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些居

有些些欲说向黄昏,西窗竹。
个人资料
博文
为期一年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法律助理一职是年轻法学院毕业生能够期待得到的最具声誉的工作(theholygrail,themostprestigiousgiganylawgraduatecanget),也是最难得到的机会。大法官的法律助理被视为业界精英(thecreamofthelegalcrop),他们直接受教于大法官,参与处理美国社会最重要有深远影响的案件。他们的工作包括审阅遴选案件、就案件做研究、写备忘录、起草意见书,等等。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23 07:12:47)
一部《青春之歌》只记住了一句话:“北大,北大,不怕,不怕”。 民国时期社会动荡,那时候的北大海纳百川,那时候的校长向当局担保讨要因游行抗议政府而被捕的学生,傲骨嶙峋。“北大,北大,不怕,不怕”。 改革开放初期百废待兴,我们的北大兼收并蓄,我们的师长包容了我们的不合时宜甚或“离经叛道”,仁厚宽慈。“北大,北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4-04 07:47:28)
投笔心意决。更何况,少年热血,报国心切。张北重庆留迹处,夜夜囊萤映雪,苦把那美帝语学。飒爽英姿方几载,又转业科委国务院。教科文,引进办。 一生工作多变换。从未有,困难低首,繁难推后。巴黎风云舒又卷,华府樱花似雪,马德里翩翩舞袖。对错积极不记恨,勤栽花休将针刺血。享耄耋,西乘鹤。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04 07:35:45)
五十六载春秋,五十六载携手,相知相恋,共祝白首;五十六年风雨,五十六年同舟,骋才华夏,展翅美欧。安息吧,亲爱的爸爸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03 17:46:51)
儿时我趴在你的背上或坐在你的臂弯,常常顽皮地把下巴放在你的肩胛骨上硌来硌去。妈妈在法国工作的那一年半里,每到周末从幼儿园回来,晚上要抱着你的胳膊才能入睡,白天则要你带我去中山公园里的游乐场坐飞机和汽车,去甘家口的西餐厅喝冰牛奶。你喂我吃饭,陪我做游戏,为了我不孤单,请来邻家的小姐妹陪我玩。妈妈回来后我们一起去买家里的第一辆自行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娇宠,温暖,欢笑;包容,委屈,伤心;家的感觉渐渐没了。割不断的血缘,抛不开的亲情,舍不下的旧巢。妈妈走了,爸爸也走了,旧巢没了。真的没了,再也没有了,旧家燕子何处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6 11:42:20)
巨大巨大的大厅里落地窗外鸡蛋大头型状湛蓝色的凸起的水面,看不见边的游泳池(?),大厅落地窗左角是售票处,外子去买了五张票,走回落地窗前说着什么。忽然又变成了弟弟的声音,弟妹走来站在一边提起内侄。正在这时,爸爸从大厅深处走来,穿着浅色的便裤,神色轻松,面带微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5 19:44:25)

走了,又走了,都走了,这回走得更远,又留下了我们倆,再也不会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0 13:11:04)
我答应过你到那时候我会陪着你,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流行全世界的武汉肺炎把我隔在了大洋的另一边。我以为提心吊胆的熬过了2019年就能打破每两年送走一位老人的不幸,谁知天命无常还是没有跨过这道坎。你喜欢吃的巧克力还堆在储藏室里,预计重新通航后的机票已经订好,你得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啊,爸爸!你为什么不再等等我,爸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08 15:48:12)
行不得也哥哥。尸位素餐要颂歌,殃民祸国又如何?百姓血泪当酒喝。飞不起,可奈何,行不得也哥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