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爪莲

人生在世,以城相待足矣。 我对人生充满希望,但随遇而安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洛基山水情 (一)

(2008-01-01 00:31:49) 下一个

国庆节长周末,终于踏上了久已向往的“加拿大洛基山之旅”

加拿大洛基山国家公园是由班夫( banff ),杰士伯( Jasper ),幽鹤(),以及 等几个国家公园联合组成的,其间由铁路,公路连接。它有高耸的山峰,险峻的峡谷,寂静的森林,更有原始清新的翠湖,蜿蜒曲折的河流,四天的行程,得以亲近这人间的仙境,领略原始的自然风光。

启程,先飞到加拿大西部小城卡加利( calgray ,与导游和其他团员汇合,当晚夜宿卡加利。卡加利原是农业小城,周围是牛群散布的草原牧场,时时可看到墓地,犹可见到一些中文墓碑,导游介绍说那都是当年修筑铁路的华工,客死异乡,长眠在此。近年来,由于附近发现了油田,也使卡加利日益繁荣。城区里高楼林立,据说大都是石油公司所在,沿城而过的弓河边便是 chinatown,

中国城干干净净,还有一座由霍英东先生捐建的文化艺术中心。

第二天凌晨即沿着 1 号公路向西北行,虽是盛夏,空气却寒冽清新。

很快就看见著名的三姐妹山,过了小镇肯莫( canmore ) , 进入 banff 国家公园 — 这座加拿大最早成立的国家公园。一路上 碧绿的弓河( bow reiver ) 伴随我们,时隐时现,弓河得名于沿岸生长的道格拉斯冷杉( douglas fir )适合制弓。它在平坦的沼泽地带悠悠流淌,在幽深的峡谷间穿行。路旁的山峰峭拔雄奇,千姿百态。大自然在展现给人雄奇险秀的如画美景的同时也展示了自己的威严

静如处子湖,动如脱兔水。

我们见到的第一个湖是在十峰环抱中的梦莲湖。 据说整个洛基山国家公园约有大大小小 800 多个湖泊,错落分布于山间,像是环绕洛基山颈项的翡翠项链,而项链上最动人的就是梦莲湖。梦莲湖约海拔 1800 多尺,由峰峰相连的十峰山紧紧围绕。湖畔的石堆小路,约长 1 。 4 公里,我们沿着古老的石英石小道,攀援而上,石缝间布满砖红色的苔藓,像地图,像岩画。。。。 转过山腰,不禁屏住呼吸,被那一片湛蓝湛蓝的湖水吓住了。湖面像一匹宝兰色的织锦缎,平静的不见一丝波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细看那深浅不同的蓝色在缓缓移动,却原是天上云彩在动。远处十峰山 顶白雪皑皑,冰川切割出的几座山峰如刀削斧割,刺破青天,融化了的雪川如“遥看瀑布挂前 川“。正是冰河融雪的注入,被我们脚下的冰河堆积石( moraine )围堵成湖,因而叫做 梦莲湖 (moraine lake) 。但是石堆顶上有一 块大园石,石前的说明是 : 据地质学家考证,这些石堆并非是冰河堆积石, 而是由湖东边的 mount babel 山崩下来的落石。因此地质学家 怀疑湖乃因落石拦截而成。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梦莲湖, 很快看见了著名的路易斯湖和城堡饭店( chateau lake Louise ) , 它们是凤景明信片上的经典,也是项链上最大的湖。许是盛名太大,真正贴近它,却有些失望了。尽管如此,还是毫不吝啬的照个没完。

与梦莲湖相比,路易斯湖水少了些蓝,却多了几许绿,湖景与远处的雪峰融为一体。据说路易斯湖是以英国公主名命名的,湖面上那座终年白雪覆顶的维多利亚山名则取自英国女王。湖畔带有翠绿色屋顶的城堡饭店,建于 1892 年,他静静的依偎在湖边,和路易斯湖水成为永远的恋人.

