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33

(2018-06-16 22:15:13) 下一个

麦可希望和韵琴单独谈谈,来证实一下自己的推测。

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韵琴又累又恐慌。今早和麦可通话之后,她紧绷了一夜的心虽然略为放松下来,可是那么多无法解释的诡异细节,仍然让她头晕目眩心烦意乱。走进麦可的诊疗室时,韵琴的腿好像还在打颤。

姚轩的女友车祸死了,他不让她帮忙,自己去处理后事了。韵琴本不是揽事能干的人,也特别害怕这种事。她总是有一种恐慌,平时一点小事都会担心半天。这次姚轩女友的意外,照说和韵琴没什么关系,换了别人可能暗地里还幸灾乐祸呢。可是在韵琴这里,她都吓得快麻木了。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神思恍惚的状态。

当她见到朗曦时,她感觉就像和女儿多年未见一样,她几乎是冲过去抓住了朗曦的手,紧攥着不愿松开,生怕会又失去她。她根本没有心情和麦可深谈,只想快快把朗曦带回家好好睡一觉。她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说姚轩想把朗曦带回中国,朗曦不愿意回去。也许是因为这件事朗曦不开心而离家。韵琴提到自己确实离开家去了医院,因为车祸意外,和姚轩一起从中国来的女友去世了。

麦可敏感地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下意识地提高了声音,问说:“噢?车祸?去世了?”然后他看了一眼辛西娅。

朗曦并没有认真在听韵琴说话,她略微有些无聊地随手在纸上画着什么。

“辛西娅,”麦可看住辛西娅,等到她抬起眼光,然后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见过你父亲的女友吗?”

辛西娅的眼神有些茫然,她的嘴唇嚅动了下,然后模糊地回答说:“嗯哼,我父亲的女友吗?也许,我想是的。”

韵琴在一旁插嘴说:“当然没有。他们刚到澳大利亚才两天,昨晚就出了车祸,我们怎么会见过她呢?我和辛西娅都没有见过他的女友。”

麦可深吸了口气,他突然有想抽口烟的冲动。他有些奇怪自己的这个念头,他只是在青少年的时候因为好奇抽过烟,为什么此时想要抽烟呢?他注视着辛西娅,辛西娅沉默着没有说话。

麦可扬了扬眉,低下头匆匆地在本子上记下些什么。他把目光从辛西娅身上移开,手中的笔轻轻地在桌面上点着。他快速地思考了一下可能的进展,觉得今天不适宜再谈下去了。于是对韵琴说:“我们今天就到这吧。下次我们来的时候,我和你单独谈谈。”

一次看似与往常无异,却充满了悬疑气氛的诊疗结束了。

辛西娅和韵琴走了之后,麦可自己坐着,发了好长时间的楞。他想起之前辛西娅对他说过的话:没有人相信她!现在他也陷入了这个漩涡中。他相信她吗?他向辛西娅保证过,说自己相信她。那是因为他想让辛西娅相信他是相信她的,这样他们的诊疗才可以进行下去。如今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麦可的掌控,辛西娅不断地向他展示她见到逝者并且和他们谈话的能力。他变得疑惑了。从业心理诊疗十多年了,麦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的矛盾和挣扎。

他突然有一种沉重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

 

 

虽然只有两天的工夫,当姚轩再次回到这个曾经是自己的家时,他显得疲惫和老态。

是韵琴建议他搬回家来住的。莉莉死后,她想帮帮姚轩。毕竟曾经夫妻一场,他还是朗曦的父亲。韵琴还说教会的朋友愿意帮他安排葬礼。姚轩拒绝了她提出来的帮助安排葬礼的建议,但是同意了回家来住。

他原本就没打算在悉尼长时间逗留,莉莉去世的意外,令他更加无心久留。回来住是他想尽快安排好朗曦的回国事宜。

“你请假带曦曦一起回国吧,机票和其他费用我来出。反正你这么多年没回国了,顺便回去看看呗。”他用的是命令的口气对韵琴说,但比起上次,他的态度变得柔和了许多。

韵琴见姚轩回家来住,自然心里欢喜。她对姚轩依然心存幻想,希望他可以回归家庭。她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小心地问道:“那个,你朋友的后事办好了吗?”

