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诚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正文

说说朝鲜战争中受到处分的姨父

(2021-10-20 16:46:50) 下一个

前些年,每次回国看妈妈,陪她聊天,妈妈也陆续给我讲了她家的故事。我才了解了一些。但当时自己並没有详细地问具体的时间地点,现在老人也不在了。有些事情也就模模糊糊的沉淀过去了。

这段时间,因为一部电影,朝鲜战争又被争论起(其实历史的真相已经十分清楚了)。我想起妈妈讲过的这些故事,觉得还是应该记录下来,起码自己家族的后代也了解这真实的经历,不必像某些人只凭着某些片面的资料,凭个人的判断来和真正的历史较劲。

我妈妈姊弟三人:大姨、我妈和舅舅。

大姨和我妈相差五、六岁。她结婚后就一直住在夫家。姨夫家是东北的地主,一大家子。姨夫是军人,国军上校,据说是保定军校毕业。姨夫一直驻扎在外,大姨带着孩子在他老家,受了不少虐待,大儿子也病死。大姨受过不少苦,其后多年也一直不原谅她婆家。后来她带俩个孩子住在锦州。1948年,国共打仗,国民党在锦州城里,共产党围城,城里老百姓饿死不少。大姨带俩孩子深夜逃出城,出城后要过一座桥,桥的两头分别被国共两军把守。大姨是带着俩孩子爬过桥才逃出来的。老百姓在过桥时被打死不少。大姨逃出后辗转了好几个月,逃到河北宣化我姥姥家。那时候我姨父已经起义,全团加入解放军。我妈说她看到我表姐,在炕上向她爬过来,瘦得站不起来,细细的脖子都顶不起脑袋,歪在一边。多少年后提起来还是流泪。

我妈十来岁时,经商在外的姥爷下落不明。我姥姥就带着我妈和我舅舅投奔了她在宣化的弟弟。我妈的舅舅是东北军的团长,驻扎在宣化。我妈说虽然她们寄人篱下,但她舅舅还是供她和我舅舅上学。我妈妈在宣化又上了二年学,她说舅妈不供她,不让她读了,就到乡下当了小学教员。1945815日本投降,随后张家口,宣化解放了,我妈和我舅舅马上参了军。我妈参军后当过电话员,卫生员,后来又当过会计,一直是在华北野战军。我舅舅在晋察冀军区军政干校毕业后,因文字能力强,被柯庆施选中当小秘书,跟随到石家庄的市长任上,北京解放后又随柯进北京,留在北京工作。后来还调干上了人民大学,在故宫博物院和中央档案馆工作过。专业是明清档案。直到文化大革命,去了江西干校,上世纪八十年代,才调回到国家信访局。

 

张家口当时是察哈尔省首府,是连接北平与山西、内蒙的通道,历来为军事重镇。1945823日,解放军从日军手里解放了张家口,察哈尔省政府正式成立,省会设于宣化市 194610月,在国民党军队进攻下,解放军又撤离张家口。我妈我舅舅都随部队撤离了。

那时姨父是国军上校,曾和日本鬼子打过不少仗,在董其武部下任团长。他驻扎在绥远一带。194812月,华北野战军将傅作义集团分割包围在张家口、新保安地区。姨父所在的团在新保安战役中被打散,姨父带着一个通讯兵二人逃到宣化,躲在了我姥姥家。

1948年底,张家口迎来了第二次解放。姨父在姥姥家东躲西藏,每天都有人到院里搜查。说有人看见你家里来人了。姥爷就到军管会去,说家里有事,要找我爸爸。我爸当时并不在张家口,我妈说我爸收到消息后就和她说:一定是你家的事,不是你舅舅就是你姐夫。我爸回到宣化,见到我姨父,带着他一起到了军管会敌工科。姨父同意了敌工科长的意见:回去带领全团起义。

我妈说敌工科派了二个人,一位交通员一位参谋。交通员把他们像鸡毛信一样,一站站护送。交叉通过游击区。回去后找到打散的部队,再把四散的人召集回来,同去的参谋作了工作。大部分人同意起义,唯有一位付团长反对,带着一些人拿着遣散费离去。1949年,姨父率全团起义,加入华北野战军。姨父属于起义人员,不能担任正职,被任命为副团长,1949919日,国民党绥远省政府主席董其武率部6万余人举行起义,绥远和平解放。姨父所在团又归于董其武部下。

我在绥远9·19起义将校名录(其中少将166名,上校392名)的上校名录上查到了姨父的名字。

1951年春,我爸爸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兵团入朝,同年秋,姨父随志愿军第23兵团入朝。23兵团入朝较晚,几场大的战役都已打完,志愿军伤亡惨重.姨父所在部队根据彭德怀的保护好党员干部的指示,命令党员下撤,集中学习休整。营地里只有非党员的干部和战士。姨父很生气,他觉得也没有任何交待,负责人就都走了。他没法管也也不想管,自顾睡觉了。妈妈说那晚美军空袭,阵地上人员和设备都损失很多。为此,作为负责人的姨父受到处分,降职为副营长。**

