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67.阻止)

(2009-12-05 23:33:30) 下一个

 那一夜我梦到了欧,——他的身体,他的气息,他碾碎着肌骨的那种爱。

 我在他的身体下喘息着,在汗水与泪水的交织中,哀伤地告诉她说:杰,我要走了,——我会永远的记住你。

  他不讲话,单纯得像只兽,只想捣毁我的身体。

  我绝望地抓住他,让指甲嵌入他结实的胴体,留下了一排排紫色的印记……

  ——半夜时我哭醒,——坐起来,把被上的毛毯披在肩上,静坐了一分钟,然后打开了床头灯。

 对床上仍然是整齐的被褥,——周姐还没有回来。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是凌晨两点多。

 我拽了拽灰色的棉毯,把它系成了个临时的斗篷,下了床,去桌上拿手机,——忽然就从窗外传来了一声尖厉的猫叫,突兀而凄凉,——我打了个哆嗦。

 我撩起窗帘的一角,却不见那只猫。院中一片漆黑,只有右厢房里的那盏不夜灯还在亮着。——那里住着一个考研的女生,白天要出去打工,晚上熬夜至天明。——周姐说,因没有足够的钱续住在学校的宿舍,她只好卷着铺盖出来,在四合院里亲戚家搬迁后的这间空房里临时凑合着,从校漂变成了北漂。

 虽然几日来从未与她打过照面,却相信那灯下坐着的,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有着我一样经常上路的双脚,和不怕独行的灵魂。

 ——如今我就要南下了,亲爱的北漂,我不再属于你们。——几天后的某一个早上,我曾经的这一段青春的浪迹,便会像你晨光里熄灭的灯一样,消失退尽,淹没在一片喧嚣纷攘的世界里。

 桌上的电话开始振动,我去看,又是欧的短讯,——这次不是催我回家,而是很意外的几句话:

 露露,我连夜开车到东北去了,并带上了我的律师。准备到那家汽车厂去收集一些金曾做弊案的犯罪证据,争取下周一回来,然后跟他摊牌,以此胁迫他放弃代理纪英英的这桩诉案。露露你不要怕,我不在京的这几天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带给你好消息。            

 我看完就急了,匆匆坐下回了个短信。我说杰,你在路上吗?——回来吧,不要去了,我昨晚已经到后海见到了纪英英,她初步答应了我的请求,说这个周末就去找金谈……如果她谨守诺言的话,应该在下礼拜一上午去到法院撤回诉案,所以杰,在这之前,请不要惊动金,以免将事情激化。速回字。                     辛露

 按了发送键后,我坐下那里,听着时钟嘀嘀嗒嗒地响着,焦急地等待着他的回讯。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仍然没有回音。我望着素寂的屏幕,忽然就想起我还没来得及给周姐电话,就拨了她的号码,——薇奥列塔的咏叹调,唱得让人肝肠寸断。

 时间扯断了她忧伤绵邈的声音,——戛然而止,却没人接。我不甘心,再打,刚刚听到薇奥列塔的声音,却有电话进来。

 我转过线来,是欧。

 “辛露,你终于有回音了,”——他吁了口气,切切地问:“怎么,这么晚了你还发短讯过来,还没睡?”

 我说睡了,梦中惊醒了,发现周姐还没回来,就没了睡意。——杰,你现在在哪里?

 他说我在加油站,律师忙着帮我付钱去了,我抽空跟你说几句,——露露,我刚才接到你短讯后,很惊讶,就给纪英英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你铤而走险,去求告她,还跟她说了南希的事。”——他听上去心情沉重。

 我说杰,我已无从选择,因为我想救你,救自己,也救妹妹,——我不想她因为我受到伤害。

 “辛露,你真是任性,——你怎么知道南希一定就是你的妹妹?”——他压着火责问道。

 “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那为什么那天在电话里我提到DNA的检验时,你刻意回避,默不作声;如果不是,那为什么当我在纪英英的面前提起我父亲的名字时,她一扫平日里的嚣张,当场几乎吓得晕眩过去?!——杰,你早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早知道又怎样?——难道一定要及时地告诉你,从而葬送我们的爱情吗?!”——他开始愤怒。

 我想了想,就放缓了声音,说杰,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先回来,明天上午我们碰个面,商量商量,看看下一步怎么办。

 他说辛露,事情到了这步,已经没什么可商量的,——即使他们撤了诉,我也会跟纪英英彻底离婚,并另立一案,将姓金的为汽车厂做蔽案一事抖落出来,把他告上法庭!

 我听了心里一紧,脊背上一阵凉风扫过。过了良久,我低声却坚定地对他说:“杰,你不能这样做,——你既不能告金,也不能离婚,——你曾经那么疼爱南希,难道如今,就因为知道她并不是你的亲骨肉,就意气用事,不再为她着想了吗?”

 他不再讲话,用沉默拒绝着我。——我便想像上次那样,在彼此的无言中,悄然地合上电话——可就在这时,又一个插拨进来,——我惊喜,是周姐的号码。

 我赶紧对欧说,杰,请你等等,是京京的电话,我先接一下,——不等他回答,我便急切地转回了电话。

 “京京,你在哪儿?——深更半夜的还不回家,要我为你担心死是不是?”

  却不见回答。

  我提高了声音,说京京,说话呀你!——你没事吧?

  忽然就听到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说你是辛露吧,——京京在我这里,这会儿睡着了。——深更半夜的,请你知趣点儿,不要再来电话打扰她!

 我听了,惊悚得说不出话来,那是金的声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闲云的留字——看来女人的直觉就是比男人保留得好,得意地反顶你!

感谢你的支持,好梦!
幽谷闲云 回复 悄悄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但先前就猜到京京和金了.

这个事情真复杂...女的善于忍让,步男的喜欢硬拼:-) 采心真是高手, 能把这么多线牵得稳稳的, 等着看采心如何牵出头绪来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有才和五弟同仇敌忾——男生都这样表象吗?——看看俺们秋雪和红尘是咋说的,嘿嘿嘿

晚安!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咋这么乱?
人都疯了吗!
LiYouCai 回复 悄悄话
好乱的爱啊~~

要我们那时候,书记又该找谈话了,呵呵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无衣被释放了,英英走了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尘,羡慕你旺盛的生命力!

暗涌了吗?待会儿看你去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潇洒走红尘的评论:
红好!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心心,每年这个时候都忙,旺季来到。俺也想分红哈,嘿嘿。。。。

晚上码字!回见!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加油,加油!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妹,年终了公司分红吗?——乐乐呵呵地忙,也是福气

等你的暗涌,——白天出去忙,晚一点回来看你的静儿和雪儿的丝丝

悠着点,别太累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赞雪儿出语锐利,

都被你看透了,接下来的几段交给你来写了,俺好全心全意地等你来

是啊,手心手背如何割舍,叹叹!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和雪M挤沙发!雪M说的对,别太辛苦了,熬夜不好!

雪M说出了我同样的疑问,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大顶心心的布局!

心心,是悲剧结局吗?俺好有心理准备。

最近被你和雪M折磨得够呛。咋办?谁让俺是蕾丝呀!

周末愉快!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哈,坐沙发真舒服,谢谢心心!不过,别太辛苦了。熬夜不好。

又迷雾遮眼了,京京怎和金搅一起去了,是以此和金达成某种协议帮助露露吗?
担心欧的出行。心疼露露。替欧难过,这亲情,爱情,手心手背,如何割舍?不过最怕南希知道这件事。

心心,被你折磨死了也要顶!

周末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