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 大留学时代 ( 1、单挑 )

(2022-05-02 15:33:32) 下一个

 

小说:大留学时代(1. 单挑 )

 

梅子挎上一款脏粉色的香奈儿,在上班仨月后。脏粉色粉中带灰,艳里含冷,刚好脏到高级粉。梅子就是肩挎这款高级粉大托特,到纽约总部参加培训的。

午餐时间,公司饭厅里飘荡着调皮捣蛋的爵士乐,半天没个正调。别人低头吃饭,梅子边吃边看。她瞄着一进门就被人迎上去攀谈的新任总监,——罗伯特。罗伯特是中西混血,偏欧风,很型男,站在那里认真倾听,范儿得像明星见粉丝。

他身着钢管灰便服西装,双手插裤兜,笑容浅尝辄止,看上去既是随意的同事,又像是随时都会掏枪干掉你的007。

其实,梅子在入职这家电脑公司后不久,于南加州分公司见过他。当时罗伯特从纽约总部过来,代表总部的大老板,对新人做蜻蜓点水般的亲民问候。梅子没大记住他。他给她留下的唯一印象,就是在一张放大后不大清楚的合照里,斜着嘴角带笑不笑。

这会儿,梅子盯着门口的罗伯特,暗自给出评语:人奔中年,没有肚腩。玉树临风,美式潘安。嗯,的确有资格自恋。——不过,就算你是古希腊美少年纳西索斯,因自己长得太好而患上自恋症,那也该自己爱死自己就好,拿别人说三道四,缺德。

罗伯特这会儿掏出一只手,拍拍对面人的肩,也为这场谈话按下暂停键。围着他的下属们先后散去,他手归兜,独自朝水吧走去。梅子赶紧撂下手中的薯条,咕噜一口水吞下腮帮子里的食物,之后悄然拎起包,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跟梢。

罗伯特似乎听到急促而来的咯咯噔噔,一回头,刚好同一身黑套装、肩挎大粉包的梅子打了个照面。他一怔,两只藏在眉骨下的灰蓝色眼球,像给足电的探照灯,在她和她的包之间扫来扫去。

梅子傲对,下巴微翘红唇轻抿,等他问什么。罗伯特的眼球停止扫描,定睛于她,目光锐利灼热,似放电更似研判。梅子与之目光对接,眼神笃定:我不怕你看,也不怕放电。不信你加大电流,咱们PK看看?

他似乎看透她的意图,神情一冷,让所有幽微的发生瞬间熄灭。就见他客客气气的一笑,绅士般的让开路。

不按套路出牌对不,那就逼着你过招。梅子跟上一步,主动搭讪:嗨Robert,好久不见,谢谢让路,感谢你一如既往的亲民!

罗伯特听罢有所触动,转头反问:你和我……我们在哪里见过?

梅子爽朗作答:是的,Robert,俩月前,你代表总部到洛杉矶分公司欢迎新员工,同我们新人拍过照。

罗伯特恍然大悟,难掩惊喜:Oh,Yeah! 难怪看你面熟,你就是照片中穿着白T恤、站在我身边的那位实习生?

梅子连连点头,心里却吐糟:老罗,说话注意点儿。原本是我们站好队后你加楔进来的,怎么反倒成了我站你身边?

不过好不容易“接上头”,她哪敢就地改错。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同他较这个真儿,无疑是自取灭亡。就见罗伯特脸色回暖,颇有兴致的回忆那天发布会的盛况。又特意强调,与实习生摆Pose一起拍照,让他回到单纯活波的年轻时光,可谓他南加之行的最美好记忆。

她含笑倾听,一脸傻白甜,心里却急得慌:行了老罗,别总忆往昔,咱往前走。赶快同频交流,“心领神会”的告诉我,你的私人电话吧。公共场合,这样站久了不是事儿,还是约个时间单独过招,把话说明白。

