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吃亏是福

(2019-10-07 11:31:42) 下一个

吃亏是福

我一直记得,在我父母旧居的客厅里,四面墙壁上除了挂着父亲自己的两幅作品,一幅他的早期油画作品,一幅相对成熟的木刻作品之外,剩下的两面墙上,一面堂堂正正地挂着郑板桥的两幅著名的字句:“难得糊涂”和“吃亏是福“。另一面墙上挂着从祖父的老屋里摘下的匾额:深柳书屋。黑亮的匾木上那四个烫金大字煞是威严。

那两幅字显见是郑板桥的字体,不知道父亲从哪里誊抄下来,黑底白字,裱糊时还有意做了旧,显得很有年代感。

我在十岁左右,父亲就开始跟我解释这两幅字的含义。说起来,这两幅字应当是父亲留给我的家训了。

难得糊涂,我小时候是一直不懂的,那时候讲求的是明察秋毫明辨是非。及至尝过人生百味的如今,也不得不坦诚地说,糊涂对我来说还是有点难,谁叫我天生在某些方面有一根敏感的弦,便是我想糊涂,一些真相依旧会纷至沓来地来到我的面前,不容我闭眼回避,不容我糊涂。想来用母亲的话说,是试炼。

那么就只有装糊涂一条路可走了。所以有时候在我心里暗自把这四个字的箴言添加了一个字:难得装糊涂。人生一路,总少不了一些装的时候,区别只是装得水平高下和装得是否心甘情愿而已。

吃亏是福在我来说是容易懂的,大约我在吃亏赚便宜这种需要算计的方面天生有些愚笨。虽然没有觉悟高到认为吃亏一定是福,但是也觉得吃点亏没什么,谁都想赚便宜,为什么就该我赚便宜呢?何况人生在我眼里是一个漫长的大循环,我一直认为该属于我的终究会一毫一厘都不差地都属于我。

这里的吃亏包括精神的,不与人计较,不去为自己争辩,甘愿为了他人的益处被误解,甘愿割让出精神方面的胜利感给别人。这对我来说稍稍有点难,不过后来也容易做到了——因为争辩是那么浪费时间的一件事,懂得自然就懂,不懂不过是浪费唇舌。而且针锋相对的争辩往往会让人看到出乎意料的丑陋,这是我越来越不愿看到的东西。

其次是吃物质的亏。这在我倒是一点也不难做到。我从小就不太具备对物的占有感,用我母亲的话说,天生近佛。母亲说我小时候,有一次给我五毛钱让我买冰棍吃,那时候冰棍一根不到三分钱。半晌我两手空空回来,母亲问我冰棍呢?我答路上遇见一个乞讨的老爷爷,看着太可怜,我就把五毛钱都给他了。难得我母亲没有训斥我,反倒暗自欣喜:这个小孩的心真难得啊!

可见我真的天生有点傻,并且傻得还挺悲壮:他那么穷,穿衣服那么破,又没有饭吃,凭什么我就要穿得比他好,吃得比他好呢?估计当时的我是这样想的——因为即使今天我也会这样想。

这样一想,割让出物质方面的利益对我来说就一点都不困难了——凭什么就该我赚便宜呢?

但是,凭!什!么!就!该!我!吃!亏!呢?!

这一句铿锵有力的质问来自我的丈夫。

彼时他正在洗澡,我隔着浴帘跟他商量我想买的一套房子的房价。那几天我病得有点重,白天百感交集地发烧,夜里痛心疾首地咳嗽,简直一张口就能吐出一个肺来,再一张口又吐出一颗心来……

在这种情况下我看中了一套房子,房子是在散步时无意中瞥见的,不大但是比现在的住房大一倍半,足够我们住了。一切都在瞬间决定,然后没请房产经纪我自己就出马买房了。

正是在与对方经纪讨价还价的过程中,我跟我丈夫商量回价时,我丈夫隔着浴帘给了我五雷轰顶般的这句话——凭什么就该我吃亏呢?!