姚轩不自然地“嗯”了一声,重重地叹口气,没有说什么。

“你不要太难过。”韵琴看看姚轩,想安慰他一下。

“你用不着管我。”姚轩有些粗鲁地打断了她,说。看到韵琴怨怒的眼光,他大概察觉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头了,于是无力地挥了挥手,皱紧了眉头,说道:“遇到这么倒霉的事,谁不难过呵?难过又有什么用?你说的不是废话吗?”

毕竟曾经夫妻一场,韵琴本想多安慰姚轩几句,可是被他这么一呛,话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韵琴忍不住开口说道:“朗曦现在要上学,要不然等她放假再回吧。”

“上学上学,你就知道上学。你想让朗曦把祖宗都忘了吗?他爷爷七十岁大寿,你知道吗?一个人只能过一次七十岁生日!你连这也不懂吗?你还是中国人吗?我们中国人讲究孝顺第一你知道吗?曦曦说要你和她一起她才回去,我已经同意了。我也不用你出钱,你怎么还这么啰嗦呢?”姚轩像是被点燃的炮竹,噼哩啪啦地说了一大串。莉莉被车撞死之后的这两天,他心里已经积累了一肚子的毒气,本来没想着对着韵琴发泄的,可是不自觉地,一旦没把住口,刻薄话就像流水一样淌了出来。

韵琴并不是想反对姚轩的提议,她实在是太想和姚轩谈谈关于将来的打算,所以没有马上表示同意而已。见到姚轩对自己耍横,她惟有沉重地叹口气,心说为什么和他说句话这么难呢?从前怎么说也是夫妻,看来有了新人,旧人就一钱不值了。就算是新人走了,她这个旧人也依旧被视如敝履。如今两个人在一起,要么说话像吵架,要么就是无话可说。婚姻原来真是无趣,人生至此,想来实在可悲。

韵琴越想就越悲伤。

“你别显得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你到底想怎样?我已经很可以了。你见过哪个男人出钱给前妻买机票回国的?有几个像我那么大方的?你用得着那么唉声叹气的吗?”姚轩见韵琴除了连声叹气,半天都不说话,他忍不住发火道。

他的话十分地刻薄难听。不过此时韵琴被自己突然涌上心头的绝望念头纠缠,她的心像是被撕开了一个洞。她掉进了洞里,恐慌,绝望,无力,无助。她没有听见姚轩在说什么。她只觉得头晕胸闷,心口发紧。韵琴害怕自己会晕倒,她勉强着走出屋外,在后院的摇椅上坐下,避开了姚轩。

看见韵琴一脸惨白沮丧的样子。姚轩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不过他丝毫没有要向韵琴道歉的想法,只是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嚷道:“你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到底谁对谁错!我还有生意要忙,不得闲在这里和你啰嗦浪费时间……”

躲到屋外的韵琴没有理睬姚轩。他自己说着说着也觉得没趣了。没有得到韵琴的表态,他尽管生气,但也不想去追问,那样显得是自己在求她了。姚轩最不屑的就是求人,只有别人求他,没有他去求别人的。

可是他也不想这么僵着,现在澳洲对他来说,是个不祥之地,他就想越快离开越好。

他只能和女儿朗曦谈谈。

朗曦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外面父母们在说什么,正在专心致志地在本子上画着什么。

“曦曦,爹地过两天就回中国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好吗?”

朗曦不置可否地看看姚轩,没有说话。

“你喜欢吃什么?爹地带你去。中国有好多好吃的东西,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脆皮鸭,牛腩粉,裹蒸粽,你回中国,爹地带你去吃。”

朗曦的眼里闪出一丝喜悦的光,可是很快就变得迷离起来。她低下头,看着桌子上的本子,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姚轩,小心翼翼地说:“爹地,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没问题,说吧。”

“澳大利亚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吗?”

姚轩有些哭笑不得,看看朗曦,她看上去是认真的。姚轩在她身边坐下,叹口气说:“你怎么会问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你在学校里早就学过的吧,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月亮,在哪里都一样圆。”

“可是莉莉说,澳大利亚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

姚轩听到这话,心头一震,想起不久前,女友莉莉向他要求一起来澳洲,她说想看看到底哪里的月亮更圆。她的音容笑貌,犹如在眼前。想不到几天的时间,就已阴阳永隔。他不由重重地长叹一声,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儿,和她那充满了探究神情的双眼,不知为何,他心里突然涌出倾诉的愿望。

“曦曦,你知道吗?天上只有一个月亮,可是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个月亮。我们人心里的月亮,是决定你看到的天上的月亮的大小的。如果你心里的月亮只有在澳大利亚才发光发亮,你就会觉得澳大利亚的月亮比中国的圆。如果你心里的月亮在中国更光更亮,你就会说中国的月亮比澳大利亚圆。你若是心里的月亮永远都是那么亮的话,你会发现其实天上的月亮不分彼此,在哪都一样圆一样亮。所以,人们自己心中的月亮不一样,我们是找不到一个标准的答案的。”

朗曦的眼睛放着好奇的光芒,她看着父亲,追问道:“为什么每个人心中会有不同的月亮呢?”

