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

为真不破,一切已经开始
个人资料
ytwad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NIH美国健康研究院

(2020-05-01 03:33:34) 下一个

本文涉及NIH和下属的两个关键人弗朗西斯克林斯(Francis Collins),以下简称克林斯,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以下简称福西。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1950年出生,美国遗传学家,他主张科学不分国界,知识同属于全人类。2015年访问中国医学科学院,探讨合作其中包括新发疾病。一致同意进一步扩大双方人员往来和交流,尤其是加强对青年科研人员的培养。柯林斯曾写了一篇基因组研究指向COVID-19的天然来源(Genomic Study Points to Natural Origin of COVID-19)。文章的结论现简略如下,无确凿结论,通篇的分析和结论都是可能。“导致COVID-19大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来源是什么?研究人员还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是它们确实提供了两种可能的方案。在第一种情况下,随着新的冠状病毒在其天然宿主(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中进化,其刺突蛋白发生突变以结合与人ACE2蛋白结构相似的分子。第二种情况是,新的冠状病毒在能够引起人类疾病之前就已经从动物进入了人类。”这个结论符合中共宣传的口径。3月26日文章登出,28日在人民网转载,时间配合得很好。

这篇文章的依据来自一篇3月17日发表在自然医药杂志的SARS-CoV-2的近端起源(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作者之一是著名的病毒猎手利普金(W. Ian Lipkin),他曾于2月29日接受过杨澜有关病毒来源的采访,也公开在这次病毒危机中替中共开脱。利普金的依据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2月3日发表的(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和同日发表的另一篇(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这个时候中国学者的论文的结论显然是按着中共的指示写,目的就是让人确信病毒并非来自实验室。一系列的宣传铺垫,最后借外国人的嘴来为中共洗清罪名,这些国际著名学者们被中共深度腐蚀后选择放弃信仰,道德,正义为邪恶开脱。

最近舆论曝光NIH在奥巴马当政期间曾经拨出370万美元来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研究,显然NIH和武毒所有这密切联系,作为NIH的负责人对武毒所的病毒扩散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病毒爆发后NIH负责人发文挺中共,可见NIH已经完全与中共站在一起。一个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支持的美国国立健康机构,竟然与中共配合如此密切,可见中共对美国的渗透到了何种危险程度。

福西是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1940年出生,从1984年开始担任现职直到现在,主要领导烈性传染病毒的研究,该所有员工1300人。NIAID是NIH的下属机构之一,福西是柯林斯的直接下属。他的职业显示福西是美国顶级烈性传染病毒的研究专家,他对世界范围的病毒了解了如指掌。下面的采访福西用了一个新名词Bioterrorist,还说有可能被某个国家故意制造。他又说对人类的攻击病毒历史上看都来自大自然。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了这么久病毒一直与动物和睦相处,到现在如果没有人类的参与,传染性怎么可能会越变越剧烈?不是按着病毒生存的规律是越变越弱,最后达到与宿主和平相处,可是越变越强,杀死宿主,搞了一辈子病毒的福西难道不知道实验室有能力搞出灭人类的病毒?录像片段时长50秒。这个采访发生在2019年11月25日,那时武汉病毒已开始人传人。

1月23日武汉封城,1月29日美国从武汉撤侨,1月31日川普总统决定切断来自中国的航班,现在来看这个决定及时正确。当时川普总统受到各方面的批评,2020年1月21日福西接受电视采访,暗示了他不同意总统的做法,强调这个病毒不会对美国造成严重威胁。一个美国顶级病毒学家说这样的话必然会严重误导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福西当初与中共的口径一致。以下录像片段纪录了福西不愿意看到的历史,时长27秒。

在武汉病毒所的官方网站上有一则2015年的新闻,NIH的郑志明(Zhi-Ming Zheng)以下简称郑,来所交流,在网上搜索到他的履历,不能断定他是关键人物,但因为他阅历特殊,又是NIH的高级科研人员,他在NIH就职期间与中国学术交流中很频繁,与武汉关系密切,所以在此予以介绍。

郑志明,NIH艾滋病毒动态和复制规划的高级调查员,81年郑在国内接受病毒培训,第一次看到一个有成就的科研人员的教育背景是从培训开始,81-84耶鲁访问学者,曾任中国武汉大学医学院病毒学研究所副教授,临床病毒学研究所代理所长(1985-1990)。他曾任中国医学病毒学学会副主席(1988-1990年)。仕途看起来蛮好。自我介绍里没有在美国读过书,没有拿到过学位的,连培训都算上了,应该是没有。只有三年美国工作经验,还能回到美国工作,又在NIH任职?任职期间还与中国频繁交流?

郑的自我介绍合作伙伴名单中包括武汉大学病毒国家重点实验室。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官方网站有郑在那学术交流的纪录,看样子NIH不仅在高层与中共密切合作,也允许自己的科研人员的技术交流,这也符合NIH院长的主张科学不分国界,知识同属于全人类。郑在国内的合作不仅局限武汉,网上的还有很多报道有关他与中国其他科研机构的合作。至于他在武汉病毒研究在科研上帮助多大?大到什么程度?读者自己做判断。俗话说罗马不是一天能建成,武汉病毒所通过获得国际的资金,国际顶级的科研人员的学术交流而让自己研制武器病毒的羽翼越来越发达。按郑的社会阅历他的政治嗅觉不会差,作为行业精英完全能嗅到武汉病毒所在干什么,想干什么?记得当年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当日,在美国的华人杰出科学家张首晟去世,死因至今是迷,张是中科院外籍院士,他的死不可能和中共没有任何联系,中共一向都是卸磨杀驴,为保政权中共的邪恶无底线。但愿郑没涉入太深。

本文揭示的只是围绕谋划潘多拉盒子的一些碎片,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计划。从本文所展示的可以清楚看出在准备潘多拉盒子里的病毒过程中NIH和这些人做了很多支持,使潘多拉盒子越来越趋向成型。

4月30日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是否看到可信度很高的证据证实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川普总统很自信地说是的,他看到了翔实证据。录像片段时长30秒。

据可靠消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携家人已成功出逃并安全到达美国,大家很快会了解到更多真相。

本文同时发表在人到中年时事述评我的中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