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盛友文集

创业,阅读,思考,写作
个人资料
谢盛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东方之子:李月久(图)

(2008-07-05 09:01:47) 下一个



李月久与妻子吴佳妮(中)、大小女儿




东方之子:李月久(图)



难舍体操情

1981年,24岁的李月久在第21届世界体操锦标赛上夺得自由体操项目的金牌,成为中国体操史上第一个自由体操的世界冠军。他的自由体操动作“侧空翻转体90度接前滚翻”被国际体联命名为“月久空翻”,这也是第一个以中国运动员名字命名的体操动作。1984年10月,李月久退役,先后到加拿大和美国的体操俱乐部任教,被加拿大体操协会授予特殊荣誉奖。2004年12月27日,李月久回到了阔别近20年的中国体操队,和二十年前不同的是,这次他的身份由运动员变成了教练员。前几天,我们在训练现场找到了李月久,出乎意料是,他的脸上没有我们想象中教练员应有的紧张和严肃,始终微笑着,和小队员们轻松地交谈。

  李小萌:在运动员训练结束的时候,往往我们可以听到教练员会问,说今天训练收获怎么样,是不是把计划都完成了,但是我看到您会问运动员,今天练得是不是开心?您为什么会关心这个?

  李月久:因为在国外小孩就是凭兴趣练,我们已经从事这么长时间,养成了习惯,就是给小孩心理让自然发育、生长,就不要给他施加压力,小孩我们得哄着练,那么回来我一看,我也是这么说的,开不开心?

  李小萌:那队员听到您这么问他,什么感觉?

  李月久:有的小孩说了挺好,有的说挺累。

  李小萌:是不是关心运动员开不开心,有什么不同呢?

  李月久:我觉得起码让小孩看了比较温暖,因为作为我们教练员来讲,要给孩子们爱心、耐心,因为小孩毕竟小,十来岁就来到这个集体,现在也有人说其实现在运动员的条件已经很好了,他们多吃苦有压力也是应该的,但是毕竟我们现在一个家长就一个孩子,这个孩子选择了体操,就是我们的幸福,他可以选其它项目,尤其我们体操这个又苦又累,所以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对他们更加温暖一些。

  李小萌:我们平常就是在对比国外和国内的时候,都会觉得会有一些差别,那您回来之后,观察现在的中国队运动员,有什么不同吗?

  李月久:中国体操队技术上很好,各方面都很好,但就是比赛实战经验相对地稍微差一点,特别是女队,那么我在国外待了二十年,毕竟了解国外的一些训练方法和训练情况,那么结合中国的优点和国外的优点,和教练一起探讨,所以这样说呢,让我回来的目的,也是为了这个。

  在国家体操训练馆的世界冠军榜上,我们看到了李月久24年前的照片。当年在中国体操队,李月久以“训练最刻苦、作风最顽强、生活最朴实”著称。在1980年的美国抗奥体操比赛上,李月久在进行单杠比赛时不慎磕掉了牙齿,但他仍坚持完成了“三周”的难度动作,又带伤进行完后面的自由操比赛,为中国队首次战胜日本队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国第一代体操教练宋子玉曾提出学习“月久精神“。也正是这种精神鼓舞了当时的中国体操队。所以,在讨论国家队教练人选时,首先想到了李月久。但在正式发出邀请之前,大家却很担心,已经在国外生活了20年的李月久到底会不会回来呢?

  李小萌:您的教练也是现在国家体操训练中心的主任高健,他说提到您回来这件事的时候,您说了三句话让他愣了三次,他说第一句话是说,您明天给我打电话,后天我就买机票回来。

  李月久:对。

  李小萌:第二句是说待遇不要讲,我先回来,回来再说。

  李月久:我觉得事业比金钱更重要,因为我在国外生活也算过得去。

  李小萌:第三句话是说如果能参加备战2008年奥运会,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李月久:对。

  李小萌:这不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的,一个要慎重才能下的决定吗?

  李月久:因为我们搞这行,我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因为我以前像我没拿冠军(的时候),我师傅高导他培养我,拿了世界冠军,教了我十年,那么后来国家又给我这么高的荣誉,我在国外现在生活也挺好,我不需要啥,我只需要一个回报,因为我师傅经常教我们要多学习,将来长大对社会要有回报,所以说在我心里当中就留下这个印象。

  李小萌:有人帮您算过一笔账,说您回来之后的这个收入呢,比留在美国大概也就是相当于五分之一,就是四年下来,可能要少收入一百万元人民币,您算过这个账吗?

  李月久:没有算过,因为我觉得不管多少钱,它买不了这个荣誉,都想为奥运会出点力,那么别人没有这个机会,我有这个机会,所以说我根本不要考虑所有的待遇。

  李月九这次是只身回到国内的,妻子和两个女儿还都在美国。大女儿安娜今年16岁,一直在李月九和妻子的指导下练习体操,是美国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优秀后备选手之一,在全美体操选拔赛中排名第22位。

  李小萌:您的离开等于她失去了一个特别好的教练,这些都不会影响到你下决定?

  李月久:当时女儿也理解我,因为她妈妈和我一样都是搞体操的,后来她从小就从体操班长大的,她也知道她爸爸妈妈当初在国内拿过好多冠军,所以说跟她经常讲,她也看过我们的电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国家需要嘛,她也理解。

  李小萌:那你没有想像,如果说女儿在那边比赛,自己在中国队这边是个教练,而女儿如果是表现、发挥不那么好的话,会不会有愧疚感?

