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间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最新评论
正文

婚期

(2005-02-13 01:23:33) 下一个
巫巫和狐狸找瞎子算了命。那是全南京最有名的瞎子,就住在七里街,那里人人都知道的。瞎子对巫巫的命说得很少,瞎子说,命好话不多。巫巫相信自己的命是很好,不论谁算,命都好,就是根据统计学来看,巫巫的命也是不可能不好的了!瞎子说狐狸会在当年碰上她命中的那一个人。于是狐狸将信将疑地等着那人的出现。 后来那人果真就出现了。但是他出现时,巫巫和狐狸都没想起瞎子的预言,直等到那两人准备结婚了,狐狸才意识到,那人就是瞎子曾经告诉过她的命中的人。于是狐狸急巴巴地跑去告诉巫巫,瞎子的话果然很灵呀!所以,巫巫的婚期一定就是在六个月以后了! 那时,巫巫正在失恋。上一次失恋距离那个命中的婚期还有十三个月,那时她以为当时的那人就是今年会和她结婚的人了。分手后,过了一阵子,就和陈超谈了,谈了五个月,可是现在又分手了。巫巫想:完蛋了!我嫁不出去了!巫巫的感情热得很慢,过去一年里对两个男人动了一下情,已经是她最快、最快的记录了。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能让她在未来六个月里,不但喜欢上了,而且还和他结了婚。 陈超跟巫巫分手时,说的理由是,在巫巫以前,他已有了一个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六个月了,他一直找不到机会跟巫巫说这件事。说完陈超就落荒而逃。巫巫也很大方,表示他们当然仍然是好朋友。可是陈超从此消失了。巫巫不明白,明明是陈超自己提出来还是做朋友的,她说好以后,他却又消失了。后来巫巫想,陈超一定是觉得没脸再来见她吧! 巫巫决定要开始新生活。所以这些天,巫巫成天泡在西祠,多订了几个版,把《非常接近三十》灌到了《栏目再爬爬》。终于,发现了一个人从众多新ID中脱颖而出。那人就是光速飞行。光速飞行之所以和别人不一样,是因为他,作为一名男性,却有着女权主义的思想。巫巫立即就对他刮目相看。只剩六个月了,巫巫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巫巫发现这个与众不同的女权主义者以后,就立即给他留了言。光速飞行和巫巫在上班时间互发留言。巫巫认为,他是个象陈超一样不爱交朋友的人。因此巫巫对他更有好感。可是巫巫通常不喜欢自闭的家伙。 后来,巫巫反省到,是自己还对陈超念念不忘,才会喜欢光速飞行的不擅言辞。陈超果真是消失了!巫巫知道他能收到她给他的E-MAIL,她总在给他发E-MAIL,但收件人同时还有其他四五十个人。发的都是些好玩的东西,没有一点企图的,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即使这样,陈超还是没有给巫巫任何消息。就好象他们是陌生人一般。 还剩五个月了。光速飞行始终不肯见巫巫,说怕见恐龙。巫巫开始对他失去兴趣。因为,又发现了他一些不讨喜之处。比如,他以为一个女孩要是真爱一个男孩,就应该为他放弃一些东西。巫巫觉得这种想法非常自私,根本不是个女权主义者能说出的话。不过,碰上同样的问题,陈超也未必就能答对。陈超那样感情单纯的人,很可能也会死心眼地以为,女朋友要发展自己,顾不上他,就是不爱他了。 巫巫还是很想陈超。她用塔罗牌算了一卦,结果是她和陈超会成。巫巫的命一向很好。 狐狸来找巫巫去唱歌。有一群不认识的朋友。巫巫唱得很好。一包间的男士都被她迷住了。狐狸发誓要把巫巫嫁出去。巫巫一个也没看上。 还剩四个月了。陈超还是没有消息。据光速飞行的分析,陈超他可能是缺乏勇气。巫巫问他缺乏什么勇气。他说,是因为陈超觉得巫巫难以把握吧!巫巫说:“我欺负他,他被欺负,是应该的。谁让他好欺负呢!”光速飞行“呸”了她一句,问她:“你真的把那些曾经追求过你的男人们变成了朋友吗?”巫巫说:“是啊!怎么啦?”光速飞行又问:“他们也把你当普通朋友吗?”巫巫无所谓地说:“也许不那么单纯吧!反正我是把他们当普通朋友的。外!你不要这么酸溜溜的好不好?” 