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给农民工详解颜宁的谋略与胆量

(2019-09-20 13:14:46) 下一个

引言:

几个月来在我的博客里揭发颜宁在中央一台忽悠全国观众的两篇论文中的严重问题而受到了帮她洗地者的胡搅蛮缠。这有必要讲一下上个世纪出现的大师级科学家李森科事件。生物学家李森科遭遇了物理学家朗道。

 

李森科被称为科学骗子,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那些残缺不全的小试验所得到的“结果”跟他给出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结论”根本不相符。就是说,他的试验“结果”支撑不了他的“结论”。

 

举个例子:他爸爸发现在雪地里过了冬的小麦种子第二年可以当春小麦种植。他如获至宝,试验“结果”就变成了伟大的“结论”:“春化处理”可以使小麦增产。无数科学验证了他的结论是胡说八道。他后来的一些科学试验“结果”都让他得出有巨大意义的突破级别的“结论”,比如“物种起源的新思维”,都上升到“摩尔根的遗传学试验得出的‘基因控制性状’是伪科学”的结论。

 

斯大林认为李森科是对的,因为胆敢骗斯大林的布哈林等都被处死了,科学家哪里会有人胆敢骗政治家?可他死时都不知道李森科把他和政治局常委们当傻子骗。其中就有斯大林死后的赫鲁晓夫,他继续挺李森科,他也判断科学家怎么可能胆敢骗斯大林同志?

 

李森科也碰到过对手,那可不是遗传学家,连生物学家都不是,他是物理学大师诺奖得主朗道。在那个年代,生物学家、遗传学家无法用科学事实在辩论中说服胡搅蛮缠的李森科。朗道不信邪,反正也坐过牢了,就直接跟李森科辩论。一次,李森科做学术报告,学术报告里的具体试验方面朗道不熟悉,但李森科的“试验结果支持不了他的结论”,这一点朗道是确定无疑了的。当李森科演讲完该提问的时候,朗道发言了:“你的结论是说如果把牛的耳朵割下来,一代代这么干,后来出生的牛就没耳朵了。我说的是你的结论吗?”李森科点头。他认为这结论是无法被朗道推翻的,遗传学家们也不可能,因为他没说多少代。割牛耳朵10代没结果那就100代,还不行就一千代,一万代。你遗传学家能活多久?无法反驳李森科的“结论”。

 

朗道一句话就令李森科闭嘴了。他说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时还是有处女膜。”

 

文科生可能听不太懂这句话令李森科闭嘴的逻辑:打从地球进化出了人类,哪个妈妈在生孩子后处女膜还没被破掉(等于割掉牛耳朵)?千代万世过来了,女孩照样有处女膜,那割牛耳朵的试验还需要几百代几千代地做下去吗?

 

可见,至少在那个年代,生物学家里还是没有朗道那样的物理学家的智商,或者是因为生物学家总是从细节入手,无法令胡搅蛮缠的李森科闭嘴。

 

有苏联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强挺,苏联有超过3000名科学家因为指控李森科的骗术而被迫离开科学界,大部分去农场劳改。还有一位被斯大林下令判处死刑,后来改为死缓。

----------

切割。下面谈主题。

 

我老阎就学一回朗道,质问一下颜宁博士,结果,帮她洗地的可与当年李森科一样胡搅蛮缠。

 

为了让当年在中央台一套电视上看过颜宁介绍她的科研成果的观众,包括电视机前的农民工,也能明白颜宁到底是怎么忽悠你们的,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身在美国,英文名Runtao Yan, 中文名阎润涛,网络笔名润涛阎。我等着同在美国的颜宁博士状告我对她的诬陷罪。

 

正文:

(一)颜宁成功地忽悠了从小学生到世界顶级科学家、从农民工到政治局常委,并数年未被揭穿的谜底在哪里?

 

颜宁在2016年9月10日中央电视台一套(CCTV1)特殊节目《开讲啦》里的6分41秒指着后面大屏幕说:“也就是我的葡萄糖转运蛋白它可以这样动---中间那个葡萄糖进来了....”在7分23秒她说:“转运蛋白就是那道门....你去商场购物,商场旋转门,那就是转运蛋白最佳模型......每一秒钟,它可以转1200次。”在7分36秒,她用两只手形象地比划转运蛋白从开口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

 

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这,就完全明白了她的“过去50年里科学家们试图解决但并没解决而她6个月就解决了的难题”---葡萄糖转运蛋白的工作模型,那就是葡萄糖转运蛋白是怎么把葡萄糖转入细胞内的。葡萄糖转运不及时,留在血液里就是血糖高---糖尿病。

 

然而,RUNTAO YAN (中文阎润涛)告诉你:她隐瞒了事实真相,等于是在忽悠、逗你玩呢!颜宁在电视上没告诉大家:她那是嫁接拼图,尽管如此她也无法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是那样的。 

 

所有的观众,都认为那就是她揭开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谜底。而事实上,她没完成拼图所需的证据。她甚至连“嫁接拼图也无法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这样的事实都没告诉观众。这是隐瞒真相、撒谎骗取观众的赞叹。

 

农民工同仁:你需要有耐心,听我慢慢帮你把一流科学家是怎么“卖拐”的。先把一个名词介绍给你:颜宁在电视里讲的“葡萄糖转运蛋白”与我下面讲的“葡萄糖载体”说的是一回事。英文一个叫transporter,一个叫carrier。颜宁的电视演讲用的是转运蛋白,我在国内读书时教授讲课用的是载体。我在《细胞》和《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论文时用的也是载体,最近在网上用的也是载体,所以,今天还用载体。你只需要知道“葡萄糖载体”就等于颜宁的“葡萄糖转运蛋白”就行了。

 

我在美国,真名实姓上网,如果诬陷颜宁,她理所当然会告我。我坐牢心甘情愿,也要把真相讲出来。朗道就因讲实话坐过一年牢,我为何不可?

 

我要让从文科生到清华大学学者们都能搞明白:颜宁的“卖拐”招数之高令赵本山的忽悠相形见绌,赵本山的忽悠水平只是小儿科。

 

我在博客里写文章,仅回复胡搅蛮缠的“业内专家”就用了超过100个长回复,但很多人包括科学家们都还是处在“搞不清楚谁有理”的浑浊状态。和稀泥的不少:“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都别说了算了”。恰好有一位学者建议我需要用“A + B=C” 那么简单的例子让大家明白颜宁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出来了令大科学家们包括哈佛、斯坦福、霍普金斯等名校的教授们依然被蒙在迷雾中的原因了。也就想到了一个简单的举例办法,让当年电视机前的文科生、农民工兄弟们真的能搞明白迷雾在哪里。令你赞叹颜宁博士的谋略与胆识有多高。

 

不论你是清华学子还是路边卖烧烤的、搬砖的农民老乡,看完我这个例子的解释后便会恍然大悟。

 

先放一个从网上下载的图,也是网上用的最多的图:

当你看到这个图的时候,你一眼就明白了葡萄糖是怎么被载体转运到细胞里的。

那你就必然有疑问了:既然你老阎承认颜宁的论文结果与图像,那你指责她忽悠的道理何在?

且慢!你需要想想:她如果用这个图发表论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葡萄糖载体每转一次就运进去一个葡萄糖分子。那它就必须转回去,就好比轮渡,从江南运到江北,船就扔掉了?它必须回到南岸,这样来来回回。可问题就来了:颜宁2014年的论文是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的嫁接拼图,问题是她拼图也没拼全。

聪明的颜宁想到了一个在结晶了的静态情况下把葡萄糖载体是怎么动的描述清楚:用“四张图”就是她在网上的拥趸吹捧的“四构象图”就令同行认可。

为了让文科生农民工弟兄(我出身农村)都能明白“四构象图”的科学原理与魔幻魅力,我终于想出来了非常贴切的比喻:

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是在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建立之前到的武汉。他看到了小船摆渡,把武昌去汉阳的人和汉阳去武昌的人运来运去。他没有录像机,就有一部照相机。为了节省胶卷,他想到有四张照片就足以令他回到他的星球后给那里的外星人讲清楚地球人是怎么船渡来回过江的。

 

这四张照片是根据颜宁2014年的论文“四构象图”100%的原意举例出来的。这四张照片分别是:

(1)在南码头有人在船上的照片;(出发了)

(2)在北码头有人下船后的照片;(这两张照片用箭头一划,就证明一个方向的转运了,武昌的人就去了汉阳)

(3)在北码头有人上船的照片;(表明掉转船头,船回去了)

(4)在南码头有人下船的照片。

 

船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船渡的解释就圆满了。有这四张照片,用箭头一划,完事!

X光晶体衍射不是录像,是对结晶了的蛋白“照相”。颜宁认为有四张照片,就可以彻底解密葡萄糖载体工作原理---或称工作机理----或称工作模型。

 

看上面颜宁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如果是载体,就需要有一个来回:从开口朝外到开口朝里,再由开口朝里变形回到开口朝外。必须完成一个循环,才能不断地把葡萄糖转入细胞膜内。这是每秒上千个来回的说法。道理简单不?

 

很简单。然而,如果是结晶的载体,就是不动的载体,那就需要有四个结晶体,等于上面介绍的证明武昌与汉阳之间摆渡需要四张照片:

1. 开口朝外,开口里有葡萄糖。葡萄糖与载体一起结晶的,表明葡萄糖进入了载体(上船了)。

2. 开口朝里,开口里没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已经从载体开口里出来了(下船了)。

3. 开口朝里,开口里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进入载体,准备转移到外面(从汉阳回到武昌)。

4. 开口朝外,开口里没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从载体里出来了(下船了)。

 

这里有一个逻辑上的缺陷:就是(3)“开口朝里,开口里有葡萄糖,表明葡萄糖进入载体,准备转移到外面。”然而,这也许就是一个单方向的“通道”而非载体,因为开口里有葡萄糖,并非等于“北码头上船的照片”,而可能是从南码头转运过来的还没“下船”的葡萄糖。

 

所以,从科学上讲,这“四构象图”并不合乎逻辑,严格地说是站不住脚的。

 

然而,我们就是100%认可颜宁的“四构象图”的逻辑与标准,看看她是否找到了她自己预设的“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所必须提供的试验“结果”。

 

如果用船渡的四张照片就很容易说清楚,可用上面“四构象图”就非常容易把你忽悠得找不到北,哪怕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因为即使是科学家,也可能不理解:为何要有第3?葡萄糖不是进入细胞吗?怎么还要从细胞里被载体带到细胞外面来?

 

这才是读者容易晕菜的地方!

 

这也是载体与通道不同的地方。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特征就是它在细胞膜上是两边都可以让葡萄糖进出的,速度也是一样的。都是根据哪边的葡萄糖浓度高就往浓度低的一方转运。就是高浓度往低浓度那边扩散。所以,称“促进扩散”家族体系。逆流而上的载体,需要能量(ATP)。而颜宁研究的这类载体不需要额外的能量,就是哪边葡萄糖浓度高的就往低的那边扩散过去。

 

可读着容易想到这是载体在细胞上的,就不需要把葡萄糖运到外面,看到有开口朝外的有开口朝里的就够了。而事实上是:结晶的载体不是在细胞上,而是纯化出来的载体,所以,在结晶时载体两边都有同样浓度的葡萄糖。也就是说,上面这四张图的情况都有。

等于武昌与汉阳两个码头上都挤满了人要摆渡到对面,船不可能空着回去。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不会晕菜了,因为她结晶的是载体,不是细胞。不存在“葡萄糖到里边后不需要出来”的情况,而是等于“来来回回两边跑”。

 

接下来的问题是:在2014年发表论文时,颜宁找到这四张照片了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如果找到了,那她就没骗人,尽管她的“四构象图”并不能验证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至少她得到的“结论”是得到了她的试验“结果”支持的,实验结果满足了她的结论所需要的条件。这些条件多么荒唐,我们后面再讨论。

 

农民工弟兄们,我老阎可是当过农民的,盖过房,挖过河。当然没造过桥。如果你的建筑公司是造桥的,需要招标。有一家公司拿着照片说他们的公司能力强,过去50年里一直有人想在一个天堑建大桥,都没成功,只有他们公司办到了,建了四个桥墩,最深的地方300米。拿着四个大桥墩的照片,那公司就得到了招标项目。可有人去看了,那300米深的地方根本就没有桥墩建立起来,那图片是电脑合成的,是假设可以这么建的。你说这算不算欺骗?如果你认为算,那颜宁在2014年论文里介绍她得到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就是电脑拼图,即使是拼图,她也根本就没找到“载体开口从朝外变成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链。等于她没找到“南码头上船、北码头下船;北码头上船、南码头下船”的四张照片,就说船渡的工作模型找到了。

 

在2014年的论文里,结论在图5。她把“拍四张照片就能解释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的解释图作为结论图。图下面的黑体大字结论是: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翻译成中文: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

 

根据科学论文的规则,看到这样的图片结论,就等于她找到了这四张图。这四张图就解释了为何这就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的科学原理。就好比外星人看到了四张在南北码头的照片,就证明了地球人是这么摆渡过江的。

 

不论是审稿人还是发表后的论文读者,看到这四张图便明白了这结论的确是解释了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机理,也就认可了图片的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建立的合情合理。

图片下面的小字往往就是介绍这些图片的来历和标注。很多读者不去仔细读。然而,颜宁胆子大谋略高就在这:小字介绍的是:这是一个嫁接拼图。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预计会发生(predicted),只是估计会发生而已。就是说,她没找到船渡的“四张照片”,哪怕是两个载体的嫁接拼图,也就无法回去让外星人明白地球人在江两边是怎么“摆渡”来回过江的。

 

这个地球上难道就没有一个专业科学家读了她图5下面的小字吗?答案是否定的。那为何明明没有“四构想图”的证据,就认可她找到了船来来回回的证据了(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了)?她不是白纸黑字写着结果“是预测会发生”的吗?

 

英文原文证据:结论大黑体字:Figure 5|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二)颜宁的“发表过的生化数据”哪里来的?

 

颜宁谋略高就高在这里了:一方面,她利用了科学家们两百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大家都不会怀疑她的“结论”--写在图五下面大黑字:“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图5)”会与小字介绍的试验“结果”不符。

 

根据科学原则,如果科学试验“结果”是“设想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设想工作模型”,她把“结论”应该有的“设想“一词给省略掉了。等于“结果”并不支持她的“结论”,因为结果是“设想”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设想”模型,或者说是假设模型。这就是把读者当傻子玩。

 

另一方面,读了图5下面的小字的内行人会纳闷她为何胆敢把图5的结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与研究结果“预计会发生”(=没有证据)不相符呢?便去文章里找解释。到了文章里的《讨论》部分就给出了答案: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翻译成中文:“根据我们的结构分析和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图5)。”

 

读者就认可:结构图没有南北码头上下船的完整四张照片,但有发表过的生化数据,这个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合情合理了。

 

可问题就来了:图5下面介绍的是:开口变形所需的四张照片还不全,就设想会发生。也就是说,她自己没发表过这个生化数据的证据,否则,发表过还“设想”干什么?自己否定自己以前的证据?

 

剽窃的定义: plagiarism definition: 

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s own. 

翻译成中文:把他人的成果(someone else's work)用于自己的研究结论而不给出参考文献。

 

读者甚至帮她洗地的都认为是她发表过的。可她在论文里否定了她发表过,才Predicted“设想/估计/预测会发生(在实验科学领域=假设,还没有直接证据=在这里四张照片没全找到)”。

 

既然不是自己发表过的,那就是他人发表过的生化数据了。可不给出参考文献,就等于拿他人发表过的成果作为自己此文结论的依据。这是实锤剽窃。

 

任何科学杂志都有自己的编辑。就是审稿人即使没看到此处没给出参考文献,编辑在印刷前也不会看不到的,编辑是吃这饭的,不能漏掉参考文献而引发知识产权案件。所以,理论上讲,编辑应该提醒过颜宁,需要在此把参考文献补上。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清楚。

 

如果是一个第一次写论文的学生,导师看到如此关键部位不给出参考文献,那一定会告诉学生补上。可颜宁是博导,发表过很多篇论文。她能忘记这么大的事?如果她如此健忘,那她还够格当科学家吗?她怎么就没忘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显然,这是明目张胆地剽窃他人成果的行为。

 

(三)解剖给你:颜宁的嫁接拼图魔术

 

如上所述,颜宁在2014年论文里介绍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还没结晶出来,等于连“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也没有。英文原话: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翻译成中文:找不到人体葡萄糖载体开口朝外的结晶 =“找不到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她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嫁接拼图!

 

看到上面的图片了吗?其实开口朝上的与开口朝下的是两种不同的载体。以2014年的论文为例,开口朝上的是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下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木糖载体不转运葡萄糖,葡萄糖载体也不转运木糖;以2015年的论文为例,开口朝上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3,开口朝下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1。二者也不在一个细胞膜上。都是嫁接拼图。也都是从朝上变成朝下,而没有回去从朝下变回到朝上的证据。

 

还拿武昌汉阳南北码头之间的船渡说事。

 

她的论文从题目到结论(图5)说的都是“人乘船渡过江”的渡船工作模型,就是她的四构象图(等于四张照片: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在北码头下船的照片;在北码头回来上船的照片;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

 

她是怎么拼图的?这才是关键的关键。

 

在2014年的论文里,她找不到“人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只找到了“人在北码头下船”的照片一张。可她需要4张啊。

 

其它都是嫁接后用电脑拼图得到的。她是这样拼图的。奇妙的地方在于:

1.“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2.“人在北码头下水泥的照片”

3.“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4. 没有在南码头下船的任何照片

 

把第1张跟第2张照片嫁接,她就得出了“人乘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的结论。而事实上,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上的是木船,在北码头下水泥船的是人,在南码头没人上水泥船。猴子也没在北码头下木船。

 

在真实世界里,人与猴子并不在半路上跳船。这里的猴子是木糖分子,木船是细菌的木糖载体。这里的人是指人体葡萄糖分子,水泥船是人体葡萄糖载体。

 

细菌的木糖载体不会到人体的细胞膜上,人体葡萄糖载体也不会到细菌的细胞膜上。

 

那么,人体有没有把木糖转运进入细胞的木糖载体?

 

到2018年为止,科学家发现人吃了木糖后在小肠的确能被吸收,但一半左右会被尿出来。科学家发现,人体的木糖进入细胞是“被动扩散”而非葡萄糖进入细胞的“促进扩散”。也就是说,人体的葡萄糖载体不转运木糖,木糖载体也不转运葡萄糖。非但如此,人体的木糖载体还没被克隆鉴定出来。英文证据:

In humans, xylose is absorbed by passive diffusion and no inhibitory effects of glucose have been observed. D-xylose does not share a common transport mechanism of D-glucose, and xylose tolerance test does not give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e absorptive capacity of D-glucose. (Nichole F. Huntley and John F. Patience J Anim Sci Biotechnol. 2018; 9: 4. ). Transporters potentially involved in xylose transfer have not been described.

