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20-2)

(2020-04-11 10:59:53) 下一个

2005522日(星期日)

十点前,许医农、韩钢、朱正,宋晓梦先后来到。他们四人曾经为我的米寿送大盆开花的君子兰和寿联等。今天约来到平江办事处的湘菜馆去聚餐……

让医农一起回来。下午帮着整理那一大堆日记的复印本与排印本。愿意帮作校对,带去198990两年。

2005616日(星期四)

丁东催我将日记等能尽快校外,关于我的口述历史,他处已有50万字,希望暑假能外出,一起来校定。

 

2005628日(星期二)

朱正、许医农来,他们得以相识。韩钢来(他们都参加陈琼芝告别)。薛京早来,五人一起谈《日记》问题。由于人事、敏感过多,宜等待时机成熟时出版,先校订放下。许写了个书面意见,二校错误甚多,有的难以卒读。有的简语,只有本人才知晓。许还想过物色校订人才。我趁此推向薛京:责任在你也。

200576日(星期三)

王建国、王建勋来……建国希望《日记》年内出来,支持者都主张出(谈到陈小鲁等对我的看法)。

2005727日(星期三)

薛京来,将带走《日记》的排印件与复用件装了一大口袋:许医农校订过的二年,薛看过的几年及续看的几年。九点动身,市内走了近一小时始走上机场路。十点半到宽沟。

……

下午即开始看许医农校过的19891990两年。89年访美日记已全部插入。

2005728日(星期四)

整天看89年《日记》清样,许多字和人名,许医农当然弄不清楚。

2005730日(星期六)

除了晚上观电视,白天集中校正《日记》,速度快不了,而且要用修正液、错改贴白纸块,还用橡皮也。

2005731日(星期日)

六点多起床。即校正《日记》。

200581日(星期一)

《日记》1989年只剩尾巴了。难怪许医农看得慢,人名多而难认,事情太杂了。

薛京和满起回来,说回去只是为取辞典等。定要抓紧校,每天不少于六小时。两天同我校对难认处一次,以便提高效率,不抓紧不行。

200582日(星期二)

1989年尾端有一十年总结写了十条,很是得当,完全忘记了。只加了离休后一项重要工作,定编《中共组织史资料》。

下午没游泳,全部时间用于校订。

200583日(星期三)

1990年日记,好像过去看过一部分。

200586日(星期六)

到下午四点半,将1990年日记校订完毕。

200587日(星期日)

开始看1991年《日记》清样,两个月的。很难快速。

 

200588日(星期一)

看完了19911.2两个月,这几年薛京看过。速度快不了,比文章麻烦得多。

200589日(星期二)

今天进度慢,只看完三月一个月。

2005810日(星期三)

进度慢,只看完四月份,一个月(又多几天)。

2005811日(星期四)

只看了五月份一个月。没有散步。

2005813日(星期六)

仍挤时看完8—9两个月。

2005812日(星期五)

仍挤着看完1991.6—7两个月。有的地方薛京应当看出而漏过了,向他点出。

2005813日(星期六)

仍挤时看完8—9两个月。

2005814日(星期日)

只看完9月份,10月开了个头。下午基本休息。

2005815日(星期一)

十一月份开了个头,只看了一个月。下午几乎全休息,观看电视。

2005816日(星期二)

午餐后,薛京同他们一起回城。只看了十一月。

20051011日(星期二)

到办公室同薛京一谈,要他抓紧《全集》和《日记》事。

20051012日(星期三)

晓梦十一点来,医农随后来……医农谈我的《日记》问题,不同意丁东意见,认为必须等待几年,看形势发展如何。此事反正不能急办,全部校正也须时日。

20051026日(星期三)

九点前后,小妹、薛京先后来,清查《日记》,82—89清样看好后,已交王建国,其他我已看过的,小妹带走打印成书。其他由我续校。程真已复印全部(包括47—80前),多余的由薛京带去销毁。

20051027日(星期四)

上午九点,小妹、丁东、赵诚、崔卫平、奚青先后来,先谈《日记》问题,还是由王建国负责到底,已有人捐款40万支持。所以拖了几年,是由于本人迟迟未能校好清样。作必要删节出版为好。现在哪种好书没有删节?

20051124日(星期四)

王建国送来四年日记的打印本(原件找不到了)。谈我的特殊身份与经历,特殊的史料价值。《日记》早出为好(还有一派从缓,百年之后)。我谈到可印少量未删节本,此事再从长计议。一直谈到十一点半。

2005122日(星期五)

下午游600米。到办公室,嘱薛京抓紧看《日记》等。

20051213日(星期二)

宋晓梦来……带去九十年代三年日记。

200613日(星期二)

