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32

(2018-06-10 02:23:53) 下一个

天很快就亮了。麦可去浴室洗了个澡。感觉头脑清醒了不少。开车到诊所时,他比往常早了大约一小时。

他停好车,刚走上诊所门前的小道时,看到诊所的门廊里坐着一个瘦小的人。走近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辛西娅。

朗曦弯曲着腿,坐在诊所门廊里的地上,头靠着墙,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辛西娅!”麦可有些讶异地叫道:“你来得这么早?你妈妈呢?”

朗曦像是没有睡醒,她有些迷茫地抬头看着麦可,眼睛里充满了疲倦。好一会,她才回答说:“你怎么才到?我等了好久了。”

麦可一边开门,一边打量着她,内心充满了疑问。说:“是你妈妈一早送你来的吗?我们约的诊疗时间是9点啊。你们记错时间啦?”

朗曦站起身来,含糊地说了句什么。她有些晃悠,需要扶着墙才能站稳。她跟着麦可的身后进了诊所。她像是在寻找什么,在屋里上下一阵扫视之后说:“你可以给我几张纸和一支笔吗?”

麦可招呼她在候诊室里坐下,然后到自己的书桌上找了纸和笔给她。问道:“你想喝杯咖啡吗?我看你很疲倦的样子,你昨晚没睡好?”

朗曦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她接过麦可给她的纸笔,默默地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埋头在纸上不停地画起来。

这时,麦可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韵琴打来的。昨晚她和姚轩折腾了一晚,回到家时已经是早晨了。韵琴虽然累,可完全睡不着。她看手机时发现有个提醒,是朗曦见麦可的时间。她打电话过来,是想告诉麦可朗曦失踪了,来不了见他。

因为太疲劳和紧张,韵琴英语说的十分混乱。麦可开始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来回问了好几次,才弄明白她的意思。他立刻变得警觉起来,说道:“我刚到诊所,辛西娅现在就在我这里。她说她在这等了好长时间。我怀疑她很早就来了。我会向她了解一下出了什么事。你到时来接她时我们再谈谈吧。”

麦可放下电话后,略微沉思了一会儿。韵琴在电话里说辛西娅失踪了,她还报了警。以他的经验判断,昨晚辛西娅家里大约出了什么事,所以她才会不告而别的。

麦可看了看钟,离九点还有半个小时。他借着去厨房冲咖啡的工夫,到候诊室张望了一下。辛西娅仍然在埋头画画,显得十分安静。

麦可于是先给自己烤了片面包当早餐。一边吃,一边翻阅了一下上次他们的谈话记录。然后才像往常那样,把辛西娅叫进了诊疗室。

 

“辛西娅,你妈妈刚才打电话给我。她以为你昨晚失踪了。她还报了警。”两人刚坐稳,麦可就开门见山地说。

朗曦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可以告诉我昨晚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父亲昨天从中国回来了。”朗曦低下头,手里的笔信手在纸上画着。

“然后呢?”

“嗯。他买了个苹果手机给我。”朗曦的口气有些漫不经心。

“哦?”麦可看着辛西娅,下意识里却想起了伊莎贝尔要求自己买手机的事。“你父亲给你买了手机,可是你看上去好像并不开心?”

“唔,也许吧。”朗曦无所谓地说。

麦可等了一会,见辛西娅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他于是转变了话题,问道:“你昨晚自己一个人离开家的,是吗?”

“我去买手机卡。”

“可是你母亲说你整晚都没回家。”

“我回了。他们不在家。家里没人。于是我就来这里了。”

辛西娅眼睛看着手里的笔,心不在焉地说。

一阵沉默。

麦可清了清喉咙,再次转了话题:“说说你父亲吧,好吗?”

“不好。”

“怎么不好?”

朗曦有些困惑地看着麦可,没有说话。

“他来看你,你并不开心。是什么原因?”

“没什么。”朗曦显得有些无聊。她又开始画画。

“我可以知道你在画什么吗?”

朗曦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把手上的纸递给了麦可。

画上有一个长发的女孩子,奇特的是她的一只眼睛被画成了车前灯的形状,亮闪闪的样子令麦可印象深刻。他想起上次辛西娅讲的露西的故事。他打算绕过露西,因为他想了解的是辛西娅。

“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呵。”麦可把画还给她,说道。

“不是想象。是我见到的。”朗曦简短地回答道。

麦可扬扬眉,尽量不露声色地问道:“看来你遇见过很多不一样的人嘛。你总是把他们画下来吗?”

“是的。”

麦可点着头,噢了一声,“画画让你觉得放松?”

辛西娅认真地看着麦可,点点头:“是的。”

“他们,那些你遇见的,逝去的人,”麦可指指辛西娅的画,说:“他们会给予你怎样的感觉?会给你压力吗?”

