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姓氏与家谱血统

(2010-05-27 21:56:36) 下一个

 

  家谱与姓氏,历来就是我国姓氏学中重要的内容之一。我国向来重视对自己过去历史的回顾与反思,编撰有各种各样的一家之史、一地之史和一国之史,其中的一家之史就是家谱。由于家谱是一家一姓的生命史,记录着其发源、生息、繁衍的过程,是"纯正血统的可靠蓝本",因此,各家各姓都极为重视修撰谱牒。在家谱的修撰者看来,"夫族之有谱,所以序昭穆、考世系、以成千秋不朽之言也"(湖南《八甲湾吴氏谱序》)"管摄天下人心,收宗族,厚风俗,使人不忘乎本末,莫不由之"(《延陵吴氏谱序》)"尊祖宗而联族姓,承先启后之谋,莫切于此"(《丹徒吴氏续修谱序》)

  其实,我国各家各姓向来重视对家谱的修撰。早在商代时,人们就已开始修撰谱牒,其中""的家谱还保留到今天。西周至战国时,谱牒有了相当的发展,甚至朝廷也设立了专门掌管谱牒的官员,使其"定世系,辨昭穆"。两汉时,一些著名的谱牒开始出现,其中如应劭的《土族篇》、颍川太守某的《聊氏万姓谱》、以及扬雄的《家谱》等都享誉后世。魏晋南北朝更重谱牒,当时"人尚谱系之学,家藏谱系之书",朝廷举人选官、社会婚丧嫁娶都要以谱牒为依据。隋唐之时,尽管社会对谱牒的重视程度不及此前,但谱牒之学仍有一定发展,当时编撰的《衣冠谱》、《开元谱》、《永泰谱》等依然影响重大。五代宋元以后,朝廷不再专门设立掌管谱牒的官员,、私家修谱之风异军突起,到明清时几乎发展到"家家有谱"的境地,谱牒之学又重新振兴。各家各姓往往30年修谱一次,届时全族上下热闹繁忙,洋溢着一派庄严喜悦之情,被认为是族中最重要的公共活动。

  谱牒的作用是"明世次,别亲疏",也被当作一家一姓纯正血统的可靠蓝本。在我国,许多姓氏为了抬高自己的门第和郡望,习惯于拉名人作祖先,因此也就使血统本身的意义并非真的那么确实可靠。如在古代,几乎所有的开国君主都要伪造自己的世系,把自己的家族与以前的帝王将相联系在一起。如三国时期曹魏的开创者曹操本是由夏侯氏人继曹姓的,但仍自称其先出自黄帝,而曹操之子曹植又说其先人姓姬,是周王室的后裔。后来,曹操孙魏明帝说曹氏是虞舜的后代,出自有虞氏。作为一国之君的曹氏,竟然如此三易其祖,说明他们自己已经不知道血统所出。又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自称是楚太子建之子白公胜之后说,白公胜的儿子在他被杀后逃亡秦国,世代为将,如白乙丙即是其中一个。其裔孙白起为秦立过大功,受封为武安君,白氏从此大兴。其实,白居易的这些自述也是无稽之谈。因为白乙丙生活时代要早白公胜一百多年,不可能是白公胜的后代。

  我国古代许多家族强拉名人作祖先,其做法实际上是十分不科学的。因为我国姓氏的来源有多种多样的途径,发展过程中又经过离合演化,情况十分复杂。许多姓氏同姓不同宗,尤其是一些大姓,更是如此。如王姓是当今第一大姓,其主要来源今天可考者已多达数十种,其中有出自黄帝之后者;有王子比干之后者,有虞舜之后者,有少数民族之后者;另有姬姓之王、子姓之王、妫姓之王、虏姓之王等。今天的王姓人虽然同姓王姓,由于历史上来源不同,当然不可能有相同的血统(参见《中华姓氏通书·王姓》,海南出版社1993年版)。再如山东曲阜的孔姓,自孔子以来就有世代相连的世系,他们是孔子之后虽然勿庸置疑,但如果认为天下孔姓都与孔子有关则不合事实。从各种记载上可以得知,孔子的孔姓出自子姓,是春秋时宋国贵族孔父嘉之后,但当时卫国也有孔姓,源出姑姓;陈国有孔姓,源于妫姓;郑国有孔姓,出自姬姓。这四支孔姓人后来都有子孙传世,但由于只有孔子一支地位最高,其他三支为了抬高自己,后来也都称是孔子之后,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血统。特别是清代,全国孔姓与颜、曾、孟三姓联合修谱,凡姓孔者都被认为是孔子的后代,使本与孔子无关的其他三支孔姓人的假冒身份获得了正式的确认。从此,要想区分哪些人与孔子有关、哪些人与孔子无关就更加困难了。

  同姓不一定同血统,不仅从历史上可以看出,而且还可以从遗传学角度进行证明。我们假定一位姓王的男子与一位姓张的女子结婚,生下孩子,那么在孩子身上,王姓血统只占l2等。这个孩子长大了,再与姓李的女子结婚,生的孙子,王姓血统又递降到14。孙子长大了再和姓刘的女子结婚,生下曾孙,王姓血统在他身上只有l8。如此子生孙,孙生子,代代递降,数千年后,所谓的血缘已经变成一个十分模糊的概念,真正的血缘也不过是"天文数字"罢了。因此,历来在我国流传甚广的"万代一系""某姓血统"等观念,其实是很难经得起推敲的。

  所以说,要在今天的中国土地上找出一个自黄帝以来一直是100%纯正血统的姓氏几乎是不可能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