骤雨初歇,明湖如镜。湖面上点缀着小小的红船。人们在湖边漫步。我和同伴则抓紧时间,舍弃午餐时间,沿着饭店后方的小径上山。 这条健行道(lake louise shoreline)长68 公里,可到达维多利亚山里隐藏的两个小湖:镜湖(mirror lake)和阿格尼湖(lake agnes)以及茶屋(tea house.。小径不宽,行人不少。有装备齐全的登山客,快步疾走,一会儿就不见了背影;也有带着稚子的年轻夫妇。迎面而来的一对老夫妻,携手相扶,缓缓而下。微笑地鼓励喘息流汗的我。路两旁翠绿的针叶柏,挥洒出盎然的绿色。叶隙中时时望见下面薄雾迷漫色彩斑斓的湖面,引诱我时时停下脚步。终因时间关系,我们只到了镜湖即返,与阿格尼湖和茶屋擦身而过。

以后几天,我们又见了弓湖(bow lake),翡翠湖(Emerald lake)和贝多湖(peyto lake)

弓湖因湖边生长着适合制弓的道格拉斯冷杉而获名。淡绿色的一湾湖水,流汇成悠悠弓河,蜿蜒穿行到几百哩外的卡加里。

最使我念念不忘的是位于幽鹤公园的翡翠湖。它是这串湖项链中最 绿的那块翡翠。落日余 晖下的湖水, 郁绿中折射出幽幽光彩,绿得让人透不 过气。真像一块园润无暇的美玉。一座木桥 向湖畔的 旅馆区。站在桥上往下看,湖水晶莹剔透,清澈见底。往里走,湖边,阔叶的棉白杨长的郁郁葱葱,掩映着一幢幢 优雅的小屋。坐在长椅上,好似画中人。 湖水勾勒出的墨绿底色上, 挑染着 嫩绿的树叶和黄色的万寿菊花;湖中点点鲜红的独木舟与远处的白色雪山,在蔚蓝色的天空下和几抹绚丽晚霞交织出一幅美丽的图画。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好像任何词语,都描绘不出眼前的美景。引诱得人直想留在这人间仙境住下不走。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像这个黄昏,给我带来那样的沉静。遐思与安详。

经由93号公路可直接到的贝多湖,像一颗镶在项链上的深蓝色的宝石。 它与其他冰河湖泊的不同是,我们是由落差达两百四十公尺之多的山顶上俯视这位于谷底的蓝宝石湖。由于居高临下,得以窥全湖。还可看到融雪的涓涓细流,携着细细的混浊冰河粉末,源源不断地注入湖中。

回来查书,乃知这些美丽的冰河湖泊所呈现出的宝石蓝,翡翠绿,并不是由水深造就,而是冰河的精心杰作。原来当冰河 融化时水中带有大量细致的石粉沉积物。这些沉积物是地层石砾经由冰河长期不断的磨砺,相互磨擦成非常细腻的滑石粉般的石粉(rock flour)。携粉融水注入平静的湖泊时,冰河粉末即依循湖水水波轻飘慢移而悬浮在水中。由于它们具有反射可见光谱中的绿色光效应,因此使湖水呈现出亮丽 鲜艳的蓝绿色。至于湖水是兰是绿,是偏蓝,偏绿,则完全取决于粉末在湖中的含量多寡而定。

千万年来,洛基山的湖水是静静的,可洛基山的河水却在欢快的流淌中,愤怒的奔腾中,无休止地与石英石的河床磨擦着,侵蚀着,切割着,造就了状观的慕宁峡谷(maligne canyon)和阿塔巴斯卡瀑布(athabasa falls

. 阿塔巴斯卡瀑布的上方,河水悠闲的绕过草木葱郁的沙洲。忽然,这条河流瞬息之间改变了面貌,一下子冲破了森林间的和谐宁静,激流倾泻,漩涡 翻滚,飞舞的白沫雪崩似的冲下,直抵25 英尺深的谷底。阳光在漫天水雾上搭起了一座彩虹桥。瀑布旁有一棵老树,虬曲盘结的树根经过河水的冲刷,裸露在地面,却依然紧紧抓住泥土,树干倔强地兀然挺立,伸展着树冠。站在石桥上向深深的谷底探身望去,阿塔巴斯卡河像一条闪亮的银线,淡入远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乐闲人 回复 悄悄话 很美的散文。值得一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