也就是说,细菌的木糖载体在人体内可能不存在同系物。

 

颜宁嫁接用的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的葡萄糖载体。在“促进扩散”家族里有三类:颜宁研究的Glut1人体葡萄糖载体属于“独立转运”一类,只要有葡萄糖就可以单独进出。而细菌的木糖载体则是第二类:“同向转运”类,就是要有另外一个被转运的二者同时进出,缺一不可,比如细菌的木糖载体就是木糖与质子氢一起转运。第三类是“逆向转运”,就是一个进去一个出来。

 

就是说,颜宁嫁接的是:在南码头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在北码头下船的是“人下水泥船”,她说那是等于人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

 

这嫁接即使100%合理,问题还是:既没有“人在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没有“人在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也没有“人在南码头下水泥船的照片”,更没有“人或猴子在南码头下木船”的照片。

 

嫁接不是不可以,要看怎么个嫁接法。合乎逻辑的嫁接是这样的:“人在南码头上水泥船”的照片 +“同一人在北码头下水泥船”的照片(等于人乘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与“猴子与香蕉一起在北码头上木船”的照片 +“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下木船”的照片(等于猴子乘船从北码头到了南码头)两组照片嫁接在一起,就等于人乘水泥船从南码头到了北码头;因为找不到人回到南码头的照片,就用猴子从北码头上船到南码头下船的照片取代,意思是说人也可以这么回到南码头。

 

然而,即使认可颜宁的“猴子在南码头上木船”代表“北码头的人也是从南码头乘船过来的”这个嫁接合理,可她还是没找到不论是人还是猴子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还是只有人从南码头到北码头一个方向的证据。这支离破碎的“结果”无法支撑伟大的“结论”:证明了“地球人船渡来回过江”的工作模型。注意:她的题目和图5结论都是说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嫁接也需要有四张照片,而她嫁接的图片,细菌的木糖载体照片有两张,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照片只有一张。说成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比说成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就贴切二倍。可读者会认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研究结论要比细菌木糖载体的研究结论更重要,她就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常识而忽悠:用只有一张照片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代替有两张照片的细菌木糖载体工作模型。

 

农民工同仁:颜宁博士在2014年发表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后还没死心,心中觉得这么个忽悠法迟早会露馅,就继续找照片,继续嫁接拼图,以找到“四构象图”四张照片的证据。何况只运输猴子和香蕉的木船是不运输人的,运输人的水泥船也不运输猴子和香蕉。如此嫁接拼图,就等于从南码头上船的猴子来了个大变活人。更离谱的是:她的图5把人体葡萄糖载体与细菌木糖载体画在一个细胞膜上。而事实上,不仅仅猴子不上运输人的船,人也不上运输猴子的船,这两种船根本就没在同一个水面出现过。

 

她在2014年论文发表后继续找四构象图的拼图,她想拼全了四张图。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的论文也是拼图:开口朝外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Glut3),开口朝里的是编号1(Glut1)。其实这个就更糟糕了:等于不论是水泥船编号1还是编号3,都没有在北码头上船的照片。就是说嫁接后还是只有从南码头上船到北码头下船一个方向的证据,没有在北码头上船的照片证据。等于还是一个方向的变形。

 

这个拼图非常好玩:有结晶时放葡萄糖的结构图,结果是:开口里边没有葡萄糖。她找不到人在南码头上3号水泥船的照片,就想到了用有角的牛代替人。就是用麦芽糖代替葡萄糖,跟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一起结晶。麦芽糖可不是葡萄糖载体的转运物。就是说,3号水泥船是不运输牛的,只运输人。牛上了3号水泥船后就卡在那里了,牛也下不来,人也上不去。她用牛卡在南码头船上的证据证明人在南码头上船的照片。

 

她找到了牛在南码头卡在水泥船编号3的照片,在北码头找到了人下水泥船编号1的照片。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人、牛)和不同的船(人下的是1号水泥船,而牛上的是3号水泥船)。两个水泥船是不同的基因产物,等于不同的造船厂的产品,在不同的细胞表达,看上去也不一样,所以科学家用不同的编号区别开来。

 

就是这样的嫁接拼图,她还是没找到“北码头上船”的照片,不论是人的1号水泥船,还是牛的3号水泥船。

 

把两篇论文所有的嫁接拼图加在一起,她找到的是:南码头上木船的猴子与香蕉、在南码头卡在3号水泥船上的牛;北码头下1号水泥船的人、北码头上木船的猴子与香蕉;与南码头下3号水泥船的人。

 

就是说:1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南码头,3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北码头,猴子与香蕉的木船只从南码头到过北码头,没回去过南码头。根本就没法完成一个信得过的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从开口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循环。

 

“四构象图”能得出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结论所要求的条件。缺一个,就无法证明其工作模型。这是她的论文里讲的。她从没告诉电视前的观众她那是嫁接拼图,而且是如此拼出来的。更要命的是:这可不是发表在一起的论文,而是两篇。第一篇(2014年)就宣布找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了,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不论是人下1号水泥船还是猴子下木船。其“结果”是“假设”会发生,而在“结论”里就不提“假设会发生”了,直接说: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5)。找不到完整的四张图拼图,她才继续找拼图,才在2015年又发表了另一拼图。

 

(四)蛇有足,那是能直行的蜥蜴;马有角,就是牛

 

早在远古的猎人就知道,长出角的马不再是马,而是牛。为什么呢?凡是吃过马肉的都清楚那味道跟牛肉一点关系都没有。而角马看上去就跟马一样,只不过多了角而已。然而,烧烤或炖肉,角马肉那味道就是牛肉的味道,跟马肉没关系。进一步观察发现:角马是反刍动物,跟牛一样。而马不是反刍动物。后来科学家们把角马归于牛科动物。所以,画马时不能轻易给马画上角,有角那就不是马了,而是牛科动物了。同理,蛇如果有足,那它就会直行。而没足的蛇无法直行。

 

颜宁研究的人体葡萄糖载体1和3,加上细菌木糖载体,这三个载体都属于“促进扩散”家族。什么意思呢?就好比你把一滴墨水滴在脸盆的水中,你会发现有颜色的墨水会扩散。不需要注入额外能量,纯粹物理现象。在同样的温度条件下,墨水的浓度越高,扩散的速度越快。

 

你把带有葡萄糖载体的细胞膜拿下来进行活体蛋白活性研究,在膜的左边放入葡萄糖糖水,右边只放水,葡萄糖分子就扩散到细胞膜的右边。反过来也一样。如果葡萄糖水的葡萄糖浓度一样,那从左到右的扩散速度与从右到左的扩散速度是一样的。这就是扩散的原理。你把墨水滴在脸盆的水中,它向四周扩散的速度是一样的,没有方向性,因为四周的墨水浓度一样,一开始都是零。

 

颜宁在2014年的论文里用一节的篇幅介绍她的重大发现之一: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的木糖载体都有“门闩”,而且只在细胞膜里边一侧的载体上有。她用的英文原文叫 latch(Fig3| The ICH domain serves as a latch that tightens the intracellular gate.)

 

这就等于是有开关阀门的通道(gated channel) 特征。我们知道,有开关阀门的通道如果阀门开关坏掉了,该关上时关不上,那麻烦大了。比如人的大脑某部位的神经钠离子通道的开关关不上了,就是癫痫,我们老农民说那是抽风。

 

颜宁的论文表明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和Glut3都是朝一个方向变形(而不是返回来)的通道特征,再加上有门闩,就更不是载体的特征了。我们把带有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细胞膜进行活体蛋白活性试验,就知道葡萄糖从膜的一边到另一边是扩散特征,两边到另一边的扩散速度是一样的,都取决于浓度差。而颜宁的发现,表明葡萄糖载体在里边一侧有阀门(ICH),而外边一侧没有。她在2014年的论文图5用耀眼的红色显示出门闩的存在。小标题就是门闩的关键作用。

 

我们为何能用结晶的蛋白结构推理活体蛋白的功能?是因为“结构与功能是一致的”,这是前提。然而,毕竟结晶过程会发生分子变形以达到在结晶条件下分子本身的能量状态保持最低。这就可能导致结晶的结构与活体的结构多少有差别的现象。这可解释每秒钟变形上千次的载体在活体时任何一刻开口朝哪里的都有,可在结晶出来的往往都是开口朝同一个方向。这样的构型能使其结晶的分子自身能量保持在最低状态。而在真实世界,其条件与结晶时的条件是不同的,结构也就并不完全一致。

 

如果颜宁的载体门闩是多余的,没有功能,那载体在地球上至少有30亿年了,在进化中没功能的部分早就退化掉了。如果有功能,那就表明葡萄糖从里边扩散到外边的速度就不同于从外边扩散到里边的速度(当然是指在同样的葡萄糖浓度下测)。这就把人体葡萄糖载体开除出“扩散”家族了。扩散,其速度在温度等一致的条件下只与浓度有关,与方向无关。如果此门闩并不影响开口的朝向,只是在开口朝外时保证里侧是密封的,这与她论文里解释突变体的结论不一致。

 

她说人体葡萄糖突变基因发生在该区域其功能渐弱或消失是因为门闩锁不上了而导致开口朝里(而非密封失效导致其它分子或离子进出细胞)。这是她的门闩理论的重大作用。这结论是否当真我们不知道,问题在于她并没有任何试验证明其结论。在2014年的论文里她也没给出不同突变体开口朝外的Glut1结构,以证明突变体的里侧锁不上。不论是突变还是天然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她都没结晶出开口朝外的结构。她就凭空给出结论:突变体之所以功能变差,是因为载体的开口偏向于朝里(没有任何证据)。如果这发表在“讨论”章节,那是说得过去的,等于是假说解释之一。而她把这一部分作为论文结果的一部分,这就是没有任何证据就给出结果并由此给出结论:门闩的重要作用就是影响了开口的方向。

 

问题还在于:如果里边有门闩,在膜里边的葡萄糖就很难出来,而容易进去,因为一旦开口朝外,里边的门是锁上的(latch)。这与任何做过活体蛋白生化实验的结果都不符,否则,人体葡萄糖载体就不属于扩散家族了。这也包括她的细菌木糖载体也在里边有门闩。她的Glut1里边有门闩,是从细菌的木糖载体嫁接出来的结果,因为她没结晶出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开口朝外的分子结构,而只有在开口朝外时才能看到里边门闩锁上的结构。根据载体属于扩散的定义,有门闩那功能也应该是起到密封作用,而非开口朝向。否则,就必须把这载体开除出扩散体系了。

 

这涉及到这到底是她的逻辑思维有问题,还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故弄玄虚胡乱编造科学结论?她应该知道结晶了的蛋白与活体蛋白多少有差异的原理,靠结晶解构的知识只能是推理天然的活性蛋白的动态机理。这跟DNA双螺旋结构不同,因为那不需要知道动态模型只需要知道结构。

 

葡萄糖载体在细胞内侧的部分是水溶性极强的带电荷的部分,在活体细胞,95%以上是水的条件下,那部分的所在位置极可能跟结晶后所在位置不同,因为结晶脱水过程跟在细胞内泡在水中的条件不一样。就好比在农村的都知道驴的尾巴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朝上。可我就亲眼看到我们生产队的驴死前在地上躺着抽搐不停,尾巴扭曲。死后,大人们把它扶起来时我看到的是:头朝左拧着,尾巴朝上。这就跟结晶的蛋白类似,原来在水中的那部分原来的构型,结晶后极可能就变成另外的构型了。这是否是颜宁发现了载体有门闩的原因?我不清楚。然而,既然符合有开关阀门的通道特征,那就把人体葡萄糖载体说成是通道不更符合“有什么证据说什么话”的科学原则了?比如CFTR,活体试验证明是通道,不会发生两个方向的变形,该科学家就说那是通道而非载体了。颜宁到目前为止的证据都表明人体葡萄糖载体(1 和3)都是朝一个方向变形的、有阀门的通道特征。她没证明那是载体。

 

就连结晶出来的细菌木糖载体有开口朝外里边有木糖、开口朝里里边也有木糖的结果来说,朝里时里边有木糖其木糖极可能是从外边转运过来还没下来的结构,而非从里边进去的木糖。因为她没有放射性标记,无法辨别到底是哪种情况。所以,她的四构象图是无法证明两个方向的变形的确发生了。

 

这不是说前人没发现的就不当真,而是说你提出新的重大发现,需要有足够的试验结果证明其事实的确如此。没有活体生化证据,那突变的载体结构图拿出证据是必须的。可事实上什么证据都没搞出来就把结论发表在论文的结果部分,这令读者信以为真,而非仅仅是猜测,因为有突变的人体葡萄糖载体没开口朝外的结晶结构;有开口朝外的结晶结构的细菌木糖载体没突变。研究材料和结果都残缺不全。

 

(五)颜宁忽悠中央台电视观众的性质

 

如果颜宁是一位诚实的科学家,那就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那在电视观众面前,就讲出: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早在20多年前就在细菌的活体蛋白里证明了。我的研究是用结晶了的人体葡萄糖载体和细菌木糖载体。用的是结晶了的蛋白推理出活体蛋白的动态模型。到目前为止,还只是嫁接拼图。其中有木糖、葡萄糖、麦芽糖与三个载体结晶所得到的结构图。其中没有一个有完整变形的图片证据:木糖有在南码头上船的,没在北码头下船的,也没在南码头下船的;人的更差得远:张三的1号水泥船没到过南码头,在北码头只有下船的照片,没上船回去的照片;李四的3号水泥船就没到过北码头。

 

在面对全国观众的电视上,她没告诉听众这些,而且听众都以为她搞的是人体葡萄糖载体,而事实上是与细菌木糖载体的嫁接拼图。

 

即使嫁接拼图,细菌木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也没有证据(=没有木糖在南码头下木船的照片),她论文的英文原话:the conformational switch from inward-facing to outward-facing of symporte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不论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还是细菌木糖载体,开口朝外的证据还没得到:The outward-open structure remains to be captured (2014,Nature). 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3没有开口朝里的证据(2015,Nature)。

 

没有一个载体(开口从朝外到朝里的变形)与另一个载体(开口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合理的嫁接得出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的证据。

 

就是说:猴子乘木船从南码头到北码头与人乘水泥船从北码头到南码头,这么更合理一点的嫁接拼图证据都没找到。更重要的是:

 

(1)“结果”与“结论”不符。这就是忽悠,公开欺骗读者。在2014年的论文里根本就没任何在南码头下船的照片,“结果”就是假设会发生,而在“结论”里就没有“假设会发生”的说法了。而且拼图是细菌的木糖载体与人体葡萄糖载体放在了同一个细胞膜上。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细胞膜既有细菌木糖载体也有人体葡萄糖载体。论文里介绍图5应该说是示意图,而且是“假设会发生”的示意图(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不应该用结论性质的图片介绍(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而应该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2) 2015年的论文,张三的1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南码头,李四的3号水泥船从没到过北码头。在面对全国电视观众时,不提她自己的“四构象图”是怎样的嫁接拼图,也不提葡萄糖载体(她打手势的开口朝里朝外变形)的工作模型前人早就从活体载体蛋白的生化试验中证明了,听众人人都认为是过去50年里都没人证明了的让她证明出来了。

 

如果根据诚实的科学家的规则:“有什么证据说什么话”、“结果与结论相符”,那她的两个人体葡萄糖载体单独的结构图来看,每个都是只有朝一个方向开,更倾向于“通道”的特征。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只有一个开口的结晶,Glut3另一个方向是用麦芽糖卡住的结晶,麦芽糖不是它的转运物,是抑制物。何况没有开口朝里的结晶,变形无从谈起。把细菌的木糖载体嫁接上,还是找不到驴唇跟马嘴匹配的四构象图。把编号3的载体用麦芽糖把嘴卡住,说那是葡萄糖上船的照片,而葡萄糖载体从不运转麦芽糖。麦芽糖只上葡萄糖载体的船,从不下来。也就是说,不存在麦芽糖被葡萄糖载体转运。不被转运的,用以推理转运蛋白的机理,等于上船后从不乘船过江的牛,说是船运牛来来回回过江的证据,这是什么水平的论文?这也是证据?

 

如果不需要证据,就根据所谓的常识,那当初CFTR也是被认为是变形的。活体蛋白试验证明:变形并不会发生,因为CFTR是通道。

 

通道就好比排水管、下水道,水流都是一个方向,不会来来回回。而载体需要开口朝里朝外反复变形。每次变形就带走一个分子或离子。就好比上电影院,提前买好票,第一个人推开门,后面的就跟着进去,这就是通道。如果在门口买票,门是弹簧门,一个人进去了,门自动回来,第二个人买票后再推门进。这就是载体。载体的门需要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葡萄糖载体一次仅让一个葡萄糖分子进去。

 

我们搞的都是实验科学,靠证据。一分证据的结果得出一分的结论。如果不需要科学证据证明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变成朝外,那她论文的“根据结构图与发表过的生化数据,我们提出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不就是废话了?何不直接说不需要证据证明它就是变形的。那文章的意义何在?花时间精力研究它的变形不就是多余的了?根据推理就完事,那当年CFTR的结论永远都是反复变形的。如果变形的证据不那么重要,那她为何在电视上只提变形的图?帮她洗地的说颜宁早就发表了人体葡萄糖载体从朝里到朝外的变形,如果在2014年发表论文之前就知道了,那她的图5“predicted”(设想的,推理出来的) 变形不是自欺欺人了?那就是否定已经证明了的,那她还又在假设会变形做什么? 显然,她在2014年发表论文前自己并没有发表过人体葡萄糖载体从开口朝里变成开口朝外的生化数据,她在论文里也没给出参考文献。不论这类生化数据是谁做出来的,那也一定是用我们(Yan/Maloney)发表过的方法,因为还没有研究活体载体动态模型另外的方法被发明出来。最终还得回到Yan/Maloney 发表的论文上去。

(六)在国际学生网络课程上忽悠

在网络大学的生物学iBiology讲课时,颜宁把她发表在《自然》2015年的论文当作载体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到朝外”变形的证据。看2017-1-3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m6xptf35lU

从11分50秒开始,左下角你可看到她2015年的论文介绍,左边的动图表明 Glut3 开口反复变形,可在她论文里,Glut3 只有开口朝外的证据,根本没有开口朝里的证据。2014年的论文研究的是Glut1,只有朝里的证据,没有朝外的证据。她把两个载体连嫁接图也没证明来回变形的确发生,而读者必然认为Glut3反复变形的证据她找到了。

 简单介绍给文科生和农民工兄弟:

 

她2015年的论文,是把Glut1 和Glut3拼图得出“Glut3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即使嫁接,可Glut1 开口朝里,开口处是空的,没有葡萄糖。更没有开口朝外的。Glut3也没有开口朝里的。

 

这个拼图跟2014年的类似,都无法证明两个载体的任何一个能完成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回到朝外的循环。这是小学生就应该明白的最基本的逻辑:就算是拼图,那你也得拼全了才行。你差Glut1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开口里的证据,Glut3连开口朝里的一个证据都没有。这人体葡萄糖载体怎么就能转起来了?把撒贝宁给转晕了?如果说2014年的论文,那说成是“细菌木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更贴切一点,毕竟人体葡萄糖载体她只找到了“四个构象图”其中的1个,而细菌的木糖载体她找到了“四个构象图”中的2个。

 

综上所述,颜宁用的三种载体中最多的只有“四个构象图”的2个,连一种有3个构象图的都没有。嫁接拼图还是交叉拼图(用船渡做比喻需要注意一点:一条船一次只运载一个物体,而木糖载体同时运载木糖与质子氢)。她是这么拼图的:在南码头上船的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或牛上3号水泥船,北码头是人下一号水泥船,没猴子也没牛下船;北码头上船的是猴子与香蕉一起上木船,没人上船,也没牛上船;南码头没猴子下船也没牛下船,下船的是人下3号水泥船。这比驴唇对马嘴还邪乎。上船是乘木船的猴子,到对岸是人下水泥船。这么嫁接,那不是魔术师的大变活人?

 

(七)如此嫁接拼图,通道也变成了载体

 

从科学上讲,如果把几个通道也这么嫁接拼图,那所有的通道也都是载体了!

 

在中央台电视上面对的是全国观众,从小学生到政治局,都会有观众,就如此忽悠。

我们不需要一篇篇地解剖她发表的论文,因为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是什么科学态度啊。拼图都拼不全的证据链! 在给网络生物学课程的学生上课时直接用2015年《自然》论文的结果Glut3就变成开口从朝外到朝里,再从朝里变成朝外的“事实”了。

 

颜宁的嫁接拼图是学术上的争议。哪怕认可她的嫁接拼图的合理性,那根据她自己给出的定义:“四构象图全部具备才能解释载体的工作模型”,她根本就没这样的四构象图,嫁接拼图的两篇论文的任何一篇都没完成这样的证据,可她在2014年的论文里就宣称得出了“结论”--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这就是明显的欺骗,因为结果与结论不符。她不是把两篇论文都拼图完了才发一篇论文,而是单独发。2014年发表的论文里根本就没有拼全四张图,就给出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结论。

 

在2016年面对全国观众的中央电视台也没给出嫁接拼图的科学事实,更没给出嫁接拼图是怎么拼的。在国际网络教学iBiology课程上,她直接把发表在2015年的论文里Glut3说成是载体开口反复变形的证据。而事实上,那论文里根本就没有Glut3 反复变形的证据,连开口朝里的结晶都没有。这不是严肃的科学家应该做的。赵本山卖拐,那是每个电视观众都提前知道了的那是文艺节目,而没有一个电视观众会怀疑颜宁的试验结果无法证明她的结论。

 

在这里给农民工弟兄们进一步解释一下:颜宁如果靠嫁接拼图得到“四构象图”,那需要找到“南码头人上船的照片、北码头同一个人下同一条船的照片”嫁接“北码头猴子(或猪或马或牛都可)上船的照片、南码头同一动物同一条船下船的照片“。这嫁接虽然在科学上讲并不严谨,可那总算可以说得过去,令外星人明白地球人是怎么来回渡江的。而她的嫁接拼图,且不说多么不合理,拼都拼不全!就发表论文。

 

把任何几个通道这么嫁接,不一样都是载体了?如果xylE是通道,glut1也是通道,在科学上是可能的啊,就如同CFTR在1992年前都认为是载体而事实上是通道,哪怕可能性只有亿万分之一,那你作为科学家,如何排除这可能性?非但如此,任何几个通道让你这么一嫁接,不就都成了载体了吗?

 

你哪里来的底气根据你的嫁接拼图就肯定人体葡萄糖载体不是通道而是载体?葡萄糖载体是载体、其工作模型到底在你之前有还是没有?有,谁发表过的?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你还这么费劲两次发论文拼图干什么?如果没有,或者你不承认细菌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与人体葡萄糖载体工作模型是一样的,那你是创新,那你的拼图是如何排除人体葡萄糖载体其实跟CFTR一样是通道的?

 

你论文是这么说的:四构象图是载体完成一个循环所必须的。英文原文: “required for a complete transport cycle”,可你没搞出这四个构象图啊。两个“人体葡萄糖载体(Glut1, Glut3)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证据都没有,“细菌木糖载体开口变形”所需要的4张照片你只有两张。这都是你论文里白纸黑字承认的。

 

(八)大学规则对科学家搞社会公关的限制

 

为何颜宁这样的论文能在顶级杂志发表?