上午九点,朱正、晓梦、医农、韩钢先后来到。让他们先看我文章,朱正改了几个字。他们是约好来谈我的《日记》出版事。一致意见是当前决不能出,牵连种种人事太多,尤其上层交往,关系国家和党务,尤不能公开。晓梦先谈,她看过的1982年,许多具体人事打问号,尤其相互间优劣,为人等等议论,本人不在,晚辈们见到会追问。韩钢认为凡人事具体议论,许多隐私,不能公开谈,容易伤人,评价多私房话……30年内不能出。说我非一般人,乃是有名公众人物,介入政坛核心。许医农讲得很激动,牵涉人事太多,后代都会有意见。私房人事评价不可能都公正,关系党国人事太多,你负不起这个责任。必须件件订正,不见得都公正,人的记忆都有限,也可能判断错误。当前绝对不能发表。可保存几份,规定何年出版。都谈到罗曼罗兰和普列汉诺夫例子。大家谈到党史之不可信,西路军事件电文都可改动。我谈到有关罗章龙一案的书已编写好了,等待出版(让我作序)。这个类似帮会的党必须尽可能在当代弄清楚,尽量公布内情、事实,应当胆大一点。谈到《廿一世纪环球报导》访谈论事件。这次《十二个春秋》出来是极大好事,藉此可大做文章。

200615日(星期四)

上午薛京来,清理《日记》复印本与铅印本,带走三年他还没看的。

2006330日(星期四)

上午王建国先来,催《日记》也。知道我的情况,赞成要害涉私人隐秘者删节。

2006415日(星期六)

上午宋晓梦来……8283年日记。她也是主张百年后面世的,涉及人事太多。

2006417日(星期一)

奚青来,谈到日记问题,他同玉珍单独建议:找两个人一起校正(付款),从王建国处收回版权。同朱正、医农开次会。

2006622日(星期四)

上午王建国来,谈日记事,人事麻烦处可xx代人名,还是出版好。

2006727日(星期四)到宽沟避暑

五点起床。清理要带走的资料、书和杂物(《日记》已由薛京装入大袋)。

 

2006729日(星期六)

开始看1996年的日记。

2006730日(星期日)

开始对照原本(复印)校刊日记。

2006731日(星期一)

96年日记还只看到四月份,进度太慢。

200681日(星期二)

六点起床。整天看日记,只到六月份,进度慢。许多人事,有的太敏感,必须删去,如刘青山案的牵连,还有那个泰安判死刑的书记。

200682日(星期三)

六点起床。今天进度较快,看完七八两个月。关键事太多了,人事也太多,许多人名得删掉。

200683日(星期四)

六点过起床。看完910两个月。

200684日(星期五)

六点起床。校订完1996年,97年看完1月。

200685日(星期六)

六点起床。校正日记,199712两月毕。

200686日(星期日)

9734两月毕。

200687日(星期一)

《日记》56两月毕。

200688日(星期二)

《日记》看到九月半。许多要事都忘记了。

200689日(星期三)

《日记》只看到十月下旬。

2006810日(星期四)

《日记》1997年算是校完。

2006811日(星期五)

《日记》看得慢,1998年只看完了一月份的。确记了许多重要的事情,与自己的思想、观感。

2006812日(星期六)

《日记》只校完二月份的。

2006813日(星期日)

上午校看《日记》不到两小时,觉气短,喷一次。

2006814日(星期一)

看《日记》到四月初。

2006815日(星期二)

校订《日记》进度慢,只看了一个月的。9831617两日未排印出来,补写了两页。

2006816日(星期三)

《日记》看到七月中旬。

2006817日(星期四)

《日记》校看到九月下旬。许多要事,一点都记不得了(如奚青谈江、曾对我的评价)。

2006818日(星期五)

《日记》校看到十一月上旬。

2006819日(星期六)

1998年《日记》全部校看完毕。

2006820日(星期日)回到北京

98年《日记》最后一天即附录校完。

2007221日(星期三)

九点,韩钢先来,随后许医农、宋晓梦来。开始漫谈……他们三人都不同意我的日记出版(要学吴法宪)。

2007616日(星期六)

上午王建国来……关于我的《日记》,我表了态,力争细审,或用删多少字,以求出版也。

2007914日(星期五)

上午薛京来,让他看潘的信等。关于日记王建国仍拟出版(作些删节)。

20071116日(星期五)

王建国来,谈定出书。麻烦处(空若干字),如《金瓶梅》。

2008615日(星期日)

上午朱正夫妇和许医农来,看望这个出院后的老夫也……留他们午餐,想请许续校订我的那套日记,她事忙未应允,只是感到人事太复杂

2008617日(星期二)

薛京来,将全部日记分年同复印本配套理出,以备修订定稿。

 

20081111日(星期二)

薛京上午来,谈日记王建国不干了。那八年校本无下落。

20081114日(星期五)

上午薛京来,谈《日记》事,还是告王建国,原安排不动(小妹曾同赞助者联系改约)。已看好的八本王没有收到,是一大怪事。

200996日(星期日)

小妹电话……八十年代后已看好的8年日记,她没有参与其事。

这跨越了七个年头,共九十七则日记摘录,是可以还好心人王建国一个清白的,这些记述厘清了他经手日记的出版是如何无疾而终的。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希望继续收到听友们的反馈。谢谢收听,我们下周末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