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世界探索

个人爱好:文学,心理学,历史,家族史,哲学.
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 谜童 1

(2017-09-16 21:41:00) 下一个

快下班的时候,黄韵琴接到老板打来的电话,让她去帝都大酒店参加晚上的一个应酬。老板叮嘱说晚宴的客人很重要,让她尽量提前到。

黄韵琴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十分了。她还要去幼儿园接女儿,丈夫照例是在公司里加班,接孩子是她的责任,他从来都不关心的。韵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妈妈说她在准备晚饭呢,父亲去朋友家打牌了,也没有可能去接孩子。

韵琴有些着急起来。她必须在六点之前接到女儿然后送回家,再赶到酒店去。她一向是小心谨慎的人,老板因此信任她,让她接待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想,搭巴士是绝对来不及了,于是匆匆出门去截的士。

也许下班时间,也许是运气不好,韵琴居然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截到一部的士。时间一点点过去,韵琴不由得焦急起来,春寒料峭,她额头却沁出了汗珠。

韵琴是个谨慎有致的人。在现在这家贸易公司做了三年了,平时帮老板应酬客户从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所以老板很信任她,对她也不薄。去年底分了一笔奖金给她,并且暗示今年可能会给她升职。韵琴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求工作安稳,衣食无忧,她就心满意足了。

好不容易上了一部的士,司机问韵琴去哪里,她脱口说出的竟然是帝都大酒店。车开出去好几分钟她才发现错了,她应该先去接女儿。为此韵琴不由生自己的气。因为方向错误,不仅耽误了时间,她还要多付的士费。老板是个抠门的人,的士费从来只报有限数目。所以她除非特别紧急的情况,她是不会坐的士的。

一路上,韵琴都在不停地看表。今天的路况好像特别拥挤,连司机也不住口地抱怨。

她和丈夫姚轩是五年前结的婚。姚轩本也是和韵琴在同一间公司上班的,两人相处了大半年,彼此觉得都挺满意的,就把婚事给办了。姚轩婚后不久就离开公司,自己开了间小贸易公司,做些加工生意,辛苦是辛苦些,但是比给人打工要挣得多。

两人婚后头一年就生了女儿朗曦。韵琴在家带了大半年的孩子,就赶紧上班了。她怕离开职场时间长了,业务生疏不说,人脉什么的都会落后很多。韵琴让妈妈帮忙在家照顾了朗曦一年多,等朗曦两岁时,韵琴就送朗曦进了托儿所。

韵琴赶到幼儿园时,女儿朗曦已经乖乖地背好了她的小书包,坐在门口的长凳上等待了。朗曦快四岁了,从小在托儿所长大的她,是个很安静的孩子。阿姨们都说她听话容易带。

韵琴本来是挺满足的,可是有时又觉得朗曦太安静了。大人如果不问她话,她几乎就很少主动开口说话。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和爸妈唧唧咋咋有说有笑的,韵琴有时候都怀疑自己的孩子是否发育正常。但看她基本理解大人的各项指令,该说话时她也算是口齿清晰,而且老师也从没有抱怨过朗曦有什么问题,韵琴也就放下心来,觉得是自己多疑。

今天朗曦也是一样,她牵着韵琴的手,一声不出,静静地随着妈妈上了的士,乖乖坐好,没有好奇,也没有多余的问话。韵琴平时是带朗曦坐巴士的,心想这孩子怎么也不会问问为什么今天就坐的士呢。她那毫无惊讶的自然冷静的样子,好像她早就知道妈妈要带她坐的士回家似的。对此韵琴心中说不出是欣喜还是烦恼。

接了女儿后,韵琴看看手表,不由得再次焦虑起来,从她家里到帝都大酒店,怎么得也要半个小时,她还要送女儿回家,从下车到家中,还要耽误好几分钟。她原计划七点前到那里的,现在看来很可能不行了。在公司上班几年来,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迟到过。一想到因为迟到,老板会摆出的臭脸,以及没完没了的责备,韵琴就心焦不已。

到了自家屋村的街旁,的士司机一定要韵琴付了钱才可以离开,并说:“我不能等你太长时间,超过五分钟你不来我就走了。”

韵琴心里只想着快点,她拖着朗曦匆匆走进自家大楼。当电梯门打开时,韵琴带着朗曦走进电梯,心急的她按了家里的楼层之后,蹲下身来对小朗曦说:“一阵妈咪不送你入房里了,阿婆在家,你自己去敲门好吗?妈咪有急事,要先走。”

韵琴看见朗曦懂事地点着头,心里不由欣慰。等到电梯门再次打开时,她目送着女儿瘦小的身躯跑出电梯,心里松口气。赶紧着她又按了下楼的按钮,心想着应该可以赶上之前的那部的士。

当晚韵琴虽然迟到了,不过倒没有错过接待那位重要的客人。整个晚宴都进行得一如既往,韵琴却不知为何,内心里总好像有些不安。这也许就是俗语说的“母女连心”的原因吧。

韵琴是直到回家之后才知道朗曦失踪的消息的。当她满身疲倦地进了家门,打算赶紧冲个凉就上床睡觉时。妈妈的一句问话让她感觉有如五雷轰顶:“你不是带着朗曦的吗?怎么就你回来不见朗曦呢?”

韵琴的心几乎是要跳出胸口一般,呼的一下乱成一片,喉咙被堵住了,她必需费力地嘶吼着说:“朗曦不是回家来了吗?我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回家我才走的!”

黄妈妈也慌了神了,说:“你没有搞错吧?我一直在家里,根本没有见到朗曦。”

韵琴已经完全乱了方寸,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几乎要晕倒在地。她足足发了一分钟的呆,连黄妈妈也吓坏了,连声叫着她,说:“你怎么啦,发什么呆哦?赶紧想办法找朗曦呀!快报警呀!”

韵琴这才回过神来,她的手直发抖,连按了几次电话都按错了。好不容易打通了报警电话,韵琴又说得语无伦次,且因为边哭边说,导致花了十几分钟,才算把事情讲清楚。对方让韵琴到住家附近的警局报案,把孩子的近照带上,再重新将事情讲清楚。

放下电话之后,韵琴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ppddll 回复 悄悄话 揪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