 

我们不知道内情。可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探讨。

 

从来自中国科学家发表的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最近几年被撤稿的事实来看,有两种解释:一是西方科学家们有两百多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审稿人认为投稿人不敢骗人,因为一旦被揭发,文责自负。另一原因是科学家的社会公关之路在中国可能还没被堵死。

颜宁的情况最大可能属于第一解释,但这不影响我们在这里讲讲第二点。 我所在的州立大学的老系主任在他当上系主任后定下来了相关规则,是根据校方的要求结合本系实际定下来的。大体有以下几点:

 

1.为了扩大科学知识交流,本系设立了新的专项基金,用于邀请外校科学家到本系做学术报告。

2.为了做到对本系教授们的最大公平,每个教授在邀请外地教授来讲学时一视同仁,比如今年由本系四位教授各邀请一位外地教授,明年就换成另外四位教授邀请。这样轮流着来。

3.为了防止张三在邀请李四来讲学时搞公关活动,邀请过程比如跟李四联系、定机票等都由系秘书办理,不论被邀请的人什么身份,从助理教授到诺贝尔奖得主,都一律对待,都不能定商务舱。旅馆都是同一个本校校园内的旅馆,该旅馆一楼有餐厅。每个被邀请者都在此餐厅用餐。报销吃饭的单据不能只提供钱数,一定是每个人吃的什么都详细列出,必须是该餐厅菜单薄上有的范畴,另外就是防止有酒。哪怕是一杯最便宜的红酒都不行。

4.张三邀请李四,教授们给李四介绍自己的科学研究时,所占时间每个教授都一样,都必须在教授各自的办公室交流,包括张三,不能比其他教授安排更多时间跟李四交流学术成果。

5. 在旅馆吃饭时每顿饭都有至少2位本校教授陪同,张三不能一人陪同李四吃饭。

6.如果李四在交流学术公事完成后打算在本地旅游,需要提前跟本系秘书联系返回机票的时间。这不增加机票钱。在旅游期间的旅馆费需要李四自己掏腰包。在旅游期间,张三不得陪同李四,以杜绝搞私人之间社会公关的机会,因为李四极可能是张三未来发表论文或审批科研经费或提名得奖的潜在人选。在旅游期间,出租车、吃饭、门票等一切花费均由李四自己出。

 

系主任换了三茬,规则基本上保持了下来。这些规定非常重要,因为人都是情感动物,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张三邀请李四来讲学,这对李四产生对张三的报恩之情是难以杜绝的,但需要做到最大努力把社会公关减小,把李四对全系的公共利益做到最大,也就是要把私人与公共利益尽最大努力分开。这可以防止学术腐败:对本不该通过的论文网开一面。否则,不仅仅造成不公平,也会导致证据不足的论文发表后误导读者,甚至在科研经费审批、获奖审批等方面搞小圈子等学术腐败行为。

 

对国内这方面的事我不了解。大约在十八年前我接待过一个国内代表团,在聊天时他们很想了解美国科研规则方面的事,尤其是研究用的昂贵仪器谁出资。我便介绍了我们这里的系主任对邀请名人做学术报告的规定,就是上面的几条。他们听得很认真,有点吃惊的表情,但没直接回答我的疑问:如果在国内张三邀请美国院士级别的或诺贝尔奖得主一级的大牛这些潜在的顶级杂志论文审稿人到北京讲学,机票是否跟邀请一般教授一样?在北京期间,吃饭是否跟我在国内时接待外宾的规格也是四菜一汤?被邀请的李四在北京时游览长城、故宫、颐和园等名胜时是否张三可以陪同?旅游期间的所有费用包括旅馆钱是否花的是公家的钱?对这些问题,他们没回答,而是转移话题。不过他们听得很认真,就是在我说四菜一汤时都笑了。可能豪华餐厅的招待已经与时俱进了。最后我直接追问,他就说他不是校长,他的分工不在那方面,详情不了解,云云。另外一人讲:机票应该是一样的,都是必须买中国航空公司的航班。对于李四到了北京后,张三是否陪着李四旅游,他们没告诉我这方面的规定是怎样的。记得我还介绍了美国的规定:李四到了旅馆,从拿到钥匙那一刻到他交回钥匙这段时间内,张三是不能进入李四的旅馆房间的,因为这段期间内,李四的旅馆房间就是李四的私人住宅。张三邀请李四属于公事,不能以私人名义进入私人领地搞社会公关活动。

 

其实,这方面的调查是很容易的。国内各大学都有财会,都有报销的收据。查起来不难。比如清华大学都邀请过哪些美国科学院院士级别的,在哪个学术领域,在北京期间是否由邀请人陪同旅游了等等个人搞社会公关活动的情况。西方是靠制度最大限度堵死腐败的路,而非靠人的自觉,那是靠不住的。国内最近报道了9位外国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到中国捞钱,真名实姓报道的,他们在中国大捞特捞,都是有国内的科学家配合。当然在这里需要强调:报道的这九人与颜宁的领域无关。我只是举例说明西方科学家也是人,只能靠制度约束人的行为。

 

为何要调查这一项呢?如果过去没有严谨的制度规范,就应该建立制度。如果早就有制度,那就需要审查执行的情况。中国投稿的数以百计的科学论文在西方杂志被审稿人通过而后被撤稿,有的论文根本就是被审稿人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通过的,其里边的猫腻需要调查。因为农民工都清楚:棉裤套皮裤,其中必有故。不是棉裤薄,就是皮裤没有毛。

 

(九)不严谨的科学态度对下家的严重负面影响

 

有的科学属于知识积累过程的一部分,这样的论文如果是编造的或没有“结果”支撑的“结论”(比如“四构象图”拼图都没拼全,就得出结论),并没有直接的“下家”的话,其在经济方面的后果严重程度就小很多。如果有“下家”,比如公开讲自己这些研究结果可以作为造新药的靶点,等于有直接下家会投资,那如果结论并不是可靠的(比如没有试验证据表明某位点的突变导致载体开口朝一个方向,就在科学论文的结果部分给出此结论,而非在讨论部分提出假设),那下家造新药的投资极可能血本无归。

 

中央电视台直接给清华大学解构的结论当作宣传造新药的媒体平台(请看施一公在“开讲啦”),这在西方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万一该科学家的结论是伪造的或不严谨的试验得出的,或结果与结论不符的,下家投资人一旦血本无归,那电视台会被告上法庭的。我用百度搜索“颜宁的论文,造新药”结果数以万计的报道谈及这方面的内容。我不了解在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政府是否根据颜宁的论文投资造新药了?有没有新药上市?我查不出来。可中国药监局等机构就很清楚。尤其是私人企业,那可是人家私人腰包的钱,是否也有投资?有没有新药上市?我也不了解,搜不出来。我只是根据搜索出来的数以万计此方面的报道而担心。对如此不严谨的科学论文就发表的科学态度,作为在其中一个领域里的内行,我有责任把这件事讲出来。因为颜宁的级别越高,得奖越多,崇拜她的投资商人也就越相信根据她发表的论文而投资造药有把握。到头来,如果都是血本无归,那对颜宁也不是好事。有的投资人血本无归后得了抑郁症,生不如死,其家属也会找上门的。现在是地球村时代,你除非将来乘飞船逃到火星。

 

科学家们有一个共识:你的数据是真实的其结论是错的可以接受,但你剽窃、没有证据支撑就给出结论,则无法接受。

 

(十)润涛阎有资格质疑颜宁的论文吗?

 

华盛顿大学的Mike Muecklerz教授,是第一个提出 Glut1 人体葡萄糖载体是由12个穿膜螺旋构成,1985年发表在《科学》上,在葡萄糖载体领域是开山鼻祖级的大牛。他评价Yan/Maloney 的生化研究验证了载体动态模型,以前没有令人信服的生化数据证据,属于假说阶段:“Yan/Maloney的数据为仅仅基于动力学数据得出的载体模型提供了令人信服的无可置疑级别的证据。”英文原文照抄:“Their data provide compelling physical evidence for a general model of facilitative membrane transport derived solely on the basis of kinetic transport data. ”

 

这里需要指出:英文里的physical evidence是西方的法律用语,是指完整的证据链,包括指纹、照片、录像、血样、DNA、现场证人,等等。用中文就是“完整的无可质疑的证据链”、“铁证如山”。 

 

颜宁不是拿1966年的假说回应我的质疑吗?看看在这个领域的权威科学家是如何评价我们的论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说:Yan/Maloney的论文是第一个用分子生物学方法证明了几十年前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得出的模型。

 

农民工朋友们可能不知道“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是什么意思。就是把带有载体和通道的细胞膜,一边加入葡萄糖水,看扩散到另一边的速度。如果快,它就是通道;如果慢,就是载体。通道快,因为开一次门可以过1000到1百万个;而载体慢,可能是分子开口变形。但是否真的变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直到我们的论文发表。

 

下是被引用了1910次的综述“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1998)”文章里的原话。其中文献90, 91分别是我们(Yan/Maloney)1993发表在《细胞》和1995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报》的文章:

 

The best characterized members of the family are UhpT and GlpT, both of E. coli, for which 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s have been presented (29, 90, 91)."  

中文是说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本家族载体最详尽的动态模型。 

 

我们发明的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方法(与葡萄糖分子大小、形状、电荷都类似的分子探针 + 半胱氨酸扫描 + 放射性底物)跟踪葡萄糖分子每通过载体的一个氨基酸的距离发生了什么,等于间接给葡萄糖分子在被转运过程中每一步都录像,是直接研究活体蛋白的工作机理、动态模型。半胱氨酸扫描的方法至今被广泛应用于各类载体而无一人提出质疑,谁用谁成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第二家发明出来另外的方法研究载体的工作模型。

 

润涛阎有责任把颜宁的论文是怎么忽悠读者的告诉大家,尤其是下家投资者应该知道为何根据颜宁的论文造新药前需要仔细检查她的论文,因为她的科学态度是如此糟糕。如果颜宁无法出来走两步,那就证明我这篇文章就是她葡萄糖载体论文的“粉碎机”。

 

(十一)恳请颜宁博士出来走两步,就告诉你的读者们如下几点:

 

1.凭什么你的“四构象图”就能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了?

 

比如: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里边,就表明是葡萄糖从细胞膜里面进入了载体,而不是葡萄糖从细胞膜外面转运到开口朝里时还没出来?

 

就好比在北码头拍到了船上有人的照片,你就说那100%是北码头的人刚上去要回到南码头的证据。那我问你:为何不是南码头的人到了北码头还没下船的照片?没船票或身份证,你如何区分二者?这是你的逻辑思维水平,还是故意自欺欺人的忽悠?你难道不知道你那“四构象图”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葡萄糖刚进去和转运后还没下来的照片其区别在哪里?这本来就是初中生都能搞明白的事,可你竟然想蒙混过关。北码头船上有人,就证明是北码头的人刚上去的?而不是南码头的人到北码头还没下船?既然都是葡萄糖分子,你没用放射性标记,你怎么知道是从里边刚上去还是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

这一点很重要。如果只有一个方向的开口,那就是通道而非载体。你要证明的恰恰是载体是怎么工作的,可你连是否是载体还是通道都区别不了,更别提载体的工作模型了。

 

2.退一步,就算你发表在2014年的论文里提出的“四构象图”可以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当真,可你在该论文里找到4张结构图了吗?哪怕是嫁接的,你也没有啊。细菌的木糖载体只有两张(结晶结构图),而人体葡萄糖载体只有一张。加在一起也无法得到4张拼图。这是你的结果部分承认的,到了图片结论黑体大字,就成了“人体葡萄糖载体1的工作模型”就没有你结果里的“假设”(Predicted)定义了。这性质的定性就是欺骗,你能反驳这定性吗?你把科学论文搞成了三十六计的忽悠。

 

3.给出“发表了的生化数据”来源,是谁做的活体载体蛋白或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生化试验证明了葡萄糖载体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如果是后者,那他用的是谁发明出来的方法?

4.2015年的论文怎么证明了Glut3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的?Glut1 和 Glut3 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内的证据在哪里?

 

其它的可以不回答。你就先告诉读者这些。你的下家投资者根据你这样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而造新药,那结局是什么?如果经过多年很多人的投资都是血本无归,那谁来负责?就算政府的钱不是私人的,没人找你算账,可你如此搞科学研究,你能心安理得?政府的钱,那也是可以用于精准扶贫的,可以用于真正搞创新的。

 

颜宁在她的微博里宣传施一公的演讲。这也适用于她本人吧?“希望你们更大胆一点,更异想天开一点,既要有创新的精神、独到的见解、勇为天下先,更要实事求是,敢于据理力争、挑战学术权威。西湖大学拥有自由畅想、大胆假设、认真求证的学术氛围,让每一个人可以忠于学术原则、坚守学术道德,保护好灵光一现的科学火种。求知、探索、厚德、担当。”

 

上面引用的话是你导师说的。我也希望你导师施一公看到我这篇文章,让她帮你回答上面的4个简单疑问里的第一个即可,因为那不需要具体的试验,就是最简单的逻辑疑问,因为你没有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你这么区分是从里边刚上去的还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的?就这一点,就足以彻底否定颜宁论文得出的结论:找到了人体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

 

那读者就一定会问:既然颜宁的“四构象图”本身都不成立,哪怕她找到了四张图,而且不是拼图,都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结晶结构图,照样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那你润涛阎还写上面那么多干嘛?只写这一段就把她的论文彻底粉碎了啊?

 

这的确当真。然而,我们不能排除颜宁的逻辑思维有极大缺陷,无法辨识这么简单的逻辑错误。我们需要一点点的解剖她的论文,知道她在任何方面都是忽悠后,就知道她是巧妙地利用了人民大众“越是最简单的逻辑漏洞越是被忽略”的心理特征。就好比当年李自成“跟着闯王不纳粮”如此简单的逻辑漏洞,人民大众都认可。可他们不想想,闯王是要打天下的。那他当上皇帝后保家卫国的军队吃什么?他后宫的几千佳丽喝西北风?就这,照样迷惑了乌泱乌泱的人群。

 

这不应该是一个科学家所为:把残缺不全的试验结果与伟大的结论脱钩。把三十六计的招数用于科学领域,把同行科学家都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别拿“全世界的科学家就你润涛阎一人指出颜宁葡萄糖载体的论文漏洞百出,故意忽悠读者。同行科学家们为何就没人看出来?”说事。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学家都认为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事实,就是把布鲁诺烧死也改变不了真理。

 

后记:

这篇科普文章是写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的公开信,也是写给农民工弟兄们的科普文章,说的是农民工都能看得懂。如果科普文章不能让没科学知识的人看得懂,那就表明写科普文章的人水平太低。科学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神秘,而是能用农民工都能听得懂的语言或举例介绍出来。

 

科学家除了从事科学试验之外的另一职责就是揭穿同行里的伪科学,尤其是有下家投资者的科学研究“成果”,以减少更多的损失。这是天地良心,是把“求真、向善、唯美”相结合的体现,是科学家对科学与社会负责的天职。所以,有必要用粉碎机彻底粉碎颜宁的葡萄糖载体论文。我在等着她告我诬陷罪。同时欢迎她论文作者们用真名实姓辩护,不需要猥琐到用马甲维护科学。为科学的尊严辩护,是伟大的光荣的事业,为何不能真名实姓?用中国古人的话说就是需要做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儿。可几个月来,为颜宁辩护的竟无一人是男儿,都是用马甲用三十六计那套忽悠不在此领域的读者。可见他们自己都知道颜宁的论文经不起质疑。

 

有人总是建议我去英文论坛或杂志说此事,而关键是:她的论文很多都有提示可以作为造新药的靶点,中国媒体大肆宣传过。美国的造新药公司都是老字号的大公司,人家有足够的教训与经验,对任何新发现,在巨大投资前都会审慎对待,不会轻易投资。而中国在这方面还很嫩,有巨大投资在开发新药上是最近十几年的事。加上突然间巨大投资(中国现在每年用于科学技术研发的总投资超过了一万亿),社会又浮躁得很。更要命的是:很多人对明星科学家的崇拜与盲目迷信,毫不怀疑其论文的可靠性,导致血本无归的悲惨结局极可能发生。如果颜宁的论文没有中国的下家投资造新药,她发表任何文章都随便,反正就是她个人的名利而已,对他人不造成投资上的损失,我们管她干嘛?我本来就是写故事来着,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研读了她的论文,才发现里边竟然是这样的内容。她的“四构象图”本身就站不住脚。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朗道一句话就让李森科闭嘴,同理,今天润涛阎一句话就让颜宁闭嘴:“四构象图”无法区分开口朝里时载体里有葡萄糖,其葡萄糖分子是从里边刚上去的还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还没下来的。你那“四构象图”本身都无法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

 

请大家转贴此文到国内论坛,有条件的,转发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等单位,让他们清楚颜宁的论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解科学家名人的科学态度对下家的新药研发至关重要。在此拜谢!

 

Run Tao Yan (润涛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3)
评论
笔名好难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是向您致谢 后面感叹号敲成问好了
笔名好难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个方法好,不是全网公开,而是精准投放!希望看到这个方法的同学们都行动起来,给前行者增添更多火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最好发给单位的电邮或个人电邮。大学和科学研究单位都有个人联系的电邮。

不过,即使眼下很难发在国内的网站,来我这里查看博客文章的就有国内大外宣和教育界、科学研究领域的官员、学者。他们也绝不可能是铁板一块,也会有良心未泯的时刻。

即使是铁幕,也有被揭开的那一天。真理,一定能把骗术揭穿,只是时间问题。越是打压,迸发出来后的喷发力越大。她的名声越大,地位越高,被揭穿后的落差也就越大。只要是纸,那一定包不住火。
笔名好难想 回复 悄悄话 终于再次注册好了
做粉丝两年了
又去重读了很多文章,大师严密的逻辑推理,中立客观的冷静分析能力,很多局势很多史实我都尝试在持续观测和验证。
不得不说自从看了大师的文章分析,自身的逻辑推理和大局观真的不断在加强。
向您致谢????
楼下说要在国内转帖的同学,应该挺难的,颜宁的负面消息在百度上已经完全清理干净,倒是有很多颜宁打假的报道
提酒扛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ngtermInvestor' 的评论 : 是啊,在假大空的环境中,没有领域能不染的,科研领域也一样。
支持科学真理的,且求真的各位读者,帮博主扩散一下文章。
也请博主抽时间给说一下:在目前中美的局势中,应该怎么办?国内尚有亲人,和私营业务在开展中。
longtermInvest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中国假大空太多,所以一定不能放弃打假。我们和颜教授无冤无仇,我们只是捍卫真理,这是个原则问题。
longtermInvesto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学生0225' 的评论 :

回复 '远在他乡1997' 的评论 : 干得不好。审核很难通过。国庆后会更多尝试!

===

莞尔一笑,哈哈!坚决支持!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我母亲是科学院首任女所长
我从小深知女科学家极不易。。。

久读润涛相信不会无中生有
颜宁若造假在中国已成风气。。。

首假习皇能70年假大庆臭抖
国人极乏一针见血大白天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洗地的都是颜宁的高级黑。去读我旧作里当初吹捧她论文的洗地者对她“四构象图”的贡献,是怎么描述的。外行就别一步步往后退了。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是她论文结果部分的图5,黑体大字。外行不知道科学论文的黑体大字在结果部分就是最重要的结论。如果她不是玩弄欺骗,那她应该跟文章的试验结果predicted一致,结论就应该是 A 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放在图5 下面。

这远远不是她的最可怕之处,她的“四构象图”本身站不住脚,就是忽悠。99%的农民工都无法认可的骗术,她能不清楚里边的简单逻辑?

再给她洗地,就不得不走到了“她的逻辑思维能力在99%的农民工之下”地步,以“用傻子换骗子”的招数为她洗地、圆谎。可她自己承认吗?去看她的视频,里边有“那也是我的葡萄糖转运蛋白...."介绍的就是葡萄糖载体的工作模型,是绝对肯定的语气。

现在我也站在你一边,承认颜宁的论文只是提供了一种假设的工作模型。那就表明,她在面对全国观众的中央电视台节目上骗人,因为她在电视节目上没提“那是假说,我没找到证据”。

你如此证明她在电视台欺骗观众,她认可吗???