想到此她把大托特从肩上拿下,在他的眼前擦过一道粉,换到另一肩。

果然奏效,就听他解释道:Young lady,刚才没敢认,主要是你今天穿得很摩登。尤其是肩上的这款包太惊艳,瞬间摧毁了我的记忆。

机会来了,梅子窃喜。她一抖肩上的粉包,趁机卖关子:这是我平生的第一件奢侈品,之所以买给自己,是里面有个非买不可的故事。

Oh?——罗伯特看上去亟待“吃瓜”。

这样吧,Robert,你方便给我个个人电话吗?——梅子降低声音,放胆接近目标。

好的。你先把你的给我,我马上打过来。——罗伯特从裤兜里掏出电话,划开机屏。

梅子边念数字,边低头去背包中摸手机。

电话铃响起,正是梅子上班前从音乐彩铃调回来的正常铃声。她刚抓到手机,却听罗伯特“Hello”一声,开始接听他的电话。

F----K!——梅子望着自己寂静的机屏,暗骂一句。随即却见罗伯特边听电话,边竖起食指压唇,向她打手势,仿佛听见她的“心里话”,要她肃静。

他打完手势转过身去,对着话筒急切交谈,似乎在处理重要业务。继而起步,边谈边走,边走边谈,渐行渐远,把梅子晾个自然而然……

 

随后的几天里,梅子再也没有见到罗伯特。培训结束的欢送会上,她听人说,刚到总部上班没多久的罗伯特,被总裁送到纽约大学的高管班,短期进修去了。

梅子听罢心里冷哼:今天是周末,哪个大学周末上课?就算因为你长得帅被女教授留下来单独补课,那也不能全天没收你手机吧?——你骗走我的号码三天了,怎么还没有“马上打过来”?

问号越多,答案越清楚:她被他耍了。不动声色的、游刃有余的、甚至很可能以假装有人打电话找他的那种高明手段,把她耍了。

 

 从纽约飞回洛杉矶前,梅子边打包边苦笑,眼见她的大粉包,被一大堆东西塞成了大妈拎的菜兜子。饱满充实着呢,——梅子拍拍“菜兜子”,为自己打气:虽然被罗伯特耍了,还是得认真生活,那包括为七零八碎的生活打个包,扛起来向前走,——哪怕下一个回合又会输惨。

此刻“我”浮在空中,望着坐在登机口前的梅子,望着机场里的芸芸众生,几多感概,一声长叹。人们等待的只是起飞吗,还是不得不踏上永无着落的人生之旅?

是啊,“我”也在想,那么“我”又是谁呢,——天眼?哈勃望远镜也发现不了的掌握人类命运的古老星宿?或者仅仅是梅子那一缕被繁忙生活挤出躯壳的游灵?

正自忖自问着,梅子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她的前男友迈考打来的,问她晚上几点到,又悄声告诉她,小龙和小凤要去接机。

梅子说:算了吧,国际机场停车难,万一飞机晚点,会把你们仨害惨。再说啦,我这才走几天,小龙小凤不至于那么想我吧。

当然不是想你,是想你的礼物。——迈考说罢嘿嘿一声,继而认真的问:May,小凤的几款Pusheen猫你买全没有?还有小龙盼的Chris Paul的签名球衣,找到了吗?他说他要的那款价格几千刀,担心你舍不得买,这都念叨一天了。

担心是不是?担心就直接来问我,干嘛要拐弯抹角让你问?——凶巴巴的回怼后,梅子不得不放低声音,语气诚恳:迈考,说句真格的,这两个孩子挺难缠。这些天我出差你一直帮我带娃,真的好感激。谢谢你哥们儿……

放下电话后,梅子靠在椅背上,长嘘口气。——白云苍狗,风云流变。她微合双眼,感叹着世事弄人,身不由己。

月余前,她于天使之城的大街上,偶遇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小龙和小凤。在那之前,国内的父母轮番恳求,让她在美国为两孩作监护人,以便他们以小留学生身份来美读高中时,有人照顾,合法居留。

梅子当时拒绝了,不想与她儿时就离婚弃家的父亲再有瓜葛。却未料当时的男友迈考,背着她接应了俩孩,且金屋藏娃数日。而后她与俩娃邂逅街头时,他们竟然身无分文,不知归处,抹着眼泪接二连三的叫姐姐。

她当场泪崩,抿了抿被风吹乱的短发,对他们说:两位小主,看来咱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啦。既然你们是我无法修改的上帝的编程,就请擦干眼泪,跟姐回家吧。

 

( 待续。下面插图由女儿创作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