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我和金罂粟有个约会

(2009-04-05 21:26:00) 下一个

2004 开始, 年年三四 月份我都会驱车300多英哩去南加的羚羊谷金罂粟保护区  周围地区看她,亲近她

犹记2004年,数得清得花朵在风中哆哆嗦嗦,shawn 大侠捧着他头一天刚收到的Nikon 相机,齐哩卡啦一通按,远照近照,懊恼着为什么就是照不出那丝绒般的感觉。2006 年呢,更是只寥寥两三丛,被十几支长短大炮围的密不透风。一车人索性再开几十英哩,去洛杉矶的名茶楼饮茶去了。最惨时2007 4月,正待赴约,几场凄风冷雨让羚羊谷金罂粟保护区满目苍夷。刚发芽它就夭折了。

本来以为2005年是最美的,50 年一遇,TraveUSA 照得那张经典成了我的桌面:一()花一狗一(洋)娃耳。谁想2008年开到极致,百年不遇。那铺天盖地,闹闹腾腾的花朵盖满沟沟壑壑,绵延百多英亩。那肆意张扬的艳丽橘红,给我的震撼延续至今。今冬雨疏,上周去中谷一带 野营观花,她却“犹抱琵琶半遮面“,只点缀在那一片片深黄浅黄的雏菊中。在贝壳溪(shell Creek)更是 了无踪迹。
不承想她转移阵地,挥师北上了。在北加的优美胜地一带展露迷人风采。
Merced River Canyon 位于即将到達 Yosemite HWY 140 上。蓦然回首,金黃色的罂粟花毯鋪滿山頭,令人眼前一亮。2009,我们又见面了。
金罂粟是加州州花。我喜欢它倾情绽放,转瞬即逝。因为倾情绽放,所以异常美丽,因为转瞬即逝,所以更让人流连

我心是极易满足的。有此花相约,享受着它带给我的简简单单的快乐,此生足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白篱 回复 悄悄话 漫山遍野的金罂粟花,一定很壮观。我老是分不清罂粟花和虞美人的区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