科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不仅仅藐视强权与势力,帮骗子洗地都必然成为高级黑。颜宁在论文里把帮她洗地的路全部彻底堵死了,没有丝毫空间可以圆谎。我喜欢换位思考:如果我是她的洗地者该如何做,我找不到帮她的办法。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既然只是一个猜想,就不能说自己破解了半个多世纪之谜这种话。这还没说4张图能不能得出工作模型的问题。
iammadabout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闫先生, 我一个局外人+外行人觉得,这事您可能错了。您对严女士的论文理解错了。她的论文不是证明/提供了什么,而是提出了“一种可能的模型”-整篇论文就是"propose a possible working model". 后边结论: a working model=one possible working model I here propose. 整个论文就是一个猜想。至于这个论文值不值得上顶尖杂志, 作者是不是应该得到那么大的荣誉, 是另外一回事。。。我个人希望闫先生放弃论文的事, 写写川普啊, 习近平 啥的。。。你写着开心,我们看着过瘾。。。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有一件事似乎可以看出点名堂:中央政治局常委们没像当年斯大林赫鲁晓夫吹捧李森科那样公开表扬。中科院院士评选委员会里边可能有人看出来里边的逻辑漏洞,私下里悄悄议论?详情不知。不过,我倒是盼望她地位越高越好,因为这事迟早会被捅开。哪怕国内有几个科学家搞明白了里边的猫腻,很快就会扩散开来。她的地位名声越高,扩散起来的速度越快。这件事一定留给历史了。她自己承认这是她最大的科学贡献,中央电视台邀请她演讲,她就选了这一个内容。

当年牛满江的骗术论文也没这么轰动到全国甚至全世界。这件事,就是我现在删除所有的博文,都收不回“四构象图,没有放射性标记无法证明葡萄糖或木糖是被载体转运到里边的还是刚从里边进入到载体的,因为在结晶过程中这两种情况如果没放射性标记无法辨别”的骗术已经被揭穿,因为这道理太简单不过了。

99%的农民工直觉就明白人在北码头船上的一张照片,就说是从北码头上船的证据,而非刚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就是典型的欺骗。一旦被揭穿,恐怕傻子都能明白过来。

胆子太大了。把农民工弟兄们都无法认可的忽悠当科学证据,世间罕见的骗局,竟然是院士级别的科学家所为。而且整篇论文都是嫁接拼图都拼不全的忽悠。科学界的赵本山啊,令绝大多数人难以置信。

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想用四张照片带回去说服那里的外星人认可这就是船渡渡江的证据。那不能只有人在船上的照片,需要有正在上船和正在下船的照片才行。否则,那里的人如果不是傻子,绝对会问:站在船上的那人要是刚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呢?

照相的人怎么可能会如此设计试验???这么设计试验寻找证据的科学家,要么是智商低于99%的农民工,要么是故意骗人。仔细检查整篇论文,便可知道不是智商的原因,而是有心计,把三十六计用在了科学上。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可以骗所有的人一时,也可以骗一部分人永远,但你骗不了所有的人永远。这么明显的骗局,一旦被揭穿,无法圆谎,内心里就会“呼啦啦似大厦倾”,无法出来走两步。这骗术跟韩春雨的骗术相比较,韩春雨的骗术需要用试验证明,而她这个不需要,因为属于逻辑范畴便可辨别真假的骗术,不需要用试验反驳。没一丁点可以圆谎的空间。
学生022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远在他乡1997' 的评论 : 干得不好。审核很难通过。国庆后会更多尝试!
学生0225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收到!等国庆后争取遍地开花!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觉得您用船的模型的举例生动形象,尤其是感叹这是一个需要演技的世界啊!这样的逻辑问题,审稿人都看不出来吗?审稿人就没有生化实验室的,都是一帮看衍射图片的著名专家(如同著名演员),一个个的拿着图片感叹,你看看,你看看,这衍射图片是多么的精细啊,这花纹、这色彩,这技术是多么的神秘、神奇、伟大啊,混然不顾这图片上照的内容,究竟是南岸还是北岸,是否是一条船,船上有人没人,坐的是不是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遵守规则,这里不欢迎广告,不论任何形式的广告。发现广告,立刻删除。敬请原谅!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sp2000' 的评论 :

我没搞过近视眼。非常抱歉。
psp2000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据说你从事过眼科工作?咨询下控制近视的问题

国内很多人使用0.01浓度的阿托品滴眼液用于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的近视控制,每天一滴,长期是否有问题?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Re: 天涯芦踪(三) Reply
more about 李景均。

ZT:
逃到香港 靠遠見躲過劫難的中國遺傳學之父
文/秦順天

「中國遺傳學之父」李景均,當年經由香港,九死一生回到祖國報效,為什麼中共建政一年後,他就攜妻帶子,毅然決然又逃到香港?
那時,香港還是個自由世界,踏入它,就可以通往世界各地,人生命運從此反轉。

美國博士冒死回國
李景均,1912年出生於天津富商之家。其父是經營出口貿易的「桐油大王」李銳,是位基督徒。高中時,李景均被送入英國傳教士辦的天津英中學院。大學時,李景均進入美國傳教士辦的南京金陵大學。畢業後,李景均赴美國常春藤名校康奈爾大學,主修遺傳學和生物統計學。

1941年,獲得博士學位後,李景均決定帶著新婚的美籍華裔妻子克拉拉(Clara Lem)回國。經由香港時,恰逢日軍進攻香港,不久英軍宣告投降,日軍占領了香港。他們夫妻被困在香港近兩個月。由於只帶了旅行支票而無人肯給他們兌現,身無分文的夫妻兩人,天天處於極度飢餓之中。多年後回憶起當時的困境,李景均說:「如果你處於極度飢餓時,你不能做任何事情。你不能思考,就像一具行屍走肉。」

後來,在朋友幫助下,他們換上農民的服裝,從九龍步行繞過日寇駐地,到達廣東惠陽,終於奔回了戰火紛飛的祖國。第二年,李景均出生於日軍空襲中的第一個兒子,患痢疾而夭折在他的懷裡。當時交通不便,生活不順,即使這樣,李景均對未來仍充滿信心,那時,留在國內的大多數知識分子也都認為,中國,必將是一個「自由的中國」。

輾轉在數所大學教書的李景均,1946年出任了北京大學農學院農學系主任兼農業試驗場場長,成為北大當時最年輕的系主任,那時他才34歲。1948年,李景均的英文版《群體遺傳學導論》由北大出版社出版,這是世界第一本群體遺傳學的大學教科書,將近半個世紀,它都是該領域最權威之作。

1949年,中共篡政後,照搬蘇聯模式實行教育改革,建立了許多專業性大專院校。北大、清華、華北大學的農學院合併為北京農業大學。仿照蘇聯,農業大學也展開了「米丘林路線」運動,提倡蘇聯農藝學家李森科的遺傳學,認為李森科的遺傳學是「辯證唯物的」, 而近代摩爾根遺傳學,則被認為是「反動的唯心論」、「形而上學」,是要被打倒的。

當時擔任北京農大黨總支書記的樂天宇,是長期從事地下黨工作「老革命」、毛澤東中學時代的密友。樂天宇在農大講演介紹「米丘林學說」,批判舊遺傳學。在農學系全體師生大會上,李景均公開指出樂天宇的講演「不科學」、有「錯誤」,這種批評觸怒了樂天宇。不久,華大農學院的《農訊》載文批判了李景均的《群體遺傳學》,稱之為「荒謬」。

不久,李景均被迫辭去系主任之職。他主講的《遺傳學》、《田間設計》和《生物統計》三門課程被停止,因為這些課程是「資產階級的」、「為馬爾薩斯人口論服務的」、「唯心的」、「反動的」的「偽科學」。

有人造謠說,李景均曾罵社會主義老大哥蘇聯,說它是「赤色帝國主義」;李景均的美籍華人太太幾次去美國大使館辦事,也被稱為「不知道他們搞什麼鬼」。很快,李景均被扣上了「親美反蘇」的政治帽子。

一個純學術問題,被扣上政治帽子,不聽蘇聯專家的話,就是「反蘇」,這是李景均不能容忍的,面對人身攻擊,李景均認識到,自己這種 「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很快就會面臨「思想改造」,而且,「即使有極大的耐心,我的同事們和我也不可能在中國把遺傳學從滅亡中拯救出來。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必須聲明忠於李森科學說,否則只有離開。」

李景均沒想到,當年他放棄在美國的安逸回到祖國,待到所謂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的時候,他竟被誣衊為敵人,他感到「一腔熱情,報國無門」。那時也有朋友勸他公開認錯,李景均拒絕了,最後他決定離國出走。

1940 年,蘇聯農業科學研究院院長瓦維諾夫,就因反對「米丘林學說」被捕入獄,他被指控為英國間諜,證據是他曾在英國留學。有消息說,瓦維諾夫被捕是因為企圖逃離蘇聯。瓦維諾夫最終因營養不良死在獄中。現在無法推測李景均當時是否知道此事,但他的確非常清楚自己此行的危險。

尼古拉?伊萬諾維奇?瓦維諾夫(Николай Иванович Вавилов,1887年11月25日—1943年1月26日)是蘇聯時期的俄羅斯植物學家和遺傳學家。從1924年到1940年他擔任全蘇農業科學院院長,該學院位於列寧格勒。

臨行前那天深夜,李景均悄悄敲開鄰居、好友林傳光教授的門,告知了自己的計劃。林傳光夫婦嚇得目瞪口呆,後來他們勸李景均三思而行,萬一逃往國外不成被抓,後果不堪設想,然李景均去意已決。

第二天,李景均一家分乘兩輛三輪車,由北大宿舍直奔前門火車站。出校門時,他請門衛將一封信轉交校委會主任樂天宇和副主任俞大紱,信中稱:自己「身體欠佳,請假數月,請勿發薪」。
到達火車站時,俞大紱與陳延熙等教授冒著春寒前來送行,他們彼此握手,「揮淚拜別」,共事多年的好友,從此天涯永隔。

在上海待了兩天後,李景均一家坐火車去廣州。1950年3月12日,李景均懷抱4歲的女兒,與克拉拉一起走過深圳羅湖橋,踏入了與中共意識形態完全不同的英租地。
那時,香港還是個自由世界。而他,沒有任何身分和護照。

一個美國人的營救
雖然李景均逃走前,把北京家裡的米缸加滿了米,營造去上海看望母親、短暫旅遊的假象。然而他離滬幾天後,中共還是搜查了他的家,沒發現任何可疑之處,就派人在他家駐守了幾天。
李景均出走後,北農大全校師生開大會,連續幾天批判李景均的「反動言行」,他的出走被定為「叛國」。此事震動了中共高層,毛澤東兩次批示,提出「必須撤查農大領導,並作適當處理」,樂天宇被撤銷了校務委員會主任之職,並調離了農大。

到香港後,李景均致函同事陳延熙,說自己被迫出國,「學無所用,逼上梁山」。他寫信給在美國的朋友,告知摩爾根遺傳學在中國大陸的困境,並求助謀職,「如果我有可能在你熟知的任何大學或研究機構任職,我將樂於為其效勞」,此信被轉給了《遺傳雜誌》。該期刊不久刊登了此信,標題是「遺傳學在中國死亡」。

諾貝爾獎得主穆勒,當時是該期刊的編委之一,他曾在在蘇聯工作,蘇聯意識形態對科學的粗暴干預,對科學家的迫害及人身摧殘,穆勒都耳聞目睹。所以李景均的遭遇,使這位素未謀面的美國人竭盡全力營救他。

穆勒和美國其他一些遺傳學家與美國國務院及美駐香港總領館的官員,就李景均的簽證進行了大量通信,穆勒寫信介紹說:
美國遺傳學家們普遍認為,李博士所著的《群體遺傳學》是一部最好的英文著作。該書非常有助於培養在這一重要而晦澀領域裡工作的青年科學家。
李博士雖年輕,但我認為,他是中國遺傳學界的領軍人物,面對艱難困境,他擁有捍衛在遺傳學領域繼續研究的勇氣。我知道他是唯一一位拒絕在壓力下放棄自己原則的中國遺傳學家。我們十分期望能救援他,以彰顯我們西方科學家堅持科學自由的原則,及對他英勇地挑戰極權政府之行為的讚賞。
穆勒還為李景均一家遞交了經濟擔保書,最終幫助李景均取得了簽證。1951年5月,滯留香港14個月後,李景均一家終於離開香港到達了美國。

不立於危牆之下 靠遠見躲過劫難
君子防禍於先,不立危牆之下,李景均以遠見和智慧躲過了其後中共對知識分子的迫害。
李景均逃離大陸兩年後,中共篡政以來第一次對知識分子的「改造」運動開始了。1952年6月至9月,中共把中華民國時期效仿英、美的高校體系,改造成蘇式的體系。知識分子被要求「向蘇聯學習」,「自覺自愿地進行思想改造」。 自1952年秋季開始,所有正統的遺傳學課程全部停授,相關研究停止,摩爾根遺傳學研究在中國死亡了。

對「知識分子改造」不合作的陳寅恪先生,1953年拒絕接受中古史研究所所長之職,他說,「……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見解再研究所學……因此我提出以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並不學習政治。……」文革中,這位已經雙目失明、臥床不起的「反動教員」,衣服上蓋滿了大字報,「革命者」將高音喇叭綁到了他的床頭,用批判的錄音刺激他,最後陳寅恪慘死於紅衛兵的折磨之下。

同樣被「逼上梁山」「叛逃」的,還有傅雷之子傅聰。傅雷被打成右派時,傅聰正在波蘭,後來傅聰說:「1957年整風反右時,我和父親同時挨整。如果我回來勢必是『父親揭發兒子、兒子揭發父親』,可是我和父親都不願這樣做。」因波蘭是華約國家,所以,傅聰就去了英國。傅聰的「叛逃」,加重了傅雷的罪名,文革中傅雷夫婦雙雙自縊。

「這輩子是不準備回國了」
當知識分子在中國連綿不絕的政治運動中遭受迫害時,受聘於美國匹茲堡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的李景均,卻如魚得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成為享有世界聲譽的科學家。任教期間,李景均被視為該校公共衛生學院的創始人,擔任該校生物統計系主任,他被稱為遺傳學界的領軍人物,任美國人類遺傳學會主席、美國科學發展協會委員會委員、美國控制遺傳舞蹈病國會委員會委員等職務。1962年,李景均被選為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98年,李景均榮獲美國人類遺傳學會頒發的傑出教育獎。

在國內被稱為「偽科學」的《群體遺傳學導論》,修改後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被譽為「發揮的決定性影響達20年之久,全世界整整一代遺傳學家都得益於該書」。
當年對李景均的種種誣陷,中共至今都未予以糾正。1996年,李景均寫信給朋友:「我個人覺得我應該得到平反,今年不平反,明年不平反,但終有一日要平反的,這是無可避免的。」
1998年,在美國遺傳學會的訪談中,李景均說:「把科學和政治區分開來,這是最低要求。這句話聽上去容易,做起來卻並沒那麼容易……」

從踏入香港的那一刻起,李景均就再也沒有回到中國大陸。 上世紀90年代,很多當年離開中國的人紛紛回國探親。有人問李景均是否想回去看看,李景均堅定地回答:這輩子是不準備回國了。2003年10月20日,91歲的李景均逝世於美國
原上草2017 回复 悄悄话 50年初期,从中国大陆去香港并不需要任何证件,我一些亲戚就是那时到香港去的。

一直到1950年5月以后:
1950年5月1日起,从大陆来港的中国人必须事先领取中国政府签发的“旅行证明书”;5月15日规定,来港的大陆人必须先向香港移民局申请许可证;1951年6月15日起,进入或逗留新界北部边界地区者,必须持有港英政府发给的“通行证”。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只要醒悟敢跑就有招
问题是得玩大逆不道。。。

科学院长大我极服李
身边尽为安钻迷迷失。。。

李悟难于纯科学成就
双明明智成石破天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海平兔' 的评论 :

李景均的故事我是在国内从一位教授那里听到的,他对李景均逃跑佩服地不得了,他自己没那个胆子文革就特别惨。但李景均逃跑的详情我没打听过。不知道怎么带着老婆孩子能跑到香港的?似乎不可思议。

生物医学科学家们都知道李景均的贡献,那就是西医药的双盲试验,是李景均建议给美国NIH的,很快被采纳,并传播到全世界各国。通不过双盲试验的新药不能上市,是李景均对西医药领域的政策方面的贡献。搞医学研究的,大都知道这事和李景均,这比他对人体染色体技术贡献更有名。他当年要是不逃跑,肯定是大右派,到文革,那就更惨了。没有李景均,会不会有双盲试验标准?应该会有吧?可中医几千年了一直没人提出。李景均提出来了,就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科学史就是这样。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原上草2017' 的评论 :

这个太好了!谢谢啊!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博士+博士后+博导+院士(未遂)+美外副院士+求是杰出科学家奖+$$$+... = 就是不转正?

古语不假:妻不如妾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自从注意到颜宁的眼睛????斜视问题后真心不觉得长相有啥好看的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颜宁对施一公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啊。。。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0/shiyigong188.txt
【2008年8月22日6:50,有新语丝论坛网友发帖,题为“颜宁为师辩护应是无
可非议的,去看看她的 home page会明白的”,帖子转载了颜宁普林斯顿大学网
页上的个人经历自述,并链有其网页目录中的一张合成图片。图片链接为
http://www.princeton.edu/~nyan/images/myfavorite.jpg,修改日期2002年11
月2日 16:55,大小669 KB。图片文件约于11:00被删除,因此此后不再显示。该
图片的四周为“环球(MADE IN CHINA)”牌木质边框。背景白色,有花边、铃
铛和数只蝴蝶点缀,上有印刷体“Follow the sound from your heart...”和
“惜缘 长相知 无悔今生”。画面主体是剪裁过的颜宁三张黑白生活照和施一公
三张黑白工作照,六张照片拼成一蝴蝶轮廓。】

-- 据该文后叙,颜宁认为那张合照是黑客所为。

===============================================================

感觉老阎是碰上流氓+骗子了。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2019-09-21 06:08:46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李森科的故事也在中国搞得天翻地覆,当年著名遗传学家叫李景均,因为反对李森科的理论遭到批判,他胆子特大,带着老婆孩子逃到广州,夜里逃到香港。后来回到美国。李景均的故事非常震撼,因为他逃跑前竟然邀请他的同事到餐馆搓一顿,暗示要永别了。朋友吓得不得了,以为是自杀,他说不是的,有活路,闯一下试试。结果是:他跑到美国去了。在毛泽东时代,那是掉脑袋的事,他竟然在逃跑前请客。他朋友没出卖他。他看人准,知道那人不会出卖他,他跑成了。

看人准察势更准
李景均似马思聪。。。

但没等文革开悟
叹多少泰斗沦陷。。。
原上草2017 回复 悄悄话 10块钱买条这种 Cable, 就可以把 Hard drive 连接到电脑的 USB 接口。很容易就能够把这个硬盘的数据拷贝到电脑上去,非常容易。我用了好几年了。

https://www.amazon.com/StarTech-com-SATA-USB-Cable-USB3S2SAT3CB/dp/B00HJZJI84/ref=sxin_1_ac_d_rm?ac_md=0-0-dXNiIHRvIHNhdGEgY2FibGU%3D-ac_d_rm&crid=HMYI8MN1NJYV&keywords=usb+to+sata+cable&pd_rd_i=B00HJZJI84&pd_rd_r=86115fda-42cf-4758-b51d-95d152418e55&pd_rd_w=FSHat&pd_rd_wg=0m8A3&pf_rd_p=d29bc9bc-49e2-46b8-bc05-387917c341ec&pf_rd_r=K2AYY9HVKH1773K9E852&qid=1569374156&sprefix=usb+to+sata+%2Caps%2C226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颜宁奔5了,至少有四个关键点:跟施一公做博士,跟施一公去普林斯顿做博士后,跟施一公回清华做最年轻博导,在施一公之后选院士(没成),一步一步在名利沼泽中越陷越深。她在微博中追各种小鲜肉的动态,表现出强烈的对爱的渴望,却一直拒绝去爱,明显反衬出对施一公的感情投入。她一直看不穿施一公的世俗与对名利的追求,也就无法从感情和名利的泥沼中自拔。这些智力和感情的短板注定她一直生活在施一公的阴庇之下,技术上重蹈覆辙,她和施一公的戏应该还有不少看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旧日云中守' 的评论 :

我回头再读了网友们帮我回复的评论,几乎都比我回复得好。这可能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反正大家都比我回复的更犀利更严谨。尤其我我没去读那些蒙面人的胡言乱语,不了解他们都说过什么。而旁观者看得更清楚。

在此致谢那些帮我回复评论的网友们!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据我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四构象图”实际上国际上广泛认定的葡萄糖转运的假说模型。这个假说不是最终确定的真理,但是,却是要为这方面研究提供线索的。你能简明地阐述你的观点吗?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在国外的中文网站里,有几天看不到阎先生的更新或者评论就觉得很没有意思,看到更新了后赶紧打开看看,感觉到这是在读文章!评论里除了几个无聊的洗地的,大部分也是言之有物,比如时不时来看看,冥王天蝎等等,阎先生在当时的实验条件下能够做出动态模型,实在是令人佩服,(我能够第一时间读懂阎先生的论文得益于我当年大学的核医学老师特别强,他让我明白了放射性同位素的标签的重要性和可行性)但是阎先生被既得利益集团雪藏,估计您的导师Maloney虽然不至于死不瞑目,绝对也是耿耿不已,就像您说的他用比较古老的方式书写论文以及奇怪的标题,导致学术界的衍射集团更方便雪藏您们的成果,但是我绝对站在您这一边,我不知道您发信给自然杂志是否会有回答,因为不知道是否还是X光衍射群体占着绝对的主流,如果是极有可能给您回复一个调查的信,然后有可能石沉大海,继续拖就是了。我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民主的国家里,群体对个体的犯罪和利益侵犯也是非常的多,有些离奇的事情发生后,充斥着人间的,就是绝望一样的死寂,几乎就是除了做暴徒和接受失望外就不给你任何选择的余地,我绝对佩服您的智慧、逻辑、还有强大的内心!无论是曾经被学术霸凌,是实名写作和实名检举颜宁!祝先生健康长寿,再创作几十年!真相一定会大白天下!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滚儿,快滚!免得你惹九爷们生气。】

》哈哈哈哈,你现在骂人还算是文明,我们接着看你表演!你得说文明的话,我才能离开这里,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你骂我就是我留在这里的理由!我瞅瞅看,你生气了会是一个咋样的样子!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滚儿,快滚!免得你惹九爷们生气。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你真有自知之明,知道你自己不是老九,是个没文化的废物。既然你有这点自知之明,那就滚一边去!这里是老九们讨论学术的天下。]

》看见没有,你要是不骂人,你的日子一定不好过!我希望老阎不要搭理你这个“人渣”级的家伙!和你谈什么事,没有任何意义!你就到你自己的地方骂人,了了你的污秽的心灵就是了!

