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网恋故事: 再见网友

(2004-09-17 15:05:07) 下一个
再见网友 小脚板 初见网友,我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隔着咖啡馆的桌子,他用搅拌过咖啡的管子挑逗着我的双手;并且用冬日积雪上洒过盐后走过的靴子踢着我的双脚。我恍惚间,不知今日何世,面前何方 神圣。当然,最后的one-night-stand也成为无稽之谈。 事情缘于当时我初涉网坛。一股别样的文风掀起了别样的涟漪。我的网友就是在当时结上的。不多,只三四个,其它无特别之处,唯有上面所说的这个,还有我即将提到的那个,成了跟我有过一段往来的网友。 两年以后,我决定见我那个网友。这可是两年以后。 自从两年前在网上相识后,两年来,我们一直断断续续地在网上聊天。我们的话题涉及到爱情,婚姻,家庭,育儿,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还有我们各自的专业,及特定的移民情结。我们发现我们在很多地方有共同的认识,并且我们交谈的方式,总是心有灵犀,不光一点即通,而且极之舒适。这可能跟我们各自的教育背景和文化素养有关。 在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暧昧的地方。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并且,大家都对各自的家庭有所了解。 但我们很愿意交流,也很愿意倾听对方。我们都为我们对一个共同的问题在讨论后达成共识,产生共鸣而高兴。但两年来我们从没见面。 住在同一个大多伦多,见面难道有那么难吗,但我们还是没有见面。但当然,并不排除我们对这方面的讨论。 第一次出现这样的讨论,是在两年前刚在网上认识的时候。我们是一种意外认识。我的网上行为应该说让人欣赏的,但我也会犯错误。正因为我的错误,他给我指了出来,我发现,他可能是一个内秀的人,同时也是体贴的人,即一个温厚的人。我很感激他。 我在网上的行为越走越远,但这是在正途上行走。我在网上宣泄了我的激情。嘿嘿,我发挥了文学就是一种渲泄的功能。 当然,我们在网上继续聊天。有次看完我的东西后,他说他现在真想见到我。如果我到他那儿去的话,他请我吃午餐;如果他来我这儿的话,我请他喝咖啡。那是他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但对于成年人来说,说这样的话,实际上只是当时情况下的一种感染,不一定要付诸实施。 第二次提到,是在我跟他开玩笑的时候。好象我问他多高,他问我是不是要来他所在的地方,我说我可能公司有个培训在那儿。我并不一定要见他,只是想,如果知道他的高度,万一真的要见他的话,我也要考虑我该穿什么样的鞋子。我还是个比较CARING他人的人,知道怎么跟对方共处。但我最后还是没去。倒是有一次从他所在的那个地方经过的时候,同车的人出去办点事情,我走了出来,呼吸着当地的空气,深深地想着他应该是在这个地方正在工作吧。 当然,我们之间刚开始时也有过稍露的表白。当我们在谈论婚姻的时候,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故事有点长,讲了择偶只是选个差不多的,再有更好的也只能当成风景欣赏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说了句,或者是顺着故事说了句:你看,现在我就喜欢你。这句话让我激动不已,不是因为虚荣,而是因为自从我跟先生结婚至今,他也没送我几句。或者是,婚后的女人,尤其是已婚多年的女人,得一个男士喜欢,还是觉得罕有并动心的。不管这位男士你是见过还是没见过。嘿嘿。 瞧这些东西让我激动甜蜜了那么长时间。但也不是。二年来,过了极短暂的兴奋期后,我们开始了对古今中外,天上人间诸多话题的探讨。我们还向对方展示了各自美满幸福的家庭生活。是的,我们都为对方祝福,希望大家的日子过得好。甚至我们有公司借我们公司场地销售一些东西时,我还买了两罐积木,我想说不定见到他时要送给他孩子的。你看我们多么纯洁。 我们的交谈,我是非常欣赏并受益的。