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汉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陳丹青不懂教育

(2019-11-08 21:53:18) 下一个

陈丹青不懂教育

 

逍遥汉至 

13:29

 

最近发生中央美院教授王华祥在网上批评陈丹青并由此爆发的旷日持久的双方粉丝对垒互撕的风波。
我一开始帮助王华祥转发了他的帖子到我的群里,在我粗粗看来,这样的帖子,不过是一种比较戏剧色彩的批评,可能活跃一下气氛,大家讨论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从我内心来说,一直很喜欢陈丹青,我觉得他是一位敢说话,也有话说的人物,但是并不觉得他有什么说不得,从他自己的修养,他自己顶多说一句:有意思!
但是风波马上就起来了,我有些惊慌,惊慌的是陈丹青已经成了标杆一般的人物,许许多多平日的兄弟哥们这个时候都跳起来声讨王华祥,把他的体制内角色数落得够呛!我当然知道王不是激进的人物,也有办学教授绘画技巧的“污点”(对激进的当代艺术人士来说,那些技巧是害人的,我在此不评论这个问题),但是我能够为他说话的影响力太弱了,很多人表示对我的失望,甚至有人指责我为他站台是昏头了,是弱智,是搅屎!
最后,王华祥退出了群,一些人被我踢出了,但是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的群友直接说,因为是兄弟不会骂我,但是……
最近人们呼应着陈丹青的“退步”展览不断发着帖子,尤其是关于他当初辞去清华美院博导的事,被传颂得经天纬地。
实际上,我不能全部同意陳辞职的理由,難道中國之大,找一個英語不太差的藝術人才不可能?實際上導師們不過是需要理由加強自己作決定的權力,內定和破格成了一般規則,實際上要說才氣,不過是主觀說法而已。當然陳的說詞很符合一大批自己以為有才氣的人的心理訴求,当然成了年轻人的偶像。
我沒介入爭辯,也不站在任何一方,只是作為平等的看法陳述,在教育方面,陈丹青了解得不多。
我覺得陳本來就不在教育行業,他的確比較適合自由職業,讓他回國做什麼導師教授都是行政失誤(我不了解清华大学是怎么做的决定,因为他的西藏组画?还是因为很多人说他画得好?就可以当教授、做博导?),好在他有自知之明,所以提出來走人。當然,更多的人絕對沒有這樣的自知之明,也絕對不會辭職,這是我部分和一直喜歡他的理由。
我前面說的話只是指出他有不全面的部分,他如果自己看到就好了。至於其他人是不是同意,或者拿我跟他比以為我捲入什麼爭論就多餘了。另外,既然國人把陳丹青當標竿才能思考,也挺好,所以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动摇他的地位,而是给他带来的声音作出一个回响,作为在美国的艺术教授。
我认为,不管政治见解如何,具體的教育總得有人做,說閒話容易,撂摊子也容易,具體培養孩子才是真正的大师修行,大家還是要清楚基本的東西,口號不能代替現實。即使陳在美國,也無法在現實中生存,就是一個道理。我們喜歡高談闊論,說傳統,我們就去說现代,說现代,我們又說世界,說世界,我们却说英文不重要,最後就是自己说了算,就是中国邏輯了。
很多說法大家听起来都同意了,但是拿來具體培養年輕人,不是要什麼博士學位,培養一個高中生或者本科大學生應該更重要。用你的理論去啟發他們正面的學習和發展,才是真正的東西。
我在美國從事教學和学生輔導已經十多年了,我評職稱的時候份量很大的就是很多美國學生的推薦,我的學生從大學畢業以後還一直接受我的輔導,進入研究生或出國留學,直到獨立成就職業生涯。這些不是一個博導頭銜可以概括的,不知道國內對這些具體的工作有沒有人真的重视?
我看到陳丹青具體工作上很多缺乏的東西,當然王華祥因为体制内职务容易被人詬病,但或許也是看到一些問題,只是他提出來反而給陳加分了而已。當然,作為自由藝術家,這些都不是問題,作為獨立思考者,也更不是問題??
我只是當大家都覺得陳丹青好像說不得了,才覺得大家进入誤區了。
轉禿頭倔人:在明朝,士人们做隐士的自由首次被剥夺。朱元璋认为拒绝为他服务的士人必定是看不起他,发布命令:"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是自外其教者,诛其身而没其家,不为之过。"在这道前无古人的律令下,苏州才子姚润、王谟因征诏不至,被朱元璋斩首抄家—— 不要總是說體制內、外,中國其實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不在體制之內,除非徹底無用被拋棄的。
在他的位置上本應該切實培養年輕人,不管是不是招博士,都要重視具體工作,否則他自己說的幾年光景沒有找到博士,如何體現他的教學業績呢?