接着看你的表现,看看谁是废物一个?!看你接着还有什么污言秽语出现!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你反复的问这个问题,我告诉我不算老九!”

回复:你真有自知之明,知道你自己不是老九,是个没文化的废物。既然你有这点自知之明,那就滚一边去!这里是老九们讨论学术的天下。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你算老几?你这样活着太可怜了!】

》你反复的问这个问题,我告诉我不算老九!其他的和你无关,你无权问我!不是我先来找你的,你要无理,我就得对付你!知道你说不了几句就会骂人说脏话的,我看你表现一把!如果你能够不说脏话,你倒是有理由说点正事的!我就看你表演,觉得你绝对忍不住的,走着瞧,好不好!?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我这次放你一马! ”

回复:你算老几?你这样活着太可怜了!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你手头是否有颜宁论文的副本?】

》你就是一个人渣的家伙,你除了骂几句人以外!你能够谈什么正经的事,那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老阎啊,你不要理这个家伙,和他说话,要不了几句,他就骂人说污言秽语的。让你知道一点他的的为人!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你就是个秋后的蚂蚱。滚蛋!这里讨论大人的正事,不关你这泼孩屁事。】

》你看着我就要像是没有看见一样!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我这次放你一马!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杰克_JK' 的评论 : “哈哈哈哈,还是回来我们合伙扫荡川粉吧!?不过现在城里的川粉没有以前那么的猖狂啦!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等着川大爷要是真的下台了,川粉就没有啦,时不再来了啊! ”

回复:你就是个秋后的蚂蚱。滚蛋!这里讨论大人的正事,不关你这泼孩屁事。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手头是否有颜宁论文的副本?
杰克_J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谢大家的评论!】

》哈哈哈哈,还是回来我们合伙扫荡川粉吧!?不过现在城里的川粉没有以前那么的猖狂啦!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等着川大爷要是真的下台了,川粉就没有啦,时不再来了啊!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错字病句改过来了,重复的地方也删除了。

谢谢大家的评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你说的都对。还有一点:李森科搞社会公关。斯大林能知道他就有他搞社会公关的因素。他的残缺不全的试验得出的结果支撑不了他那些伟大的创新结论,审稿人肯定看得出来,就是他的公关效果起了作用,导致高抬贵手让证明不了的结论被发表出来,导致崇拜他的科学家乌泱乌泱的。别看有3千人因为是下家被欺骗醒悟了去找他算账而被劳教,不明真相的不是他论文下家的科学家在那时占绝对多数。他的院士是院士们投票批准的,他的科学院副院长被当时绝大多数科学家认可甚至崇拜,因为群羊效应。我下面引用的介绍牛满江骗术的文章写得非常清楚。说到底是“成王败寇”、“赢者通吃”、“谁势力大巴结谁” 的人性弱点造成的科学骗子李森科横行几十年的现象。斯大林为李森科背书有你讲的因素,也有李森科搞社会公关的因素,也有斯大林是科盲的因素,也有斯大林支持民意的因素,毕竟盲目崇拜李森科的科学家远远多于高智商能揭穿他骗术的科学家。当然有崇拜斯大林的因素,斯大林强顶的科学家,崇拜斯大林的科学家们也就崇拜李森科了。还有就是李森科是米丘林的学生,得出的结论也是在米丘林遗传学框架内的,而且米丘林是真正的科学家,不是玩骗术的科学骗子。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才导致李森科这科学骗子横行,3千正值的科学家被劳教。

中国搞大跃进深翻土地,是在1957年反右后搞的,如果没有先反右把敢说实话的镇压,那大跃进胡来,就会有超过3千科学家反对而被劳教的结局。有人说没有反右就不会有几十万右派遭殃劳教,其实只是差一两年而已。没有反右,土高炉大炼钢铁、深翻土地等胡来时,那些人一样会站出来反对而遭受劳教。比李森科玩骗术遭到的反对者会多得多。牛满江的结论在台湾和大陆没有下家,他就没导致下家血本无归或浪费时间的不良后果,也就没人找他算账。就好比如果有科学骗子说他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没人会因此而投资,就没什么损失。
Nekono_8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那些所谓自封的专家们,用老农民的语言来表扬他们,就是一帮打鱼摸虾,误了庄稼的小混混。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你发明一个新的技术或方法,用过的人会感激,因为为他们提供了可以解决他们梦寐以求想解决的路。也只有用过的人,才有资格评判你的新方法是否好用,能否改进。如果是假的,人家无法重复,当即就怒火满腔,不可能感激你,因为你骗了人家,浪费了时间不说,人家本以为可以走通的希望一下子变成失望。

凡是用过我们的方法的科学家,基本上在文章里都表达感激之情。

给颜宁洗地的,没一个用真名实姓捍卫真理的,表明这些所谓的科学家是什么人。

捍卫科学的尊严,是伟大光荣的事业,这比发表科学论文意义一样重大。发表科学论文有用马甲的吗?捍卫科学的尊严,只能用马甲装神弄鬼胡搅蛮缠。他们以为胡编乱造诋毁我,我没办法,因为他们用马甲。而事实上,他们是谁,以后大家会知道的。他们的诽谤一旦进入司法程序,用的IP一下子就查出来,即使他们换电脑都没用。我们慢慢看。
Nekono_88 回复 悄悄话 博主,你这是要把洗地人逼疯的节奏。有牛人要再来一次文革将你打死,有人针对你这篇博文连发数文,搏了不少点击率。看上去是在碰你的瓷,长阅读数呢。还有人往自己脑袋上扣了一堆专家的光环,打你Cell和PNAS两篇文章的假。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你四大假的文章,毫不新意怎么就骗过了Cell和PNAS的审稿人,堂而皇之的就发表出来了。请你放他们一马,赶紧把连载文章写完吧。
达姆T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你的不老实程度和颜宁有一拼,你们是同一类人。你的确绞尽脑汁的为颜宁洗地了,不但在这里,还在你的博客里。承认为颜宁洗地并不丢人,可你仍然不愿意的老实承认。你大概和颜宁一样,骨子里缺老实做人,老实说话的属性。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 真理不全在颜宁手中,所以俺一直感兴趣听听并参加你的讨论。真理也不全在你手中,所以俺还没达到你的“她剽窃阎-Maloney机理”的认识。 当初你提问颜宁急使Jardetzky1966一招有点拿个,对此不满意的话本农民工也说过。 这次农民工想具体探索一下你这新的“南岸上船与北岸上船来到南岸但还沒还得及下船”学说,不乐意了就开始按上个“给颜宁洗地的”标鉴了? 意思知道了。 这是你的自留地,农民工在此告辞了。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丁丁猫和熊猫猫' 的评论 : 你问的这个天真的问题,博主在原文已有专段论述,下面的很多其他留言也多次提到,你该好好读原文和已有的留言再发言就不会提这么天真的问题了。希望你是真天真,我这么说是因为不排除有人心里明白而带着特殊目的来这里发帖装天真。
游海儿 回复 悄悄话 俺这个农民工觉得吧纠结于???模型的没啥意义既然叫模型那自然是人提出的关键是你的实验论据是否能合理解释你的模型
丁丁猫和熊猫猫 回复 悄悄话 对啊 不是有peer review 吗?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2019-09-20 17:58:29
余不是高知,想极不明,难道全世界的顶级科学家突然变了蠢货?不知颜女士冒领了润先生的仙人果子?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学生0225' 的评论 :

谢谢!
等我可以修改博文时(不在首页了),我会修改,有错字,有重复的地方,改过来。然后你在帮我转过去?非常抱歉,忘记了博文不能修改了。以前可以,贴上后修改。不知为何这么设置了。
远在他乡199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学生0225' 的评论 :
干得好!
学生0225 回复 悄悄话 学生已将先生文章发布在知乎论坛和百度科学吧里。但由于不熟悉知乎论坛,可能还需调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ngtermInvestor' 的评论 :

是太长了。可不能改,要等到从首页下来后再改。

洗地的怎么洗,这没关系。群羊效应就是看谁势力大就跟谁走。然而,社会是动态的。真理总是最终战胜权力势力。就是时间问题。

发过来,如果没有帮她洗地的,我根本就不会捅破。我写故事还感谢她呢。我都退休了,跟科学没关系了。我的长篇还没写完呢。比这有趣多了。没有洗地的,我就介绍一下我的试验就完了,就是写我当年跟皮特之间的精彩故事。就是介绍一下她的论文作为引子。我都不认识她,干嘛找她文章的漏洞。就是帮她洗地的一步步逼我。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现有的生物学研究的手段不会带来什么大的突破,别搞生物研究,浪费时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 的评论 :

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所有真相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ammadaboutu' 的评论 :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类问题。因为里边就是一锅粥。四构象图本身就经不起“农民工直觉”的质疑(这农民工直觉可是帮她洗地的说的),剩下的一切都免谈。

就好比之所以有哥德巴赫猜想,是因为“任何一个大于二的偶数都可以说成是两个素数之和”,是至少在你随便拿出来的有理数中都认可为前提的,然后才需要证明它的确如此。如果你随便拿出一个偶数它都可以不是两个素数之和,那还算什么猜想啊。不需要证明,因为本身就是漏洞百出逻辑上不堪一击。

就好比我们定义一下感冒,给出的假设是:只要发烧就是感冒。然后诊断是否发烧了以确定是否吃感冒药。这诊断毫无价值,因为“只要发烧就是感冒”的前提就是错的,还争论什么38度还是39度有个毛的价值啊。连农民工都不认可“只要发烧就是感冒”这前提。她的四构象图的漏洞比发烧就是感冒还糟糕。至少是一个水平的漏洞,农民工直觉都无法认可。就这漏洞一被捅开,任何反驳都毫无价值了,因为农民工的直觉都明白这骗不了人了。

我还是不信清华所有的学者都愿意被他人忽悠。总会有人读我的文章然后去对照她的论文而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的。用不了十年八年那么久。李森科用了半个世纪,那个牛满江用了30年。可现在网络太发达了,信息传递快多了。最多五年就有结果了。
longtermInvestor 回复 悄悄话 文章有点长,可以发布两个版本,看不懂简版的,再看现在的详版。我跳着看了渡轮的比喻就差不多明白了,再看了看网友们的争辩,就可以大致保证自己是懂了。支持老阎!国人有些时候洗地是只要看着觉得能骗过自己的,就发出来,也不管在别人眼里是不是漏洞百出。不过谎言重复1000遍有时在某些人那里的确就变成了真理,因为有些人是不在乎到底是真理还是谎言的,因为太在乎的话,有这样的思维习惯,不容易在中国发达的。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颜宁团队第一个拿到了人葡萄糖载体和电压控制钠离子通道三维结构。这二项确是了不起的成果。 ”

回复:我想这结构是假说,而不是最终确认。
iammadabout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对论文里的知识一点不懂, 但是从英文表述看, 她的论文就是"Propose a working model"吧? 是不是那样的话论文分量就根本上不了?
她先说:
"On the basis of our structural analysis and published biochemical data, we propose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论文后面"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Figure 5)." 当然指的是前面说的“proposed".

当然,如果论文所采用的所谓已发表的数据实际上是别人的, 又另当别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有船票就证明不是从南码头过来的。就是要把葡萄糖分子用放射性标记,才能知道是否是从外边转运进来的。至于如何标记,那需要科学家设计。这是我们用探针+半胱氨酸扫描+放射性标记底物的方法之由来,因为不这么做,无法证明其工作模型。

用另外的新方法当然可以,但必须符合科学原理:有毋庸置疑的证据。这就是科学的原则。一份证据得一份结论。论文作者逻辑思维能力连农民工的直觉都达不到?那还辩论什么呢?这事有没有润涛阎捅破是没关系的,只是时间问题。那些内行人不都是人云亦云,一定会有人出来捅破的。发表在顶级杂志,又出名了,迟早会有人捅破的。这就是科学史,科学上的大的骗案,无人能逃得过。侥幸取胜那叫利令智昏。

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没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证,就是此人从北码头上船而非从南码头到此还未下船的证据?你现在也承认“农民工的直觉”都不会认可这样的证据。还说那是以后的标准。那发表过了的没证据的论文算什么?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帮颜宁洗地的退到了这一步:宁肯承认颜宁的逻辑思维能力在农民工的直觉之下。就是不承认她是故意骗。

记得早年看过一部美国老电影,一时想不起片名了。有一个镜头就是在法庭上,一位玩弄权术的名人就承认自己当时特别傻,这样他就避免了是自己设计的骗局。他宁肯说自己傻,也不愿意当骗子而受罚。可陪审团不认可他真的那么傻。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还有这么洗地的!令人惊叹啊。

为何整个领域没人提出四构象图就是证明了载体的工作模型?因为别说科学家了,就是农民工都清楚那不可能是证据啊。没有证据的结论,愣说是工作模型, 那不就是骗术了???

科学家的大脑逻辑思维能力难道会比农民工的直觉水平还低?那怎么设计试验啊?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的评论: 四构象转换图确为颜宁第一次提出。

俺想说的是MSF大家庭中发表各种载体蛋白质三维结构的文章不少了,多在讨论部分画个构象转换示意图,二象,三象。但没有一家做到确定晶体中结合着的底物是从内侧进去的还是从外侧转运过来尚未来得及离开的。农民工直觉您这条标准是好但是对MSF领域下一步结构与功能/机理研究的要求。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鲁迅九'的评论 : 颜宁团队第一个拿到了人葡萄糖载体和电压控制钠离子通道三维结构。这二项确是了不起的成果。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你错了。四构象图就表明载体的工作模型,是颜宁独自提出来的。有一点良心的人都不会这么提而故意骗人,因为这无法辨别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从外面转运过来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初中生都有这样的逻辑思维能力。

你拿一张在北码头船上有一个人的照片跟100个农民工说:“这就是此人刚从北码头上船的证据”,99个农民工会当即问:“如果他是刚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呢?”只有1%的糊涂虫会认可。因为农民工也是被挑选的,如果太傻,包工头是不要的,因为干不了活。

那颜宁为何会胆敢这么做呢?因为她明白越是低级的错误漏洞,人们越是忽略,就是在那一刻大脑处于“无意识”状态。最容易被骗的往往是最简单的漏洞。我在博文里介绍了“跟着闯王不纳粮”的例子。当然,如果她承认自己的智商在99%的农民工之下,那我也没办法反驳。否则,我认为她是在骗读者。
鲁迅九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颜宁当初立志攻下钠离子通道的,怎么改成葡萄糖通道了?

从你介绍的情况看,目前这些成果也只不过是假说而已,需要实验验证。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 您的第二点是个新颖的提法。前面说过 a fair question. 如俺没弄错话, 大体同年代发表的MSF 结构的文章多在讨论部分画个构象转换/循环示意图,沒有一家去确定结合的底物是里面上去的还是刚被从外面转运过来的(这里只是形象的说法因为结晶过程不是细胞里细胞外)。大家都错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颜宁的骗局有青出于蓝的感觉:她剽窃的阎-Maloney机理是已经发现的,站得住脚的,科学界无法反驳的。虽然能证明她剽窃的人不少,比如施一公,方舟子,但真正愿意揭穿的人只有老阎。博主这一系列揭露性博文至少让颜宁吃相难看,消化不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下面这段话今天看来依然振聋发聩:

从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满江并不被科学界认可的所谓成果一直被当真经反复诵念着,到底是为什么?

答案我想有三:
一是时代所需。牛满江恰逢此时出现,令人兴奋;
二是牛满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认牛满江在科学研究方面还是有一定功夫的。只不过他把本来应该十分严谨的东西变成一种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学的人面前变起了魔术,令人受骗;
三是众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峡两岸当时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一窝蜂地哄抬牛满江,听不得别人的劝阻。知道牛满江底细的人有,但主事人听不进去。你云我云的情况下,谁真正懂得什么是科学?就像说中国画如何值钱一样,真正懂的有几个?还不是听这个说好那个说棒,自己也跟着瞎忽悠?牛满江沾的就是这个光。

牛满江如今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据说他现在还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风光,但毕竟是落日黄昏了。然而他曾做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们却不能忘记。恕我改用列宁一句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可能再被蒙骗!

----王溱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关于李森科与米丘林遗传学的科普真不错,让我清楚地认识到李森科在科学研究上的问题:李森科先认为米丘林遗传学是正确的,于是不管具体实验的结果如何,一定要得到符合米丘林遗传学的结论。这当然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这是有了一种信仰之后强行让客观符合主观意识。难怪斯大林会支持李森科,可能斯大林自己就是一个有了一种信仰之后强行让客观符合主观意识的人。斯大林可能对李森科有点惺惺相惜。

现在看来,李森科的结论或许还是有几分正确性的。但关键还是一个科学规范的问题。科学研究不仅仅要看结论,更要看具体实验的结果是否支持结论。如果不支持,那么就不能发表,就算结论在百年之后被证明是正确的。这是科学的严谨性。为什么要这么严谨呢?因为如果不这样,那么所谓的科学就会充斥这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结论,科学也就不再是科学了。可以说,科学的严谨性就是科学的生命,所以要严格要求。也正因为如此,科学家之间就事论事地较真是应当被鼓励的,而不是和稀泥。如果在科学的事情上都和稀泥,那在什么事情上不可以和稀泥?为什么有一些人在很多事情上主张和稀泥?我觉得一般都是别有用心,他们希望浑水摸鱼,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egy223' 的评论 :

答案:不能通过。理由:

1. 在她的论文里主动提到:四张图必须一张不能少。但她没有第四张图:不论是Glut1还是XylE,都没有开口朝外时里边没有葡萄糖或木糖的图。

2. 更关键的是:她假设的四构象图是无效的。因为她无法辨别木糖载体在开口朝里时里边的木糖是从外边转运过来的还是刚从里边进去的。没有标记木糖,她无法辨别。等于只有木糖载体开口从朝外变形到朝里的一个方向的证据,没有转回去的证据。人体葡萄糖载体更没有转回去的证据,她就有一张Glut1的图。

3.她在结果里小字讲的是“predicted”会发生,那在结论里必须是predicted working model,就是还不能证明的model,也许是真的如此,也许不是。大概是。或者自信是。但不是科学真理标准的结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说说牛满江这个科学骗子在美国混不下去后继续欺骗蒋介石、邓小平的故事。

下面来自网络:

90年代后,似乎很少再听到牛满江的名字了,偶尔有人说起还好生奇怪,以为他有什么不测,或者以为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科学家,接受新事物跟年轻人比起来终究有些距离,出不了什么新成绩了,因而也被人渐渐淡忘了。

然而最近从一家媒体上看到了关于他的消息,不看则罢,看罢顿时脑子一片混乱,稍微清醒后梳理出个头绪,不由自主地问自己:“这些都是真的吗?大千世界怎么会有如此荒谬至极的伪科学吗?”