我时时感觉到一种认识上的启迪和提高;并且我时时感觉到一种温文尔雅的礼遇和情怀。我感觉到一种幸福。一种思想交流上的幸福,一种精神上的补充,丰富和幸福。当然,他也有和我同样的感受。 两年来,作为一个男人,他也提出了要想看我长得怎么样。我也不懂,但作为一个女人,可能我是希有动物吧,我从来没想过要知道他长得怎么样。从我跟有些网友的交流中,发现,他们好象一个个都想看对方的照片,唯有他算是非常之含蓄的。 一晃二年过去了。两年来,大家从一个陌生人变成了相互了解的熟人,朋友,尽管没见过面。两年后,我回中国度了2个月的假。回来后,我们又开始了交流。 可能长久没在网上见了吧,那天他表现比较异样。告诉了我他的公司电话和家里电话。他问我要我的,我没给。因为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并且,我好象还是很习惯网上聊天。我只是告诉他,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我们不可能象一般的网友那样“见光死”,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暧昧的地方。下午的时候,他突然主动地提出发给我他的照片,那是他前几天参加朋友婚礼的照片。那张照片,他穿着西服,他告诉我,这是在加拿大不可一得的风景。因为,在这儿,真的很少有机会要穿西服。照片传过来比较慢,当我打开时,我头脑有点空白。因为我不能相信,我就要知到我在网上对打了两年字的网友的长相了。照片打开了,照片上有3个人。他问我知道他是谁,因为我知道他有184公分,我说中间长得高大并且长得靓的人就是他。他很高兴。但可能是万事如意吧,他比较胖。我没有告诉他,我不喜欢胖的男人。他的头发由后向前曾三解型,这是我所见到的乡下孩子的发型,跟他这样大城市长大的孩子不同。但如果不是胖的话,他应该算是英俊潇洒类的人。不过,还有,他的眼睛有点小,有点眯。我没有告诉他我的全部感受,但我很委婉地告诉他,他在胖前一定很英俊。他说,当时人人跨他象谁谁谁,反正我不知道这个人。他说现在个个说他长得象周润发,这个影星我很熟。但我看不出太象,好象还象吧,或者生活中真的象吧。 可能抛砖引玉,我上当了。我当时也有点糊涂了,我答应了他的要求。那时从中国回来,我顺便将我以前我喜欢的一张大学毕业照带了过来。我问他要不要看我很多年前的照片,他说很想。我用数码相机做了个影片给他传了过去,不是很专业,但足够可以看到我的当年的风采。照片的我,极其眉清目秀,年轻可爱。这是一个受过很好教育,有相当文化底蕴的人。可能我自吹了点。他惊讶地告诉我:you are a pretty girl。那当然。没想到我疯了起来,随之一发不可收拾。我给他又发了我研究生毕业后的照片及近照。毕业后照的是我坐在屋子的地上,地上铺着一块花布,披着长发,手里拿着从花瓶里拔出的假花。尽管如此,但人面桃花可是相映红啊。他叫了一声“wow”,我很是得意。嗟,别以为你英俊,本小姐长得也不赖。我的近照比起以前确实变了样了。他告诉我,他以前跟我以前的照片一样都很瘦。只是现在胖了。我其实比以前也胖了很多,老了很多,他只是没见过我而已。但我还是坚持跟他说:生活中的我比照片好看,我不上照。 那天是我们最兴奋的一天。直到第二天下午,他还在说,下班之前,还有时间将照片翻出来看看。我听了真是好笑。我没告诉他,在这点上,我做得不太好。 前两天,他正好要来我住的这边的客户那儿做点技术支持类的工作。他提出要约我吃饭。因为我中午可能没时间。我听后非常惊讶。因为我觉得自己走得太快有点刹不住车的感觉。我拒绝了。但到下午时,我又同意了。可能我真的想见一下我的网友,或者我们本来已经是未曾谋面的朋友。或者我也不知道我内心打什么鬼主意,有什么小啾啾。 我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的地点。那是一个西餐厅。我喜欢那里的食物和环境。尤其是跟他见面,我更喜欢选择温馨舒适的地方。正象我们给予彼此的感觉一样。 下班后,我回去洗了个澡和头发,净了一下身。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自己显得更整洁一些。洗澡的时候,当水洒洒在我的身上的时候,我一直不敢相信自己,我真的要去见他吗,这可怎么见啊。我已经很知道他了,我们还谈什么啊。