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忆甘南

(2009-04-01 22:19:50) 下一个

英子


得刚大学毕业不久,我有一次出差的机会去了甘南藏族自治区。我记得我和我的同事是坐了很长时间的汽车才到那里。我的同事是汉藏混血儿,会讲藏语,甘南是他的老家,我很幸运有他作向导,要不然我绝对会把自己给丢了。
在甘南的时候我们去了拉朴楞寺,看了喇嘛念经的场景,寺里的喇嘛还带我们去转了经幡,我看到大殿上供奉着佛祖的雕像,还有班禅的画像。我只认得班禅,那时候中央开会他还是在台上频频出现的,不过从来没听到过他讲话,不知道他汉语讲的如何。
后来在我的要求下,我的同事带我去了一个喇嘛的家里,进去之前,我的同事就对我说,他们会给你吃酥油藏巴,马奶,还有藏茶,你不能吐出来,要不然喇嘛会把你赶出去的。喇嘛有一个一个独立的院落,院落中陈设简单,好像和一般的牧民的家里很像,喇嘛的屋檐下都凉着肉干,那是牧民供奉给他们的,烧火的木材也有牧民送来,点灯的酥油更是不会断的,藏民的宗教信仰谦诚质朴,是他们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对喇嘛的供养是他们的义务。
这一家喇嘛有两个人,一老一小,老的大约五十多岁,古铜的肤色,历经风霜,但看起来很健康和蔼的样子,小的大约有十八九岁,看到我们来了,很害羞地躲到院子的一角,老喇嘛叫也不肯回来。
我们在他们的炕桌边聊天,老喇嘛用木碗为我做了一块酥油藏巴,他还告诉我的同事,看到我是汉人,怕我不习惯,特意多放了糖,我拿起他用手掌握成的一块酥油藏巴,汗都快出来了,老喇嘛笑眯眯地看着我,我只好心一横,吞了进去,一股浓烈的 膻 味翻了出来,我几乎马上要吐出来了,我的同事紧张地看着我,对我说,不能吐,不能吐,我忍了半天,终于咽进去了。我的同事才松了一口气,还对老喇嘛说谎,说我觉得很好吃。我的天,我可不能再吞了,还好老喇嘛没有过度热情让我再吃一个。
吃了酥油藏巴,老喇嘛果然对我们的更加亲切,他拿出他的经文和相册,给我们讲起了他的出家学佛的生活,他们讲藏语,我的同事没有给我一一翻译,我倒是翻了他的相册,里面都是些宗教人物和场景,好几个相片是达赖的,他的童年,青年的相片看起来很文静的样子。还有达赖和他母亲的合影。相片中的达赖英俊文雅,戴一付英式眼镜,站在母亲身边,非常洋派的一张照片。
在藏族的习俗里,家中有几个男孩的话,一般就会送一个出家,一个是对佛的奉献,另外也可能是出家可以比较平安地生活,藏族的游牧的生活很苦,父母可能期望孩子出家可以过上不太辛苦的生活吧。
最近关于西藏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让我联想起 以 前的这段往事,希望我拜访过的那一对师徒喇嘛,能够平安。也希望国家平安,人民和睦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