是的,應該說他浪費了很多資源,教育資源應該用在年輕人身上,而不是造博物館。(網友:P大的事情吵了这么多天。萝卜青菜,个人所爱。吃萝卜的别试图让喜欢青菜的人爱上萝卜,反之亦然。从我个人的喜好上说,陈的社会意义显然比王大的多。基本上属于两个层面,没有可比性。陈的劣根性也很强,忽悠乌镇花纳税人的钱建一个华丽而空洞的有关他个人偶像的博物馆,一件事,就让他所有的语言,所以的主张都变得那么苍白无力)是的,就是我一开始说的,他对教育意见很大,但是并没有实际作为。他进美院的时代有多少人,现在年轻人考美院有多少人?拿当时的做法来现在用,很多人被剥夺了机会。实际上那个时代是教育不完全的时代,很多人还沾沾自喜那个时代的规则,实在是落后可笑。
當然,体制绝对有弊端,但是在体制内比较容易动手改变,为年轻人创造条件。事实上现在的美院跟我出国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难道不是体制内的人在改变的吗?
我在学校辅导学生选课,有三种基礎、拓展和綜合三個層次不同要求,要在浩瀚的科目中选择不同层面的科目,同时满足诸如信仰和理解、道德和公義、跨学科綜合能力、語言和表达、人類行為、創意以及數理邏輯等能力。
請陳先生不要動輒國外如何如何,實際上美國的博士必須研讀至少兩門外語,一門精,一門粗(可以借助字典閱讀),西方學者從來沒有以博聞強記為恥的。
中国导师的口头语是谁有才,其实这是不专业的说法,我们说的教育是對全面的人的培养。所有這些,實在不是一個抽象的「自由」可以概括啊。中國教育要提高質量,一定需要標準和量化,需要客觀和公平。極權者喜歡以主觀評判決定他人的前途,他們最需要維護針對個別評價的權力和例外執行的特權,這是所有人應該警惕的。
以上的文字採自微信群聊,繁體簡體混雜,見諒!

浏览43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这次铺天盖地的,也不过是源于王华祥几年前的一篇小文被挖出来。我支持佩服他每天都在说他自己想说的,谁也不忿。 艺术家就应该是这样的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很客观!
我应该写一篇支持王华祥的,就是实在不爱码字。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教育资源是该用点年轻人身上,所以博物馆是集成资源,为所有年轻人提供参照物,学会剖析问题,学会独立思考。建博物馆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自我/他人)标榜偶像化,缺乏是针对画派形成的历史,社会,文化,个人成长环境与心理形成的事实依据与客观反思。把自己立在博物馆里让几代人品评,历史验证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大叔一枚 回复 悄悄话 陈丹青其它都还好,但是和韩寒聊完天居然还夸韩寒,只好鄙视他。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陈丹青是当代的大家,只能被学习、借鉴,不太需要评价了。轻松点,bady !
LaBrisa 回复 悄悄话 个人觉得陈先生在党国的地方依旧敢言比较难得,但因外语能力的欠缺而无法深层理解西方教育的精髓及具体运作却是他的短板。
pokemama 回复 悄悄话 陈丹青有点不务正业!老愤青!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汉兄,来美国也有些年头了,不必再沉湎于国内的是是非非,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本事自己多出成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