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胡继平语中评:习特会后,美国对朝鲜难动武

(2017-04-12 00:26:30) 下一个

      中评社北京4月12日电(记者 束沐)在刚刚结束的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中,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就共同关心的中美双边关系与地区问题进行了深入广泛的沟通。在当前朝鲜半岛局势不断紧张的背景下,如何看待此次“习特会”对半岛问题的意义?东北亚问题研究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胡继平在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习特会”的积极意义在于稳定中美关系的大方向,为中美今后在朝鲜半岛问题上进行合作奠定基础。

      胡继平指出,美方对朝发起的任何先发制人的打击都极可能引发半岛全面战争,这是中俄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与日韩两个美国盟友都不愿意看到的。他认为,各方应认真考虑中方提出的“双暂停”解决方案,该方案虽然可逆但也是可行、有意义的。而他预判,以特朗普的风格,美国对朝不排除直接接触,但可能会经历一个先硬后软的过程,对朝示强后再观察是否有沟通机会。

      “习特会”具体共识虽少 但确定了中美合作大方向

      东北亚局势与中美关系具有密切的关联性。问及此次“习特会”最引起注意的会晤成果,胡继平对中评社表示,此次会晤的积极意义在于稳定今后一段时间的中美关系。“总体来看,这次两国达成具体一致的成果并不多,主要着眼于确定中美关系发展的大方向,在这方面成果引人瞩目”,他举例,中美决定建立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在朝鲜半岛问题和军事交流等领域也达成了一些具有积极意义的共识。

      他分析,由于特朗普上台前针对中国在汇率问题、提高关税等议题发表过一些言论,之前外界都关注美国是否真的会采取这些措施,“如果采取的话,不仅会影响到中美两个国家,还会使地区甚至世界经济发生地震”。他认为,中美通过这次会晤,达到了使双边关系在一个基本稳定的框架下发展的目的,这有利于今后双方在朝核问题和东亚安全方面展开进一步合作。

      习特就涉朝问题沟通 为下一步合作解决打基础

      此次“习特会”的涉朝内容无疑是外界关注焦点。对此,胡继平告诉中评社记者,在朝鲜半岛问题上,从公开的信息来看,这次会晤上双方也许没有谈很细的东西。他注意到,美国务卿蒂勒森会见记者的时候提到“如果中国不能就此(朝鲜问题)与我们密切合作的话,我们也将会、而且也正在为自寻出路做准备”。他认为,蒂勒森并没明确表示这句话是元首会晤中提到的内容,“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朝鲜问题上,双方虽然没有达成具体一揽子解决方案,但在大的方向上,双方都进行了有意义的沟通”。胡继平表示,在此次会晤中,中方坚持了在半岛问题上的三个原则,据说特朗普对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担忧也表达了理解。他认为,双方的沟通总体上有利于下一步在朝核问题上进行合作。

      胡继平认为,特朗普的对朝政策目前还处于一个逐渐形成的过程。他指出,特朗普上台不到三个月,一般来说,新政府政策的形成需要半年时间,同时,新政府一些关键岗位的官员还没有到任,所以特朗普政府对于朝鲜半岛的政策还处于一个内部讨论形成的过程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美国与中、韩等方面沟通,对朝鲜进行试探,都将是内部政策形成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这个过程中,中方把自己我们的想法、原则和担忧向美国摆明,是非常必要的,也是有意义的”。他认为,此次会晤虽然在对朝“具体怎么做”上没有达成成果,但会打好一个基础。

      对朝动武比打击叙利亚难太多 中俄日韩都不愿陷入战争

      特朗普在“习特会”间隙发动了对叙利亚空军基地进行打击的指示,这是否对中国暗示,美国也可以不顾中方对朝鲜动武?对此,胡继平分析,首先从国际上来说,叙利亚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并不具有可比性。他认为,对美国来说,有限打击叙利亚的难度较小,但攻打朝鲜的难度要大很多倍。

