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汉至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中學時代的同學給我留言,說突然看到我的文章,覺得很驚奇。實際上,我這位同學還做過我的同桌,好像是我為數不多的男同桌之一,真應該寫上幾筆。我的初、高中都是在杭州二中渡過的,可是我寫中學的文字很少,大概因為並不是那種成績優異的學生,雖然有特長,也會耍小聰明、臨時抱佛腳,但在數理化高手如雲的學校裡,並不是那麼如魚得水,所以省略了不少本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漢至銅版畫)最近的新聞帶來一個關於貴州不幸的消息,說貴州三分之二的地方成了焦土,大火燒毀了那裡很多很多地方。我想起來大學時代“下鄉”去過的岜沙苗寨。那個時候我在浙江美院四年級,畢業實習的時候需要落實一個地方去採風,班裏的同學差不多都是單獨行動的,有的去西北,有的去藏區,而我去的是貴州苗家,一方面不至於感覺太遠,讓父母擔心那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2-23 15:07:01)

關於屌絲時代,我想起來當初在中國的一點記憶。 我記得當初從美院畢業的時候,找來找去找不到工作,結果托了一點點親戚關係,到一個工藝美術學校去工作,與其說是一個當老師的工作,不如說是一種公司的職工工作,每天都要去上班,騎自行車走一個多小時,工資大概只有兩百多塊錢,難以想像那個時候還覺得是一種義務和事業。我記得自己居然還當了團幹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最後的葉子,我們仰望的,往往都只是逆淘汰的成功者。前幾天不經意說了一句:我不認識什麼名人。被群友當作是對名人的過敏,認為我是有意貶低或者不滿那些被普遍認同的名人。我還是無意中認同了這種指責,因為我實在並不在乎那些人怎麼想。因為在我看來,所謂名人不過是相對於「畜群」的一種優越,既然離開了「畜群」的普遍立場,就不會當真誰是名人了。我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2-18 18:10:08)

週末沒事都在家裡整理院子,這是一個沒完沒了的工作,也是最好的消磨時間的方式。連著下了很久的雨,受幹了以後都更容易收拾,新的草長出來了,長得茂的已經老高,用打草的機器打下去,修得差不多平整,顏色也很漂亮。一邊做一邊欣賞,確實是享受。石榴樹在雨水浸泡之後新枝瘋長,爬在梯子上給它們修理了一番,有些枝條還不情願地用刺戳我一下,提醒我手下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17 09:11:54)

多元共融的要求越來越成為美國大學裡面被強調的屬性。 記得最早的時候我來這所教會大學應聘,就很擔心自己的文化背景可能跟大學的宗教屬性不一致,記得院長在面談的時候說:我們沒有任何宗教方面的要求或限制,這所大學是開放的。果然,入職以來,通過各種考評,都非但沒有因為非天主教身份有任何阻礙,反而是我的中國文化背景時不時成為亮點,雖然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2-13 15:34:55)

現在的人其實非常重視自我宣傳,甚至很多人已經練成了一種本能,一旦有機會推出自己,一定非常積極。對於藝術家,這種本能更強烈,我非常理解他們這種表現欲,因為自己也幾乎也有那種狀態,只是多了一點點清醒,把自己一把推開,遠遠地看他們蹦噠。我說的可不只是中國人,在美國也是一樣的。藝術圈裡越來越多的人,甚者可以說多數人就是只會說不會練的。多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阅读 ()评论 (0)
(2024-02-11 19:42:28)

隔壁人家突然換了主人,在院子旁邊鋸我的梧桐樹,我發現的時候去看,對方隔著圍牆說我的梧桐樹落葉太多,要把伸展到他們那一邊的枝盡數鋸了。依據法律,他們有權這麼做,但是我只是心疼,因為鋸掉了胳膊的大樹會很不好看! 我知道多說無益,但還是說了,這些梧桐樹是受保護的,不可能砍了,因為後花園有五棵梧桐樹組成一個小樹林,他們即使鋸掉了靠近圍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實際上,除非建立一個純粹民主的共和國,亞洲國家的歷史正統性一直是無法繞道的必然軌道。誠然,理想的社會應該是徹底的嶄新的沒有任何歷史包袱的國家,類似美國,完全是在新大陸建立的歐洲人的理想國,可是,美國內部的短短的歷史已經造成了諸如土著人和黑人的問題,已經讓現在美國付出極大的代價,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美國這樣左,這樣「無限度」地縱容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