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间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最新评论
正文

俞佳和明安的故事

(2005-02-13 01:19:07) 下一个
明安和小赵分手也有两年了,现在想起,明安终于承认,当时的分手没有道理。两个相爱的人,没有外界的任何实质性的压力,却不能承受彼此给予的痛,终于还是分了手。那时,明安已拿到绿卡很久了,工作也顺顺利利。在美国的同学,象他这样不愁站住脚的人寥寥无几。以为已经不会再为那场似是而非的恋爱牵肠挂肚,今天,听到新买的周惠的那张精选专集2时,却泪流满面。那一首《相遇太早》,好象就是他们故事的概括。明安不能相信,和小赵不成功的恋爱会是因为自己的自私。难道自己不是个著名的好人吗?看人、看事,总是习惯从好的方面去看,也总是先人后已,从来不会和人起冲突。可是,明安真的很孤独。在这个已经比故乡更加熟悉的异国城市里,他全部的亲人只有自己一人。   打电话回南京的家里,老爸老妈又来催他,赶快娶妻生子吧!他只说“好!好!好!”老爸果然就张罗开了。于是,老爸的同事家,凡是有适龄的女儿待嫁的,轮流看到了明安的照片。其中,便有俞佳家。俞佳的妈妈看看明安的照片,越看越喜欢。这么英俊又有本事的小伙子才配得上她们家俞佳,比起俞佳的那些不三不四、来历可疑的朋友们不知强上多少倍!可是,俞佳是现代女性,死活也不可能接受包办婚姻啊!暴笑了一通后,俞佳一如既往地对父母宣布,这是不可能的!她和明安从幼儿园时代就认识了,一起长到二十岁才因为明安的出国而不再见面,至今还时不时通通E-MAIL。没道理过去二十年都没有彼此爱上,现在忽然就两情相悦啊!何况现在还一个在东半球,一个在西半球。   奇奇家也一样收到了明安的照片。不同的是,奇奇比明安小好几岁,原先并不认识他。而且,奇奇正在准备出国读书。明安在国内时辉煌的背景和在美的优越条件更给原本单凭外表就予人好感的明安头上又加上了几层光环。这样,奇奇便和明安开始通信了。两家家长也心满意足,都觉得大势已定,只等奇奇顺利抵美后,两人在一起安顿下来。   明安不知道自己对奇奇的感情算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对小赵的那种。而明安已经对自己搞定女孩子的能耐不抱太多希望了。似乎好女孩并不太喜欢明安这样的优秀青年,而明安在美的这些年,眼见了太多我们可爱的男同胞们追姑娘的丰功伟绩。这些教育让他认清,自己永不可能做出同样的事来。明安认为也许这就是自己至今孑然一身的最大原因。奇奇似乎是个可爱的姑娘,明安觉得自己没什么可挑剔的,既然现在他很想有个家,有个可以在无助时紧紧抱着的亲人,而他心里又并没有什么人是真正可以牵挂的,奇奇对他的意义似乎是未来生活的一种希望。   和明安不同,俞佳从来不愁朋友太少。她得罪人常常是因为不肯赏脸被人请客。因此很多人都误以为她傲气。而俞佳也象所有的明星一样,几乎没有隐私。人被了解自己的朋友伤害是件很普通的事。俞佳很了解这一点,可是,比起象明安那样把自己封闭起来,既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俞佳宁可被朋友伤害,也要享受有同党的乐趣。俞佳的朋友标准并不太高,不是十全十美的人才能做俞佳的朋友,可是被俞佳视为朋友的人,一定是俞佳认识很久的人。仙儿和俞佳成为好朋友已有十年,认识明安的时间更长些,他们高中时甚至还是同桌。所以,当俞佳把明安家来提亲的事当作笑话讲给仙儿听时,仙儿便说尽了明安的好话,好象已经看见自己喜欢的两个人走进了结婚的礼堂一样,兴奋得不得了。   俞佳觉得父母老土,可是仙儿一点不土。通常,俞佳都觉得仙儿的看法是对的。笑过之后,俞佳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呢?”静下来想想,明安确实是个惹人喜爱的男人啊!一个人很难看出幼儿园时代就认识,并且还一起长大的异性身上的性魅力,哪怕全世界的女人都为这个男人疯狂,在你眼里,他始终还是那个再平常不过的老同学而已!可是,俞佳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呢?”俞佳的反叛个性,这时候却用到了和父母对抗时相反的方向。   