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陈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我很少追国剧,以前完全不知道高以翔。看到他的噩耗,非常惋惜和心痛。一个高高帅帅、健康阳光的年轻人,出了这样的意外,他的父母亲人心都碎了,余生的日子怎么熬过去啊。 因着这个原因,想看看他的代表作《遇见王沥川》,聊表我一个陌生观众对他的怀念。 这一看,还真看进去了,跟着哭哭笑笑好几天。 如果我说:我看《遇见王沥川》,其实是穿越回去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年,我基本上没有症状了。Metoprolol缓释片的用量也降到最小剂量25mg。我的帅哥医生M依然给我续药;大主任S说可以停药,如果再犯病就再捡起来吃。我比较保守,觉得还是吃着放心。而且根据我的"大事记”,今年二月和九月还是出现两次心悸的症状。不过现在知道如何应对,没有去医院瞎折腾,自己休息一下就过去了。 这突发性/偶发性的功能性心律不齐,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对我来说,挣多少钱、多大的事业、众人喜不喜欢我、自己是否红颜老去......这些从来都不重要;中年以后就更是浮云。唯喜欢身体清爽、心态怡和的感觉;唯希望自己和家人的日子平静顺畅。现在,这个心乱的问题妨碍了自己和家人,我必须想办法克服。 看了八个医生了,一致的意见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功能性心律不齐;也一致认为我没有消融手术(catheterablatio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班后,每次去曼哈顿看病就得请半天甚至一天假。于是想找个当地的医生,免得请假不说,真的感到不适,也不至于远水解不了近渴。 先去了口碑很好的一家大医院约到心电专家G,是位高个戴小帽的犹太医生。任何人物关系都是一种缘份,医患关系也是如此吧。G是个沉稳的人,说话也靠谱,但我察觉出他没有收治我的意向,我也没有再去看他的愿望。于是,一拍两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健坛有朋友问及国内看病的情况和费用,我就插播一下。 总体来说,我对国内看病和检查的经历很正面。医院人多,很多事情都得靠家属,这个是事实。但实行网上挂号、各项服务扫码之后,不再有人贴人排大队的情况了。专家号提价了,南京有些医院的顶级专家号400/500RMB,价格高了但是透明了,提前在网上完全可以挂上。一般专家号也就是三五十而已。 大家看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说完了国内的大神们再说说美国的。 回美后即去纽约曼哈顿看心脏专科,是我做医生的朋友推荐的诊所。可惜她推荐的名医约到一个月之后。保险公司把国内Y医生开的假砍了一大半,我必须拿到新的医嘱才能续假。于是约了同一诊所的另一个医生M。从此,帅哥M就成了我的cardiologist。 帅哥很认真地看了我自制的"病情大事记"。在我自学了民科知识后,也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迄今为止,我看过八位心脏专科医生:国内四位,美国四位。把这八大仙排队说道一下。 去了安贞,排队、拥挤、医护人员都一溜小跑......人太多、节奏太快了。我觉得喘不过气来,想着这下真要倒这儿了。 见到心电专家H,他边问诊边翻看我的病历:"谁让你做冠脉照影的?没必要!"然后把护士唤过来给我做个心电图,说:"做时间长点,争取抓到室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国和家人开心团聚。虽偶有发作,但不像在美国时晕得那么厉害。不想让家人担心,就没提看医生之事,药也没吃。 有一天吃午饭时,儿子说在家也没事,去做个心脏彩超吧。他怕舅舅(我哥)担心,特地说在美国体检得约好久,很多项目即使有保险自己也还得付些钱。我俩都没提头晕的事。 我哥一听很热心,第二天就带我去了家附近一家三甲医院。 当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言:这会儿聊心脏的事,很有蹭热点的嫌疑。 我这人没什么想像力,不会编故事;也不喜八卦别人。所以在博客里只能聊自己的鸡毛蒜皮。有时候看到一个大新闻或小事件,会突然想:我好像也有类似的故事哎。于是就冒出点想法写一段。 两年前我也和自己的心脏较劲了一下。由此知道,人到中年,不能再无忌和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上星期五,参加了部门两位印度年轻同事的婚礼。 到了我这个大妈的年纪,参加小辈的婚礼是稀疏平常的事情。部门里来来往往总有些年轻的印度consultants,近年来也参加过一些他们的bridalshower,babyshower等等,对他们花团锦簇的庆典也不陌生。 但这对同事谱的是办公室恋曲。对于讲究门当户对的印度人来说,短短的两三个月,两个年轻人就敲定了终身大事,还是很神奇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