牛满江1944年被选派到美国进修,1962年在美国一个比较普通的高校晋升为教授,那年他已经51岁了。从年龄上看他并不是个出类拔萃的人。

牛满江的主要科研成果用通俗的语言来表述,就是发现了攻克癌症的办法。这无疑于一石激起千层浪。据说,他的亲友们对外声称牛满江因此将获得诺贝尔奖。

如果牛满江的研究真能给癌症患者带来福音,那么,当年的诺贝尔奖会毫无疑问地授予他。但令人遗憾的是,人们没有看到像他和他亲友所说的结果。他做的实验别人重复操作之后,得不到他所说的结果。连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证实,牛满江的实验是纸上谈兵。

在讲究科学严谨性的美国,牛满江没有什么路可走了。

牛满江的这段经历,我们当年知不知道?我猜想不会知道的。一来当时正值“文革”初期,造反派忙着夺权、武斗,正常的办公秩序都没有了,国内的事都顾不过来,谁还有心思去关心国外科学界发生的事?二来当时中美没有任何接触,科技界的民间活动也很少。对牛满江这种比较专业的学科,如果没有专门机构去关注,很难弄清怎么回事;三来60年代中期科技并不发达,通讯与今天相比处于一种落后的状态,传真是稀罕之物,打个长途电话要花费很多,不可能有人跟国内通报情况。

牛满江是不是得益于这些种种不便,不得而知。但他在台湾省的表现却被我们有关部门掌握得透透的,也许正是来自台湾省的情报,让我们更对他刮目相看了。

牛满江1967年到台湾省。凭着他的所谓前期成果,让当时还十分落后的台湾省科技界大开眼界。媒体蜂拥而上,哪个吓人说哪个。什么“震惊全世界声名大噪,获诺贝尔奖希望颇高”、“癌症不是绝症了,核酸可把病治好,牛满江实验收效,试管里溢出奇妙”等等。台湾省的主要报纸都在显著位置刊载了关于牛满江科研成果的长篇报道,使用的大字标题十分醒目。

舆论的鼓噪,很快带来政治上的青睐。蒋介石、蒋经国、严家淦等人先后会见了牛满江,并在1970选聘他为台湾省“中央研究院”院士。

应该承认,牛满江的洞察力和应变能力非常人能比。台湾毕竟只是中国的一个省,牛满江的目标是走向全中国,全世界。

当时中美之间的冰层没有融化,凭一个美籍的身份进入大陆并不方便。但是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牛满江马上意识到契机到了。1973年他与美国驻华联络处首任主任布鲁斯同机到达北京,然后开始与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主任、动物研究所教授童第周合作开展科研。现在看,我们无法去责怪我们当时的科学家和各级领导,在闭关自守了好些年后,重新去看世界,不光原来的老人迟钝了,就是本该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也变得木讷。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当时只能从门缝里看,而从这个门缝挤进来的便是牛满江这些少数人。他们身上的表现在当时就是代表着外面的世界。这让门里面的人无法不相信他们。重要的一点是:你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样子,怎么去辨别真伪呢?
因此,当时牛满江身上挂满了荣誉:“科学巨子”、“世界著名生物学家”、“世界著名大科学家”、“即将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核糖核酸之父”等等。如果中国的十年动乱不结束,牛满江极可能红一辈子。

拨乱反正后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同样用在了牛满江身上。他的成果,包括在中国的所谓成就,在国际学术会议上被质疑得根本不能自圆其说。科学家们甚至说他的工作是炼金术。90年代,因为他多年不出成果,中国科学院给他的每年20万元研究资助也被停止。从此,牛满江的名字几乎退出人们的视野。

从60年代到90年代,整整30年,牛满江并不被科学界认可的所谓成果一直被当真经反复诵念着,到底是为什么?答案我想有三。一是时代所需。牛满江恰逢此时出现,令人兴奋;二是牛满江作秀有方。不能否认牛满江在科学研究方面还是有一定功夫的。只不过他把本来应该十分严谨的东西变成一种玩物,取己所需,在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科学的人面前变起了魔术,令人受骗;三是众星拱月,良莠不分。海峡两岸当时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就是一窝蜂地哄抬牛满江,听不得别人的劝阻。知道牛满江底细的人有,但主事人听不进去。你云我云的情况下,谁真正懂得什么是科学?就像说中国画如何值钱一样,真正懂的有几个?还不是听这个说好那个说棒,自己也跟着瞎忽悠?牛满江沾的就是这个光。

牛满江如今退出了历史舞台,尽管据说他现在还在一些不起眼的小城市风光,但毕竟是落日黄昏了。然而他曾做过的那些形形色色的表演,人们却不能忘记。恕我改用列宁一句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可能再被蒙骗!

王 溱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英文原文证据:结论大黑体字:Figure 5 | A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颜宁谋略高就高在这里了:一方面,她利用了科学家们两百年建立起来的互信机制。大家都不会怀疑她的“结论”--写在图五下面大黑字:“人体葡萄糖载体编号1的工作模型(图5)”会与小字介绍的试验“结果”不符。

根据科学原则,如果科学试验“结果”是“设想开口从朝里变成朝外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人体葡萄糖载体的设想工作模型”,她把“结论”应该有的“设想“一词给省略掉了。等于“结果”并不支持她的“结论”,因为结果是“设想”会发生,那结论也应该是“设想”模型,或者说是假设模型。这就是把读者当傻子玩。"

可以理解这次楼主为了让每一位农民工都读懂而争取面面具到的苦心。文章长点没关系,自己动点手动点脑可试着抓个中心思想什么的。俺也想弄个take home message. 如果Nature2014 Figure 5 标题中有proposed 楼主认为可以通过了吗?

“A PROPOS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冥王天蝎' 的评论 :

她不是逻辑思维欠缺到连感冒发烧但发烧不一定是感冒的例子都搞不懂,我给她解释是徒劳的。显然她是故意捣乱的。也许是颜宁的高级黑,就是让读者明白洗地的是什么水平。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说过40遍了:
颜宁不是拿1966年的假说回应我的质疑吗?看看在这个领域的权威科学家是如何评价我们的论文的:“this general model for membrane transport was proposed decades ago based purely on kinetic analyses, and it is only now that molecular biological approaches are providing more direc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this fundamental hypothesis。

中文就是说:Yan/Maloney的论文是第一个用分子生物学方法证明了几十年前仅仅根据动力学分析得出的模型。在此之前是假说,没有证据证明变形真的发生。

基因克隆开始于1973年,在1966年没人知道载体的分子是什么样的,更别提证明其工作模型了。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生物界骗子还真不少。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027441
赌城看客 回复 悄悄话 我还是觉得你错怪她了。她在《科学通报》2015年第60卷第8期的第720页的“MFS 超家族转运蛋白结构基础及转运机制”一文中说:MFS超家族蛋白的转运过程,可以笼统地使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交替开放模型(alternating access model)[42]来解释(图3)。这个图3和上面的照片一样。她只是借用[42]OLEG JARDETZKY 在1966年短文中 图1 变构泵的纵切面 Na+左入右出的图说事儿(图中的说明 B 还是错的。
[42] Jardetzky O.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Nature, 1966, 211: 969–970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学生叫教过你课的人为“老师”,这无可非议,是理所应当的,但逢人便称呼“老师”,是不是让人觉得怪怪的?请问,博主是教过你课的老师吗?如果博主教出象你这样的学生,不知博主感到是否尴尬。说实话,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学生,看到你这样逻辑混乱的发言,我真的替你着急。

你怎知我不看CCTV?你不看CCTV,你的说话习惯跟CCTV垃圾节目中的习惯有一拼一点也不矛盾。我不喜欢,我有权评论。

请你指出我说过的哪句话是“气急败坏”,哪里“人身攻击“过你,哪句话说得不是事实。说话严厉了些是真的,但恐怕都是事实。如果不是事实,我绝对收回我说的话。

这里没有“夏虫”也没有“冰”,这里谈的学术剽窃造假行为。你评价我这是“在这儿蹿”,我不认为你这是“气急败坏”,也不认为你这是“人身攻击”,我认为这仅代表你个人的不喜欢,就像我不喜欢你的观点一样,但你阻挡不住像我这样的旁观者(恐怕不只我一个)发言去质疑谴责学术剽窃造假行为。

你说你的“yan老师”“好好一篇文儿”都被我“搅”了,并说我是“高级黑”。我的发言是否“高级黑”,应有博主来甄别。如果博主觉得是“高级黑”,可立即删除我的留言,如此简单,何来你“北京女孩”操心?你的发言我有不同观点,我有权反驳。况且在你的留言中已经在主动反驳我的观点,我当然要回复你,这叫礼尚往来,一点也不“无聊”。

最后问一句,不懂你所说的“X队友”是啥意思。顺便再次声明:拿钱发帖搞政治,死全家;拿钱发帖为“X队友”,也死全家;拿钱发帖搞统战,必死全家。 这算不算你说的“气急败坏”?如果是,往后给你回复时我总在最后面额外再加两个字:哈哈O(∩_∩)O,以表示我很高兴,好不?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记得80年代早期美籍华人教授牛满江与中科院发育所合作研究性状不用通过交配繁殖而(supposedly)传递遗传(印象中是在二种鱼之间)。 大清早新闻连播中首次听到的。不知后来的故事如何。楼主有说法吗?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冥王天蝎 “ - 您不看CCTV 怎知其都是”垃圾“节目? 我基本不看看CCTV,可我从一年级就叫X老师。

还说不是X队友呢。气急败坏地人身攻击。yan老师好好一篇文儿都被你搅了,高级黑。 夏虫不可语冰。你自己在这儿蹿吧。无聊。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学术造假有时的确给社会甚至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所以通过科普揭露学术骗子不比做学术本身意义小。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楼下,维基对李森科的描述与米丘林遗传学有混淆。

米丘林遗传学等于现在的epigenetic,就是环境直接影响性状表达的同时还把此改变遗传给下一代。在那个年代,没人知道为什么,但没有人说米丘林是科学骗子,因为他的每一个研究试验与他的结论都相符合。没有科学试验的推测,就放在讨论部分,而非放在结果部分。李森科刚好相反:科学试验结果与他的结论不符,就是科学骗子。李森科无法被翻案。李森科的理论来源于米丘林遗传学。

介绍一下米丘林遗传学是怎么回事。

根据哥大教授摩尔根的基因突变(用果蝇)改变性状的基因控制性状的理论,再根据突变速度,信神的教徒们就经过严格计算得出进化论毫无可能从单细胞变成人,因为几十亿年时间不够。但根据米丘林遗传学,根本用不了这么久,因为环境可以改变遗传。摩尔根学派无法理解米丘林遗传学。环境因素怎么可能不经过选择基因突变体就能直接影响遗传?

然而,米丘林的每一个试验都是可以重复的。比如,你把杏树的枝条嫁接在李子树上,长出来的是杏。但你把杏核种下去,下一代长出来的是李子。今天的科学技术,可以把十几个甚至更多不同的水果枝条嫁接在同一棵树上,得到十几种甚至20几种水果,比如有桃子杏苹果梨等等等等在同一棵树上,但把这些水果的种子种下去,长出来的就一种。比如都是嫁接在海棠树上的,那后代都是海棠。

那海棠的基因是怎么进入到枝条上的果实核里边的?至今无人搞明白其中的奥秘。但动物就清楚了一些。比如,女人结婚后越来越像丈夫。还有先父遗传现象。都有科学解释了。就举两个例子:一位华人科学家发明了用DNA涂在有划痕皮肤上可以代替把蛋白质注射到皮肤内免疫针的方法,就是DNA进入细胞后而在细胞内表达蛋白质。DNA免疫法中粘膜免疫效果很好,就是把DNA滴入鼻子、直肠、阴道等有粘膜分泌黏液的地方即可把DNA吸入细胞。这表明男人的精子经过分解后的DNA片段可以通过阴道粘膜进入体内。另一发现也是华人科学家,妇女怀孕早期就几天,便可在她的血液里查到丈夫的染色体,如果怀的是男孩。女人身体本来没有男人的Y染色体,女人是XX,男人是XY。因为在怀孕胎儿还小得肉眼看不到的时候,胎儿的干细胞就通过胎盘进入母体,通过血液到达全身。此时,女人的脸上甚至大脑里都有了丈夫的基因表达。没生过孩子的女人,结婚后未必没流产过,因为胎儿小于米拉大小时就有了上亿的细胞,但此时流产,女人是感觉不到的,不知道流产过。这样,胎儿的干细胞已经进入母体了。母体表达丈夫的基因后就逐步像丈夫。

那么,是干细胞还是DNA进入了嫁接枝条的果实里?别说在米丘林时代,就是今天还是搞不清楚。但我们知道了:DNA顺序不需要突变,就可以直接改变性状,靠的是甲基化。就是把DNA某地方加上甲基便可令该基因不表达(作废)或原来不表达的进行表达。假设杏和李子在基因表达上差20个基因的差别,那通过甲基化说不定就可以把杏核变成李子树。

而且,甲基化的DNA是遗传给后代的。也就是说,一个环境因素就足以改变遗传。这是当年米丘林遗传学就有了的试验结果和结论。只是详情那时不清楚。当然,摩尔根学派那时候无法理解这样的理论。加上米丘林的学生李森科玩弄科学骗术,把试验结果与结论巧妙脱节,就是试验结果支撑不了伟大的结论。本来作为科学论文,有结果不能证明的假设可以放在讨论部分,让后人找到办法证明其真伪。可李森科就直接放在论文的结果部分里。这是无法给李森科科学骗子翻案的原因。他的结论基本上属于米丘林遗传学内容框架。

我们知道,唾液里有少量口腔上表皮细胞,就有DNA。那亲吻会不会导致DNA转移?我们现在不清楚。如果未来发现也当真,那男人也会越来越像妻子,因为妻子的DNA也进入了丈夫的体内表达。但这远不如妻子越来越像丈夫,毕竟女人的DNA进入男人体内的量有限。但精子每次是以亿计的海量,有多少被阴道溶解酶切断DNA长链后的DNA片段进入女人体内,目前无人得知。根据现在的粘膜DNA免疫法来看,进入的量应该不小。植物嫁接枝条,DNA或干细胞就可控制枝条种子里的基因表达,100%回到砧木的种子水平。机理还不清楚。

女人跟几个男人生过孩子,体内任何器官都有几个男人的DNA表达。现在确定的是胎儿干细胞穿过胎盘的缘故。DNA片段如何到了后来的丈夫与妻子的孩子胚胎中而表达导致先父遗传现象,还不得而知其细节。但我们知道现在用DNA免疫法中的粘膜滴入DNA途径是非常有效的,DNA通过阴道粘膜进入体内而表达免疫蛋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当然最早是在老鼠里研究出来的。想知道更多的,搜索DNA免疫法或粘膜免疫法,就应该能查到科学论文与实践应用。比华人科学家(记得姓Tang)发现的DNA免疫更早的是在1990年或1991年,发现肌肉细胞直接吞并外来DNA现象,记得是在骨骼肌做的试验,就是横纹肌。

也就是说,摩尔根基因控制性状的遗传学与米丘林环境改变遗传的米丘林遗传学,在现在有了交集的地方,就是基因甲基化导致基因DNA顺序不突变的情况下就可改变性状并把此性状遗传下去,这样两个学派可以互相融合在一起。然而,这与李森科是科学骗子的结论不矛盾。因为摩尔根学派里有科学骗子,并不代表摩尔根学派的理论是骗。这是两码事。哪怕李森科提出的结论未来科学证明是对的,丝毫不影响李森科是科学骗子的定性,因为他把本来属于论文的讨论部分放在结果部分里忽悠读者。那就是骗子,因为科学不接受哪怕半点谎言与欺骗。你没证明的,就必须说出还没证明出来。

李森科还有另一罪恶:在他的带领下,苏联科学家很多都不再追求真理,只要能标新立异能令西方国家的科学家吃惊,什么都敢胡说。比如有一科学论文介绍深翻土地能使土豆增产。这篇文章被耕作学家孙渠看到了,留美的孙渠担心自己被打成美国特务,就极力推崇苏联科学家的成果,就讲深翻土地能高产。结果导致毛泽东四处视察农村,督查是否搞深翻土地了。全国都大搞深翻土地,结果大面积颗粒无收,是导致三年大饥荒的第一原因。大饥荒始作俑者是苏联科学家的谎言论文:深翻土地能增产,被孙渠如获珍宝,立刻在全国推广的后果。可见,科学造假如果有下家实践,其危害有多大。中国造新药投资的,如果都是血本无归,以后也会搞明白是怎么回事的。

当年3000科学家因为揭露李森科撒谎欺骗而被劳教,但其中没有科学家指责米丘林是科学骗子,哪怕米丘林与李森科都是一个学派的。历史是无情的,最终都会把真相搞清楚。就好比米丘林遗传学是米丘林遗传学,李森科是李森科,虽然他属于米丘林遗传学学派。这与什么学派无关,是科学态度决定的。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既然你提到“越俎代庖”,我要告诉你的是,美国大学是教授治校,谁都有权发言,谁的发言都受到尊重,没有什么“越俎代庖”,而不是象你的厉害国总有个什么党委书记在里面掺合着,有哪个教授敢越它的“俎”代它的“庖”?你的思维真的停留在文革时期。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不是,敬请指正。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实在看不下去才发言的,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有权要回复你,与博主无关。文学城没规定我不可以这样发言。当然,如果博主觉得我的发言冒犯了博主,完全可以删除我的留言,因为这是博主的博客,我没意见。至于我是“阿猫”还是“阿狗”还是其它什么“狐狸尾巴”,与颜宁组的工作是否剽窃造假无关。不过有一点可以告诉你的是:拿钱为政治发帖,真的会死全家的。我们现在谈的是剽窃造假问题,请别妄顾左右而言他。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冥王天蝎:你在老阎博客里频频发言有授权吗?或者你觉得你是老阎肚子里的蛔虫?吹你来美国多久了,怎么了解美国的文化。美国人尤其是做学问的人从来没像你这样越疽代疱的。你这样做太掉老阎的价了。谁知道你在那边是头阿猫还是阿狗的?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估计你的年青时期是在文革中的大陆度过的,否则很难解释用“政治”、“狐狸尾巴”这类文革垃圾语言给别人扣帽子。这是典型的文革红卫兵一代人的思维。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一句话回复你:谁在这里拿钱搞政治,谁死全家。让你我都来发这样诅咒。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张口闭口称别人“老师”,让我立即联想到CCTV的那些垃圾节目,我想问你一句:你是真的把你所称的人当作“老师”吗?如果不是,那叫虚伪,离造假一步之遥。说句题外话,CCTV的节目十有八九有造假。这个说法可不是我编造的,是我所认识的有名有姓的参与节目的人员亲口告诉我的。看来,天子脚下的北京女孩真是得天独厚,也学到了这些垃圾节目的精髓。还有就是见了人就喊“您”啊“您”啊的,这真的又让我联想到慈溪太后的太监李莲英。

你把提出“一种可能性”说成是“知识体系“并且”不可能崩塌”,借用你的词,这是不是在把这个工作“吹上天”?凭我多年审稿经历,仅仅提出“一种可能性”又没什么创新的草稿是不会被建议任何杂志录用的。注意,是任何杂志。

博主没有或者还没有直接反驳你,就被你臆猜为“淡定”,这算不算是一种肉麻吹捧?谈科学就谈科学,要列出事实让大家判断对与错,吹捧是没用的。我说博主和其导师的工作成就远超颜宁组的工作
是根据博主列出的实实在在的文献资料中的论述得到的。恐怕没人会否定这样的结论,除非你能证明这些文献资料中的论述是不属实的。如果我发现博主列举的资料不属实,当然会毫不客气地指出,但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就是你所说的把博主“吹上天”?

谈到“得奖”“眼红”,以我的观点,拿那个厉害国的奖恐怕不是个吉利的事。看看现在的那些个千人计划受聘者目前正在得到的遭遇或下场就知一二。你要想拿那类奖,最好还是回到你的祖国去工作吧!

剽窃造假就是剽窃造假,任何人发现了剽窃造假都有责任公开,如果属实就该批评甚至谴责。这与其作者将来能否“大富大贵”没啥关系。

这儿是美国,绝大多数人具有美国国籍,你在这里大谈“中国人的勤劳智慧”是来错了地方。建议你说“华裔美国人”。

我仔细检查了下面的留言,没有发现谁在“黑”博主。以我的观察,博主似乎没有你说的什么所谓的“队友”。无中生有,基本可以判定为居心不良。至于你是否真的居心不良,那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另外,也没见谁“把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骂得狗屁不如”,这是否又是无中生有呢?“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如果真的有问题,就该列出事实让大家去判断,谁都有权指出来,这是一种对社会的负责任,而不是为某个人或极少数既得利益者或某个党的不倒而服务。

年老的不要以你的年长而自居,年轻的也不要以你年轻而洋洋自得。什么“廉颇老矣”,这种歧视性的自以为的很“幽默”,只有CCTV这种垃圾才会奉为圭臬。厉害国那些招工广告明目张胆的列着年龄限制,说其蠢而不自知一点也不夸张。话又说回来,人类从野蛮到文明,的确需要时日。

话说得不客气了些,但都是实话。见谅。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冥王天蝎:第一,你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还是冲着厉害国来的,搞政治是你的目的。所以跟你是鸡同鸭讲。第二,不要给老阎挖坑或者当他的猪队友。他告发到清华,中国科技部,也就是中国的学术权威机构,就事论事,肯定没有扯到政治。何况老阎在文章下部提到,中国现在每年用于科学技术研发的总投资超过了一万亿。实际上已经接近美国的总投资,并将在明年超过美国。厉害国的钱跟美国的钱一样大,算的是美元。老阎的理论或方法论如果确实厉害的话,他的学生将来学成回国肯定可以拿到研究经费。所以老阎的团队不仅在美国,在中国超过小颜团队也是可以期望的。谁笑到最后就笑的最好, 既然都被扯进来了, 我们文学城吃瓜群众都希望见证到这个历史的。
JohnDenver 回复 悄悄话 李森科冬小麦春小麦的例子很有趣,不知与Dutch famine of 1944-1945是否机理相似,是epigenetic 。他也许观察到了重要现相,可惜由于当时技术能力和忙于政治斗争,错过重要发现。生物学机理真是太多样了。
对两yan争论不了解,不选边。
游海儿 回复 悄悄话 楼下的拿鸡与鸭嫁接=天鹅说事依俺这农民工看那就是猴子与香蕉乘木船=人乘水泥船逻辑不是一样嘛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用农民工的语言和逻辑揭穿发表在Nature上的嫁接文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功德无量。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Yan老师也承认Yan宁的观点是一种可能性;而您也知道yan宁论文没强调“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因此yan宁的论文知识体系就不可能崩塌,再说破天也没用。人得奖别人也用不着眼红。眼红今年也得不着了不是?

