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未来

本地所有文章均与精神, 精神不佳, 精神病有关,另加子女教育
正文

医院社工手记(十五):儿子看见老公打我!

(2011-09-05 12:26:17) 下一个
本文基于真实案例,已将姓名等细节更改以保护当事人隐私

病人名叫玛丽亚,32岁,昨夜服用不明剂量的药品后昏迷,送入重症监护中心, 一日之后,病情稳定,转送普通病房。

当我看到玛丽亚的时候,最深的印象是她惊人的美貌,最突出的是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还有非常白皙的皮肤。她对我疲惫地笑了笑,说“西班牙文。”

原来她只讲西班牙文。

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西语翻译。

玛丽亚温柔地,不好意思地说“我来自墨西哥,在美国8年了。我和老公有两个孩子,大儿子13, 小女儿2岁。昨天,我和老公吵架,然后想不通,就一下子服了药,然后就失去知觉了。我正在和老公分居,我们还住在一个房子里,可是我们已经同意离婚了。”

她看着我,低下了头“我最不放心我的孩子,我老公一定会把他们带回墨西哥的!他原计划两个月以后带孩子回国,他不想在美国呆了,我想留下,他说回去后就和我离婚,然后让孩子就呆在那里,我不能让孩子待在墨西哥!”

我试探地问“那你怎麽在经济上支撑自己和孩子?”

“我有工作,在仓库,老公是做建筑的,去年工作伤了腰,现在从工会拿一点补助。我要找个单元搬出来,和孩子一起住。”

“现在谁在照顾孩子?”

“我在这里无亲无故,老公有个表姐,她在照顾孩子。”

“你对孩子的安全放心吗?”

“那表姐肯定会对我的孩子非常好的,可是我担心我老公把孩子带走。”

“孩子们有墨西哥签证吗?”

“我和老公还有老大都是墨西哥护照,美国访问签证,小女儿是美国护照,但是已经有墨西哥签证了。”

“就是说,你老公如果想的话,他可以随时带孩子走?”

“是啊!”玛丽亚的眼中有些潮湿“我老公在墨西哥曾经是个毒贩,酒鬼,八年前,他在喝醉后,当着我5岁的儿子使劲打我,那时我怀孕五个月,本来就有些问题,结果流产了,从那时起,我儿子就时不时地说我老公“你杀了我弟弟!老公才决定全家到美国,希望开始新生活。”

“那他之后有没有打过你?”

“两年前,他怀疑我有外遇,掐我的脖子。他还找到我的一个男性朋友,把他的车轱辘烧了,还说要杀死他。那是他最后一次打我,他常骂我, 当着孩子的面。”

玛丽亚用清澈的眸子看着我“那只是和我一起工作的朋友。”

“他有没有打过孩子?”

“从来没有,可是两年前他打我的时候,儿子去挡住他,他就一把把孩子抡到一边,说没你的事别掺乎!”

“他还喝酒吗?”

“很少,可是一喝就止不住。”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他对你儿子做的事,已经构成虐儿,我必须报告给儿童保护局, 我也会告诉他们,你担心老公在近期把他们带走。”

玛丽亚眼中的神情深不可测。

“你在家里觉得安全吗?”我问。

“很安全,我没有什麽可以担心的。我有一个好朋友可以帮我。”

我走出病房,精神病医生在门外等着我:“你都听到了,那明显是虐待儿童,你要报告吧?那我就不报告了,我就在病历上写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对,我会."

第二天,玛丽亚完全康复。基于玛丽亚的自杀企图,精神病医生将玛丽亚转介到精神病院。在她走之前,我到她的病房去看她,她坐在床边,一位非常英俊的西裔男青年站在她床前,她用双臂搂着他的腰,她的膝盖顶着他的腿。他用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看到我,他对她轻语一声,她放开了他。他对我一点头,走出了病房。

我告诉玛丽娅,我已经同儿童保护局谈过,他们会跟进调查。我又将有关家庭暴力的资源给她,包括怎样保护自己,那里可以找到庇护所,哪里可以找到有关的法律援助,那里可以找到西语社工等。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一天之后,病房的护士惊慌地打电话给我,说,玛丽亚的老公正在病房大闹,说孩子们向妈妈,他需要知道玛丽亚的去向,孩子们想看妈妈。

我对护士说“告诉他,我们不能披露她的去向,但是社工会打电话给她,如果她愿意的话,她会自己对外联络。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儿童保护局的信,写道:你所报告的案件已经关闭,并在原因一项勾了两点:原因不足以立项和问题已经解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chinomango 回复 悄悄话 玛丽亚用清澈的眸子看着我“那只是和我一起工作的朋友。”
她用双臂搂着他的腰,她的膝盖顶着他的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