俞佳开始留意明安给她的E-MAIL,开始认真给明安写回信。俞佳和很多老同学都有E-MAIL来往,她常常象个信息中心一样,对此老同学发布彼老同学的最新消息,不过只和关系最近的几个谈心。比如和仙儿,比如和甘子,现在又加上了明安。明安是俞佳愿意花时间辛辛苦苦写E-MAIL谈心的人中间唯一的男性。不过这一点,明安并不知道。在明安眼里,俞佳是那种被我们可爱的男同胞们团团包围住,抽不出一点点空来的女孩。而明安自知自己永远学不会抢女孩的本事。   奇奇和明安平稳地发展着对彼此的好感和越来越亲近的关系,虽然仍然没有见过面。可是互联网让从来没有见过一面的人也可以发展爱情。奇奇觉得这件事是有些不可置信,自己居然会和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这样隆重地谈着恋爱,并且还会结婚。可是,这样的恋爱却让人格外兴奋,奇奇觉得自己就好象古代出嫁前的小姐,又甜蜜又不安地幻想着明安的一切。而明安的一切似乎不可能是坏的。   明安心里唯一能想念的爱人只有小赵,尽管明安知道和小赵已经不可能。当初分手时是因为莫须有的原因,而现在不能够重燃旧情又因为莫须有的禁锢,自己对自己的禁锢。虽然人人会讲,只要还有爱,便应该还在一起,实际操作起来,却有太多制约。明安从来不是个不顾后果的人,他能做的只能是默默祝福小赵过得幸福快乐,而要死灰复燃,则是想都不用想的不可能的事情。何况现在又有了奇奇。明安永远不会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情,现在和奇奇这样通通书信,明安已经觉得就好象结婚请帖也发出过了似的,不可能再反悔什么了。   俞佳有最好的朋友圈子,爱情生活却是一团糟糕。她总是轻易吸引到异性们的爱慕,而后这些爱慕便自相残杀,直至杀到所有人和她的可能性都变成了零。不过,事情也不是坏得那样绝对,俞佳的那些爱慕者们,有一些后来成为她的知心朋友。本来会喜欢她,也并不全是因为俞佳的美貌,实际上,俞佳的美丽不动声色,她的与众不同的个性对男人有更大的杀伤力。现在,俞佳已经习惯于和那些曾经和她有过一些暧昧关系的男人们做好朋友了,也终于懂得,对自己的爱情,她必须竭力保护,虽然每个朋友对她都出于爱护,却会最终破坏掉她的好事。所以,和明安的关系,俞佳总是保持低调。事实上,他们也没有什么非同寻常的关系。只不过是,俞佳开始用和以前不同的态度和明安通信了而已!而这种态度的转变,也只有俞佳自己心里清楚,别人,包括明安,却是看不出来的。   可是,明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俞佳对他来说,始终是那种“别人的女孩”。而明安在他隐藏的虚荣心,悄悄得到满足的同时,又一再推翻自己的判断。她只是象给其他所有人写信一样,也给我写写罢了!何况,还有奇奇!   为了让奇奇签证顺利,明安给录取奇奇的学校账上打了一笔款,然后作为学校给奇奇的经济资助开了张证明。在签证时,这和拿到全奖的作用是一样的。奇奇家里都觉得,奇奇找到明安这样的人有福了,这下女儿独自赴美留学,家里也没有多少可担心的!   明安却觉得自己和奇奇的未来完全不可预见,虽然一方面,他在不加思索地为他们走到一起来做着一切该做、能做的事情,一方面,却越来越看不清他们的未来。我的未来,真的是奇奇吗?明安问着自己,不知道一旦他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便是已经不想要和奇奇共同的未来了!   俞佳觉得自己越陷越深。本来只是可有可无地和明安通通信,可是两人却是话越说越多。俞佳是个精力充沛的女孩,平常懒洋洋的,对什么都漫不经心,所以对自己关心的事物就能凝聚格外巨大的能量。现在,和明安通信成了她的一个聚焦点。她开始事无巨细,都兴致勃勃地说给明安听。明安不是个健谈的人,他唯一符合双子座人的特征是,喜欢飞车,喜欢速滑这一类体现速度的事情。俞佳观察来观察去,只找到这么一条。而其它双子座人的典型特性,比如花心,比如口舌伶俐,比如朋友众多,几乎可说是和明安完全相反的特性。而作为一个天蝎座的美女,俞佳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对明安的诱惑力,同时直觉到,明安对自己来说,是个好欺负的人。   明安也许是个好欺负的人,如果他和俞佳在一起的话。