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中评观察:中美峰会猜想,北京需要格外谨慎

(2017-04-05 22:10:48) 下一个


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

      中评社香港4月6日电(作者 周舟)近日来,新加坡几乎所有的政治论坛都被一个主题吸引:中国习近平主席即将访美,两国首脑即将进行第一次会谈。海湖庄园将吹动怎样的四月之风。

      习近平和特朗普将谈些什么?

      中美首脑的第一次会谈,应当是两国表现礼貌、表达善意的良好机会,两国领导人都有将国内、国际的压力转化为动力,以确保会谈顺利进行的强烈愿望。双方将会涉及朝鲜、贸易问题、南海问题。但是,特朗普会在南海问题上真的对中国施压吗?这显然值得怀疑。随着朝鲜问题的不断升级,美国外交的重点已经从奥巴马时期的东南亚转移到了东亚。

      中方会将工作重点放在稳定两国关系、避免贸易战方面。希望特朗普公开确认“一个中国原则”,还可能提出希望美国在国际贸易、气候变化问题上成为“负责任的大国”(stake holder)。作为交换,中方可能会在贸易问题上做出一些让步。上周,中国银行行长周小川的相关发言被外界认为是为习主席访美铺路。周小川提出在美方做出某些相应让步的情况下,中国可以与美国商讨在金融、保险等行业进一步开放的问题。作为“安抚外交”的一部分,中国方面很可能借此机会与美国大型制造业公司签署一系列可能涉及数额相当惊人的合同,并且表达出希望能参与特朗普提出的美国国内大型基础建设项目的愿望。

      至于美国方面,双边贸易包括贸易赤字、人民币汇率问题,和朝鲜半岛核问题将会是特朗普对中国施压的焦点。根据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以及执政后所发的推特,可以知道他想要中国做出让步的事项名单很长;相反,他能够给予中国做出交换的礼物名单却相当有限。

      首先,特朗普可能会再确认“一个中国原则”。虽然预计新政府会在近期宣布对台军售的新项目,但基于其在台湾问题上的反覆态度,特朗普口头上再次确认“一个中国原则”是完全可能的。

      其次,随着朝鲜核问题的恶化,很多美国智库、专家纷纷提出各种版本的解决方案。虽然这些对策的内容不尽相同:从容忍金政权的存在;到帮助朝鲜内部温和派上台;或者是美国保证朝鲜(全部或一部分)会继续充当中美军事缓冲区,但其核心都直指同一个关键——“美国可以向中国做出某种保证,以此减少中国在朝鲜半岛安全问题上的焦虑,最终换取中国的合作”。中美元首的首次见面难以深入磋商朝鲜问题,但存在美方可能会做出这方面暗示或者提出相关思路的可能。若果真如此,这无疑将会给中美双方在朝鲜问题的合作营造更大的空间。特朗普4月2号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也给出了一定的暗示:“中国对朝鲜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中国要么会帮助我们对付朝鲜,要么不会。如果中国和美国合作,对中国绝对有好处。如果中国选择不合作,则对各方皆不利。”而最出乎意料的是,美国国务院前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陆士达(Stranley Roth)近期在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一次演讲中还提到了对华军售问题。他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放宽对华军售,可能会成为特朗普政府安抚中国的手段。一方面,美国可以继续实施其东北亚政策,例如,“萨德反导弹系统的布置,进一步加大对台军售,同时也不至于过度激怒中国;除此之外,多卖军火,这对增加军费预算有利”。这种提法虽然有点不太寻常,似乎也符合特朗普的逻辑。

      整体判断:这次习特会谈,不太可能提出新的口号来描述和指导中美关系的现状和发展。除了因为美国新总统本身缺乏战略思维外,但更重要的是由中美两国内部战略界、外交界相互认知陷入低谷的现实所决定。现在华盛顿整体对华态度消极,大部分专家认为中美两国出现战略和解,或者是重大战略政策合作的可能性渺茫。

      习特会面的风险评估

      两国两领导人的首次会面,选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Mar-a-Lago)而不是白宫,既是中国的明智之举,也带有一定的风险。

      好处在于:在中美两国之间尚未清晰了解相互的战略意图和政治规划时,带有一点私人性质的访问,作为开局无疑是合适的。这种风格符合中国的文化和习惯,也与特朗普个人的作风匹配。现在的华盛顿圈子内居然没有多少关于官员任命的传闻,这和以前一有新总统上任,相关重要职位候选人的流言满天飞的状况完全不同。种种迹象表明,特朗普的核心圈子是相当封闭的,特朗普与情报机关、国务院、国会、军队的关系十分疏远,就更别提与智库或研究机构的关系了。因此,这种带有私人性质的会谈能有效帮助中国直接与特朗普的核心班底建立起联系,特别是与特朗普的女儿、女婿、总统顾问班农以及总统的经济顾问们,在这些特朗普最信任的人之间建立起互动关系。

      然而峰会也存在两类风险:

      1)如若双方谈的不好,开局不顺,会使得中美关系的发展更为困难。可能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主要有两个:首先,特朗普在贸易或者南海问题上的态度过于强硬,导致中国领导人难以下台。如果特朗普坚持中美贸易不公平,要求中国立即做出妥协,否则美国就会提升对华进口关税。这样的开局可能会使得中国难以招架。就像他之前在和德国首相默克尔的会谈中以及记者会上,公开谈及德国欠北约军费的问题一样。其次,不少专家提及,难以想象习近平与特朗普之间会出现什么化学反应。特别是习近平主席之前在达沃斯极为成功的发言,充分显示出中国在国际领域要更有作为的意愿和决心。相信特朗普不会对中国维护国际体系的相关言论感兴趣。因此,双方领导人接触后交流平淡,相互反应冷漠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2)双方谈得太好,甚至特朗普对华态度突然友善,这也会引发外界的猜疑。

      现在特朗普尚未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外交团队,大量的政府高级职位空缺;缺乏明确的外交政策框架;且国内树敌无数;民意低迷。如果此时中国与特朗普的关系过于紧密,可能引发美国国内政治的反弹。现在华盛顿内部对外政策、对华政策都存在严重的分裂,各方就美国对华战略远没有达成共识。近期,华盛顿内部就存在很多对美国国务卿泰勒森之前访华的批评,认为泰勒森完全被中国牵着鼻子走。面对特朗普这样一位情绪起伏的人物需要格外谨慎。应该尽可能的保持这次访谈的官方性质,避免是私下和特朗普达成某种“秘密联系”的印象。要警惕特朗普与普京关系的教训。特别是现在华盛顿还有人质疑特朗普的女婿家族与中国的所谓生意关系是否会涉及利益冲突。4月3日美国纽约时报头条新闻就是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与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接触密切,两人秘密的安排了整个会谈。

      基本判断:这次中美首脑的首次会面,最有可能会在相对温和的情况下进行,以双方就两国关系的重要性和合作性再次做出确认的前提下结束。特朗普虽然对华态度强硬,但他主要想和中国讨价还价,在和中国做生意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优势,尽量占有更多好处。他所关注的双边纠纷更倾向于议题导向性质,目前看来并不重在对华实施战略围堵。同时,特朗普的政府表现出不太在意地缘政治的倾向。这与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存在本质上的区别。例如,奥巴马的TPP意在限制中国在国际经贸体系上的话语权,边缘化中国;而特朗普对要成为“太平洋总统”并没有显示出特别的兴趣,这也意味着未来4—8年内,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竞争态势具有更多可以讨价还价的空间。

      (本文作者周舟为新加坡国立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博士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