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中国最富有的3000人,90%是共产党官员, 贪腐使北京奥运脸面无光

(2008-03-24 16:49:26) 下一个
多维社记者陈湘编译报导/“一旦在北京办奥运会,只会粉饰官员们的脸面,只会填满官员们的腰包。.....无数的裂缝和缺陷,深刻的矛盾和不安--大建设的阴影里有深不见底的贪腐,有被践踏蹂躏的生灵.....”这是中国一位网民贴在自己博客里的话。对中国官方大肆宣传的这场盛世庆典和“面子工程”,泼冷水的可能是更多的西方媒体。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发表记者奥利弗·奥格斯特(Oliver August)的文章说,就在中国首都北京北面的一块农田上,坐落著一栋豪华度假别墅,位置与明年8月举行的北京奥运会的场地非常近。这栋别墅的设计这一建筑揉合了中国传统庭院布局和现代玻璃钢铁结构的不同风格。但是,真正令人惊奇的是室内装潢。主卧室的装饰给予人一股温馨感,十分适合的温馨的气氛是为了让这里的住客感到舒适,而住客是一批专门由北京副市长钦点的年轻、漂亮的女性。她们是由建筑商买来送给副市长的情妇。

副市长刘志华在去年被解职然后被判刑前,是北京市奥运场地建筑工程的直接负责人。他负责的工程共耗资350亿美元,要比从1976年的蒙特立奥运会开始直到上一届为止的所有奥运会建筑资金的总和还要多。刘志华利用他的办公职权,大肆揩油,让自己过上如同帝王般的奢侈生活。上海的《文汇报》在一篇报导中写道:“刘志华的情妇不止一名。他为自己打造了一个享乐的秘密行宫。”刘志华的倒台,并不是因为中国政府了解到了他的贪腐渎职行为,而是一名外商因为觉得刘志华为一份地产交易向他狮子大开口,向政府举报才引发的。

而据中国媒体的报导说,举报者(即北京摩根公司的背后老板郭文贵)出此“狠招”,不仅为揭露刘志华生活堕落,更因今年的一次地块招标,被逼上绝路。这块地位置绝佳,一直是北京房地产界一块诱人的“肥肉”。2002年,北京摩根公司通过协议出让获得该地块。摩根接盘后,与北京市国土局签署了“摩根中心”一、二期土地出让合同。以后因种种原因,建设过程产生了一系列纠葛。2005年10月8日,北京市国土局以未在约定的期限付清全部地价款为由,宣布收回“摩根中心”等7宗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北京摩根为挽回局面,找到了刘志华,但刘态度强硬。2006年5月,该地皮“摩根中心”被重新进入土地市场招标,结果该地块被刘志华的情妇任股东的公司拍去,而操作所有这一切的幕后指使正是刘志华。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报导指出,刘志华的例子让中国经济发展的致命缺陷暴露于众。光是去年,就有10万多名共产党员因为贪污被处分,而这数字还根本无法表现这个问题的实际严重程度。据资深中国观察家说,在中国,几乎没有哪项重大的商场交易是在没有幕后现金贿赂的情况下完成的。刘志华唯一的错误是他变得太贪婪,而且,太过招摇。其他的官员仍然继续在受贿。

邻接著奥运村的北京海淀区区长周良洛也卷入了这期最新曝光的受贿案。因为有关周良洛受贿的谣言四起,政府被迫采取行动,他最终于6月份被解职。

可是,这类单一的个人处分对腐败泛滥这个中国社会的更大的问题没什么太大助益。中国的腐败现象就如传染病一样,很可能会沾污奥运声誉。前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罗伯特·柯白(Robert Kapp)说:“赞助奥运会的美国公司多半不会因此受到直接的损害,但是,很可能会给在美国公众之中的中国形象带来普遍的负面影响。”

2001年,当北京赢得主办权时,中国首都天空是黯然无光,令人昏昏欲睡的。虽然,随著奥运发起的大规模建筑工程和成千上万辆新汽车使得已经糟糕的都市空气污染状况进一步恶化,但是,北京政府一直在为改善城市1,500万居民的生活条件而努力。现在,城市到处都是新建的公园和青绿的草坪,另外,公共交通系统也在扩张。北京在与巴黎竞争主办权采取的那些把水泥地喷上绿色油漆来使之看起来像公园一样的小把戏已成过去。

北京政府预预计明年夏季奥运期间会有200万游客入城,为此,政府投入大批资金,来显示他们配得上奥运会的荣誉。北京以破纪录的时间扩大城市地铁系统成原先的3倍。曾经只有窄小、拥挤的居民区街道的地方现在都搭上了高空高速公路。外国旅客将会在英国知名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全新的北京国际机场第三候机大楼进入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游客会发现一个非常具创意的剧院,形状宛如一个湖中的巨型鸡蛋一样,是由建筑巴黎主机场的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设计的。

这些标帜性建筑四周是一百来栋新建的高楼大厦,提供充足的现代化工作和生活空间。这些大厦向城外北面延伸长达数英里,直通宏伟的奥林匹克村,并由太阳能路灯来照明。这片区域内共包括31座体育馆,大都接近完工。