 

23兵团返国以后,整建制转业,改成建工部。姨父所在部队为建工部xx公司,驻在济南市。姨父是xx建工大队的大队长。

 

1967年冬季,寒冷的一天早晨,我家门被敲响,我吃惊地看着一个裹着严严实实的人被搀进门。脱去皮大衣皮帽子,仔细辨认才认出是姨父,他被续弦搀着(大姨已过世),又瘦又小,人好像抽了一样。说是病了,肺癌,到北京治病。妈妈赶紧把客厅腾出来,客厅门也紧闭,我们都轻声轻气地出出进进。只看见妈妈叹气,嘀咕着:不抽烟不喝酒怎么就得了肺癌?。爸爸说:心里憋屈着。在文化大革命血雨腥风中,历史不清白的姨父被大字报,被批斗。

没多久,大约也就个把月,五十出头的姨父走了。

姨父一生,遵从他是军人的理念,既不是国民党,也不是共产党。

我爸爸和姨父,都曾参加了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和朝鲜战争,他们曾经分属于不同的两个阵营。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中,他们殊途同归,都以癌症病躯之身,怀悲愤不解之情,归于那片黄土地。

 

人生经历的所有挫折和痛苦,最后都变成了故事。这是真实的人生故事

从真实的人生故事中,可以看到真实的历史。

 

 

 

** 23兵团的主力却是绥远国民党第九兵团,整体改编过来的,改编之前并没有经历打散重组,转为解放军部队后,也沿用了之前的基本建制和官员职位与其他起义部队的安置完全不同,党组织这样做是想保障绥远起义的顺利完成,照顾那些军功卓著的起义将领,让他们能够拥有匹配的职务待遇,这样的一支队伍,不管是作战方式还是指挥习惯,都与解放军部队完全不同,联合作战极有难度,这才没有让董其武与23团前线参战。”   ——转自网络资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梦回西藏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的真实的历史故事,我们这一代被欺骗的太惨了!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我就不一一回复了。我也从你们的博文中学到很多。
有人看了我文说我得了“老年痴呆症”。我告诉他,待我写完真实的故事,再追随他,成为老年痴呆症的患者吧。
johniewalker 回复 悄悄话 “姨父所在部队根据彭德怀的保护好党员干部的指示,命令党员下撤,集中学习修整。营地里只有非党员的干部和战士”。

哟,这不是打“共产党员永远冲在最前线”的脸吗?无论它一贯要不要脸,你都不能打呀。哈哈!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这即是沉重的家族史,也是浓缩的中国近代史!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真实分享!为那年代被冤枉的人感到遗憾,人生不易
insoine2 回复 悄悄话 23兵团人朝没打过仗,就是在后方修机场, 应该还算是lucky, 到前线危险就肯定大了。 另外,23兵团人朝时已经是谈判阶段了,双方战线相对固定,伤亡也要比运动战阶段小多了。

再说,要是傅作义的部队上前线,估计我党也不放心。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根据彭德怀的保护好党员干部的指示,命令党员下撤,集中学习修整。“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凡是参加过抗日上战场打过日本侵略者的都是真正的军人,是民族英雄。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珊瑚好文。赞。
井观天 回复 悄悄话 你舅舅才上几年学,就被找来做秘书,可见当时中国没几个有文化的。
米诺朵 回复 悄悄话 好沉重的故事。谢谢分享!
一个没有惊艳的老树 回复 悄悄话 谁是党?谁是母亲?谁是炮灰?谁是人民?向炮灰致敬!他们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老柏树 回复 悄悄话 “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党永远在前。有需要时当然要先保护党员。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农民打仗,杀人抢地。
商人打仗,救人通商。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其实历史的真相已经十分清楚了”+1。
那些歪曲历史的真相的人都得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春暖花开2016 回复 悄悄话 很沉重!诸多感慨!谢分享!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跟共产党搞在一起的大部分人受过不正常的对待
yingjia 回复 悄悄话 喜欢LZ这种真人真事的经历,尽管对LZ及家人来说可能会是痛苦和凄惨的家史回忆,因为我们作为读者都看得有些沉重。人真是要生在好的社会,好的时代。谢谢分享。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生活在乱世,是人生的大悲哀。
longmarch 回复 悄悄话 彭德怀也真够卑鄙的,战场上,党员干部先跑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绿珊瑚分享,“从真实的人生故事中,可以看到真实的历史。” 战争是残酷无情的,战争中的许多军人许多时候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悲剧人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