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悦林: 我对“名牌”的愚钝

(2004-07-22 09:46:22) 下一个
我对“名牌”的愚钝 -- 一个瑜迦爱好者的顿悟 悦林 晚上九点左右,我和朋友A顾不上一百多度的炎热干燥,从蒙地卡罗徒步走到凯撒宫,在一台台老虎机、百家乐的廊道间穿梭。流光溢彩的霓虹灯被我们忽略,花啦花啦的金属钱币掉落声对我们毫无意义,我们急急忙忙地寻着目标,直奔“名牌街”(Forum Shops)而去。 这是我今年暑假第三次光顾不同的“名牌街”。朋友A说,南加州只有比华利山庄(Rodeo Drive)和南海岸广场(Southcoast Plaza) 两处,拉斯维加斯只有凯撒宫和百乐宫有这样的“名牌街”。我对于“名牌”的知识几乎都来自A这位朋友,她也诧异我对各种名牌的“浑然无知”,在洛杉矶这种国际大都会枉住了十来年。 今年夏天之前,我居然不知道什么叫“LV”,也不知道自己在脖子上挂了好几年的项链竞然就是“肖邦”的“特征性滚钻”。公司的C小姐有一次说,你的数码相机还套了个“COACH”的包啊,我当时愣了一下,因为我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个小包包的牌子是什么。那还是一年多前在圣塔巴巴拉逛街时偶然在一家百货公司挑的,问了好多个店都没有合适的。难怪女儿说老爸要带相机去大陆出差可以,小包包可要留下,怕老爸弄丢了,女儿也是知道“COACH”的吧? 有些人瞥一眼就能看出你用的是什么包,戴的是什么表,连我那十五岁的女儿也能说出“LV”因为有了新的CEO,生意做得红火着呢,假货也铺天盖的多。女儿还说,妈妈,我知道你配眼镜时为什么要选“香耐尔”,因为你的好朋友也戴“香耐尔”吧。为了女儿这句话,我后来见到朋友A时还特意查证了一下,你戴的眼镜是“香耐尔”吗?她说是啊,还让我看那眼镜盒,确实与我的同出“名门”,只是大了一圈,因为我的是近视镜,要小一点。我惊奇的是女儿什么时候看见朋友A戴眼镜,而且认出了品牌的?我并不了解“香耐尔”那些富有特征性的圈圈,我的近视镜上是没有圈圈的,只有小小的字母,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什么牌子。我在挑镜框时重视的是实用需求和一时的偏好,不是冲着品牌去的。要是象女儿所说的事先知道朋友A戴了“香耐尔”,我很有可能会避开同样的品牌。 我意识到自己对名牌的知识是多么的落后和苍白,好象没有在这商业化的社会呆过似的,真有些孤陋寡闻。我好奇人们都是从哪里获得那些国际性名牌的知识的?朋友A说“洛杉矶时报”有时有整版广告,还从台湾朋友那儿学了不少,另外就是中国大陆流行什么,而且仿冒最多的就是名牌了。 我好象要恶补似地在连续两个周六的傍晚把南加州的名牌街扫荡了一遍。现在又借来拉斯维加斯开会的当儿,寻猎一番这边的名牌街。 我记得刚来美国念博士时,常去录像连锁店租借美国经典电影,被室友嘲弄了一番,她说我看电影也象写论文,因为我那时看汤姆克鲁斯的电影会把他所有的片子都借来看个遍, 如饥似渴。只要喜欢上哪个演员的电影,都会这样一口气看个痛快。现在逛名牌街莫非也是如此? 我告诉朋友A我不喜欢“香耐尔”那些银光闪闪的圈圈,也不喜欢“CD”的串串挂件,我不能接受装饰性很强的珠光宝气。我要高品质却又没有太明显品牌标志的东西,朋友A笑话我了,说,人家花钱可就是要让人一眼看出品牌的。 我在比华利的rodeo 和南海岸的名牌街没有花掉一分钱,空手而归,权当是跟朋友A实地考察,学习什么叫“名牌”了。我还经常问店员某某牌子怎么念,大部份都是意大利文,念念又忘。这兴许是件好事呢,要不然这几年要向这些国际级设计大师们奉献多少钱财呵。 现在算是开了窍,连练瑜迦的衣服也要买名牌了。 但是买名牌,就是一直愚钝下去,再晚十年开始也不迟吧? 练瑜迦,我可是一直想,倒真是应该早十年就开始的。(7//22/04)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