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些居

有些些欲说向黄昏,西窗竹。
个人资料
正文

闲话法学院(五)学而优则“仕 ”

(2016-11-10 19:00:14) 下一个

法学院的第一年如同置身地狱,课程紧张人人玩命,皆因毕业后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基本取决于第一年的学习成绩。Columbia、NYU 的学生为进大律师事务所拼到GPA小数点后两位数,Y、H、S 的优秀学生则眼盯着联邦上诉巡回法院法官助理(Clerk)的位置卯足全力。

为了减少竞争鼓励学生不是为高GPA而是按自己的兴趣选课,YLS在2007年率先改革评分规则,第一学期所有课程只有 Pass/Fail,之后用 Honor/Pass/Low Pass/Fail四级评分替代传统的 A-F 八级评分,不再计算 GPA。SLS和HLS 也分别在 2008和2009年采用类似的评分规则,只是名称略有不同。SLS 在Honor之上增加了一个“Book Award”,对于人数超过十五人的课,教授可以根据情况每十五人最多给一个 “Book Award”。与“Book Award”相对应的是 HLS 的 “Dean's Scholar Prize”。新评分规则保护了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Fail是不可能的,Low Pass基本绝迹,没有了小数点后两位数的GPA,即使大多数课程都是Pass也并不难看),但对成绩好的则不太有利,令雇主较难按成绩区分学生。尽管如此, 鉴于名气, Y、H、S 的学生找工作时依旧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 而其它法学院则基本上维持传统评分规则,利于他们的高分学生与Y、H、S的竞争。

没了GPA,YLS和SLS不再授予毕业学生 Order of the Coif(Top 10%)或拉丁毕业荣誉,但HLS不仅保留了拉丁毕业荣誉还在变革后仅仅一年就悄悄地将Prize/Honor/Pass/Low Pass 按5/4/3/2 计分。依此计算的GPA提供给招聘单位,但却不在成绩单上列出,也不告诉学生。再次修改过的评分规则被悄悄地塞入了2010年学生手册,引发了很大争议。

法学院,尤其是著名法学院,优秀学生的理想职业之路是毕业后先做一年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助理,极其优秀且幸运者再做一年被认为是法学院毕业生“最高荣誉”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助理。之后,职业之路四通八达。若想去大律师事务所,起薪和已工作了两年的一样,另有签约奖励三十多万。几家最负盛名的律师事务所和联邦司法部的热门位置只雇用做过巡回法官助理的毕业生。

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法官每年每人最多招四位助理。全美十三个上诉法院共有一百七十九位法官,其中十来位极具声望者因每年都能把自己助理中至少一人输送到最高法院做大法官助理而被称作 “Feeder Judge”,其中最著名的几位(如 Merrick Garland,被 Obama 提名的大法官人选 )每年可输送自己的三位甚至全部四位助理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Scalia去世后目前暂时只有八位)每年每人招四位助理(首席大法官本可以招五位),另有三位退休大法官每人可招一位(但O'Connor 已经停招)。所以,目前最高法院只有三十四个助理位置。

1L后暑期伊始,Feeder Judge 和其他一些著名上诉法院法官就开始遴选两年后的助理。竞争异常激烈,通常只有著名法学院成绩拔尖者才能得到机会。法学院专门有教授负责法官助理推荐。他们首先凭成绩(外加Affirmative Action) 挑选学生,再根据可利用的关系、地域联系、甚至思想倾向等将学生推荐给合适的法官,同时兼顾学生意愿。 最优秀的学生被推荐给最著名的 Feeder Judge。法学院通常会安排合适的教授(著名、与法官相熟识等)直接打电话给法官为学生游说,而Feeder Judge 一般只考虑有电话推荐的学生。法官面试除了考察学生的求知欲、专业能力和潜力、思想倾向等,更是在衡量其最终被大法官录取为助理的几率。Feeder Judge 助理的录取通常在1L暑假六月份就结束了,而大多数其他法官助理的录取可持续到一年多后。

YLS第一个学期所有学生都同一个Pass分数,1L后实际上只有一个学期的成绩,因此高下难分。与SLS和HLS相比,YLS 学生与教授的关系和各种 connections 对拿到著名法官助理位置更为重要。SLS 每届学生约180人,分成六个班,1L结束前每班学习最优秀者被授予SLS的最高学术奖—— Kirkland 奖。院长给六名获奖学生并抄送全院教授的祝贺函中专门提醒他们将获奖放入个人简历。HLS 则在 1L和2L结束时,分别为GPA最高的两位学生颁发著名的Sears奖,毕业时成绩排名前 10% 者获得 magna cum laude 荣誉,排名第一的被授予summa cum laude。

年轻人思想一般都比较开放,大学,尤其是东西两岸的,更是自由主义者的摇篮。法学院学生中思想倾向自由化的占大多数,而法官中民主党共和党任命的约各占一半,这就使得思想倾向保守的优秀学生略多了点机会,被戏称为法官助理录取过程中的 Affirmative Action。另外,HLS因为仍然计算GPA,他们的优秀学生在与YLS和SLS的学生竞争时有一定优势,例如Sears奖学生通常提前两年多就可以拿到最高法院大法官助理位置。大法官中Kagan和Roberts最看重学习成绩,又都毕业于HLS,Sears奖学生通常都被他们早早招到麾下。

夏日长,事亦多,法官助理申请结束后不久又迎来了八月,第二个暑假律师事务所暑期工作的申请,但能去什么样的事务所依旧要凭成绩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czhz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涨知识了。遗憾的是没看到“仕 ”, 法官助理不能算“仕 ”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