凭心而论严老师用上船下船来比拟虽然啰嗦了点也让我明白了,载体和/或通道里的“人”至少有两种可能性。所以其一的“可能”再有趣再重要,实际到临床的制药,治疗等应用上可能杀敌一百自损八十没什么用。 Yan宁的“可能”尽管让她风光一时,研究成果不能直接转化为实际应用,她将来也无法大富大贵。

唉,本来是希望看到幽默好文的。前几天一网友用东村,西村来讲贸易战的文儿就生动有趣,比拟恰当。

yan老师,加油! 有竞争才有进步,咱中国人的勤劳智慧那是杠杠滴。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yan老师是文学城老资格了,应该树立并坚持推行客观公正文明不庸俗淡定hold住的风气。 和人辩论也要有风度,别整的打仗似的文革。不过平心而论, yan老师还是基本淡定的, 除了文章太长了点儿。

说了好几千句的南岸边船上人可能是北船南上的,也可能是南岸北下的;突然又说是 ”鸡与鸭嫁接=天鹅"了?
廉颇老矣 尚能饭否?

还有个别啥啥的队友,是来黑您的吧?就是把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骂得狗屁不如又如何?大家还是认清华,普林斯顿,X杂志,谁知道骂人的是谁啊?大家来就事论事,又不是要来打倒您yan老师。个别队友就是把您吹上天,和这里几千句的船来人往也没关系啊。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清华大学自194??9年就是一座闫王殿。”大师”们一个比一个牛B,且互相拆台、互相瞧不起。培养的学生号称又红又专,结果是谎话连篇、自私卑劣,为了向上爬不择手段。如果国家社会给清华大学的钱分给其它高校,相信它的利用效率要高的多,因为清华大学左的出奇、资源、人力消耗很大、真正用在刀刃上的大打折扣。你看看清华的领导动态,全国全世界访问,签署狗P没有用的战略协作协议、搞了个奇皅的亚洲大学联盟。清华啊淸华,能不能消停一点儿,真正把民脂民膏用在正道上,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另外,文学城是美国网站,准确地说,是美国的中文网站,并非“中国”网站。怎么你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知道?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在前面早已经留过言,谈到的就是因为造假代价太小所以才会不断造假,尤其是在目前的那个厉害国。我佩服的就是博主这样的勇气,让骗子的伎俩大白于天下。为民除害,不仅没有不妥,而且值得称赞。颜宁组的这个工作是在厉害国做的,与美国无关。你去网上搜搜,你就知道有多少清华大学的论文被撤稿。说句你不爱听的,你的发言就是在纵容论文造假。那个厉害国居然发奖给骗子,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其实一点都不奇怪,那个厉害国已经病入膏肓了,已经听不得良言,不出这么荒唐的事才奇怪呢。
Christmas38 回复 悄悄话 后天获得性状跨代遗传,已经为生物医学界认可,目前学界正在大力追寻背后的“跨代表观遗传机制”。简单科普一下:孕期非常重要,对后代性状影响很厉害。
obese mom--- highly likely obese son/daughter;
asthmatic mom--- highly likely asthmatic son/daughter.

In both cases, genetic (susceptibility) and environment factor (via epigenetics) are involved.
Christmas38 回复 悄悄话 无关/不关心阎颜争议,但是觉得有必要发表一点看法,要为李森科历史地位发一声:

50年代把李森科的“获得性性状”和”经典遗传学“对立,上升到阶级立场,是很遗憾的事情。科学应该尊重事实,尊重实验结果。

查了一下中文百度百科、自由百科等,百度百科 “李森科事件”有如下一段,复制如下:

“李森科学说:李森科认为遗传不仅是称为基因的特殊物质的作用,而且是与细胞或体内所有的物质都有关系。根据他的说法,由于环境的变化,生物体的原来代谢要求得不到满足时,生物就大都要死亡,但也有一部分生物由于新陈代谢发生了变化而从其他生物体中分离了出来。因而生物的遗传性既是保守的,但普通身体某一部分的新陈代谢变化影响到生殖细胞的形成过程时,这种代谢变化就会遗传下去。如果承认这种法则,就可以人为地控制遗传性。此外李森科还提出过进化乃是一个物种飞跃地变成另一物种的过程的理论。”
--------------------------------------
这个说法在今天看来基本是站住脚的。在当时情况下也较好的解释了“米丘林1894年,把苹果枝条嫁接到野梨砧木上,获得了苹果的新品种-苹果梨(或梨苹果)”。经典遗传学派没有尊重“苹果梨(或梨苹果)”这一事实。
------------------------------------------------
从1996年真正发展壮大的表观遗传学机制,为“李森科学说”的提供了支持。是的,if your grandma was obese, you are highly likely obese too. 时代杂志2000年左右一期封面文章就是科普介绍。

有兴趣的可以一读。

谢谢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冥王天蝎: 这篇文章不应该有中文的版本,尤其不应登在文学城的博客里。美国学术界的事情怎么能到中国的文学城来解决?你们既然来美国那么久的,不会不知道吧,每个大学都有学术道德委员会,应该告到哪里去。并且说实话,这篇文章写成应该是先写成英文的,然后翻译成中文。文章就不会松散,冗长。尤其是那个什么坐船的例子,翻成英文牛头不对马嘴的。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结构生物学家颜宁教授主要致力于跨膜运输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真核生物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和钙离子通道等一系列具有重要生理与病理意义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结构,为理解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及药物开发提供了分子基础。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2019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授予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邵峰研究员和普林斯顿大学颜宁教授,奖金各一百万元人民币。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颜宁的论文不是关于白天鹅黑天鹅,是论证: 鸡与鸭嫁接=天鹅
明白不?
有码无门 回复 悄悄话 北美原乡人:

润涛是可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只要其一点是经受不住攻击的,整个体系就完全崩溃了!

俺连润涛的原文都没看完,但俺能反驳你。因为你这个是常识和逻辑错误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看了半天没看懂你到底在说什么,逻辑混乱,不知所云。感觉你跟以前那个叫什么的(S开头的),又犯了枉顾左右而言它的毛病?如果你是故意搅浑水,就不值得我再答复你了。另外,用“小”什么称呼人的,基本可以判定你在中国呆的时间是很久的,深受中国文化影响而不想改变,或者叫顽固不化。美国文化里没人用“小”或者“老”来称呼别人的,用这样的称呼并非什么尊称,其潜意识里就是一种等级观念+年龄歧视,而这正是美国人所忌讳的。你用的中国文化里流行的那种“和稀泥”的做法在美国是行不通的,很可能起的正好是反作用。说得不太客气,可是我得说实话。见谅了!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大侠费心解释,农民工大概看懂了:

1) 哪怕4图都全了,还有逻辑漏洞要补;
2) 用"已发表数据"补漏,但模糊化到底谁发表的;
3) 其实只做出3图,第4张是假想示意;
4) 就那3张,也不全针对一种载体一种被载物。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虽然长江大势自西向东,武汉段可大致是由南往北。武昌在江东,被汉江隔成南北的汉阳和汉口则在江西。所以文中的南,北码头应该是东,西码头。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撤博文不是博主的作风,这个系列估计在这儿得呆上十年八年的。出来一篇就一个劲儿喊博主算了停下的人,您自己先算了停下吧,找点儿别的事打发时间自娱自乐的好。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再刁难一下,老阎在这里这么实在没必要为农民工写那么长的文章,并且中间有不少重复的部分。如果说小颜说"所有的天鹅是白的"。老阎只需一句话证明"我这里有一只天鹅是黑的" 就足够了。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ramusNJ' 的评论 :

刚刚除了的新闻:
2019年度求是奖揭晓 杨振宁、颜宁等获奖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9/430781.shtm

颜宁的贡献在揭示原子分辨率结构。

润涛阎等人在揭示机理方面的贡献是否也应该奖励一下呢?

求是奖可能国内很多科研人员也是不完全认可的。只有时间才是最终的裁判者。只是那个时候当事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不过当事人对最终的裁判内心应该是有点数的。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冥王天蝎下面的回复表明老阎目的是两层:一是证伪(证明小颜是错的);二是证实(证明老阎王是对的)。不要忘记从整体分析和逻辑上来看, 这是两个独立的事件(Independent Events )。也就是说,证明小颜是错的并不必然的导致证明老阎是对的。对我们广大农民工来说,我们没有看到,也不可能看到老阎已经获公认的成就和确切的文献资料。对小颜也是如此。虽然她也在第一流杂志上发表过文章,并且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和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所以在双方都没有确证的公信度的前提下,广大农民工只能认定老阎的证伪和证实在这里是两个独立的事件。从数学统计概率上来说,老阎证伪的可能性概率是0.5,证实的可能性概率是0.5。老阎想得到证伪和证实双赢的概率可能性是0.5×0.5=0.25。所以从统计概率上来说老阎还是放弃了吧。难怪小颜不回答你们,因为你们双赢的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ParamusNJ 回复 悄悄话 2019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则颁给了中科院院士、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邵峰和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颜宁。

结构生物学家颜宁则主要致力于跨膜运输蛋白的结构与机理研究,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真核生物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和钙离子通道等一系列具有重要生理与病理意义跨膜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结构,为理解相关疾病的致病机理及药物开发提供了分子基础。
ParamusNJ 回复 悄悄话 可以借助一下方舟子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另外,这个话题一开始我就觉得是不是“天命”啊, 两个“YAN"!

前面说了, 我几十年来看到钱学森,就会联想到李森科!
今天突然明白,原来名字里都有个”森“啊!
钱学森搞导弹可以, 不应当跨行去谈农业问题,否则就成了几十万斤粮的”田学森“了! 巧吧?! :)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梁慎勤' 的评论 :

另外,阎先生是不是也应当装个最好的VPN, 如NORDVPN, 付费的也就每年不到100美金。 应当会更安全吧!
学电脑的给大家科普一下吧!
梁慎勤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润涛阎可能要注意电脑安全,避免电脑被黑客侵入。你现在对颜宁的指控比较严重,甚至对施一公都会有负面影响,所以他们一定是会想办法反制你的,其中一个途径可能就是让黑客侵入你的电脑,对你造成威胁。当然,我这么猜测点小人之心了,不过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关于电脑安全,一方面要注意及时更新,开启windows 10 自带的防毒软件 Windows Defender Antivirus,另一方面就是不要打开来路不明的文件和链接。另外也可以购买使用 malwarebytes,我觉得这个软件还是不错的。另外,有电脑方面的问题,google一下一般都能找到答案,许多还有视频解答。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你的记忆没有错,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是武昌到汉阳。南北码头,上船下船的比喻非常形象。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最重要的是,博主及其导师已经获得的、已被公认的成就(博主已经提供了确凿的文献资料作为证据)已经远超过颜宁组作者。而颜宁组相关工作的所谓“成就”正在受到合理的质疑,包括在其所发表论文后来自博主的批评性英文评论,作者该给出明确答复或反驳,否则,博主的质疑就是默认被肯定。如果是这样,颜宁组的该项工作不适合在任何杂志出版,更谈不上是“成就”。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科学家确实同时做运动员和裁判,因为科学论文一旦发表,就开始了一场多半没有结束哨声的比赛,除非发表的论文被撤。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我目前没听说过因学术造假而被人起诉的,正相反,我倒是听说过不少因学术造假而自动或者被开除离开学术界的著名例子,例如低温核聚变丑闻的两个化学教授。那个叫农民工打磨芯片骗取上亿科研经费的名字叫陈进的骗子到现在也没见谁起诉他。另外,我没发现博主文章中有关揭露论文作者隐私的陈述。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说错了,应为不能同时当法官又当原告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颜宁的观点是“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吗? 如果不是, 那这些啰嗦不是全都白啰嗦了?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By common sense ,关键的问题就在于老阎不能同时当律师又当原告。你怎么知道真理就在你手里了?除了本行业专家成立一个专家小组才有能够做出判定。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你的Case法院根本就不会接受。既然事情根本就不会有结果,为什么大费周章,浪费自己也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精力。再一点就是大家不得不承认中国人传统文化中有爱揭人的隐私,搞内斗劣根性一面。这一点应该向美国人学习。本人在前15名的大学也呆过近十年,印象中没有任何的教授和学者批评或者攻击其他在同一学校或者同一个学术领域的任何同事。你觉得人家做得不好不够,你就应该拿出自己更好的来证明自己。这在方法论上也是对的,打压人家并不会让自己更强大。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我的专业和葡萄糖不搭旮,就是看这么一大篇好玩儿。人郎道一句话就说清问题,差距怎么那么大呀。

自己的水平, 不是靠说别人水平低就能变高。 我倒是同意“北美_原乡人”说得一些话。 心平气和就不能搞科研了,非整天来文革那一套,危言耸听,有意思吗?

有本事, 就用自己的成果去证明另个观点不对吧。 也在顶级或者同一个杂志上发表。 那才狼道呢。 都那么老大不小的人了,瞎啰嗦个啥呀。 颜宁的观点是“只有我这一种可能性”吗? 如果不是, 那这些啰嗦不是都全啰嗦了?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那个不是“一点瑕疵”,是很严重学术道德问题。“第一流的杂志,第一流的编辑和Peers Review通过的”论文出现误判的例子比比皆是。博主指出颜宁组论文中的严重问题与论文作者人本身是否十全十美以及作者的其它工作如何并没有明确的逻辑上的关系。“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也不能证明她的这项工作就没有严重问题。如果确有严重问题,只能说明“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是严重失误并该追究责任,否则美国纳税人也不会答应的。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隔行如隔山,老阎再科普像我这样的笨博士也没有几个人能看得懂。所以估计不会有几个人能够判明你们谁对谁错的。人家小颜的文章也是第一流的杂志,第一流的编辑和Peers Review通过的。普林斯顿大学雇用她,美国国家科学院选她为院士都证明了她的成果和成就。当然,没有人会在所有方面都做得十全十美吧。所以不要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因为一点瑕疵而否定的一切。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是徐晓冬不是徐晓东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朗道一句话就令李森科闭嘴了。他说的是:“今天的女孩出生时还是有处女膜。”

100%的农民工都懂大物理学家朗道这句话,但恐怕99%农民工并不真正懂生物学中“获得性不可遗传”是啥意思(李森科属于后来被科学彻底否定了的获得性可遗传学派)。 农民工都知道长颈鹿的故事。长颈鹿脖子为啥那么长?因为他们每天伸长了脖子吃树枝上的嫩叶。这样一代一代脖子越长越长 (:-) ...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最近徐晓东在武术界打假,很值得钦佩。武术界骗子也太多。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同样的错误,不知而犯和明知故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行为,正如博主文中也已经特别指出的。前者当然不可避免,而后者应受谴责。你不觉得应该是这样?
lxwen552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把硬盘从坏电脑取下来,买一个USB Adaptor, 也许可以读出一些内容。
有些数据恢复公司也可试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作假不作假在科学上有时可以非常简单区别开的。比如,是地球围绕太阳转还是反过来,科学家是非常容易鉴别的。比如李森科的骗术逐步被揭穿,是当年那些李森科的拥趸们后来追悔莫及的。一些非常明显是骗术的,不被揭穿,就是对下家投资人的犯罪。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北美_原乡人' 的评论 : 不同意你的观点。搞科研是来不得半点马虎和虚假的。一是一,二是二,必须要搞清楚。没有这样的态度,是不适合做科研工作的。这与你是哪个国籍、是男是女、信奉什么教、年老年轻等等都无关。很遗憾,科学结果的对与错,是不依赖于人的感情的。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并且生物科学,尤其是医疗生物科学,人体科学之类领域的研究是非常复杂的现象,永远没有什么绝对的真理之说,太多的Unknown and Unknown Unknown。所以应该允许人家犯错误。比如,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PR几个月前报导过,99%以上的对阿兹海默症的研究和理论都是错误的,所有的投资研究都是没有有效没有结果的。投入了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能说他们都是作假吗?
北美_原乡人 回复 悄悄话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作为吃瓜群众的唯一好处可能就是旁观者清。山到成名毕竟高, 老阎和小颜都是值得称赞的来美国在自己的领域之内很有成就的中国学者。是否从一开始学术上就应该互相协商,互相提携,或者强强联手嘛。我觉得花那么多时间精力去批评批判人家,还不如自己做出更多更好的成果。所以,老阎就算占了理,男不跟女斗,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你在文学城上博客上一发怒,大伙都举座不安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把通道CFTR也嫁接在里边,那CFTR也是载体了。所以,证明载体的工作模型,不能随便靠嫁接拼图。除非已经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才行。可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其工作模型也早就知道了才证明那是载体的。这里没有可以狡辩的丝毫空间。如果早就知道了那些都是载体了,也就早就知道了它们的工作模型了。因为载体不是只靠速度能决定的,CFTR就是教训:根据速度,它是载体,而事实上它是通道。把几个通道嫁接在一起,大家都成了载体。这不是科学,这是魔术师的大变活人忽悠。
冥王天蝎 回复 悄悄话 原以为颜宁组的工作还不错的,通读完这篇文章后,给我感觉就是,颜宁组的这项工作是个很一般的研究,甚至工作机理都没有完全搞清楚。实际上就是提出了个假说,出版任何杂志都觉勉强,居然能在《自然》刊登也算是个奇迹,这也说明在《自然》这种高影响、带有商业性的杂志发表的论文的参差不齐性。而靠这种研究结果(还称不上是“成果”)被业界把其作者评为美国院士,一方面说明这届评委不总是(或者不想)认真负责(或者水平是受质疑的),另一方面也说明某些美国的院士也是徒有虚名的。至于那个厉害国的院士,有不少科研水平甚至低于美国的博士后,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就更不值一提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说明我写得还不够啰嗦?

如果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里边,表明那可能是载体,也可能是通道。无法辨别到底是一个方向过来的,还是能转回去。没证据证明不是从外面转运过来还没出来,就无法排除那是通道的一个方向变形。

就好比在北码头看到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排除那人是从南码头过来的还没下船,就表明那船可能走一个方向:只从南码头到北码头。那就是通道而非载体。必须有从北码头回到南码头的证据,就必须有在北码头上船,且必须能排除此人不是刚从南码头过来还在船上才行。

这么简单的道理,99%的农民工能听明白,1%的搞不懂是可能的。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提构象循环图应该并不依赖于确认结合的底物/糖是南码头上的还是北码头上的呀?

Stegy223 回复 悄悄话 “没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怎么可能分别出在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

This is a fair question. 从科学探索抱根问底的角度讲提这个问题没错。但不清楚这怎么就要击垮颜宁在Nature2014中提出的工作模型了? 看来俺连自称农民工都不够格了。

构象循环图中在每二个相邻构象间都用正反二个箭头表明这是个可逆过程。另外示意图上一般二个箭头一样长但并不代表速率是一样的。所有这些细节都有待生化/生物物理动力学研究。“四构象循环图”(或五构象,六构象...)都用正反箭头。如顺时针循环一次是把底物/糖转运进细胞,那逆时针循环一次就是把底物/糖转运出细胞。所以提构象循环图应该并不依赖于确认结合的底物/糖是南码头上的还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现在我也搞明白怎么设置了。当初要是来到博客喊一声,就省了我很多时间。

因为是新的,就听客服的。那个客服技术员们真的不可思议。第一个非常热情,远程帮我查看系统,还重新装了操作系统,还是搞不定。一个下午到晚上,我也都在电脑上听他指挥,晚上都没吃晚饭,好几个小时,他最后放弃了,说明天再说。第二天他没联系我。我再连线,就是另外的客服技术员了。四天换了四个不同的人每天都整天在远程操控折腾,最后那人很糟糕,给我接通了私人电脑软件专家。那专家说我要付费,因为他不是客服,是自己的公司。我说算了,我可以退货电脑,刚买的新的就不工作可能是HDMI的硬件接口不通,他只搞软件。

你说display上的调控。这我知道。第二个人说我的ASUS跟他们DELL的不匹配,需要我买一个DELL的换上看看。他还建议用VGR接头,不用HDMI接头看看。我就去买了cable,一头是VGR接口。结果是一样的。现在,两个cable都可以用,就是效果哪个好,我看不出来差异。这个可以调,显示出你接的是HDMI或VGR接口。自己可以换设置用哪个接口。

我最后决定自己慢慢学,电脑是工作的,就是大屏幕没有信号。我记得XP时需要F8 键切换屏幕,Windows7 自动接上两个屏幕都显示。想到也许该按哪个键吧,可能不是laptop的HDMI接口硬件是坏的,就自己琢磨Windows10的设置,才发现里边有display选项,这可是用了我很多天 才到设置那里学东西。电脑盲啊。不明白客服怎么会连这个都没搞懂。不可思议啊。问题就出在了我认为他们能操控就能解决。他们能在远程操作我的电脑设置的,可以重新装操作系统。那就不是设置的问题,而是有大毛病,比如硬件。我太高看他们了。

他们远程测试的结果说我的硬件接口没问题。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搞得我满头露水。最后在我决定退货那一刻才发现我自己可以改设置就完事,因为最后那个客服说他们不会再在我的电脑上花费时间了,只能去花钱自己解决,他们没学过这类问题的解决办法。我才自己琢磨一下再说退货。就这样解决了如此简单的问题。想起来就好笑。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三个客服说我的电脑不在美国,在亚洲。他没睡醒?那名字估计是老印,或者是小印。能远程操作我的电脑,竟然搞不懂我的电脑在哪国,不可思议。下一个手提我买苹果机。硬盘里的主要是我很多照片没放入狗哥的图片里。后悔啊。不过,也许能拿出来。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那您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了,干吗要用好几千句?

yan宁要强调她的成果,当然只论说她的可能性。这没错。如果她说了没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才是崩塌而您恰恰没能说明这一点。反复啰嗦两种可能性。真逗。
有码无门 回复 悄悄话 再睡四万,资本家也有可能跟颜一起骗啊!

