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吴友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天上人间(十二)考驾照的波折

(2019-03-07 08:10:35) 下一个

天上人间(十二)

菲虹对姚义平的了解很少,原来以为他是出国的文化人在异乡打拼掌大勺混得不错,姚义平就是“要一拼”。爱拼才会赢!现在看起来是自己错了,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刮目相看。她很想知道姚义平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问了李斌.

     李斌对小平头也知道很少,他只知道姚义平妻子来美国留学他陪读。妻子是读人类学博士,他开餐馆挣的钱就是为了妻子读书的学费。但是妻子当了博士后在美国却找不到工作,于是回国在一家大学任教,很快被提拔为这所大学的人类学研究所所长,  学校还安排了120平方米的大套住房给她和家人。妻子早就有让丈夫回国一起生活的想法,只是丈夫不想回国。姚义平还有一个儿子在美国东部工作。

     李斌就知道这么简单,细节不清楚。菲虹也就此罢了,大家毕竟是过客,以后能否再见到很难说。但是,这个过客给她留下的不仅是那些大快朵颐的强悍的记忆,更是脆弱的善良的记忆。人在脆弱的时候外表往往是貌似强悍,所以看人不能看表面,要多想想别人的优点,那些闪烁着人性美光辉的亮点,比如像姚一平那样,牺牲自己的健康都是为了妻子,而且从从来不去张扬自己。菲虹很感谢他能告诉她真相,解开了丈夫怨恨的芥蒂。

     翔和菲虹给李斌打工的时候,偶尔李斌接他们上下班,大多是坐公车去上班的。他家到公车站有大约有1000米,走路也要10分钟,加上乘车来回半小时,每天去给李斌打工的来回还是要50分钟,即使是这样,这么近的机会以后很难再有了,一定要买车学开车。

      他的义父给他留的这个独立屋,就在一个有公车路过的周长8公里的“口”字形洲际公路包围圈里的中心点,东西南北都是1000米的等距离,对于会开车的来讲根本不是问题,但是对于步行打工就有一些影响,你一天浪费20分钟走路,就少休息20分钟。所以不学开车不行,两个人都要学。这回给李斌和杨义平打工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学开车的学费还是负得起的。

    正当他们看报纸广告找驾驶学校的时候,李斌又介绍一家附近的中餐馆的全日工作让菲虹做,这家餐馆叫“喜来阁”,走路就13分钟。于是菲虹上班,翔学开车。

     学开车要先笔试,车管所里有中文的驾驶手册,翔看了几遍就去考试。在考试中每一题有四个选择,他很快排除两个,然后在剩下的两个选择题中找出一个,这样就有了百分之七十五的把握,一共考了40题对32个就可以,结果他考了75分,刚好过关。

    据翔的观察,车管所考试考场的管理是很松的,其实也不设考场,就在顾客柜台两米之内放一排电脑,视力好的站在柜台前面都可以看到屏幕的内容。他考完之后走出柜台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靠着柜台正用着左手对着在考试的一个女人摸自己的头。再看那个女的,不时回头看男人的手势,男人又把右手放在左肩上,女人就回头对着屏幕按动鼠标。原来女人考试有困难,他们事先约定手势记号,男人有四种手势,每一种就是四个选择题中的一个。

  其实笔试实在太容易了,像翔这种在中文文字里泡大的文人,简直是小菜一碟。他考完之后,就得到了一个实习驾照。给他办理实习驾照的是个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的很胖的中年白人妇女,即使祝贺他通过笔试的笑也是没有表情的笑,像是木偶人的眼睛一样呆板。

   他看到这个女人不苟言笑的样子,觉得是对他冷漠,不懂待客之道,没有礼仪风范。但他忽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那就是自己常常看人的目光。他也不是容易喜形于色的人,待人接物常常被朋友指出冷淡,比如说笑得时候,别人说他的笑总是严肃,不仅看不出来,还以为是脾气冷酷古怪。看来他要在美国生存,一定要学会大笑!笑得让人看出你实实在在笑。他现在才发现,原来他在别人的眼里,也是一个土气的不懂礼貌的家伙,他实在是应该好好反省自己了。他看到在老美商店里,尤其是银行车行商行,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都很好,进去的时候马上有人和你打招呼,出来的时候会挥手说再见,虽然那种微笑那种手势是职业性的,但是顾客会觉得心里由衷地高兴。但是为什么车管所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对顾客这样冷淡呢?是不是车管所是公务员,公务员架子就高一点?他发现美国的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比商业部门的服务态度差多了。不过,他觉得想这些很无聊。

    有了实习驾照,就要学车,他是预约一位讲华语的师傅的,师傅对他说他会开车到他家,就用他的车教你上路。

     那天早上9点半,这位师傅准时开车到他家门口,他五十几岁,教车二十几年了。看了他的实习驾照之后,马上请他上车。他把舵,师傅在右座。师傅让他系好安全带,交待了几个开车的基本要点,如起步、左右转、过安全岛、路口停止+起步、变线、路边停靠、侧方停车等等。这些基本要点他都知道,也做得基本上合格,但也是出了一些问题,有一次他左转过安全岛之后,看到道路右侧有人,于是把方向盘过分向左转动,结果车子就越过道路的中线,好在有安全岛的都是小路,车子少,师傅是看清前面没有来车的时候才让他做这个动作的。

    师傅让他开车在他家附近的“口”字内小路兜了一会儿,就让他开进有美国洲际公路标志的有黄色中线的大路。他记得在中国的时候,学开汽车是不能直接上大路的,考试也很严格,没有想到在美国学车是这样随意。

   正当他分心的时候,汽车需要左转过一个没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这时左边没有来车,右边过了一辆车之后,他的车应该抓紧时间左转,但是他慢了一秒,右边的一辆车又过来了,他只好再等待。等到可以出去的时候,左边的车又来了。这种情况经常会出现,就是要眼明手快见机行事,稍微松懈,机会稍纵即逝。危险性最大的是从小路到大路的没有红绿灯的左转,大路上的车流几乎没有停息,你一定要看准机会才能左转。他好几次错过机会,师傅就让他右转算了。比较困难的还有倒车转弯和平行泊车,经过反复练习都比较熟练。

他请师傅教了6小时之后就暂停了。已经花了300块,他不想再花钱,要自己训练。没有车怎么办?李斌带他到车行花1000块买了一辆80年代的美国轿车,周末陪他开一阵,他自己偷开了好几天,都是在自家四平方公里的“口”字形的的圈子里兜,只有在周末的清晨敢开到大路,觉得自己可以过关了,于是就去参加路试,要冲出“口”字包围圈的紧箍咒。

  他没有想到在路试中屡遭挫折,好几次都是败在那个脸上没有表情的胖女人考官手下。

最近博文:

天下人间(十一)原形毕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吴友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亚特兰大笔会' 的评论 :
板凳,节日开心!哈哈~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沙发,节日开心!哈哈,梅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