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归档
正文

格丘山:天理的报复

(2008-03-24 16:49:27) 下一个
·格丘山· /天理的报复,是指人们在长久的违反自然和社会公理做事后遭到自然和自然规则的惩罚。

这种惩罚不同于法律和道德的惩罚,也不同于人的报复,它的惩罚不直接来自人的行为,而来自大量的重复行为造成自然规律转化后形成的后果。

所以这不是指一个人杀了人,会遭到报应;这也不是指一个集团做了很多坏事后,会遭到报应;这也不是指一个政权做了很多坏事后,会遭到报应。

这就如同一个人去砍了一颗树,不会遭到自然报应;一群人去砍了一个森林,不会遭到自然报应;一个城市人去砍掉所有城里的树,不会遭到明显的自然报应;一个国家的人去砍掉所有的树,不会立即遭到显著的自然报应;但是随着生态的变化,几十年后,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孙会受到大自然和自然规则的报复。而这个报复不是木材缺乏,而是气候的变迁。

所以我们这里谈的天理报复,不是指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政权、一个国家做了坏事,甚至罪行后的直接报应。而是指一个民族长期作孽多端,破坏了法律和道德,日积月累,也许经过几个君主,也许经过几个时代,改变了一个民族的民风和本性。这个民族不再诚实,不再有信仰,不再相信道德和法律,而从本性上变成腐化、欺骗、惟利是图、残忍、只崇拜强权的时候,这个民族将面临着血流成河,甚至自我毁灭危险的大自然惩罚。

这也就是说一个专制政体如果拒绝一切反省和改革,如果它所堆砌起来的种种罪孽永远得不到公正明辨,如果它强逼人们吞噬下一个个它造成的冤屈,如果它强使人们忘记它过去的罪孽,又强逼人们顺着它的新罪孽的路走下去,那么它最终就会将这个民族逼入天理的清算,那就是大自然和自然规则的报复。

而我们今天的呼吁,努力正是为了不让所有的问题都堆积到最后去被自然清算。虽然我们的努力不一定成功,在正义和邪恶的较量之中,邪恶可以用一切手段,而正义不会也不能。邪恶可以用钱财,暴力,欺骗,遗忘,去不断取得胜利,但它却不是最后的胜利者,因为它的每一个胜利正将整个民族推到愈来愈接近一个大灾难的陷坑。

天理报复将比人的报复更惨烈,它就像今天中国正在受到的气候变迁和土地河流污染干裂的惩罚一样令人无奈。而人性的天理报复要比自然现象的天理报复来得更为缓慢,因为它需要长年累月人们自己的不断吞噬冤屈,遗忘冤屈,害怕邪恶,不相信正义,不相信道德,不相信法律,承认邪恶,最后崇拜谎言,崇拜欺骗,崇拜强权,使人的本性在潜移默化中变成一个新物种,就像从一个鹿群变成一个狼群。到了那一天,这个民族会比气候变迁、土地干裂、和河流酱化更令人绝望,因为那时人已经不是人了。

让我们祈祷和相信我们的民族有能力在它这半个世纪来的大堕落的半途的某一点上停住它的下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