      “因为叙利亚主要是美国和俄罗斯介入较深,而朝鲜半岛是一个火药桶,大国利益在这里密集交汇,各方立场又不一”。胡继平指出,中俄两个安理会两国常任理事国首先就反对武力解决,而日韩作为美国的盟国实际上也不会赞成用武力解决;无论是民间还是政府,日韩两国都不希望朝鲜半岛发生战争。同时,在军事报复能力方面,叙利亚和朝鲜也非常不同。

      胡继平指出,特别是韩国最为担心。“如果战火燃起,首先受到冲击的肯定是韩国,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举例说,不完全排除美国和韩国共同策划斩首行动、外科手术打击朝鲜核设施等行动的可能,但这些危险举动极可能引发全面战争。

      “萨德”挡不住朝鲜火炮 特朗普喊打或为交易手段

      “可以这么说,朝鲜半岛几乎就没有‘斩首行动’之后战争就停止的可能性,非常容易引发全面的战争”。胡继平强调,韩国非常清楚,即便有“萨德”也无济于事,因为朝鲜的火炮就可以直接打到首尔,美韩不可能在行动的同时完全清除朝鲜的火炮阵地,而韩国有相当部分人口与经济都集中在首尔,因此难以承受朝鲜方面的军事报复。

      与此同时,日本虽然距离稍远,但也不希望发生战争。所以胡继平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若只有美国一方有意愿的话,这场仗很难打起。除了中俄的态度外,美也不得不考虑盟国的担忧,故其付诸实际行动的可能性较小。

      胡继平说,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也许会在进行大交易之前,发出一些强硬言论向对方施压,所以不排除美对朝炫耀武力的行为,但实际发动战争的难度仍然很大。他还指出,虽然历来共和党政府对外发动战争的几率较大,但特朗普并非传统共和党人,他在选举时也强调美国正因为过去把过多的钱花在打仗上,而影响了国内基建与经济发展,所以他恐怕并非真的有意愿令半岛一发不可收拾。

      中方“双暂停”方案可行 但近期实现难度较大

      应对朝鲜半岛问题僵局,中方提出“双暂停”方案以期阶段性解决问题,该方案说服各方接受的可能性有多大?对此,胡继平认为,说服各方接受“双暂停”是有基础的,就是双方都要做出让步,因为只要求一方让步,是不可能解决朝核难题的。“比如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器,就不能不考虑朝鲜面临的严重外部威胁,否则单方面压制朝鲜要求他弃核,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他告诉记者。

      胡继平指出,美韩军演对于朝鲜来说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压力,而且近年来军演层级升高、力度越来越大。他介绍,过去军演以防御性为主,现在逐步变成以进攻性为主,其中包括斩首行动演习,进攻性信号非常强烈,这是对朝鲜很大的压力。所以,他认为,“双暂停”方案对美韩来说,放弃或缩小军演规模的损失其实并不大;只有第一步让朝鲜停止核开发活动,同时减小他的安全危机感,才有可能让其考虑弃核问题。

      “当然,仅仅通过停止美韩军演让朝鲜放弃核武器是不可能的,但让其停止核武器试验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胡继平指出,美韩停止军演与朝鲜停止核试验、导弹发射都是可逆的,因此有其脆弱性,但它仍然是缓和局势、建立信任的重要一步,有利于引导事态向积极方向发展。同时,也正因为“双暂停”是可逆的,实现起来就相对容易一些,具有可行性。当然,近期实现“双暂停”还是有难度的,特别是美韩方面阻力可能更大一些。

      胡继平表示,特朗普曾称可以与朝鲜对话,本次“习特会”中美双方也表示将努力寻求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但这并不排除半岛在短期内出现紧张。他预判,美方有可能会对朝鲜示强,再观察能否与其进行沟通,“先硬后软”可能符合特朗普的谈判风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