可是,如果不在一起,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明安要娶的人是奇奇。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明安看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不娶奇奇,如果说和奇奇的未来不确定因素很多的话,和其他人的不确定因素更是多上加多。比如和俞佳,现在这样热火朝天地通着信算什么呢?有未来吗?明安劝自己断了这个念头。奇奇什么都不知道,而明安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俞佳,他还有个奇奇。俞佳从来就没有表示过对他有特别的企图,一切只是象老同学聊天,只不过越聊越不对劲了。而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不对劲的,谁也说不上来。明安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欺骗俞佳。可是他知道,自己越来越不安,仿佛在欺骗俞佳一样。   俞佳大吃一惊,当看到明安信里提到奇奇时。更加吃惊的是,发现自己因为这件事很难过。俞佳原来不知道明安在她心里已经这样重要了。明安以为,这样,连朋友也做不成了。可是对俞佳来说,做不成情人,做朋友也是不错的选择,反倒比明安要大方得多,好象被拒绝的人是明安而不是她一样。还立即回了个E-MAIL,告诉明安,他们仍然是朋友,不必有顾虑。   可是,明安终于没有敢给俞佳回信。   半年后,奇奇到了西海岸。和明安在同一个城市。俞佳到了东海岸。甘子从南部来看她。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人一见面,聊的最多的,还是爱情。甘子问俞佳,后来和明安如何了。俞佳脸色平静地说:没有如何,还是老同学,朋友,只是他不再给我写信。其实俞佳对他们之间曾经的那点若有若无的暧昧并无恶感,也不觉得明安有什么对不起自己之处,从头至尾只是俞佳自己在那儿自作多情,明安实在犯不着这样一副有愧的样子。俞佳问甘子,她和泰格如何了。甘子和泰格的故事跟俞佳和明安的故事惊人得相似,并且也差不多发生在同一时间。明安告诉俞佳关于奇奇的事之后,不出一个月,泰格告诉甘子,他有个谈了半年的女朋友。甘子说,泰格早已是过去完成时了。   甘子走后,俞佳无心看书。   正如从前明安预言的那样,俞佳一到这里,便被大大小小的男人们团团围住了。俞佳早已成熟得对这种局面不会再惶恐。不接受,也不排斥。俞佳明白,当你以一种专业精神、有礼有节地对待追求你的人们,便不会给自己添太多麻烦,而又能够享受到其中的乐趣。美国人要比俞佳原先想象得还要另类。俞佳原来以为,美国人都象她在国内时,公司里的那些老美一样,清清爽爽,又一副生机生机勃勃的讨喜模样。其实到这里,才发现,本土的人们远比在跨国公司里的中产阶级奇型怪状,令人咋舌。开始明白,明安提到的那种孤独的感觉。   明安忽然就来了。说是出差。俞佳和明安已经有八年没有见过面。半年前又才发生过那么一件无法定性的事情,两人见了面却都吃惊地发现,居然没有多少尴尬,有的更多的是重逢的喜悦。俞佳带明安去学校里最喜欢的湖边看天鹅。红红黄黄的落叶漂在水面上,水里倒映着高高的明净的天空。两人坐在落叶的岸边,一直傻傻地笑。看着湖面,身后不时有松鼠沙沙地跑过。然后两人忽然就沉默下来。明安问俞佳以后的打算。俞佳笑嘻嘻地说,先苦苦地念书,两年后出来再苦苦地找工作,再苦苦地工作还昂贵的MBA学费,最好在三十岁以前找到个男朋友把自己嫁掉。   一个星期后,俞佳的通讯簿上的所有老同学和朋友,都收到了俞佳和明安结婚的E-MAIL通知,通知里夹了个FLASH动画,是南京话版的《大话西游》里的经典台词。当然明安和俞佳一致认为,与其用南京话说“我爱你”,还不如不说得好!俞佳的父母听到他们结婚的事后,在亲戚朋友中唠叨了一年。 发表日期: 2001-02-18 23:05:37 http://xici.net/board/xici_doc_show.asp?id=23035&tid=104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