我们会不会见了这一次面就再也不聊天来往了啊。会不会出现通常意义上的“见光死”啊。我为自己的选择非常困惑,但不管怎么说,时间一点一滴地在向见面的时间推进。 我在下班前就在盘算着穿什么衣服。洗完澡后,搜遍了衣柜,还是决定穿我我原想的衣服。一件非常高质量的棉质黑色吊带背心,一条地道的加拿大纯棉麻白色长裤,有点裙状,但不显人胖,反而秀雅,外面披上刚从中国买来的一件质地相当好的麻料的红色长衣服,颜色红得非常正。脚下穿上我的难得一穿的黑色高跟鞋,谁叫他长得高的。再在脖子上围上一条质地轻柔靓丽又非常飘逸的长丝巾。我不想喷香水,因为我说过,香水是对他人的骚扰。穿完后,我化了淡装。我没有打开屋子的灯,而是放下窗帘,打开走廊的灯,让柔柔的光照进来来看自己。我觉得自己穿得非常得体,也非常舒适。我这个人的皮肤白里透红,很衬红色。红色映衬下,会显得极其柔美秀丽,并且也会年轻好多。 我不知道他今天穿得怎么样,但肯定不是西装。但男人无非就是那几件。但做女人,一定要穿着得体。 确信一切就续后,我开车到了那个西餐厅。下车锁门的瞬间,我的心开始狂跳。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我估计我的脸肯定会象发烧一样红。唉,我也是经过世面的人,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的,我对自己很生气。 在门口,我见到了他,他正微笑地站在门口等我。我一下子觉得不自然起来,腿不知道怎样走路。天,我不是这样吧。侍者出来,问了几句,都是他回答的,侍者引导我们在一个两人的桌子上坐了下来。椅子是又高又长的靠椅。桌子上方是散发着柔和光线的灯。每一个桌子自成一个小环境。坐下来,我这才想起来,我还没说过一句话。他自从给了我电话后,一直想让我给他打电话,但我从来没有。他的声音很好听,很温和舒服,正象他这个人一样。噢,我怎么看他看得那么清楚啊。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一直是带眼镜的,但今天上班,我图新鲜,将从中国带回的隐形眼睛给带上了。我一直没注意。平常,我不怎么好意思看男人。如果碰到尴尬的,我会放下我的眼镜,看着对方,让那层朦胧来遮盖我的羞怯和紧张。但今天不行,我一览无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正在等着我说话。我那时脸一定很红,一定很红。我不好意思看他,太清楚了,不好意思。我最终还是说了:你比我来得早。我刚说完,他就笑了。我也笑了。气氛立刻轻松了很多。在食物来的之前,我们喝了点酒,我们开始时将话题集中在你来我往怎么找到这儿的话题上,直到这个话题实在谈得过多时,我们开始谈一些真正的有关工作和最近看到什么好书的事情上。他一直很得体,很温和地看着我,我这时已恢复了原样,并且开始暴露出本性,即不时地机智灵活地将他一军。每每这时,就象平常在网上一样,他宽容温厚地笑了。我发现,生活中的他,比照片,比网上还优雅,更让人舒服。我们点了同样的食物,在吃饭时,可能大家之间彼此之间觉得更亲切,或者真成朋友了,我分了一些给他,因为这里的量比较大,我吃不完。而他今天干了很多活,并且还特地过来看我。 我们谈了各自的家庭,还交换看了各自家人的照片。可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我们家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我们也有沉默的时候,不多,但偶尔出现。这个时候,我们都能用温善地目光注视对方,或者打量对方。随即又开始了新的话题。我们没有谈对对方的感受,我们可能觉得这样谈会过于失礼,但以后肯定会谈到。但我们都可以感觉到,我们都能跨入现实中,认可对方,接受对方,愿意成为现实中更好的朋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呢。我为我们能够见面而感到高兴。谈得差不多时,他建议我们出去走走。我非常愿意。我喜欢自然的环境,喜欢微风扑面的欢欣和快乐。 夏天的天暗得比较晚。当时,天已快要黑了。正好旁边有个学校,有个巨大的操场,操场上绿草如茵,操场的一侧是高大成排的杉树,另侧再远处就是独立的HOUSE。