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14)—— 第一次露营

(2020-10-26 21:45:16) 下一个

 

就我个人认为,我的第一个Maple pass loop的露营之旅相当成功。

周末的天气非常理想,三天都是晴朗微云风平浪静,除了昼夜温差稍稍大些之外,几乎毫无瑕疵。路线大部分非常平坦,在山谷里沿着小湖,时不时跟小溪流齐头并进。之后会上一个缓坡,在山的侧面刚好有一群巨石的开放地区,可以远眺Jade Lake的全貌以及更远处的山脊。最后绕过一片野花盛开的山谷,就从Moon dance的另一侧穿出来了。

六个团员里面有两个十岁上下的孩子,好动又好奇,一路跟着我“Terri!Terri!”的,想要认识路边的各种植物。渐渐的,就变成了Todd负责成人组,我负责儿童组,互不干扰。

我们在小径上找到了May apples,入秋后它们的果实已经结起来了,可惜还没有成熟不然倒是可以尝一尝;又找到了Jewelweed,别名叫做“点点别碰我!”,它是对付poison ivy的利器;还找到了一片开满紫花的植物,Todd带着大家过来,告诉我们这是Heal-all,每一片叶子都跟它临近的叶子保持90°夹角,并且,它属于薄荷家族的。我们每个人都拔了一片,在手心里搓搓,立刻就有一股牙膏的气味钻进鼻子里。

最让我觉得兴奋的,是看到了一片好无污染的野韭菜地。我赶紧把童工们叫过来一起收割,告诉他们:“晚上,一部分炒鸡蛋给你们吃,另一部分放在汤里。”

最后的一程路,我们在靠近Danny creek的小池塘边发现了湿地水生植物Katnis。电影《饥饿游戏》里的女主角,就叫这个名字。孩子们问我Katnis能不能吃,我告诉他们它的根吃起来像土豆,叶子可以炒着吃,但是,更重要的是,它们可以净化水源。所以,它们住在湿地里,帮助清洁水质。

过了小池塘,再沿着Danny creek走一段,看到湖水的时候就到了营地,树上挂着一块牌子,写着:Moon dance ranch group tour use only, no trespassing.

这片营地不仅仅宽敞整洁,地势平整又有树林遮阳,同时它还紧邻着Bratt lake。几步之遥就能抵达湖边,看到湖上日落还有星月升空。其他散客使用的营地都在1/4英里之外的地方,所以这儿的私密性就几乎完美无缺。

我忍不住想,Jason如果看到了,他一定会喜欢得不得了。

Todd带领的成人组已经抵达一会儿了,大家伙儿都在忙着支起帐篷。看到我来,Todd问我是否需要帮忙set up。我当然不需要,这个活儿我已经被Jason训练得非常熟练,几分钟就能把我的Zpack搞定。

“我带去你看看小棚子吧!”Todd带着我往林子另一边走,说:“就在那儿,很小的一间,里面存一点不容易坏的粮食。正好,我们去取露营三姐妹。”

“三姐妹?”我好奇地问他:“你是说corn, beans and rice吗?”

“对,”Todd说:“晚上做Three sisters harvest bowl.”

小棚子里的防熊铁箱里,存储着一部分干货,煮饭需要的工具,还有每次多余下来的树枝等。我忍不住问Todd:“Pea soup那条小径上,有没有这样的棚子。”

“哈!我知道你就会问这个。”Todd哈哈大笑,说:“按照官方的版本,我应该告诉你:没有。”

“But……?”

“但是,今天全靠你一个人解决了那两个小screamers。”Todd扶着额头,说:“一路上我就听到他们在喊Terri,太替你累心了。”

“你是说孩子们?他们是挺能喊叫的。”我笑了:“不过还好,我不介意,他们俩是好奇不是烦人。”

“他们的问题也太多了,自己父母都吓得躲得远远的,让我赶紧走。”Todd伸手拍拍我的肩膀,说:“都是你顶下来的,我记在心里。所以,我对你说实话。那条小径我没有带客人走过,我加入这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停了Pea soup线路。有一次我休假的时候跟女朋友去走过一次,棚子确实有,只不过都空了,只剩下一点架子。”

“你们走到lake了吗?”

“没有,中间下起了暴雨,我们俩只住了一夜就退回来了。”Todd想了想,说:“我没有记错的话,Gary用过棚子,可能还修过门,不过我不敢确定。”

我们取了需要的材料,抱在怀里慢慢地往回走。

我觉得他跟Gary挺熟的,便问:“Gary总是去那儿,到底是做些什么,你知道吗?”

“他们都说,他想找鬼魂。”Todd故意制造一点音效在增加诡异气氛,说:“Legend has it,小径上有鬼魂在晃悠,想给自己寻找替身。”

“我胆小,你别吓我。”我瞪他一眼:“好好说。”

“Gary以前是警察,Pea soup trail上出了失踪案件后两个月左右,因为没有线索没有头绪,人力物力都几乎耗尽,所有的搜救就正式停止了。再过了几个月,听别人说,他试图把这个事件跟州里另一个trail上的失踪案件串并调查,因为失踪的两位女性年龄相仿,外貌有那么一丢丢相似。但由于没有足够的其他证据支持,并未成功。一年前他因为伤病提前退下来了,可能还在纠结这个案件,所以总是想要去找,他不相信好好的一个人会突然不见。”

