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从自由民主到独裁专制的距离远吗? ------从电影《浪潮》说起

(2021-01-10 02:59:51) 下一个

 

生活在自由民主社会制度的国家里很长时间了。相信生活在这种制度下的绝大部分民众都会认为,从民主制度倒退回专制制度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不幸的是,这种看法,恐怕只是大众们的自以为是的错觉而已。事实上,从自由民主倒退到独裁专制的可能性有多迅速呢?电影《浪潮》告诉我们,只需要5天的时间。

而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拍摄于2008年的德国电影《浪潮》,是根据1967年发生在美国的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故事讲述的是高中历史课教师赖纳,在教授独裁专制的课程时,为了使课程更吸引学生,便进行了一项实验。让学生们体验独裁专制的可能性。

课程的第一天,赖纳便轻而易举地树立起了个人权威。他利用身为人师的权力,把不服从的学生赶出了教室。而他使用的并不是什么令人生畏的武力,而是所谓的“自由意愿”和纪律。

接下来的第二天,赖纳为学生们树立了一个假想中的敌人——另一个教师的课程。这激起了学生们的好胜心。同时,赖纳巧妙地运用学生们的好奇心和好胜心,构建起了一个有着明确外形——制服统一的团体。形成了集体的观念。

第三天,集体意识已经在无形中茁壮成长,甚至不需要赖纳的催化。孩子们兴奋地发挥起各自的能力,将这种集体意识无限延伸。他们不但建立起自己的标志和网页,还发明了自己独特的问候手势。在集体的名义下,他们排斥那些有强烈个人主见,善于思考,不轻易融入集体的孩子;而那些原先孤立弱小的孩子,则狂热地投入到集体活动中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归属感。而那些强壮勇武的孩子,也收获了他们内心中锄强扶弱、振臂一呼的英雄渴望的满足。

到此为止,孩子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到了某个假想的理想集体中。他们不需要去思考,只需要去服从。因为在这个集体里,有纪律,有目标。他们所有的行为,都是以集体的名义进行。而他们每个人所取得的成绩,都代表着集体的荣誉。这个集体给每个人带来的好处是,无论是强大的还是弱小的,他们都能够获得各自的心理需求。

作为一个在集体主义意识中长大的中国人,我早已习惯了这种状态。我相信,这也是所有中国人都具有的原生意识。但这对于从小在个人主义环境下生长的孩子来说,这不啻是一种全新的体验甚至是救世的福音。

到了第四天,事态的发展就已经开始脱离赖纳的预想进行了。浪潮在学校里所形成的潮流,吸引了大批其他课程和班级的孩子参加。赖纳的课堂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热烈气氛。这让那些置身浪潮中的孩子们,生发出前所未有的荣耀感和狂热。当感到受到威胁的黑社会向赖纳发出威胁的举动时,一个原本怯懦的孩子自发地带着枪跟从并守卫着赖纳——他们的领袖,而不是老师。

课程进行到第五天时,我们看到了专制是如何取代了民主,和平是如何演变成暴力。在这天的水球比赛中,孩子们以集体的名义强行要求所有己方的支持者统一穿着,不服从者不允许进入比赛场馆。而当比赛出现对己方不利的局面时,他们为了集体的荣誉,不惜使用恐怖的暴力。当有孩子对此种危险的态势公开表示反对时,打向她的巴掌竟是来自于深爱的恋人。

此时,那个自以为头脑清醒,沾沾自喜于成功地把孩子们吸引到原本枯燥无味的历史课程中的老师赖纳,也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了被崇拜的陷阱,享受着学生们无条件地崇拜。当他的妻子好意提醒他,他的课堂实验正在走火入魔,学生们正在成为受害者时。赖纳的反应竟然是认为她妒忌自己在课堂上的成功。原本是关系融洽的夫妻,赖纳居然恶言相向,嘲笑妻子虽然学历比他高,却每天需要服用抗抑郁药才能够出门上班。

浪潮的演变所带来的人性的恶化,至此已见端倪。其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电影里最令人震撼反省的场面,是发生在第六天的事件。此时,参与浪潮运动的学生人数,早已超出了赖纳的的预想。他的课室已经根本容纳不了所有的参与者。他把所有参与浪潮运动的学生们,集中在学校的大礼堂里。学生们无不怀着某种神圣的使命感,装束整齐,心情激动地等待着他们的领袖赖纳向他们发号施令。而就在几天前,这些学生们还表示,根本不相信独裁专制会发生。他们都认为那是早已成为历史的过去。

在众多的追随者般的学生面前,赖纳慷慨陈词,以使命感为号召,鼓动学生们将浪潮运动推向全国。现场气氛达到无比热烈的程度。而当其中有学生提出质疑时,赖纳轻易地就将众人的愤怒情绪挑动起来,让他们揪出这个所谓的叛徒。而学生们也毫不犹豫地一拥而上,将这个几天前还是他们的好友的质疑者揪到了批斗台上。

这一令人胆战心惊的场面,似乎荒谬,但是却很真实!因为现实往往就是荒谬得无比真实。

从民主自由倒退回独裁专制,可能吗?完全可能。很困难吗?一点也不!

不说这部电影本身就是根据发生在美国当年的真实历史事件改编的。就说几天前的美国,不是也上演了一场这样的危机吗。而领头的人物,竟然是一国的总统。

仔细回顾一下,美国的这场宪政危机的发生,和《浪潮》这部电影所叙述的、从民主到专制的过程,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比如,领导人试图确立独一无二的权威;压制所有的质疑和思考;使用虚假的理念号召民众;将狂热的行为吹捧为至高的荣誉。等等。

人类其实是很健忘的。人类也是缺乏理性的。纳粹德国当年的崛起,并不是打着专制独裁的旗帜,相反,他们是以民主的名义进行的。今天,我们也许为美国逃脱了一次专制的危机而感到庆幸。但谁也不敢说,明天,将来,独裁专制会不会再次出现。

要知道,人类在专制的制度下生活的时间,远比在民主的制度下生活的时间要长得多。也许人类的内心深处,还藏着各种崇拜和被崇拜、顺从和被顺从、追求一致而非独一的心态。人类是社会性的动物。孤独的人会渴求集体的关心和群体的归属感。有野心的人会追求群体中的存在感。这些都是独裁专制发育的合理性所在。一旦遇到合适的时机,专制独裁就会悄然而至,所向披靡,占领我们的社会。

究其实,独裁专制并不是某一个人能够完成的。独裁专制是人类群体共同行动的结果。当我们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专制的独裁者时,我们很容易就忽视掉那些推波助澜的狂热民众。若是不信,看看川普脚下匍匐的众多普罗精英,就可悟得一斑。

同样,钳制和预防独裁专制的力量,也来自于广大的民众。美国此次得以从宪政的危机中逃脱,也正是因为民众的力量。如何获得民众的力量,永远是政治家们的追索的课题。

若是对这部电影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油管上搜索,那里有《浪潮》的简介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