环境非常安静,悠闲。我们在操场上转起了圈子。我很喜欢跑步这种锻炼方式。今天,穿着这么光鲜亮丽的衣服,穿着高跟鞋来操场转圈还是第一次。我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又不是太远的边交流边散步。到转弯处,他还停下来让我跟上。我也不知道我们在操场上转了多少圈,但我们却把这个天谈得越来越黑,同时,把月亮也谈得越来越亮。我们突然想起来了,哟,快到中国的中秋节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亲情在我们之间滋生。我们共同看着月亮,静静地欣赏着月色,我们已忘记了向前走。我们知道,这次相逢是非常难得的,下次还不定是何时。我们也知道,能从网友,走入生活,互相理解,又互相欣赏,更互相尊重,这是多么难得。我们很想把这一刻保留,因为它留下了人和人之间的一种友谊,一种纯洁地,能对他人敞开胸怀的情谊。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跟我说:我能握一下你的手吗?我转眼看着他,月色下,他是多么英俊。就象我少女时的我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样。清清的风儿吹拂着我的脸庞,散动着我的长发,我有点莫名的感动。 我张开了我的双臂,不知为什么,也不知怎么样,我已经靠在了他的胸怀里。我们一动没动。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感受到他的温暖。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没问我在想什么。我想他可能跟我一样正在隔着对方的肩头,数星星,看月亮。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放开了对方。我们羞涩地保持了一段距离。我们互相谢谢对方能够在两年来给予对方的自己的知识和见解,也感谢两人能够有机会见面。我们并没有谈以后。因为今天晚上已足够大家回忆和分享的了。 离别的时候总是有点伤感。在我陪着他走向他的车子时,我的心里突然感到一种无边的空洞,一种将我的元气抽掉的空虚。我忽然感到无助,感到在这个宇宙的渺小与孤单,以及远在异国的脆弱和悲苦。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好想有个朋友,形影不离的朋友,一起在人生的历程中分享欢乐和悲伤,而不光是丈夫。我很想象一个小女孩一样,拉着他的手,跟他说:你别走,留下来陪我玩吧。但我没有。我非常镇静地走在他的身旁,任由我的丝巾和麻质的衣服在风中飘动。我想跟他说:我喜欢他,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受。但我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 他跟我在车边说了一些话,是什么,我已记不起来了。我只知道,他坐进了车里,我挥动着我的手,向他告别。我只知道,车子缓缓前行的背影再次让我伤感,让我忧愁。 我想跑上前去,追那辆车子。挽留他再呆一会儿。但我只是机械地走向我的车子。在我的车子发动之前,我想趴在方向盘上,哭一会儿,把我刚才的忧伤情结冲洗干净。 我不知道明天将怎么样去面对网上的他。 但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人在CARE你,在欣赏你。 我很幸运,我有一个极爱我的丈夫;我有一个能跟我一起谈笑打闹,逛街瞎疯,互诉心事的最好的女性知已;也有这么一个能互相欣赏,在思想文化品味上如此接近的男性知已。 我不应该哭,我应该感谢上帝,感谢他将他们带给我,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感觉不孤单。 我是幸福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ivy 回复 悄悄话 I feel sorry for you!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