还剩三个月了。天哪!陈超竟然整整三个月没有消息!巫巫觉得没戏了。瞎子的话只灵了一半,就是给狐狸的那一半。巫巫没兴致和光速飞行瞎聊,戒网一周。也没兴致发那些好玩的E-MAIL给那包括陈超在内的四五十个朋友。但是巫巫不是个喜欢自哀自怨的姑娘,她给自己找到了其它事情做。她开始学法语。每星期到南大上四节课。她学会了很地道地用法语说一长串句子,这句话时常被她拿出来唬人,显示学有所成。此外她还学会说“谢谢”和念一些字母。巫巫觉得,只要她有足够的钱,已经完全可以独自到法国去旅游了。 巫巫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恋爱可谈。继续戒网中。巫巫有点想光速飞行,仍然很想陈超。可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巫巫自己的生活重要。巫巫想有他们,只是为了锦上添花。没有他们,也没什么,巫巫不相信算命先生的话了,她认为自己之所以一直就没有恋爱成功,就是因为听信了算命先生的谗言。 还剩两个月了。狐狸不敢再提什么瞎子。怕遭巫巫白眼。巫巫也不去唱歌了,说是没意思。居然还在上那法语课,班上坚持下来的没有几人了,何况班上也没有帅哥。狐狸对巫巫的古怪行为唯一的评价是:“你有了一个老姑娘的初期症状。” 巫巫的妈妈以为巫巫还在和陈超谈着,时常问起。巫巫只好遮遮掩掩,就好象他们还在通往幸福的大道上大踏步前进着呐! 巫巫的法语课快要上完了,她又报名上中级班。这一天晚上,下课回家,经过院子大门时,觉得有些异样。不经意往旁边扫了一眼,是陈超!他就站在院子大门的阴影里!巫巫笑着跟陈超打招呼。陈超也对她笑笑,立即就显得窘迫起来。巫巫哇啦哇啦讲起来。问陈超最近怎么样,为什么不跟她联络,叽叽呱呱说个不停。陈超简短地回答着巫巫的提问,一直盯着巫巫看。看得巫巫只好不看他。然后,巫巫说“再见”,他忽然就把巫巫抱住,抱得紧紧紧紧的。巫巫有点不知所措,她和陈超“谈恋爱”的那五个月里,他们连牵个手都没有过。陈超把她使劲地压在胸前,巫巫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又快又重。巫巫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九月里,他们都还穿得不多,她柔软的胸脯那样被他的身体挤压着。可是,巫巫慢慢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了反应,有一点软软的感觉。他在吻她的头顶,然后慢慢往下,吻她的脸,吻她的耳朵和脖子。每一次他试图吻她的嘴时,巫巫都把脸扭开。收场得有点尴尬。巫巫推开陈超,说:“我回家了。”然后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回到家睡在床上,巫巫一直回想着刚才的事。晕晕忽忽的,好象挺幸福的,又觉得自己仿佛失身了似的,有点恼怒。然后就没心没肺地睡着了。迷糊中一点也没吃惊陈超会要她,那个傻小子就该栽在她巫巫手上的,天经地义嘛! 第二天上班,巫巫等不及地上西祠,给光速飞行留言,引他讲话。然后告诉他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问他陈超是什么意思。光速飞行认为那是性饥渴的表现。巫巫不太满意,觉得应该是爱情的表现。巫巫强调陈超要是不爱她,就不会来找她,也不会心跳成那样。光速飞行强调要是她不理他,他就会去找别人解决饥渴的问题。他们两个根本讲不到一起去。后来巫巫想,可能男女本来就想得不一样吧!要是陈超想的和光速飞行一样,她还敢不敢要他呢? 可是陈超是三棍子也打不出一个闷屁的人,巫巫根本不指望他会告诉她他是怎么想的。尽管如此,他们后来还是结婚了,正如瞎子说的那样。婚后很幸福。巫巫想,不了解他又怎样呢?不是一样过得默契得很吗?不久,听说瞎子死了。可能是因为泄露天机太多折寿了吧! 发表日期: 2001-03-03 00:04:48 http://xici.net/board/xici_doc_show.asp?id=7171&tid=1008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