  李月久:有损失就有得嘛,我损失了孩子,但是我在这边为国家、为中国体操队能出上力,我感觉也是很光荣的一件事情,我觉得你要对国家有回报的话,你就觉得心里特别温暖,就像你看别人愁,你就跟着愁,你看他开心你跟着一起开心。

  李小萌:那作为中国国家队的教练员,您给自己定的标准是什么?

  李月久:目前没给自己定标准,就希望大伙奥运会多拿冠军。

  李小萌: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个竞技体育都很难说,到2008年就是一个成功,或者也有可能失误,您会不会给自己留个余地呢?

  李月久:我没有留任何余地,因为我回来就是为大伙服务的,需要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因为雅典奥运会,我们只获得了一块金牌,所以说把我们的指标提到从负开始,争取在2008年取得更好的成绩,从现在开始,我觉得队里这种状况,大伙这么付出,教练起早贪黑在订计划,我想付出一定会有好的结果。

  (以上资料来源:央视《东方时空》)

 
好男人李月久为爱负责

【南京日报报道】 在奥体中心的体育馆里见到李月久一家时,他的妻子吴佳妮和大女儿安娜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国家女队运动员在场地上热身,而李月久怀里则抱着正在闹情绪的小女儿安迪。3岁多的小家伙眼泪汪汪地环住爸爸的脖子就是不撒手,李月久只好抱歉地和事先就约好采访的记者商量道:“你先和我的家人聊聊吧,看样子这孩子一时半会儿离不了手呢!”

妻子吴佳妮:他是个顾家的好丈夫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中国体操队,整天笑脸迎人的李月久的好脾气是出了名的,不但对体操队的队员和教练们和蔼可亲,对媒体记者的采访也几乎是有求必应。他的夫人吴佳妮在这方面简直和李月久一模一样,一听说记者想要采访,她马上放下了手中的摄像机。

在吴佳妮的心中,李月久绝对是个好丈夫,非常顾家、非常尽责。她说:“他很细心,对家里的事情也特别上心,样样都考虑得很周全。他刚刚回国那阵子,我们在美国还真不适应,家里少了他,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话虽如此,吴佳妮对李月久毅然回国还是非常理解和支持的,她说:“我们都是中国体操队培养出来的,现在国家需要他,他应该回来。”不过,虽然相隔千里,回国后的李月久心里一直惦记着家人。他特意请北京的医生通过电话为吴佳妮诊断类风湿疾病,还买好药寄到美国。吴佳妮说,现在她和两个女儿都是通过网络视频和李月久联络:“他的公寓里装上了电脑,家里有点什么事情,我们就上网商量。”

李月久夫妻俩刚到美国的时候也有过一段非常艰难的日子,为了生活,李月久曾经一个人打好几份工,甚至在超级市场卖猪肉。吴佳妮说:“他是个特别能吃苦的人,为了能让我们一家人过得好,他吃了好多苦。”因为不忍心看着丈夫一人受累,即使后来生活条件好了,独立性很强的吴佳妮也没有回家做全职太太,而是一直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她半开玩笑地说:“现在月久回国了,我们一家人在美国的生活可全靠我一个人支撑,就更不能不工作啦!”

大女儿安娜:离开爸爸每天哭鼻子

在美国,16岁已经是孩子应该独立的年纪了,但从小被爸爸带在身边,在体操房里泡大的安娜却非常依赖他。“爸爸回国以后,我可想可想他了,一开始还每天哭呢!”安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尽管如此,安娜还是表示她很支持爸爸,“我们全家都说好了,为了中国体操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上夺冠,我们会克服困难。像现在,我们有机会一家人在一起,我和妹妹每天都粘着爸爸不放。”

聊天过程中,安娜一直说月久是个好爸爸,但究竟怎么好,她笑着说:“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好,我们都离不开他。”两个月前的父亲节时,安娜和妹妹安迪送了李月久一件印有姐妹俩照片的T恤衫,这件衣服一直被李月久当做宝贝。作为回馈,李月久买了一辆吉普车送给安娜当做成年的礼物。安娜说:“现在我每天都开着爸爸送的车去学校上课、训练,这样就感觉好像天天和爸爸在一起。”

安娜说她从小练体操就是爸爸妈妈指导的,现在爸爸回国了,她每天晚上都会在网上和爸爸交流训练的心得。她说:“在家的时候,爸爸很宠我和妹妹,但是在训练场上,他对我很严格。他回国后不能亲自指导我训练了,但一直提醒我不能放松,经常通过视频给我挑毛病。”就连全家在南京看比赛的这几天,李月久也抽时间安排安娜在南京体院进行训练。来中国之前,安娜刚刚参加完全美体操比赛,最终列全能第16位,这个成绩对她来说不是特别理想,“和爸爸的离开多少有点关系吧,但我不会轻易放弃,来中国参加北京奥运会是我的梦想。”

在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李月久抱着小女儿慢慢踱回了场边的座位旁。依偎在他怀中的安迪依然委屈地嘟着小嘴,不过一听说记者要给她和爸爸一起拍照,小家伙立刻就咧开嘴笑了。 

(资料来源:南京日报,记者:浦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谢盛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小咸菜~的评论:

真的不像!
小咸菜~ 回复 悄悄话 实话实说啊,月久的女儿可不像体操运动员身材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