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陈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职场十年(6):文化冲击

(2007-07-17 18:39:24) 下一个

去了 C公司,才深切体会到什么是不同的企业文化。

C公司是老牌的传统企业,去之前做好思想准备,不指望他们像B公司那般奢华和活泼,但初来乍到还是被他们的节俭和保守吓了一跳。独立办公室自然是想也别想了,我的老板G是division manager一级的,照样是坐隔间,只是他的大一些,有转角的办公桌可以让下属汇报工作时有个落脚之处。我等新人当然是坐暗无天日的边边角角、或是人来人往的交通要道处(后来不到一年我被调至临窗的座位,不少人好生羡慕呢,我自己也很是感激涕零了一番)。我去领文具,秘书一点点数给我:三支圆珠笔、两支铅笔、订书机一只、yellow sticks若干 …… 我被她数得心烦,说就这么着吧,应该够了。秘书笑笑地说:不够了再来吧。我心里说我还是省着用吧,免得又来看你数来数去舍不得的样子。想到在B公司,文具随便领,还随时可订购印有自己名字的大小信签、精美记事本,我回国还带了两本给老妈显摆,老妈说还是美国条件好啊!看来也不完全如此啊。

新员工培训时又给了个下马威。公司的 "legency book "三大本; "policy book"一厚本; "dress code"十好几页,图文并茂。在B公司时也是dress up的,但这里是被人随时提醒着:女士的鞋前后都要封口、裙长过膝、裤长及踝、裤腰上只要有袢(loop)就要穿上皮带等等;这种被敲打的感觉很是不爽。 "policy book "要随时带着,每周例会时都要学上一段。公司走廊上、会议室里挂着各任CEO的大幅头像和语录。我当时就想C公司可能去文革时的中国取过经。

一开始工作,我就被另一个部门借去了,头头是个祖母级的女士。祖母级别比G低,所以我挺不高兴,G说:你还向我report,只是暂时帮她工作。我这才勉强去了。

祖母的工作风格是慢条斯理,事无巨细都要开无数个会、掰开了、揉碎了才算罢休。我那时新来乍到,有几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味道。记得有一次晚上八点她要和我review一份文件,我 眼睛瞪得 比铜铃还大:我说现在八点了呢(我以为她忙昏了,没看表)!她镇定自若地说:“可是我们白天没来得及做这事不是吗?” 我把眼睛瞪得更大一点说:“可是我已经加班到八点了,你还要继续开会啊?!” 祖母的笑容只剩下一丝丝了: “可是我们必须在明早八点之前送出去,不是吗?” 我还有什么选择呢?很想学着她的调调说:“可是你很不通人情,不是吗?” 当然我没敢说,可心里这个气啊。

后来才明白,在C公司,在工作上不分昼夜的人多得很,这也是C公司的特色和强项之一。有一次在连续加班数日后,到了天黑一群人还是没有走的意思,我悄悄问同事A:今天还要stay late吗?A心平气和地说,这个问题已经影响公司的business了,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我只能斩钉截铁说:明白了!就差像小日本那样再陪上一个九十度鞠躬了。不过后来发现,在C公司有个好处是老板好当,加班什么的根本不必对员工过意不去,甚至不必提出要求,只需强调问题的严重性,员工会自动留下,像A那样自觉自愿地加班不是新鲜事,我后来好像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后话)。如果不是大规模的加班,晚饭也不必买,员工会自己解决或是根本不吃。那像我以前在B公司,赶上个加班老板恨不得给大家作揖,一个个还会摆脸。

回到主题,当我对祖母气得牙痒痒之时,她对我这个纽约来的大小姐肯定也头疼得很。没过多久,她就把我转给了另一个 “更需要帮助” 的人了。此人火爆脾气,姑且叫他“小炮仗”吧(没有恶意,只是觉得有个别名比较亲切)。“小炮仗”大学一毕业就加盟C公司,不到四十工龄已有近二十年了(这也是C公司的一大特色:很多人都是从年轻做到退休,从来没动过窝,C公司就是他们职业生涯的全部和唯一,不忠心才怪)。“小炮仗”出名的有两点:一是聪明;二是脾气大。我刚去就先耳闻目睹了他的脾气:他会拿着下属写的东西,敲着人家的桌子毫不留情地当众说:This is not acceptable。我当时编制还在G名下,所以“小炮仗”并不是我直接老板,不过我也着实被吓了一大跳,想着如果有一天他来敲我的桌子,我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这么连气带吓的,我禁不住怀念起以前在B公司的潇洒日子来了。偷偷给B公司的project manager B打了个电话,才知B公司的IT已经彻底改朝换代了。当时我握着电话,嘴张成“O”字半天合不拢。不久前的圣诞节刚和大多数同事互致节日问候,连CIA姐姐还字正腔圆地用粤语给我说“恭喜发财”呢。这下可整个一个树倒猢狲散啊。