“嗯,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呵。有些人的梦想是到澳洲来生活,有些人的梦想是在中国生活。就好像我和你妈咪,我们有不同的梦想。她呢,只想在这里小小心心安安静静地过一世,而我你爹地呢,我的梦想是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做大生意,赚大钱!所以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我不可能放弃我的梦想,在这里虚度一生。你知道吗,你爹地我现在少说也有几千万的身价了。如果我不是回到中国,我怎么可能赚到这么多钱?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只有在中国,是可以大展身手,做事业赚大钱。可是你妈咪偏偏不明白这点,老想着让我离开中国回到澳大利亚来。这怎么可能呢?所以,我们只有离婚。”

从天上的月亮,说到自己的婚姻,姚轩也不知道为何会转移了话题。总之他越说越亢奋,好像不是在对着女儿说话,而是面向大庭广众发表关于自我的宣言。他也不理会朗曦是否能明白他的话,滔滔不绝地絮叨了一大堆自己当初是如何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回到中国继续自己经营生意的。然后话题一转,冲着朗曦说道:“曦曦,你长大以后,应该像你爹地一样,要胸怀大志,眼光远大。这样才能干大事,赚大钱。不要学你妈,眼里只有一个针眼那么小的家。那样没有志气,也没有前途。”

一开始,朗曦睁圆了眼睛专注地看着父亲,听得很认真。当他说到和母亲离婚的事情时,她的眼神暗淡下来。她不再盯着父亲,低着头不时地在自己的本子上涂划着,或者若有所思地抬起头来看两眼父亲,眼光里带着困惑。

“曦曦,我和你说了那么多,是希望你可以理解爹地,为什么我要和你妈咪离婚。你现在可能还不能完全懂,不过到你长大了,就会懂的。”

“我懂。你是说因为妈咪心里的月亮和你不一样,所以你要和她离婚是吗?”朗曦有些迟疑地说。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那莉莉心里的月亮和你一样吗?她说澳大利亚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比中国的亮。”

听了这话,姚轩十分吃惊,他瞪着女儿,过了好一会才有些慌乱地说道:“你你说什么?哪个莉莉?”之前朗曦提到莉莉时,他完全没有在意,因为莉莉是个普通的英文名字,他以为女儿说的是她的某个朋友。现在她这么问,似乎说的就是自己的女友莉莉。可是他从来没有介绍过她和韵琴母女认识,她们也没有见过她。朗曦怎么会知道她呢?

对于父亲的提问,朗曦并不回避,她十分自然地看着父亲,说:“就是那个和你一起来澳大利亚的莉莉呀。那天晚上我见过她,她告诉我的。”

听了这话,姚轩很生气。他心想一定是韵琴对朗曦说了什么关于自己和女友莉莉的坏话,朗曦才会这么荒唐发挥的。想到韵琴居然在女儿面前诋毁自己,他不由得心里冒火,他忍着没有发作,嗤嗤鼻说:“你不要胡说八道!你怎么会见过莉莉?她来澳洲才两天就出车祸被撞死了,她哪里会喜欢澳洲的月亮,她肯定恨死澳大利亚了。不过说这些都是没用的,莉莉死了,爹地很难过。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不要掺和进来。”

朗曦看着父亲,眼神十分复杂。她低声说道:“你不相信我吗?”

“你呀,你都是被你妈妈教坏了。我和你妈咪早就分开了,莉莉是爹地在中国的女朋友。你妈当然不喜欢她,可是她不应该对你说莉莉的坏话。你知道吗?莉莉是为了陪我,才来澳洲的,不然她怎么会出车祸呢?她肯定还是好好的活着的……”姚轩说到莉莉时,喉咙发胀,说不下去了。他背过身去深吸了口气,然后才回过头来对朗曦说:“你答应爹地,和我一起回中国一趟,好吗?”

朗曦惊异地看着父亲,口微微张了张还想说什么,随后还是变得沉默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