛侠会变坏一点,但最后会打得坏人落花流水云云。她还解释说,自己家贫,说书是为了贴补家计,如今,所得足够生活,不准备再抛头露面了。

风顺才又开心起来。

她想起风顺在树下等待,问他等了多久。一问才知道风顺今天一大早进城,先跑到书场打听她几时登场,一打听才知道她好几日没来了,又没人知道小晚住处。他只记得两人每次分手的地方。于是就站在分手的树下等她,直到现在。

“小将军,要是我今天不来呢?”小晚问。

“今日只得一日假,先生不来,我只得等一日。回头只有让亲兵继续在此处等下去,直到等到先生为止。”

“你……这又是何苦?……衣服都湿了,赶紧回去换换罢,吹了冷风要着凉的。”

“无妨,这点小风小雨吹不倒我。”风顺满不在乎地摸了一把脸上的汗珠。

恍惚间,小晚仿佛看到了自己调皮的弟弟,总是因为打游戏忘记吃饭。她掏出自己的手帕,想替他擦擦,又觉得不妥,最终塞到他手上。

风顺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接了手帕拭去汗水和雨水。

听说风顺还没吃午饭,小晚拉着风顺,来到最近的小饭馆,先给风顺要了一碗姜汤,再点了一碗牛肉面,给自己点了碗阳春面。

“多放牛肉!”她嘱咐店小二。

面来了,风顺扫了眼小晚的碗,没有吭声。小晚浑然不觉,边嘱咐风顺多吃点,边询问巡防河堤是否辛苦。风顺提到连日阴雨,河水暴涨。本地河堤坚固,但是下游青州渠,估计凶多吉少。

分开时,风顺提出,想买一副小晚说书时的挂的图,即便书说完,也可以常看看。小晚说不用掏钱,我送你一本。

一本?风顺疑惑了。

小晚笑着说,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风顺站在大树下,目送着小晚走远,拐进小巷。

见四下无人,他吹了个口哨。

亲兵们牵着换好马掌的马走了过来。

“跟上去。”他吩咐道。刚才的天真憨厚荡然无存,“探明先生家住哪里,不得惊扰。”说完他扯过马缰,翻身上马。
 

嘉年这两天气不顺,一边为小晚的事心烦,一边为狄雍闹心。三少爷刚刚又和老爷争执了一番。他站在门外,只听了个大概,似是为了囤积粮草的事,三少爷说粮价在涨,此时囤积粮草会给百姓雪上加霜。老爷却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囤积粮草是祁王跟老爷商定的,祁王不让停,老爷哪里有胆子停下?也许少爷也清楚,只是不忍心。他不明白,这世上,光心善是攒不下诺大家业的。嘉年腹诽道。

偏偏几个小厮也不给他省心,回到莲庄,明明看见少爷脸色难看,还提什么书场里说的书,什么大漠蛛妖极有趣,还有图……

“图?”狄雍思索了一下,吩咐道,“嘉年,回头我们也去听一听。”

“少爷不可!”嘉年惊呼道,反应大的让狄雍楞了楞。

“为何?你不是说多出门散散心未尝不可吗?”

嘉年绞尽脑汁想了几个借口,越说,狄雍的目光越带着怀疑。

他不喜欢对狄雍撒谎,终于放弃了抵抗。

“少爷要去,嘉年就陪您去听。到时候,少爷您别可别怪我。”

 

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晚上突然停了。书场内熙熙攘攘。

小晚撩起书场舞台上的帘子,偷偷观察今晚的观众。

二楼的包厢有一间帘幕低垂,外面站着几个仆役打扮的人,应该就是老板说的贵人。平常两楼的包厢都空着,因为有钱人不喜欢这里的嘈杂。什么样的贵人会来书场听大漠蛛妖呢?小晚思索着。

一楼最前面的一排桌子旁,那个难掩兴奋的少年,除了风顺还有谁?不过,有几个同样打扮的军人与他同坐,端坐上首的是……风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