事情的原委是:凯文(system manger)走后,来了一个大侠H,这人块头大、本事大、来头也大,慢慢地把自己原公司的人一个个带进来。正好法裔的director在我走后不久也另谋高就了,H就把自己的老板搞来顶替,然后哥俩放开胆子鲸吞,很快炒了CIA姐姐和另一个manager,俄国女士(associate director)知趣地马上开溜到另一个部门去了,底下的小兵们见大事不好,纷纷开路了。现在上上下下几乎都是H的人了。B是个优雅的老太太,她说我不走,如果H聪明点也不应该让我走(B的故事值得以后写一写)。

我俩唏嘘感叹一番,互道珍重。吃回头草的企图是破灭了。想想死心塌地在 C公司适应吧 。慢慢倒是发现没有那么糟,而且另有一重天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nywalker 回复 悄悄话 C firm is horrible - micro managment + work overtime != productivity.

Hope the bonus and pay compensate the effort. Otherwise, it's just a temporary place holder.

Interesting article though.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summer妹妹:你说得好sweet,我那里有你说得那么好。把你的心路也写出来分享一下吧。

Robert:谢谢鼓励。

卡琳:也向你问好!谢谢你喜欢。
卡琳 回复 悄悄话 默默,喜欢你的文字!精典!真诚!亲切怡人!谢谢分享!
祝好!
罗伯特·德尼罗 回复 悄悄话 nice lady, great article.
SummerOf9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让人身临其境.我工作的公司也差不多,是有名的industry leader,最朴素的office supplies,很少很少单人办公室.我是在两年多快三年的任劳任怨之后才得到了现在的office,很大的窗with city view,是这栋楼望出去最美的一面view.同事很羡慕,不知情的以为我级别很高(偷乐一个),这让我很受用,今年没给我升级我也忍下了,明年吧.其实加班有苦有乐,很能增加同事间的感情(maybe affections too, you know :-).我现在也学乖了,不再全马力地干,以前我是一星期的活两三天干完,一干完就交差,然后又干新的.现在是干完后歇个一天半天的才交活,当是self quality control吧,倒也问心无愧.
职场上的进退上下大波小澜中我成长了很多,看你的文章竟象重温自己的心路历程(当然我accomplish的远比不上你的),也学到很多东西,给我很多启示,看得我欲罢不能.
不能不说,你照片上的美是我最希望自己能有的那种.
YOU JUST GOT YOURSELF A HUGH FAN!
陈默 回复 悄悄话 若只如初见:谢谢你喜欢。

Due妹妹:律师的工作好辛苦啊,不过可能熬几年就好了吧。我的工作还算有张有驰吧,需要加班时也早就无怨了。

看人世间:谢谢你的夸奖。我也谈不上有修养,不过不久前我老板说我适应这里的文化,我看我是被洗脑了吧。

风中秋叶:谢谢。苦中作乐吧,我的加班多半是"Moral support",我就把它当party了。
风中秋叶 回复 悄悄话 有趣!只是这样老是加班实在无趣!
看人世间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啊.才女加美女. 你说的这个C公司象我以前工作的一个公司.大家每天自觉加班,即使没事做也坐着,让我实在受不了.当然无加班费了.领取办公用品更是小气.因我做事快,所以头就给我很多事做(怕我下班后跑了),我的文件实在太多,多领两个夹子,那位会计就给我出难题,我和她吵了一架.干了一年,我实在受不了,就找个理由辞职了.你可真有修养.当时我很是羡慕那些有修养,能容忍的同事,可我不能.当然后来他们也找到好的工作. 好人自会有好抱.祝你好运.
DueProcess 回复 悄悄话 上个星期我干了80多个钟头,礼拜六日老板还不满足让我加班,我问他要到几点,他说干脆给我弄个cockpit我就在office睡得了,把我气得,就跟他说你丫别既往死里用人,又不给我加班费,还开这种玩笑,气得我从公司出来浑身发抖,后来第二天他跟我道歉了。现在看你这篇,怎么好像这种事情还司空见惯的?我那样算是耍大小姐脾气吗?唉,看来大家都不容易,我一个刚出炉的还是孙子一点吧。嘻嘻嘻
若只如初见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到了!写得精彩,让人仿佛身临其境其境.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