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2)—— 找活儿

(2020-10-10 09:18:57) 下一个

 

Charlie根据我给他读的号码,把客人在预定单上备注的木柴一一送到,顺道再做些杂事。

我观望了两回就弄清楚了,再经过一个路口他停车的时候,我就主动把印好的新告示拿了下去。一张是关于当日熊的活动踪迹报告和警示;一张是关于hunting边界的划分提示;一张是最新的牧场趣味活动行程时间表和价目表。

我撕掉旧的告示塞进垃圾箱里,顺便看一眼满不满,若是满了我就把垃圾袋取出来丢到车后头。Charlie带着打钉子的小枪,他把新的告示打上告示栏,然后给垃圾箱垫上新袋子,就大功告成了。

他见到我自己在工具箱里熟门熟路似的找到了大手套去收拾垃圾,哼了一声,道:“你倒是机灵,已经开始给自己找活儿了?”

“别担心,Mr. Cleveland,”我告诉他:“我只是想回报一下你今天愿意给我找地方住。”

“不用客气。”Charlie挥着膀子说:“我是不想让客人看到有人在我的牧场里睡垃圾袋。”

“不是说是塑料袋吗?”我问他。

“Potato, potarto.”他不屑一顾。

夜色渐渐深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在若隐若现在四处亮起,有微风吹过隐约能听到笑闹声。

Moon dance ranch的占地面积非常巨大,看起来经过了仔细地规划,分成不同的区域。

野餐区、码头、独立营地、团体营地,还有依山傍湖的一排排小木屋编织成一个住宿区。它们彼此之间都有些许距离,所以相对来说每一个营地的私密性都很好。更远一些的地方,有牧场和马厩,给游客使用的徒步小径的起点,还有专门给使用的马道。一条八字形环线连接起了所有的地方,也分成了机动车非机动车共用道,骑马道和湖滨行人专用景观道。每一个路口都配有清晰的标识,文字规则详解,地图和一个分类垃圾箱。

八字形的顶端就是主楼,气势颇为恢宏的木结构建筑,不算高,总共四层。我今天刚刚参观过一轮,左翼是厨房和酒吧餐厅以及游戏房小电影院,右翼是客房,中间部分只分上下两层,底层是宽阔明亮的大厅,上层是可以用来开派对的宴会厅,屋顶有一半是玻璃,能仰往星空。当然,作为一个老牌牧场,装饰上自然少不了各种野物脑袋的标本,还有一支支巨型蜡烛。主楼外,是打理得极为妥善的玫瑰园和植物园。

如果从牧场的角度看,从点滴的细节里能清晰的感受到它的主人对它的一份深爱。我感觉有点儿像袭人对待宝玉的态度。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一个团体营地,里头热热闹闹好些个人围着在烤着什么肉。

Charlie下车没有去取木柴,而是先跟一个老头儿打招呼:“今天鱼咬钩了吗?”

“天不亮就去了,一条都没钓上来!”老头儿丢下烤肉的夹子走过来跟他聊,说:“似乎它们疑心病很重啊!我看,昨天晚上的降温,把它们都弄进深水里了,在吃水草里的虫。后来再下鱼饵,它们很怀疑都不敢咬。我懒得再较劲,就去打猎了,弄几个野味。”

“可不是嘛,好几个人都这么说了。”Charlie抱着胸赞同道:“明天会好点儿的。有雨,温度也许小有回升。”

我看Charlie一时半会儿没有要聊完的意思,就看了看表格上的订单数,自己下去抱了木柴送了过去。

“咦?你是新来的?”老头看到我把一捆木头放在一边,好奇地小声问Charlie:“你现在也敢招外国人了?!你不是说过,这儿绝不会要外来人员的么?”

Charlie突然就有些尴尬,仿佛是被人当场抓住了反革命的证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

这种情况下,我很配合而到位地做出我已经听到了并且受到一定伤害的表情,然后慢慢走开。

我觉得吧,这个老东西不是不缺人手,不然他也不需要自己出来跑这些杂活儿,只不过,他不愿意要我这么一个陌生而诡异的外国人。

想开一点,多少能理解。

万里迢迢地来到这个国家,花那么多钱去上好大学好专业,最后跑来乡下地方给母马接生,首先从逻辑上就很难解释得通。他怀疑着不敢录用我,一是怕有啥特殊原因;二来我们这种人通常都干不长,他知道没几天也许就跑了,何必费这个事;最后,也许他就是本能地排外。

我再去抱来一捆木头放下,老头赶紧对我说:“剩下的都不要了。”

“你订了三捆。”我对他说。

“说是要下雨,我们没有多余的雨布可以遮它们,明天起来就湿透了。”老头问Charlie:“不然,明天早上你送不送?”

“可以送。”我抢在Charlie说话之前跳出来说道:“只不过,这样的特殊配送有额外3元收费。如果你们觉得可以接受的话,我们早上6点半之前送到。”

“没问题。”老头爽快地说。

Charlie把我揪到车里,拍着仪表盘严厉地问我:“谁给你这样的权力,胡乱地跟我的客人收费?你怎么敢?!”

“有生意啊,为什么不做?”我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刚才已经至少有两个营地的客人提出这个要求了,接下去一定还会有不少,你信不信?”

“有没有人需要不是重点,”Charlie咆哮:“重点是,你根本没有资格在这里说这种话!我雇用你了吗?雇用你了吗?!”

“话我已经说出去了,你现在朝我喊没用。”我淡淡地说:“我一定会按时按需送到,你急什么急?又不是我答应完人家就跑了。何况,能帮你多卖掉一点儿木头,你不是应该谢谢我吗?”

Charlie毫无逻辑地胡乱咒骂两句,发动了车子,愤怒地朝前开不再说话。

我决定把他的态度当成默许,一路伸着脑袋在窗外,见到人就扯着嗓子问要不要早上送木柴点个火取暖。事实上,这几天处于降温状态,一听说清晨也可以配送,要的人挺多,绝大部分人都对多出来的几块钱不以为意。

我一一在表格上登记清楚,本来还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钱我能顺便靠配送赚的,但是看到Charlie的脸色以后,我闭紧了嘴巴。

最后,他把皮卡停在了主楼左翼后方的员工停车场,熄了火。

Charlie在车里默默地坐了一会儿,突然叹口气低声道:“Kiddo,以前,我也有过一个跟你很像的人,机灵,活络,想到什么就干,不管不顾。可惜,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Mr. Cleveland,”我听出一点伤感的意思,轻声说:“你是个好人。”

Charlie低头摸出一串钥匙,抠下其中的一把,指着身后一排小小的木屋说:“员工宿舍第七号,没有人住,给你。”

“谢谢。”我接过来,问:“明天早上我能用这皮卡吗?”

“车一般都不锁,手套箱里拿钥匙。木头在厨房后面的棚子里,自己搬上车,没有人会帮你的。”Charlie一边摇头一边说:“误了时间,你赔偿所有的损失。”

我缓缓地把脑袋凑过去,盯着他问:“如果事情办得又好又妥帖呢?会有什么说法吗?”

“Terri,”Charlie的表情变得很温和,甚至带着一点儿和蔼的微笑,说:“带着属于你的东西,从我车里滚出去。”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女主脑子里突然闪出袭人宝玉和反革命言论之类的中国式思维,逗乐。
MZY 回复 悄悄话 面冷心热,当然女主也乖巧伶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