我们回到营地,Todd把晚餐的工作跟我分了分,各自准备各自的项目。

徒步了一天人人都饿了,晚餐Todd煎了ham steaks,烤了玉米和火腿肠,我做了野韭菜炒鸡蛋,炖了三姐妹杂粮饭。所有的东西一扫而空后,大家围着篝火烤棉花糖夹饼干,闲聊天。

我看两个孩子们对成人闲聊的政治或者娱乐话题不感兴趣,开始绕着篝火追逐嬉笑,便揪住他们问:“要不要跟我去湖边数流星?”我带了一个望远镜,轻易地就霸占住他们的注意力,既方便了剩下的人轻松地聊天,也方便我离开人群。

我在湖边的大石头上坐下,一边看着他们玩一边享受独处的安宁。我还带了一个自己的小相机,尽管镜头拍不了什么高大上的星空,但也足够在路上抓拍一点风景和行人。趁着这个闲暇时间,我快速过了一遍今天的相片,把不要的删除,Prescreening。

不知道什么时候,孩子们坐到我身边来了,跟着我一起看相机上的照片回放。

“这个是什么草?”“Burdock.”

“这个呢?”“Wood sorel.”

“这个蘑菇能吃吗?”“能吃,你们知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叫什么?”“Old man of the woods.”

“Really?它看起来不像old man。”“I know,一点儿也不像。”

。。。。。。

“这个人是谁?”“这个是Jason.”

“是你的husband吗?”“Almost.”

。。。。。。

“Terri?”“Yeah?”

“我困了。”“我也困了。”“我也困了。”

我把他们俩送回去,钻进帐篷之前他们还没有忘记抱了我一下。我说:“好好睡觉,明天早上起来,咱们一起做早餐。”

“太好了!”

清晨,我依旧是五点醒来,好冷。

我咬咬牙钻出帐篷,听到不远处的trail上已经有了赶早的day hikers,他们应该是打算一天之内走完这个loop的类型。我悄悄地出去活动了一圈热身,然后回到营地开始生火,再去湖边取水过滤,准备烧火煮咖啡。

原本料定孩子们不可能早起,却没想到他们俩听到有动静都跑了出来,搓着小手问我早上做点儿什么吃。

“Ash cake,”我问他们俩:“你们吃过吗?”

“没有。”他们俩摇头。

“太好了,”我从包里取出准备好的面粉玉米粉和baking powder的混合物,说:“我们从揉面开始做!”

野外生活的条件限制,揉面也只能是意思意思,好在这个东西要求很低。揉完了面,我让他们撒了一点magical 葡萄干,然后分成三团,每个人拿一个继续揉捏整形。最后,我让他们俩把面饼塞进篝火附近的灰烬里。

“你确定吗?”他们俩都不敢动,问我:“塞进去还能吃吗?”

“当然不能吃,”我很认真地说:“它们必须要经过咒语的淬炼,所以,你们要帮忙念咒语并且跳动正确的节奏。”

小孩子太好骗了,他们俩跟着我围着篝火踩踏步子绕圈,嘴里的念念有词,其实不过是我们的唐诗宋词。我的主要目的是希望他们暖和起来,不然清晨太凉了怕感冒。其他队员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我们在篝火旁边跳大神,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给我们拍照。

等到正常的早餐吃完以后,我宣布:“Ash cake is ready.”

于是,沾满着烟灰的几块饼被取出来了,大致拍拍干净后掰开,里面已经蓬松酥软,香味浓郁。孩子们兴奋不已地接过去就啃,连声说好吃好吃。家长们则比较谨慎,掰掉了外面的皮,尝了尝里面的芯。也许是期望值太低了,一吃之后都觉得出乎意料的香。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非常愉快的一个周末。

周日返回到牧场,填写意见单的时候,每一位客人都给了我们很多很多的好评,外加非常可观的小费。我则给了他们牧场的链接,大约2天后他们可以登录进去下载照片,有特别喜欢的,可以在这里冲印并且镶上有牧场Logo的相框或者做成钥匙扣。

Todd悄悄对我说,如果小费按照规定分配我就太吃亏了,他打算跟我对半分。

“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拥抱了他一下,说:“这一次我跟着你学到了很多东西,玩得也很开心,已经远远超过我的预期了。Only when I can do everything right,then we do half and half.”

我们回到主楼,Charlie和Carter远远地叫我,我看到他们在员工宿舍的最南端,和Gary在一起。

“怎么了?”我走过去,才看到Carter坐在门廊前的楼梯上,腿上还有一个小狗。

“谢谢你的鱼。”Gary对我说:“但是,我最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了,以后你不要再随便给我送鱼和肉。”

“哦,”我撇嘴道:“我只是想——”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不用跟我解释。”Gary粗暴地打断我,然后指着Carter腿上的小狗,说:“这个,给你的。”

Carter把它举起来给我看,它的四条小腿使劲蹬,他说:“Aussie和某个品种的混血,Gary跟别人要来的。我觉得你肯定会喜欢。”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Terri是学金融的,脑子真聪明,还知道那麽多英文的植物名称,厉害。
MZY 回复 悄悄话 博主自己就是个有经验有爱心可爱的camping好手,才能把文章写得如此得心应手,知道那么多野外的花花草草,然后女主还得了个可爱的小狗狗,精神有了点小小的寄托。
leeyan 回复 悄悄话 读完了,谢谢。
晚上八点啦,突然想起需要一个蛋糕,都不想出去买,就灵动了一下,想到你这里有蛋糕配方,材料家里都有,就赶紧抓来用用,哈哈,非常好,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