我一下子哑口无言地呆立在那里。

洗脑教化果然是存在两级,我算见识过了。我丈夫问的是一个我从未想过追问过的问题。

那一刻就想奔跑着回到我父母的旧居,光亮柔和的灯光下,我的父亲还在,我还是小小的孩子,当父亲指着墙上的那幅“吃亏是福”告诉我要学会忍让时,我问他一句:凭什么就该我吃亏呢?或许父亲会给出我现今回答不出我丈夫的那个答案。

我的确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未站在另一端思考过。在我认为吃亏无所谓甚至是理所应当的时候,我已经丧失了与它相反方向的思考的能力。

我只知道吃亏在我可以接受,吃亏比占便宜更能让我心安。

仅此而已。

仅此足矣。

不过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自己徒手拿下了那座房子,以比我的心理价位,甚至比我丈夫的心理价位还低的价格。

吃亏是福。我按耐住内心里的沾沾自喜,一本正经地严肃着脸,拿买到这个房子的事实教育我丈夫。

不过我总是忘记,人是不容易满足的,就像我丈夫。即使我认为占了天大的便宜,美滋滋得不行,他还是认为他吃了亏。

所以他一言不发,深情款款又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看着我……然后,开始吐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h2003'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去找来看了。其实不识相的何止西风呢,啥风都有不识相的。。。可以吃亏是我们的教养,清晰底线则是我们的尊严。。。与人相处,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满满的学问啊。。。。
ph2003 回复 悄悄话 在东方这句话是对的。在西方就不一定了,参看三毛写过一篇“西风不识相”的文章。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隅清水' 的评论 : 为啥为啥。。。。读你的留言我总是始于清醒,终于糊涂呢?:)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家宴' 的评论 : 嗯,真正能做到糊涂的的确是高人。我只是懒人和笨人,面对真相完全束手无策。。。还是装糊涂简单省心。。。。:)
一隅清水 回复 悄悄话 买卖房还真没有亏賺因为要过两个家庭和经纪律师银行。但一些不成文的协议有亏赢。
Naomi Osaka和她姐小时差点让她那黑爹卖了,他为图省钱让他一个网球教练黑哥们教两闺女,答应将来打球赢的钱分他二分。等Naomi 赢了us open. 这小子真找她要二百万,让全世界骂走。要是女网友小姑娘说句话就骚扰那绝对不允许,网上无正义但有平等--平等是骂出来的--------有些事不能糊涂。
家宴 回复 悄悄话 现在明白了,糊涂的都是高人。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但请直言。。。嗯。。买房就涉及到出价还价吃亏赚便宜啊。。。我写得含蓄,没有具体写明一个愿意吃亏一个不肯吃亏的两个人就价钱方面的交锋。。。小C看不明白完全正常。:)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你不说我还没有注意。我习惯性说赚便宜了。。。。特地上网查了一下,占便宜和赚便宜的区别,占接近白吃白占,赚字说明还是付出心血和努力才得到点便宜的。。。此处我就不标榜我自己了。。。。:))
cxyz 回复 悄悄话 恕我迟钝,没有看明白,买房换房跟吃不吃亏有什么关系…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尘凡无忧' 的评论 :

你打错字了。应该是“占”便宜 :)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带娃是持久战' 的评论 : 反正不该是他吃亏。其实他还好了,虽然不喜欢吃亏,但也不喜欢赚便宜。。。。:)
尘凡无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一隅清水' 的评论 : 我是太任性了,觉得差不多就好了。。。我老公吐血,是因为我的任性他来买单。。。他一想这个就肝儿疼。。。。:)
带娃是持久战 回复 悄悄话 恭喜恭喜。可以问问你老公,应该谁吃亏? :)
一隅清水 回复 悄悄话 很佩服你呀,所以总觉的作家都有独特的人生观! 我自以为悟道实际上是入了光明教做了道士。见了恶还是要打要杀不想吃亏。
西人的民主是打出来的是不吃亏的,如排队的规则---是精神是尊严。
我们中庸文化的吃亏是福来自于天朝一统没有国家的概念,也指--
无关---如村里的五毛五分旗帜鲜明喊吧跟我们无关。
慈悲---对没文化的老太太,由她们去吧高兴就好。
不屑---如对下水道的动物,别说骂看那名子就赃。
------
我这个粉丝不想吃亏---

恭喜买房啊!! 不过你老公是对的,我也一样呀卖房总觉得亏买时就会想是不是做傻事了,想想而已吐血不会,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