是不是一起骗最终取决于利益衡量。

收益最大化是资本和资本家的本性
有码无门 回复 悄悄话 怎么跑这里来了?俺以为不让说鸡巴,所以改成几把又贴了一遍

如果言论自由居然不包括鸡巴,显然也是虚假的言论自由
有码无门 回复 悄悄话 太几把长鸟!

既然是给俺们农民工看的,就得用农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这么长。

支持润涛扒皮伪科学,鄙视润涛贬低王洪文同志,抬高拖拉机手的反动本质!
有码无门 回复 悄悄话 太鸡巴长鸟!

既然是给俺们农民工看的,就得用农民工看得懂的文字,也不能这么长。

支持润涛扒皮伪科学,鄙视润涛贬低王洪文同志,抬高拖拉机手的反动本质!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而且中国人的劣里面除了崇洋媚外,还有崇拜权威。颜现在两个都站上了。有胆敢去挑战去发现颜的拙劣,这种人在中国人里面本来就少。更何况这种发现还需要强大的逻辑分析甚至一点科研精神。不过如果真发现哪个制药公司在和她合作而给予警醒,处于利益考虑他们会去细究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楼下说窝里斗的,是脑子不清楚窝里斗的概念?这明明是中国人缺乏的严谨精神,敢于发声,敢于揪真。窝里斗,文革才是窝里斗的典范吧。敢于发真言的人在窝里斗的时候是被咋整的?大家都知道吧。
西游子 回复 悄悄话 窝里斗劣根性表露无遗
西游子 回复 悄悄话 楼猪心眼比针眼小,就装自己那点陈年芝麻烂谷子的破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是的。不怕强对手,就怕猪队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李森科的故事也在中国搞得天翻地覆,当年著名遗传学家叫李景均,因为反对李森科的理论遭到批判,他胆子特大,带着老婆孩子逃到广州,夜里逃到香港。后来回到美国。李景均的故事非常震撼,因为他逃跑前竟然邀请他的同事到餐馆搓一顿,暗示要永别了。朋友吓得不得了,以为是自杀,他说不是的,有活路,闯一下试试。结果是:他跑到美国去了。在毛泽东时代,那是掉脑袋的事,他竟然在逃跑前请客。他朋友没出卖他。他看人准,知道那人不会出卖他,他跑成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不是武昌到汉口,而是武昌到汉阳。当然,也许我记错了,但不影响我的比喻。我记得去参观当年的兵工厂所在地,就是“汉阳造”,是在武汉长江大桥附近。当然,几十年了,也许记忆有误。知情者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把文章改成汉口,如果不是第一座武汉长江大桥不是汉阳的话。谢谢!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楼下,只要得出“在北码头船上有人”有两种可能,那她的论文体系就坍塌了。她的论文基础就是以一种可能为前提的。就好比有人研究感冒,得出结论:只要发烧就是感冒。如果有人发现另外一种疾病不是感冒也发烧,那“用发烧断定感冒”的体系就失效了,不论多少论文,都毫无价值,因为发烧未必就是感冒,你用发烧定性感冒是违反事实的。感冒发烧,但你不能用发烧定性一发烧那就是感冒。

那颜宁为何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她的逻辑思维能力会低到如此程度?可能性几乎为零。当然,如果她承认是逻辑思维能力在农民工之下,我也没办法否定。否则,那就是玩人的。二者必取其一,她没办法反驳。这就是科学的厉害之处,它与什么人提出来的毫无关系,就是玉皇大帝说出来的,伪科学就是伪科学。有整个苏联中央政治局包括斯大林的强顶,李森科的骗术还是被揭开了。而且,地位越高,名气越大,摔下来的后果越惨。王洪文副主席当面指着邓小平的鼻子说:“十年后看结果!”嚣张至极。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我本来就是写故事来着,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研读了她的论文,才发现里边竟然是这样的内容。”

是为她洗地的逼我仔细.....功不可没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赞认真执着的科学精神。您没联系普林斯顿和美国科学院吗?国人还是看老外脸色行事的。她已经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国内谁去管?发给普林斯顿大学,要求调查,一定会有回复的。小颜尽快和老阎联系,争取在华人内部解决问题。否则事态扩大,无法预测你的结局。沉默并不永远是金。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WINDOWS 7, 8, 10, 都有许多问题。
没用过WINDOWS 8, 但7,10的双显示,多显示,或到PROJECTOR, 连线和设置都很简单,都是让外行人首次能在1到5分钟左右完成连线和设置。

屏幕空白处,右点(RIGHT CLICK), 选DISPLAY SETTING. 或类似能找到“DISPLAY SETTING”的操作。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的窗口可以说是,Self-explanatory, 非常简单。

DISPLAY 或 DISPLAY SETTING 的同一菜单里也应当有 MULTITASKING, 可以让不同显示器同时显示不同的软件或文件或窗口。都应当在几十秒到几分钟内搞定。

您那宝贵的时间,太可惜了! :)
aussie-2 回复 悄悄话 武昌,汉口...我晕菜了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证明他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还是从北码头上船了的“ -- 所以说这两种情况皆有可能呗?

Yan宁 想要的可能就是她的”对“;
yan 大师想要的可能就是你的”对“ 。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人1' 的评论 :
回复 '闲人1' 的评论 :

1. 扩散慢的,有的也是通道,比如CFTR就特别慢,一直当通道研究来着。CFTR基因突变,吃的盐里的氯离子无法被快速转运,是白人的第一大遗传病。科学家用活体蛋白研究发现它是氯离子通道,而非载体。

2.你说得对,她的论文有欺骗性。最具欺骗性的地方在于:葡萄糖载体开口朝里时葡萄糖在载体里边,她就说那是从里边进去的。而事实上,极可能是从外边被转运到里边还没出来。就好比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她就说这是北码头的人刚上船的照片。而她没做标记,无法证明那人不是刚才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标记葡萄糖分子,就等于给乘船的人发船票或身份证,可以区别到底是从南码头过来还没下船的还是从北码头刚上船的。她的这个骗局一旦被揭穿,整个论文体系当即坍塌。她的另外的骗局是嫁接拼图,在文章结果里讲是预计会发生,但在结论给出时就把预计会发生的模型变成了令人相信那是被她证明了的结论,就没有了predicted定性了。她应该在图5的结论里这样讲:A predicted working model for Glut1就等于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样。她的拼图不完整就给结论,根本就没有那是载体的证据。比如她在2015年用麦芽糖代替葡萄糖卡住载体,就说那是葡萄糖进入载体了。而事实上,如果那是通道,结论也是一样的,反正就是卡住了。她的门闩理论到底是真假,她没有给出研究证据,连照片都找不到,更别说活体的科学试验结果了。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关于Laptop双显示,多显示。非常简单.
我办公室的DELL Laptop设置成三显示,Laptop小屏幕,两个大显示屏, ~25寸左右。
家里的DELL Laptop 双显示,一大一小。

非常简单,都是我自己时不时根据需要调换。
1. 在DESK TOP(屏幕上)任何空白处,RIGH-CLICK. 在菜单上选 DISPLAY SETTING.
2. 在左边的菜单上选 DISPLAY。(如需要,也可选下面的MULTITASKING).
3. 在右框,下面的 MULTIPLE DISPLAYS 里选您需要的显示方式。
---------------------

如果有问题,注意一下您显示器的显示选择(HDMI,or VGA, or DISPLAY PORT)是否和计算机的选择一致。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李森科!
早年,在北大图书馆2楼,有个外文图书室/阅览室, 里面大多是盗版的外文图书和期刊,需要阅览证(或研究生证,或员工证吧)才能进入。 我是1982年在这个外文图书室看到“李森科”这本书,记得书名叫《李森科沉浮录》吧。
书不厚,一口气读完,当时相当震撼! 记忆非常深刻!

那个时候,在钱学森倡导到的”人体工程“的带动下, 有些院校(包括清华大学)搞了人体特异功能研究或测试项目,北京各种带功讲座,表演,尤其是部队大院的带功讲座如火如荼! 直到现在,我看到钱学森的报道,时常会浮现李森科这个名字。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文章长, 就一个一个说吧。
“电脑坏了,里边的东西拿不出来了”, 千万别“格式化” (format),一定要把硬盘保护好。 以我的经验,很可能有办法把硬盘里的东西找出来。 大概8, 9年前, 我两台计算机前后几个月内“坏掉了”, 启动不了。 两台都是WINDOWS系统, 一个我常用, 另一台太太常用。 我上班时, 太太把一台拿去让人修,format了硬板,里面的东西永远消失了。 里面许多珍贵的照片和视频没有了。 是我一生最后悔的事情之一。


另一台,我打电话到附近的商业计算机修理部, 记得是花了不到200美金, 工程师用一个外接硬盘或DISK,通过LINUX操作系统可以显示硬盘上的文件。 他给我演示了一下通过COPY/PASTE 把文件转到外接硬盘上。 他让我把他的LINUX盘子带回家,转完后还给他。 我大概花了2, 3天才转完。 我至今记得那个胖墩墩的工程师的模样! 非常感谢他。
达姆TU 回复 悄悄话 我没经历过文革,原来文革就是这样?那我希望多来几次文革。

———————————————
rz 发表评论于 2019-09-20 18:54:29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为什么文革时老干部能被打死。 中国人的内斗本领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国科学界讨不来一点对你有利的说法, 还在这不依不饶,我确实对你很失望。
cloudhk 回复 悄悄话 搜了一下李森科事件,第一反应是前苏联那些反对他的科学家好勇敢啊,都被下大狱了。切尔诺贝利事件里也有很多科学家反对官方说法。不过网上对他后来的下场很少说,就这么翻篇了?没有追讨科研经费,也没有入狱?
闲人1 回复 悄悄话 大师,看看农民工的理解对不对。 细胞膜上有些高分子是通道,有些是载体。 以前办法就是看扩散速度,看浓度就可以了。 快的就是通道,慢的就是载体。 当然膜上有很多结构。快的其实搞不清是不是有些机构开后门,成了通道。慢的肯定是载体。 不过慢的载体是不是走的你研究的结构就不肯定了,然后,大师就搞了一个标记扫描的办法发现那玩意真的是经过大师研究的结构,是载体无疑。当然,这个载体怎么个载法,是不是就是像大师们设想的喇叭,却也是无从得知,必须录像,眼见为实。然后小颜出马搞了个冷冻拍照法,搞到了一张喇叭口的图,当然,她只搞到一张开口朝里的吃糖图,没有搞到另外一张,于是借鉴其他图就大概大概了。 这个肯定是不对了,不过,科学里先猜后证实还是很多的。 。。。。。不懂理解得对不对。
非否 回复 悄悄话 知道网球公开赛的理念吗?

sensei321 2019-09-20 20:13:11
大师:我相信,即使我们都把你这篇大作转给小颜,小颜也懒得搭理你。因为...恕我直言了哈,你俩现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非否 回复 悄悄话 赞较真。赞实名
zhonghuaren 回复 悄悄话 这个要转。除非施非母卷入政治斗争、否则没人来把她拎着小辫揪出来。
pconline 回复 悄悄话 支持老阎打假!!!
笨企鹅 回复 悄悄话 我外行人,这次看懂了,好像有道理。
sensei321 回复 悄悄话 大师:我相信,即使我们都把你这篇大作转给小颜,小颜也懒得搭理你。因为...恕我直言了哈,你俩现在不在一个水平面上。
闲人1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农民工还是农民工,不肯读书怎么办。农民工看人和女人打架,还是很感兴趣的,最好的办法是抓头发,女人头发长,是个弱点。 不过现在女人不出门,毛都抓不到,你这大师翻来覆去叫阵,那天女人突然冲出,抓了你的卵怎么办。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当年布鲁诺没跟谁讨说法,就是坚持真理而已。事实上,不论布鲁诺是否投降,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迟早会被接受的事实。这是科学的强大生命力与独立性决定的,它与利益毫无关系,任何利益也阻挡不了科学真理。只是时间问题。斯大林赫鲁晓夫都无法永远给李森科站台,教堂也无法永远不承认地球围绕太阳转的科学事实。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当年,根据李森科的理论继续搞下去的下家,统统以失败而告终。那时候的苏联和中国都是公有制,钱都是国家的,没有私人企业投资。现在不同了,很多私人企业想造新药,要么是为了发财,要么是自己的亲人得了某病,尤其是追星族对科学不了解的投资人。即使是科学家,也未必有一流大脑能明察秋毫,何况是发表在国际一流杂志的论文了。

没放射性标记葡萄糖分子,怎么可能分别出在载体里的葡萄糖分子是在结晶过程中从外边转运到里边的,还是从里边进去的?

我不敢保证100%的农民工看到这里会搞明白里边的猫腻,但我保证99%的农民工明白:在北码头的船上有人的照片无法证明他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还是从北码头上船了的。

这骗术一旦被捅破,整个论文体系就坍塌了。我相信农民工弟兄有这个理解力。分子做了标记,就等于有了可查的船票或身份证。否则,分子跟分子是一模一样,无法辨认哪个是哪个。这道理农民工能听懂。何况清华大学或中国科技部的官员们了。
rz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看了你的文章, 就明白了为什么文革时老干部能被打死。 中国人的内斗本领真不是吹的,你跟美国科学界讨不来一点对你有利的说法, 还在这不依不饶,我确实对你很失望。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因为即使她得到了四构象图,照样是无效的,因为在北码头船上有人的照片不能表明是从北码头上船的,有可能是从南码头刚过来还没下船的。她的定义是:北码头船上有人,就等于是这人从北码头上船去南码头的。就是开口朝里时载体内有葡萄糖分子,她就认为那是从里边进去的葡萄糖。如此忽悠,审稿人要么没仔细思考,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崇拜她的人。这些都不重要,最近几年就有中国学者的超过百篇科学论文被杂志发现猫腻而撤稿,这些都是被审稿人审查过的,有的被引用的次数超过颜宁的论文。所以,别拿审稿通过了说事。科学就是科学,它有极其坚强的生命力,任何权势都征服不了它,而只能被它征服。这就是科学的魅力所在,它藐视权力、势力、甚至整个人类的科学家群体。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新笔记本是固态硬盘,则要经常做备份。一旦固态盘坏了就彻底完了。

如果还是老式硬盘,可以考虑换成固态的,速度将大大提高。要这样做的时候说一声,我有详细的步骤:)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 旧机器上的硬盘取出来,用下面这个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连到新笔记本上读

如果旧机器能部分启动,表面硬盘的头是好的,可以用External SATA gadget读出几乎所有程序和数据.俺曾用这个办法把坏盘全部拷贝到一个新盘上,然后Windows7恢复了几个坏的程序,完全好了,现在又升级到了windows10,那个笔记本快10年了。

如果根本不能启动,硬盘有明显的咔哒声,表明头坏了,External SATA gadget 用不上,只有送专业数据恢复。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楼下各位,

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就是全世界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在教皇一边,认为哥白尼布鲁诺是错的,丝毫改变不了地球围绕太阳转的事实。科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不屈服于强权、势力。

真理越辩越明。这些都是白纸黑字,农民工都能理解的科普。所以需要写得详细,文章长度也就不得不如此才能做到无懈可击。院士算什么?李森科不仅仅是院士,还升为苏联科学院副院长。当年他的拥趸可不仅仅是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包括美国欧洲都有很多科学家深信不疑。随着时光的推移,真相就逐步被揭开了。

即使没有润涛阎,这事早晚也会被揭开的。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清华大学不可能都是愿意被别人忽悠的,一定会有学者仔细读我的这篇文章,然后对照她的论文,仔细推敲,醍醐灌顶般明白后一定会击桌子叹服!至于是叹服润涛阎的明察秋毫,还是叹服颜宁的谋略与胆识,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是二者都有。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时不时来看看' 的评论 :

这个我要试试。谢谢!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能给清华大学、中国科技部写公开信,就值得佩服!静观事态的发展。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旧机器上的硬盘取出来,用下面这个external SATA gadget 可以连到新笔记本上读

https://www.amazon.com/Sabrent-External-Duplicator-Function-EC-HD2B/dp/B0759567JT/ref=asc_df_B0759567JT/?tag=hyprod-20&linkCode=df0&hvadid=309743296044&hvpos=1o1&hvnetw=g&hvrand=1779925960497598070&hvpone=&hvptwo=&hvqmt=&hvdev=c&hvdvcmdl=&hvlocint=&hvlocphy=9004535&hvtargid=pla-564037935583&psc=1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余不是高知,想极不明,难道全世界的顶级科学家突然变了蠢货?不知颜女士冒领了润先生的仙人果子?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讲的很清楚。就是有点长,不知道那些人有耐心读下去吗?颜现在名声太炙,我在大学同学群里讲过这个争议,国内的同学都站在颜立场上。学生物的哎。可是也不怪他们啊。颜有这种种逻辑错误的科研,不仅发表的期刊牛,名大学给位置,连科学院院士都当上了。骗子会潇洒一世吗?拭目以待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加油!我支持你。
lxwen5527 回复 悄悄话 https://www.windowscentral.com/how-connect-and-set-multiple-monitors-windows-10
Under the "Multiple displays" section, use the drop-down menu to set the appropriate viewing mode, including:

Duplicate desktop — Shows duplicate desktop according to the description.
Extend — Expands the primary desktop to the display currently selected.
Disconnect this display — Turn off the selected monitor.
sensei321 回复 悄悄话 看你发文,赶紧来看看,以为你要公布Nature给你的回信。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Dual display 有两个地方的设置可以看看
1. BIOS, 2. Windows 10

1. 进入BIOS的步骤以Dell为例,见下。其它牌子说明书上有,或google一下如何进入BIOS.
BIOS Setup
Restart your computer.
At the Dell logo, tap F2 until the message Entering Setup Appears.
Select Advance Setup.
Scroll down to Onboard Device Configuration and press Enter.
Scroll down to Intel Multi-Display and press Enter.
Select Enable and press Enter.

2. 在Wiondows10中的设置,Microsoft这样说的
https://support.microsoft.com/en-us/help/4340331/windows-10-set-up-dual-monitors
葫芦岛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远在他乡1997 回复 悄悄话 看完了全文,相信有更多的人会赞同老阎的观点。文中多处表述令我忍俊不止。
杨安泽竞选正如火如荼,如能得到老阎的相助,一定会有更大突破啊。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博主下回1天之内解决不了的电脑问题,找个能上网的地方,在博客里发条消息,保证半天之内有人帮忙搞定或者确定需不需要退。

对这个文章仍然点赞,解释了不少让人疑惑的地方,真科学家解惑,假科学家蛊惑。
远在他乡1997 回复 悄悄话 我们也急啊,老阎。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由于电脑坏了,里边的东西拿不出来了,因为死掉了,打不开。就买了新的手提。可接上HDMI后,大屏幕什么都没有。跟Dell客服技术部联系,根据名字写法可能都是印度朋友。前后5人都没办法让我解决这一难题。我不得不自己学习Windows10,我以前用的是Windows7.最后的结论是:需要设置用第二个display。就这么简单的事,客服竟然帮不了忙,让我花钱去找专家,他们搞不了如何用额外的HDMI硬件。简直不可思议。

我这个电脑盲折腾了十天啊。就这点事。隔行如隔山。我差点就退货了,以为是接口硬件坏了。我原来的手提根本就不需要设置,自己自动就连上大屏幕了。这个也有好处,就是只有一个屏幕有显示,另一个休息。我原来的Windows7两个同时显示。
[1]
[2]
[3]
[4]
[5]
[>>]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