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双子

IF YOU CAN DREAM IT, YOU CAN DO IT!
正文

(转贴,挺逗的妹妹)减肥血泪史

(2008-06-11 02:11:08) 下一个
转贴:这妹妹写的挺逗,喜欢这种调侃文风。可惜看不到她其他的文章。 

正文:


我怎么这么胖阿?
最近我时常这样问自己。
  朋友们的答案简单而直接:   
其一,因为你不是小熊,是小猪。 其二,冬眠的小熊什么都不吃,只是消耗脂肪;而你,经常嘴里含着牛奶糖就睡着了你怨谁? 从十八岁起,减肥和失恋一样成为我恒久的困惑和伤痛。

每次洗完澡,我都会像布里奇特琼斯一样站在体重秤上哀号,而每次吃饭,我也像她一样勇猛。印象中,我从来没见过自己性感的锁骨,也从来没见过自己瘦骨嶙峋的手指和伶仃的玉腿。倒是时常有人帮我按摩后背时说:“哎呀,你连算珠骨都摸不到了!”或者,“好舒服哦!你简直是玉蒲团嘛!”这些我都已经习惯了。

直到上一回,和影武吃饭,他对我说:“你干吗在怀里揣着两本书?”当然我身上没揣着书,只揣着肉。我开始发觉问题的严重。胖得风情万种宠辱不惊的是德鲁巴里摩尔,可不是我。

也是从十八岁起,我开始跟顽固的体重做可歌可泣的看不见硝烟的斗争。我尝试过各种减肥的方法。起初,是不吃饭,干饿。这是最痛苦的一种方法,尤其是对我这样一个人生最大理想是吃满汉全席和奥匈帝国大餐的人。对我来说,人生享受不过如此:好看的书,精彩的电影,精致的食物,英俊的男人。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饿了一两天,我就开始满眼发花,看苹果上的商标“无菌”红富士,硬是看成了“无辜”红富士。我觉得我比富士无辜。看的书也不对,我当时看的是《温故一九四三》。三天后觉得社会主义实在是好啊,就出去吃饭去了,排骨鸡腿,双拼。 我也尝试过运动减肥。

我报名了一个减肥舞蹈班,去了三天。每天跳完一个小时的操,我就趴下了。回家之后,什么也干不了,只能躺着喘气。我尝试过早晨起来跑步,坚持了四天。公园里都是老头老太,那是些晚上睡不着早上只好起来的人啊,可是难为我每天都是三点睡觉,一脸恍惚,恰似一个白痴在梦游。后来我找到了科学依据,说是要心跳频率到达多少下才能减肥,坚持一年半有功效云云,我就大张旗鼓地偃旗息鼓了。 我曾相信过一种日本的流行方法,往手上缠胶布条。说是缠一个月有效云云。缠上别人都以为我的手受伤了,有人猜测是失恋打击太大割腕不成
云云。 我曾试过著名的七日瘦身汤。我后来一直怀疑,那是个成功的黑色幽默,或者行为艺术。后遗症是如今看到芹菜洋葱这样的东西就打恶心。 我曾喝过减肥茶。一晚上起来三趟,非人的折磨。更加该死的是,体重依然顽固,流失的只是水分。从此对刘嘉玲印象不佳。 我曾经试过穴位针灸减肥。这是我最抱以希望的,因为我对中药中医有种神秘的敬意。六脉神剑能杀人于无形,减几斤肉还不是笑眯眯地?趴在床上插满了针,我老在想我现在是不是看起来像刺猬或者豪猪?仙人掌?还是插花用的剑山?扎了半个月,少了一斤二两,我猜测是因为老中医家很远,我走路走多了的结果。 减肥饼干这种东西更是胡扯,我一顿能吃一桶。我讨厌减肥可乐这样的东西。我不愿
意喝着无咖啡因的咖啡,放进脱脂的奶精,伴以不含糖分的方糖。如果这样,我不如去喝一杯真正地道的凉白开。

  每次减肥的结果不言自明,只要看看我如今的体型。去年下半年,我正式自暴自弃,吃饱了就说“好想睡啊!”,睡足了就问“今天吃什么呀?”后来形成了坏习惯,只要吃好了,哪怕坐在餐厅里也能打盹。 这么多年来,我和我的身体,就像一对指腹为婚的夫妻。彼此没有选择,说不上特别满意,但也生活习惯,历经了风霜雪雨。日常式的牢骚和抱怨,但并不真的往心里去。虽然每天早晨洗脸,我都对自己的模样感到陌
生,经常在镜子前感觉到我的灵魂在身体的头顶上向下窥视。但是,如果换一具身体,哪怕倾国倾城,我也不肯。因为这才是我,我们彼此驯服。

减肥血泪史的扉页上,写着:“减肥是一种生活态度。”
结末,则写着:“不减肥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