其中的主角是可容纳9.1万人的国家体育馆,整座体育馆都是由高科技钢梁组成的精致网状。这些“相互纠缠的枝干”为这座耗资4亿美元的建筑赢得了“鸟巢”的昵称。它将会是田径比赛的主要赛场,以及开幕和闭幕式的举办场所。仪式将由中国著名的电影导演张艺谋和美国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他已威胁退出来抗议中国在达尔富尔冲突上支持苏丹)来组织。

北京希望举办一次能够象征中国成为惊人成长的世界经济强国的奥运会。在中国关门自守数世纪后,奥运会可以算得上是一次登台宴会,与象征著东京在战后复兴的1964年东京奥运会非常相似。尤其是中国年轻人把这次赛事看成一次非常重要的活动。26岁的电脑工程师张越(Zhang Yue,音译)说:“中国已迫不及待的向世界展示自己。尽管,还有其他机会,但是,奥运会是最好的了,而且,也是最适合中国的了。它规模非常大,而且,非常热闹。肯定会吸引很多注意力。”

可是,尽管北京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是,仍然无法让人忽视他们的缺失。新的城市市场经常在大雨时发水灾,新建的高速公路刚几个月就已经出现坑坑洼洼,而且,新大楼的承重墙上已经出现裂缝。中国近年来修建的大部分建筑的质量都不好。

今年3月间,通往奥林匹克村的,新建好的10号地铁线的隧道坍塌,导致6名工人死亡。一些敢说真话的官员说,该事故的真正原因被掩盖了。当局将事故原因归咎为对土壤条件的误判,但实际上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在于建筑质量不合标准。总部设在香港的一名分析师布罗德伏特(Robert Broadfoot)接受新闻机构的采访时说:“这反映出缺乏透明度这样一个巨大的问题,正是从一开始,北京奥运的透明度就少之又少。因为有这样开端,那么隧道塌方真相被掩饰,就不足为奇了。”

在北京的建筑工人报告说,无视安全规章是一种系统性的行为。为了赶工期,他们的老板经常要他们搅拌混凝土时,往里面添加化学物,使之凝固得更快,.不幸的是,这样做的结果也会使得混凝土更脆弱和容易断裂。就像前任总理朱镕基曾说过的“豆腐渣工程”,形容因为由此造成的墙体就像豆腐渣一样不结实。

两年前44岁的农民关欣(Guang Xin,音译)来到北京,当奥运村建筑工,每个月60美元的工资。在工地上,他的脸上布满了细小的水泥颗粒,他的左前臂肌肉露出施工期间落下的伤痕。在他明天12小时工作的休息瞬间,他指点给记者看他参与施工的“鸟巢”体育馆砖墙的若干处,但是许多周围都是混凝土。关欣说他自己在农村的砖房是自己建的。“你看这儿,”他指点著说,“看起来已经变旧了,外国人还没来呢。”关欣脸上带著挫折和恐惧感地指出,在第一批的奥运会场馆观赏者来到之前,这里早就发现有明显的裂缝。他说,“如果国际上发现我们的场馆是假货,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几条街口外,建筑工王蓝青(Wang Lanqing,音译)将自行车靠在一个马路灯柱上,环顾著说:“这一带都要点的太阳能灯,这是他们说的。但是我们老板要我们把灯都接到北京市的城市电网上去,代替了太阳能。”

这些非太阳能灯具将会成为北京奥运会一个潜在的尴尬之处。然而,其他场馆建筑瑕疵可能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奥运会期间,如果一个地铁隧道、甚至场馆的崩塌,将削弱外国游客和消费者的信心。随著中国已卷入了食品出口安全的丑闻,其蓬勃发展的经济已经呈现脆弱的一面。

奥运的灾难也将带来政治后果,谁应当为负责施工伪劣工程的问题,政府并不想太密切地关注和审查。高层官员已经作秀式地打击腐败,不过这样做可能太少,也太迟了。那些被定罪的人当中,包括了承建通往奥运场馆的公路建设工程的负责人;还有奥运帆船比赛地点、青岛港的的负责人;场馆建设的国营建筑集团的主管;为奥运会设施集资国营彩票发行负责人。这四个人是最近几个月来已经暴露的,而专家们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人涉及了这类腐败。

贪占,就像癌症在蚕食北京的新建设施,也在中国的高级领导层蔓延。他们对2008年奥运会的重要影响,怎么说都不会夸大。几十年来一直被诽谤为侵犯人权的中国政府,希望他们的作秀明年夏天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为了看到在腐败威胁下的国际社会认可,不惜采取亡羊补牢的行动。同时,中国的第一个独立反贪机构将在今年内成立,同时委任了一位奥林匹克反贪专员,这在奥运历史上还是首次。

然而,这些努力同样可能已经做得太晚,很多事情已经难于挽回。腐败已经是蔓延整个国家了。调查发现,全国最富有的3000人中的90%,来自共产党官员的家庭。私下达成交易和拿回扣成为了中国的一种生活方式。高层领导想要展开的任何认真的反腐败尝试,都会损害到他们自己的权力基础。 因此,在即将来临的奥运会上,最大的赢家,将不会是站在领奖台上、奖牌挂在脖子上的运动员,而将是那些在高高在上于运动员的、为官员预留的贵宾席上就座的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