辛西娅摇摇头,没说话。

“你刚才说,昨天晚上你离开家的时候,你不开心。我想知道,之前你遭遇车祸的时候,也曾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车祸?”朗曦有些走神,说:“嗯,是的。莉莉是被车撞的。”

“莉莉?”

辛西娅轻轻晃了晃手上的纸,看着麦可说:“是的。莉莉,她昨晚和我聊了好久。她很喜欢澳大利亚,她来这里才两天,就被车撞了。”

“噢。”麦可叹口气,说:“听上去真糟糕,是吗?”

“原来身体轻得像一片树叶,被风一吹就走了。莉莉那么年轻,可是那风实在太大了。”

麦可听了这话,内心颇为矛盾。辛西娅似乎只对谈论那些虚无的生命有兴趣。可是,他想知道的是,她的现实的生活是怎样的?她经受着怎样的压力?她的生活压力和她感兴趣的话题有着怎样的联系?这些才是麦可要探讨的方向,如何开启这个方向的话题,他需要无比的耐心。

首先,他需要尽量小心地避开有关莉莉的话题。“辛西娅,你还是个少年人,这些有关生死的话题对你会否太沉重了?”

“我不这样想。”

“和你同龄的孩子,应该喜欢的是活力,阳光,探索,户外运动,友谊……等等看得见,触摸得到的真实生活。而不是灰暗沉重的死亡。你同意吗?”

辛西娅看了一眼麦可,那眼神里的冷漠,像是隔了半个世纪望过来。不知为什么,她的眼神让麦可想起了伊莎贝尔。

她说话的口气也奇怪得和她那单薄的身体很不相称:“死亡不灰暗也不沉重,死亡就是真实。我和别的少年人不一样。因为我有威力。”她说到威力时,眼中闪出异样的光芒。“谈话就是谈话,别人说,我听。没有什么特别的沉重。比如你,你每天都在听别人说话,你觉得很沉重吗?”

麦可惊异地看看辛西娅,心想如果说辛西娅是狂妄自大,她这问题问得挺狡黠机智的。如果说她少年老成,她说的所谓威力的话又实在荒唐。

“我想知道,你会因为这个特别的威力,而去加入那些去世的人一起吗?”麦可尽量小心地问道。

辛西娅翻了翻眼皮,露出不解的表情。

麦可稍微把身子前倾,解释道:“比如,你会想去死吗?”

“呵哈,你也问这个问题呀!”辛西娅现出不屑的表情,哂笑道:“为什么要想死?”

“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那就好。说明你从来没有想过。我问是因为我有这个担心。我需要知道我的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麦可顿了顿,婉转地换了话题,说:“辛西娅,我没有你的威力,我只能看到现实里的人,而不是那些死去的人。所以我更想听听关于你的事情。比如说,比起你遇到的露西和莉莉,辛西娅,你自己的真实生活是怎样的呢?”

辛西娅眨着眼,有点困惑地看着麦可,说;“我吗?嗯,我想想……”

“你在家里过得怎样?”

“嗯,家里很闷。”

“怎么个闷法?比如说?”

“家里只有我和我妈。”

“你父亲呢?”

“他和我妈离婚了。”辛西娅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接受不了他们离婚,是吗?”

“嗯。你怎么知道的?”朗曦有些讶异。

“你的声音告诉我的。”麦可顿了顿,接着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婚的?”

“我不知道。”朗曦生硬的语调表示出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你愿意谈谈这个话题吗?”麦可感觉到她的抗拒。

“不想。”

他们的谈话进入了冷场。麦可心内明白,自己有些心急了。朗曦今天大约是想和他谈那个莉莉的。他却想引导她谈自己,现在看来有些困难。

“那我们谈谈你的今天吧?你什么时候来到我的诊所的?”

“不记得了。一早吧。”

麦可注视着辛西娅,像是要看进她的思想里去。“告诉我,辛西娅。昨晚上你是故意离开家的吗?”

“嗯哼。”

“我想知道,你离开家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告诉你父母?”

“嗯,不知道。”

“你有想过离家出走吗?”麦可直截了当地问道。

“嗯哼,为什么呢?”辛西娅依旧是一付不在乎的神气。

“这个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不过我猜,你是想回避当时家里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才离开的。对吗?”

辛西娅睁大了眼睛看着麦可,喃喃地说道:“回避?为什么呢?我没有。”

辛西娅的反应麦可一点也不奇怪。很多青少年受疗者都有和她一样的反应。他们对家里发生的欺虐耳闻目睹,心生反感却无法阻止,时间长了他们只有逃避。可是在主观上,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逃避行为。麦可从辛西娅上次叙述的故事推测,她的许多难以理解的行为,例如突然的失踪,也是这种潜意识驱使的逃避行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ppddll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加油!

我们对自己不知道的东西一般都很抵触. 很好奇故事会怎样发展下去
不羁的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真心感谢你的鼓励。我会加油的。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唯一在追的小说,写得好棒,加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