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李南央“我有这样一个继母” (10-1)

(2020-03-07 22:22:39) 下一个

朋友们好,我是李南央,现在是北京时间202038,是我连播《我有这样一个继母》的第十期。咱们接着昨天的一章“她也容不下我的姑姑”继续往下读。

“她也容不下我的姑姑”一章就读完了,在结束这期的节目前,我想读一封住在我父亲家同门洞的一位邻居发给我的电邮:

你写了两个母亲,是在不同情形下与你父亲结合的。你写的入木三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性党员,应该说她们的悲剧(可能她们自己与许多人不这样看)半在制度半在自己。看你的两个母亲在制度中浸泡,终于淹成“战士咸菜”,我想到自己的母亲在几十年制度中仍能保持一些良知真是不易,我要对比着更深地描述她。范元甄是与我母亲?一样不愁吃穿的大学生,在一二九中走入革命成为制度中一员,这是一批追求理想而舍弃一切的年轻学子。你的继母恰是贫穷农民为改善自己命运而入制度的另一批人。两者初心追求是不一样的。但在体制中如延安整风,我母亲已与在中组部任职的父亲结婚,但她家是旧官家,哥哥在国民党中做大官,若不是有父亲作靠背,有黄华的做证,她应该与龙宝(黃原妻子,毌亲燕京大学好友)一样会投井自杀的。后来李富春(当时中组部副部长)明确告诉母亲再不许与家中有任何往来。我妈痛苦极了,她梦中多次见到老母与姊妹,只能梦中相言。直到1945年赴東北途中她送我哥姐去京才与亲人相見。革命就须斩去亲情吗?再如解放后,我父亲出亊,好友纷劝我母亲离婚。当时母亲已被一机部选为留苏预备干部在脱产学俄语,结果因为她没有坚决划清界限离婚,被强行取消资格,一机部几个老部长和电工局局长们都十分看好我母亲,一再争取不行。后来的几十年母亲一直在反党分子老婆的影子下工作,再加上出身,她虽万般努力却一直心情不舒暢。但是解放后她坚持多年每月寄钱去帮助她的亲属上学与生活,可知斩而不断。还有许多,我学你一点点写出。

这让我倍受鼓舞。如果我的这本书《我有这样一个继母》能够引起更多的人写自己“制度”中的母亲和父亲,那“制度”内的真相将会多么的丰满!

好,这个周末的节目就结束了。下个周末开始新的一章《回到大陆无家可归》。请朋友们记着,《我有这样一个继母》每周六、周日连播,每次20分钟左右。希望继续得到你们对节目的反馈,我会在下一次的节目中选一、两个听众的来电谈谈我的想法。谢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末再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